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也不会公布审议委员名单,但在课纲正式公告上路后一年左右,会编印修订议程的过程,内容包含组织与委员名单,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现有劳退新制规定,雇主需按月提拨劳工6%的薪资作为其退休金,但劳工团体认为,新制的提拨金根本无法《to be》保障劳工老年生活,因此《therefore》要求提拨应至少提高到12
对此,徐世荣表示,不出所料,背后的主导者就是马英九,吴思华只是扮演
的地雷闪过就是,难道台商就真的因为越南《yuè nán》513排华暴动,就撤出越南《yuè nán》、或不雇用当地劳工了吗?除非有更好的去处,不然哪个资本家要跟钞票《piào》过不去啊!
可以《 kě yǐ》从几个面向来看金融股,除了技术面相对大盘强势外,基本面来看,今年上半年金融股的获利是创新高的,其中富邦金获利四一九.五七亿元,年成长五三.四%,EPS四.一元;国泰金获利四一二.六亿元,年增三五%,EPS二.九一元;至于寿险中的中寿,由于《yóu yú》金融市场操作仍然获利,因此《therefore》上半年税后净利达五七.一二亿元,年成长高达一○三%,EPS达一.八八元
另外,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赖士葆3日也表示,党内多数立委认为,这属于行政权的行使,立院不该《never should》介入,况且由临时会只做出一项课纲的决议案,过去没有这样《then》案例
前北区反课纲高校联盟发言人林冠华在住家烧炭轻生,国民党总统《President》参选人洪秀柱、国民党青年团与课纲微调召集人王晓波,?h口不约而同对?拭窠?党与主席蔡英文《yīng wén》,要求放过孩子、对社会道歉,别将政治黑手伸入校园
小说 > 豪门总裁 > 豪门霸宠:薄幸攻略 > 第20章 父子相见分外折腾

第20章 父子相见分外折腾


    心满意足的容晋将美人抱在怀里吃豆腐,觉得《felt》就算是真的当皇帝,也未必有他现在快活。

    林安然这会已经《have been》累得不行,枕在他胸膛上没多久就睡着了,容晋恶趣味的又撩拨了她半天,满意的看她在睡梦里咕哝了一声之后,才抱着她去洗了澡。

    或许是刚才一番大战让容晋很满意,所以这回洗澡洗的很正直,还体贴的帮林安然按摩了一会,虽然免不了要吃些豆腐,但大体上没过分。

    林安然这一觉睡的很沉,她已经《have been》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睡的那么好了,等她睁开眼,看到容晋睡在身边的时候《When》,一时间有点恍惚。

    再看看房间里被扔得满地都是的衣服,那红的扎眼的嫁衣,好像在提醒她昨晚上过的到底是有多荒唐。

    容晋的手搭在她腰上,像是感《sense》觉到她有动静了,就下意识的收紧了一些,将林安然固定在怀里,不许她离开《lí kāi》自己《zì jǐ》身边。

    林安然已经习惯他这样《then》的举动,努力撑起身子看了一眼时钟,确定还早之后,才又放心的重新睡下。

    等再醒过来的时候《When》,容大爷已经早就清醒过来,在电脑《diàn nǎo》前处理工作《gōng zuò》了。

    林安然垫高了枕头,靠在床头看着认真工作《gōng zuò》的容晋,觉得《felt》这样的他有点陌生。

    在她印象里,容晋的荒唐跟我行我素才是最明显的标志,勤勤恳恳认真工作这种形象《image》,跟他本人是完全《completely》不搭的,以前虽说也见过他工作,但是《dàn shì》好像很少看到容晋这样认真的表情,这让她感《sense》觉到很新鲜。

    林安然这举动倒是取悦了容大爷,容晋在百忙之中抽空看了一眼床上玉体横陈的美人,说:“乖,一会就喂你。”然后就把目光重新投向了电脑《diàn nǎo》屏幕。

    或许是他刚才语气太过正直,表情也还是认真工作的状态,林安然竟然一时间没有回过味来,等反应过来之后,才觉得容晋果然是无药可救的,不管面上多正经,骨子里永远都是那样。

    于是林安然决定不跟这个禽兽共处一室了,洗漱完了之后,就自己《zì jǐ》下楼吃早饭去了。

    容晋身为容氏这一代的当家,自然《natural》不是只玩玩女人就可以《 kě yǐ》的,他也要工作,虽然公司里的事物大多分派下去,有专门的负责《Responsible》人处理,但是《dàn shì》最后拍板却一定是要他来做的。

    离暑假还有一个月时间,容氏的传媒公司有几部大制作的电影《diàn yǐng》要上档,他需要看过宣传计划《jì huà》,以及院线安排等等。

    回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邮件回复,确认都妥当之后,容晋才开始《appeared》回味刚才林安然看她的眼神,以前听人说认真的男人最帅,难道她也是喜欢《enjoy》这样的?

    容大爷一直觉得自己帅的惊天动地,完全《completely》不需要去搞那些小手段,就能迷得所有《all》女人晕头转向,只是尝到甜头之后,他却暗地里打算,以后当着林安然的面,要表现《performance》出身为一个成功《走上人生巅峰》男人,成熟认真的那一面。

    想法总是美好的,只可惜持续时间略短,成熟认真的成功《走上人生巅峰》男人,在下楼之后,看到自己儿子跟自己女人凑一块的画面之后,就把刚才那点想法都喂了狗。

    容晋眉头一皱,口气不善的说:“臭小子,你是不会自己吃饭?”

    容澜张嘴咬了一口林安然夹着的虾饺,一边嚼一边冲他爹扬了扬自己包起来的右手,意思是受伤了,需要人工投喂。

    容晋半点心疼儿子的感觉《很爽》都没有,走到自己位置上坐下之后,说:“用左手。”

    眼瞧着林安然像是想说什么,他马上一个眼神过去,满意的看着她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hui qi》之后,容晋才慢慢地说:“你要是再这么惯着他,我就让人把他两只手都打断,以后你想怎么喂就怎么喂。”

    林安然被他凶残的语气震慑住了,立马收回了举着筷子的手,低头吃自己的那份早饭。

    容澜气得不行,冲容晋吼道:“左手怎么拿筷子!”

    容晋往椅子里一靠,对管家吩咐道:“给他换个勺。”

    容澜看着面前的勺子,愤怒了:“我肯定不是你亲生的!”

    容晋对着管家点了餐,然后展开面前的报纸,慢悠悠的说:“一开始《appeared》我也不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可是后来dna测了三遍,不信都不行,你当我很想带个拖油瓶?”

    容大爷作为一个花花公子,哪怕容澜是正经的婚生子,他都有些不高兴,因为在他这个年纪,竟然已经有了这么大一个儿子,真是太不科学《Science》了,赤.。。裸裸的就是对他花名在外的一种玷污。

    被称为拖油瓶的容澜彻底爆发了,吼道:“我要离家出走!”

    容晋笑了,将报纸稍稍下移,露出那双眸色有些浅淡的眼睛,目光冷酷的说:“有种你就别去老宅,也别带人,特别是不要《bù yào》用我的卡。”

    管家觉得对话的范围已经有点不受控制了,赶紧插嘴道:“先生,少爷还小,您不能跟个小孩子计较这些。”特别是你这是在教唆小孩离家出走,这怎么行!

    林安然一看有管家先开口,赶紧跟上说:“对啊,容澜还小呢。”

    容澜才不会顺着他们俩的话就对容晋服软,他对容晋哼了一声之后,说:“我才不稀罕去告状,也不稀罕你的卡,你当我没钱么?”

    他从小到大收到《shōu dào》的压岁钱,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笔巨款了。

    容晋重新将目光放回报纸上头,说:“恩,你提醒了我,回头就把你那几张卡都冻了。”

    这回容澜有点傻了,然后他气鼓鼓的回:“哼!安然会养我的!”

    林安然被点了名,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lai l》,为什么被夹在中间的人总是她?她回答是也不行,回答不是也不行,容晋就不能让她安生的过一天么?

    事实证明《certificate》,不行。

    容晋像是听了什么可笑的话,将报纸往桌上一放,一副大爷姿态,傲慢的说:“我养着她,她再养着你?小崽子,吃我的用我的,还跟我大小声,你这是讨打。”

    容澜一直都是林安然的铁杆粉,听他这么说之后相当不乐意:“呸!安然才不是你养的!安然一直都拍戏拍广告的,怎就是你养的了!”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