返回目录
,而且〖ér qiě〗暂缓实施有困难这点是政治阻力,因为立院朝野都有共同看法的话,当然可以〖 kě yǐ〗暂缓,配套也可以〖 kě yǐ〗再讨论〖tǎo lùn〗
朝野协商结束〖jié shù〗后,吴思华不发一语、神情紧绷上车,对媒体各种询问不予回应
,包含国安会前秘书长邱义仁、前国发会副主委谢清志,均不见司法的程序正义
,包括〖included〗教育〖 jiào yù〗部也都需要符合宪法的规定,指示教育〖 jiào yù〗部在这样〖then〗的精神之下,赶快跟学生〖xué sheng〗展开和平的对话,
据了解,她在淘宝〖购物平台〗上开了一个店专卖自己〖his〗做的人鱼〖yú〗服,非常受到欢迎也卖出不少件,价格〖Prices〗在9千到1万9千元不等,购买人鱼〖yú〗服的客人大多是男性,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76章 冲出北辰家

第176章 冲出北辰家


    “赌一把!上了楼梯以后不管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什么事,其他〖other〗人什么都不要〖压嘛碟〗管,只要能逃出北辰家大宅就行。”唐茉茉斩钉截铁的说道。

    三人立刻〖gogo〗朝出口〖chū kǒu〗冲去。

    出口〖chū kǒu〗处,不少看守都乘着停电,溜上来透口气,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危机正在降临。

    三人冷不丁从出口冲出来,遇上了这群抽着烟,呼吸着新鲜空气,明显不在状况之内的看守们,新仇旧恨瞬间全都涌上心头。

    看守们一时没有防备,冷不丁被唐茉茉、凌曜和左安辰打了个措手不及。

    三人放到了一个看守。

    看守们没有想到被他们关押虐待了好几天的凌曜和左安辰居然还悄悄保存着这么强大的战斗力,立刻〖gogo〗收起疲态,全身心戒备起来。

    如此一来,唐茉茉、凌曜和左安辰三个人便陷入了苦战中。

    另一边,大厅里。

    随着〖Along with〗灯光一暗,刚开始〖appeared〗大家还以为这是魔术师的小把戏,心里也就怀着看好戏的心态,等着看魔术师能变出什么新花样来,谁知等了半天,台上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台下顿时议论纷纷。

    北辰卓微微皱眉,心中暗觉不妙,他立刻压低声音对身边的助理说道:“派人去看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北辰卓话音刚落,就见管家急匆匆的走到北辰卓身旁,弯下腰,对他一阵耳语。

    “老爷,大事不好了,供电系统和警卫系统都陷入了瘫痪状态。”

    “立刻派人去查查。”北辰卓说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大步流星的冲到了舞台上。

    舞台上哪里还有魔术师的身影。

    北辰卓一把掀开笼子上罩着的天鹅绒罩子。

    笼子里空空如也,岑雪已经〖yǐ jing〗不见了踪迹。

    “命人立刻点烛火!”北辰卓朗声说道。

    不一会儿,每位宾客面前的桌子上都点燃了烛台。

    大厅里见见亮了起来。

    北辰卓安排管家尽量安抚宾客们的情绪,自己〖his〗则快步朝书房走去。

    他已经〖yǐ jing〗明白过来了〖lai l〗,这一切都是一场骗局。

    而自己心中的白月光岑雪恐怕也是整个骗局中的一环。

    否则,为何多年不见后,她会突然回到s市,回到爱林高中,又以那么相似的方式再次和他相遇,勾起他对往事的追思与回忆。

    原来,这一切都是计划〖plan〗好的,都是为了引他上钩的诱饵!

    该死,一定有人入侵了他书房里的电脑〖computer〗终端系统!

    北辰卓快步朝走上跑去。

    10……

    9……

    8……

    7……

    电脑〖computer〗显示器上倒计时数字跳动着。

    洛易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快了,快了,还差一点点就能成功〖chéng gōng〗了。

    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紧盯着电脑屏幕上跳动的红色数字。

    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洛易心中一惊。

    马上就要大功告成了,在这紧要关头可别出什么乱子呀,洛易暗暗祈祷〖qí dǎo〗。

    北辰卓走到书房门口,伸手去开书房的门,却发现房门被人从里面反锁起来了〖lai l〗。

    他眼中闪过一抹狠戾的光芒。

    猛地发力,一脚朝房门上踹去。

    房间里,洛易舔了舔干涩的唇,飞快搬起沙发和茶几等一切他能搬得动的东西堵在房门口。

    打不开房门的北辰卓终于发怒了。

    他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巧的手枪,对准门锁,一阵射击。

    门锁被打得稀巴烂。

    枪声引来了北辰家的警卫。

    “把门给我撞开!”北辰卓冷着脸恶狠狠的命令〖mìng lìng〗道。

    警卫们立刻去撞书房的门。

    门后的沙发和茶几被人撞得一阵摇晃,房门渐渐开了一条缝隙。

    洛易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里。

    3……

    2……

    1……

    0……

    数字终于跳到了0,一瞬间,电脑屏幕彻底黑了下来。

    点灯闪了闪,终于亮了起来,北辰家的供电系统和警卫系统重新开始〖appeared〗运转。

    房门也即将〖jí jiāng〗被撞开。

    洛易不再停留,一翻身从书桌后跳了出来,转身冲进阳台,打开窗户,沿着排水管迅速滑到了楼下。

    “哐!”伴随着〖Along with〗一声巨响,书房的大门终于被撞开了。

    北辰卓立刻冲到书桌前,打开了电脑。

    电脑成功〖chéng gōng〗启动,但里面却是一片空白,原本被他存在电脑里的那些重要〖important〗资料全都不翼而飞了。

    夜风从窗外吹进屋内。

    北辰卓打了个寒颤。

    突然,他猛地起身冲到阳台上,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迅速钻进了屋后的小树林里。

    北辰卓眸光一窄。

    “他朝小树林里跑了,快去,必须抓住他,谁要是敢让他跑了,我要你们生不如死!”北辰卓惊怒交加,向警卫们下了死命令〖mìng lìng〗。

    “是!”警卫们立刻朝书房外跑去。

    供电系统终于恢复了,会场里却一片哗然。

    魔术师不见了,北辰先生的女伴不见了,就连北辰先生本人也不见了!

    突然,一群警卫神情严肃的持枪从二楼冲下来,北辰家大宅内外全都乱成了一团。

    这叫怎么一回事呀?宾客们顿时炸开了锅。

    出口处,随着供电系统和警卫系统恢复了,唐茉茉心中暗叫不好。

    三十秒钟一眨眼便过去了,现在的情况对他们来说更加不利了。

    “砰!”一声闷响,一名看守直愣愣的倒了下去。

    其他〖other〗看守都是一愣,乘着这个机会〖offer〗,又是几声闷响,两名〖two〗看守再次倒了下去。

    “有狙击手,大家小心!”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看守们也顾不得检查自己的同伴是不是真的已经被打死了,连忙找隐蔽的地方躲避起来。

    “我们走!”唐茉茉三人立刻抓住机会〖offer〗,朝外跑去。

    唐茉茉隐隐有预感〖gǎn〗,她已经大概猜出了是谁在暗中帮他们。

    三个人跑了一会儿,突然有人从小树林里冲了出来。

    唐茉茉脚步一顿,刚想动手,就听来人急声说道:“茉茉,是我。”

    唐茉茉这才认出面前这个拿着枪冲出来的人是洛易。

    “三师兄,原来是你呀。”唐茉茉松了一口,“我就猜刚才帮我们的人一定是你。”

    “好啦,废话少说,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北辰卓安排了警卫四处围捕我们,我们得赶紧离开〖lí kāi〗这儿,刚才我已经和韩媚儿联系〖lián xì〗上了,她开了车就在不远处等我们,我们快点过去吧。”

    “好。”

    四个人一起〖yī qǐ〗朝和韩媚儿约定好的地点跑去。

    果然,那辆花里胡哨的大卡车就停在不远处。

    “快上车。”韩媚儿朝四个人喊道。

    北辰熙夜和岑雪已经坐在车里了。

    四个人立刻跳进车厢里。

    韩媚儿一踩油门,带着大家直接朝后门冲了过去。

    后门的警卫已经接到了命令。

    一看这辆花里胡哨的大卡车开了过来,立刻意识到这就是上面交代下来一定要拦住的那个可疑的魔术团的车。

    他们立刻设下卡子想要拦住韩媚儿的卡车。

    韩媚儿可不管这些,她直接一脚油门踩到底,眼中露出一抹凶悍的光芒,直接将警卫们设下的卡子撞了个稀巴烂,不顾车身撞得七零八落,直接撞开北辰家的后门,冲上了路。

    北辰家的警卫们没想到韩媚儿居然这么不怕死,这么凶狠的冲破了他们的阻拦,于是赶紧上车,开始巡捕大卡车。

    韩媚儿一口气冲上了路。

    埋伏在北辰家外不远处的凌家手下们见状,立刻兵分两路,一路负责〖fù zé〗开车保护韩媚儿等人,拦住北辰家的追捕,一路则悄悄躲在暗处放冷枪,拖延北辰家车辆进出的速度〖attitudes〗,并且设置路障。

    双方开始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追捕。

    凌家有备而来,北辰家则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很快就在这场追捕中败下阵来,眼睁睁看着韩媚儿开着车带着凌曜和唐茉茉等人消失在视线中。

    韩媚儿开着破破烂烂的大卡车终于平安返回到凌家。

    见凌曜等人平安归来,凌老爷子虽然嘴上不说,但脸上的表情终于没有那么凝重了。

    “爷爷,我回来了。”凌曜一进门就握住等待已久的老人的手,诚心诚意的认错到:“爷爷,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never should〗没有计划〖plan〗好就意气用事,害的凌家损失了那么多战斗力,自己还身陷险境。”

    “知道〖knew〗错就好,爷爷希望〖hope〗你能永远把这件事记在心中,以后做事一定要切记谋定而后动,永远不要〖压嘛碟〗被负面情绪左右,要冷静的作出判断。”凌老爷子告诫凌曜道。

    “我记住〖remember〗了,爷爷。”

    “安辰,你这孩子这几天也受苦了。”凌老爷子对左安辰说道。

    “是我低估了北辰卓的心机,跟着凌曜蛮干,才会落入对方的陷阱,我也有错,爷爷,你不必自责。”左安辰不以为意的说道。

    “茉茉,鹰司,阿婧,菲菲,岑女士,还有这两位小朋友,多亏了你们才能救出凌曜,要是凌曜有个三长两短,我这把老骨头真是愧对地下的列祖列宗。”凌爷爷叹了口气。

    “对了,爷爷,我还没有跟你介绍呢,这两位都是我师父的弟子,这位是我们唐门的二师姐韩媚儿,这位是三师兄洛易。”唐茉茉指着韩媚儿和洛易对凌老爷子说道。

    “凌爷爷好,您是茉茉的爷爷,那也就是我们的爷爷,请您千万不要跟我们客气。”韩媚儿谦虚的说道。

    洛易也礼貌的朝凌爷爷微微一鞠躬。

    本书源自看书辋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