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新北市传钓客遭浪?允录?,2名男性钓客今(11日)上午《morning》在万里区野柳地质公园海角休息站前垂钓时,因气候不佳,在11时40分不慎遭大浪?匀牒@铩>获报到场,在12时20分将他们救上岸,其中45岁黄姓钓客意识清楚,拒绝送医;另名张姓60岁钓客则失去呼吸、心跳等生命迹象,送金山医院急救中,详细坠海原因仍待警方调查
对此,张锡铭女儿二度《 dù》发文,强调《emphasised》网友的父亲超速左转不对,当年挟持人质,也有私底下包红包给被挟持的老伯收惊道歉
为了满足《meet》游戏玩家手持游玩的需求,华硕这款 ROG电竞手机导入了类似电竞键盘的概念,让手机的两边各有一组
此后朱秀华长年茹素,平日在镇东宫北极玄天上帝庙济世,免费帮信徒收惊、问事,多与前来求助的信众面对面说因果,最多烧香膜拜,被信众称为
小说 > 穿越 > 惑国毒妃 > 《惑国毒妃》第1卷 第700章 番外之帝国末日(1)

第700章 番外之帝国末日(1)


    清冷的宫殿,早已失去了帝国辉煌时期的光辉华美,华丽的绿琉璃瓦已经《yǐ jing》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雪,地面上也再不如曾经的干净,满地落雪,一副衰败之色。

    百里初泽站在太极殿前,静静地看着面前庞大的象征着帝国最高权力者居住的宫殿,被夕阳拖出一片黑色的暗影,像是盘踞在地面上,仰望天空的苍老巨兽。

    他微微眯起眸子,抬步向太极殿内走去。

    偶尔走过的宫人,看着他身上那身羽林卫盔甲,都立刻《lì kè》一言不发地退避开来。

    “咳咳咳……咳咳……”

    才走到内殿的门口,他就听见一阵阵低低的咳嗽声,干哑而难听。

    一个老太监正在殿门外熬着茶水,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过于疲惫,他闭着眼,头一点一点地打着瞌睡,殿门大开着,这个时候《shí hou》若有谁要杀了帝国的皇帝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shì qing》了。

    他看了眼老太监熬着的茶水,便提了起来向内殿而去。

    内殿虽然看着还算整洁,但桌椅案几也都蒙上了一层薄灰,可见帝国皇帝的景况和这个帝国一样到了……末日。

    似听到有人进来,寒风灌入,让蜷曲在床上的顺帝低声道:“老涂,朕不想……再……咳咳……喝那苦茶了,换一杯白水罢。”

    他挑眉,顺手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淡漠地道:“这里没有别的水了,将就着喝罢。”

    顺帝原本习惯性伸出来接茶杯的干枯的手,在他声音响起的时候《shí hou》僵在半空中,好一会他才慢慢地抬起头,一脸不可置信地寻觅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颤抖着嗓音:“泽儿……泽儿……是你么?”

    百里初泽扯下了面罩,看了眼沾染了不少灰尘的八仙椅,索性走到窗边,扯下那软榻上的各种落了灰尘的软靠和垫子,方才坐下去,靠在榻上,搭起长腿,淡淡地道:“许久不见,父皇别来无恙。”

    “泽儿……”顺帝的眼睛已经《yǐ jing》看不见了,两只灰蒙蒙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百里初泽的方向,满脸的激动:“泽儿,你原谅父皇了是不是,你来救上京了是不是,你不再闹脾气了是不是……”

    他终于等来了《lai l》他的救世主。

    百里初泽见他如此激动的模样,忽然低低地轻嗤了起来:“呵呵……父皇,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永远只看见你想看见的,指望着别人永远按照你的路子走。”

    他顿了顿,随手拿起一方精致的玉玺把玩:“只是,你已经不是当初的皇帝陛下了,或者说,也许《Perhaps》你从来就只空有满腔热血,却从来没有足够的实力和脑子坐在这个位置上,连我那祖母都比你要能耐些。”

    听着百里初泽的话,顺帝原本兴起的满腔希望《hope》,硬生生地被如冷水浇落下去,一下子凉了大半,好一会才低低地笑了起来:“呵呵……泽儿,你说的没错,我是无能,我最大《zuì dà》成就也许《Perhaps》就是将江山交给你,最大《zuì dà》的失败也是将江山交给你。”

    这一刻,他忽然无比清醒地认识《rèn shi》到自己《his》的错谬——如果江山在杜家手里,至少坐皇位的还是姓百里,至少在他和下一代,这天极也许还是天极,国祚不会毁在自己《his》的手里。

    “早在你将一百零八颗人头摆满了朕的房间的时候,朕就该知道《knew》……就该知道《knew》你心中早已恨透了朕,恨透了这天下众生,朕偏选择了你一个有能力的毁灭者,还不如选择杜家这么一个贪心的守护者,朕……到底……朕到底还是错了……错得离谱。”顺帝闭上眼,一边笑,一边流下两行老泪。

    百里初看着他,忽然轻笑了起来:“看起来,你还没有蠢到无可救药,只是你不觉得《jué de》说这些晚了么?”

    他顿了顿,将手里的玉玺慢条斯理地放回桌子上:“在你的眼里,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情《shì qing》重得过你的江山,不管是臣下还是亲人。”

    “民为重,君为轻!”顺帝怒道,干裂的嘴唇颤抖起来,声音虽然喑哑,但激动起来却不再咳嗽。

    百里初银色的眸子里浮现出讥诮淡漠的笑容:“民为重,君为轻,不,父皇,在你心里,权力才是最重要《important》的,又何必将民众拿出来做挡箭牌这般虚伪。”

    这些年口口声声为国为民,他又做过什么,天灾**,他除了躲,除了一味装病,就是刚愎自用,疑心极重,错信奸佞,直到将自己最后给予他的最后耐心全部《all》消磨殆尽。

    身为帝王,羡慕《xiàn mù》曾经的开国太祖的辉煌,却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反而《but contrary》逼得群臣人人自危。

    直到君不信臣,臣失心,而不忠于君。

    面前这个男人却从来不曾自我反省过,从来错都是他人的。

    “庸君便甘于平庸,尚且得以守成,偏自以为明主,国祚将亡,自作自受。”百里初泽淡淡地给他一生下了定义。

    顺帝闻言,干枯的面容上,眼角微微地抽搐,只能颤抖着声音,歇斯底里地道:“逆子……不孝子……你……你这个畜生,当初朕就应该《yīng gāi》杀了你……杀了你!”

    “没错,从人成了只能在暗夜里行走,食于人的畜生,也是托父皇的福,如果当初你杀了我,也许我真会感《gǎn》激你。”百里初泽微微一笑,不恼不怒,笑容几乎《jī hū》可称为优雅温润,典型国师元泽的笑容。

    可惜,这个男人却将他送入地狱。

    既然如此,这个男人想要借助来自地狱的力量巩固权势,必定要付出代价,如今又有什么好抱怨的。

    虽然顺帝看不见他脸上的讥讽,心中却又悲又恨又悔,支撑起了身子,咬牙冷笑:“你现在回来到底是想要做什么,看朕的笑话么,还是看朕死了没有?”

    百里初泽淡淡地道:“我来,是来看看你是否有所长进,至于鬼寄生在你身体里长得比我想象中要慢,但也还能让你再活三个月,足够看着文嘉军入京,帝国最终倾覆那日。”

    顺帝闭上眼,咬牙道:“呵呵……这般歹毒心肠……呵呵……真不愧是……流着我百里的血脉的人。”

    “没错,冷酷、偏执、疯狂、残忍……还有这张得天独厚的脸,都是百里家直系血缘的特质。”百里初泽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睨着顺帝。

    “多谢父皇,让儿臣有机会《jī hui》这些特质发挥得淋漓尽致。”

    随后,他在桌面上搁下一只精致的盒子,并将盒子打开,露出里面的一颗药丸来。

    “这是什么……咳咳?”顺帝虽然看不见,却能听得见他在桌面上放了东西。

    百里初泽没有立刻《lì kè》回答,而是转身向门外而去,一直走到门边,才道:“这是终止鬼寄生生长的药。”

    “终止……”顺帝的身体一僵。

    百里初泽背对着他,静静地看着门外,大雪已停,难得地露出一片残阳来,那如血之光,将整片灰蒙蒙的大地映照成猩色一片。

    他淡淡地弯起唇角:“父皇,你的一生,都在做错误的选择,你自己此生到底是什么模样,日落西山之际,你当比谁都明白,若是你还清醒,就做一次对的选择罢。”

    说罢,他轻笑了一声,没有任何留恋地向殿门外而去。

    顺帝听着他的脚步声渐渐走远,他伸出手,停留在空中,仿佛想要阻拦对方的离去,但是《But》最终还是颤抖着落了下去,刚好落在那搁在桌面上的药盒子旁边。

    他顿了顿,抖抖索索地摸向那药盒子,手上僵了好一会,才慢慢地,低低地笑了起来:“呵呵呵……”

    “督公,陛下那里怕是撑不了多久了,我们也要早做打算了。”陈贺一身戎装,看着正在为一幅画像上香的郑钧。

    虽然郑钧已经不是司礼监的督公了,但是《But》在陈贺心里,只有郑钧才是真正的司礼监督公。

    郑钧双手合十,对着画像拜了拜,随后抬起头来看着那画像上的人,却答非所问地道:“老陈,你说咱家当初是不是做错了,也许当初在第一次见到秋叶白的时候,就该杀了她。”

    可他却任由她发展壮大,甚至暗中施加过援手。

    如今不要《bù yào》说振兴司礼监,就连国……都国将不国。

    陈贺干瘦的脸上浮现一丝淡淡的笑来:“督公,您没有做错,错的也不是秋叶白,而是这个世道,是我们无能为力的天命。”

    他顿了顿,看向那墙上的画,西洋画看着很有些年头了,却依旧保存得极好,上面的男人一身华丽的暗紫团花飞鱼《fish》服,慵懒地靠在紫檀软榻之上,初看过去只觉得《jué de》一股阴暗幽魅,并着恣意狂放之意迎面而来,正如他身边那大片的紫色曼陀罗。

    “就像千岁爷,至他立国之前,人人皆道其司马懿、曹操之辈,野心不可谓不大,乃窃国者,但是谁又能看见正是因为千岁爷的‘窃国’,才有了西狄、天朝的统合,疆土辽阔如斯,百多年的天极帝国之兴,天下太平,这就是天命。”陈贺轻叹了一声。

    “天道轮回,兴亡交替,从来就不是人力所能干预,中宗皇帝,当年为杜家女所诱惑,便已经是一步错,步步错,天下,能者当居之,我们司礼监的存在两朝,看了多少风起云涌,见证了多少兴亡衰败,督公,你既承袭千岁爷的督公之位,还看不明白么?”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