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若摄取大量白饭或酒精会使肠胃的运作时间增加,若是不断持续这种状态会造成内脏持续工作<gōng zuò>无法<to be>休息最后造成功<走上人生巅峰>能降低
如果觉得<jué de>新闻字体<Typeface>太小也没关?S,只要在新闻内页里面点选调整字体<Typeface>大小的按钮,就可以<can>任意缩放
五年后,游鸿池找到自己<his>留在职场的理由,他相信<上帝会存在的>自己<his>可以<can>为孩子的未来做些什么事情<shì qing>
为了拓展自己心目中的远大事业王国,瑟琳娜决心铲除所有<all>不利因素,透过行贿、威胁,或是谋杀
影片被转PO至PTT后,有乡民猜测,可能<would>买到高点脱不了手,住套房了;也有人说,她是社区里面的屋主;还有乡民吐槽,实价登录不是就可以查
2014年最后一天全亚洲疯跨年!香港<xiāng gǎng>旅游<lǚ yóu>发展局将于12月31日晚上举办大型跨年倒数庆祝活动
虽然这些盔甲帽看起来很温暖,但是<But>台湾<tái wān>其实也没有冷到需要那些大?E子~而且<but>小编忽然发现,头才是给头壳带来温暖最好的东西啊!但是<But>我的头到底在~哪~里~~(唱)于是乎小编只好用这个来代替我的头惹!
小说 > 恐怖悬疑 > 冥夫缠上身 > 章节目录 第769章 你输了

第769章 你输了


    神剑里的冤魂眼睛对我诡异一笑,紧接着,神剑扩展,铁刺的范围撑到我双肩上,然后在双剑的地方,真的长出了一对铁刺形成<xíng chéng><xíng chéng>的翅膀!

    “真没想到,这神剑能自己进化。”朱雀皱着眉说:“这神剑已经<yǐ jing>不算剑了,某种程度<attitudes>上来说,它已经<yǐ jing>拥有了意识,999个冤魂组成的意识,这小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使用神剑很危险,她的灵魂很容易被侵占。”

    侵占灵魂么?

    我的灵魂也不止一次两次被侵占了,如果我还是以前那个随时随地就被红红占领意识身体的我,那现在,我也没法去和洛柔战斗。

    不再多言,剑随心动,铁刺翅膀带着我从地面上弹射向了洛柔。

    “你这个该死的人类!我要杀了你!”洛柔疯了一样的迎着我过来。

    强者对决,一招定胜<win>负。

    我想, 现在的我,应该<yīng gāi>也算是一个强者了吧。

    神剑和我的最强形态对上洛柔的最强形态,天地轰鸣,仿佛要被我们凿出一个坑来。

    雪雾漫天遍地。

    “洛柔,你输了。”雪舞之中,我的声音缓慢响起。

    “不可能<would>,不可能!怎么可能!我的身体只要黑暗不灭我就不会死的!我就不会死的!你怎么可能……”

    雾气缓缓散去,飞在空中的我,神剑刺进洛柔身体,神剑上裹着黑气,裹着金光,裹着白光,刺穿洛柔之后,原本包裹在我身上的铁刺,也全部<all>刺进了洛柔身体内。

    “神剑本来就被你们造成了一个强大的怨念体,里面承载着999个少女无边无尽的怨恨,你的终极形态确实是任何东西都杀不死,但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怨念能给你提供能量,同样,也能毁灭你。”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以毒攻毒了吧,我的身体中,神剑上,都有太多负面情绪,我和神剑是为洛柔提供能量的最强大载体,也是唯一<sole>能杀死洛柔的载体。

    灵魂被击中,这一次的洛柔,是真的要和我们说再见了。

    洛柔的黑气身体渐渐在空中消散。

    “母亲。”下方的夜冥忽然唤她。

    洛柔还没从这份失败中缓和过来,目光呆滞的下意识看向他。

    夜冥仰着脑袋:“你的死对我是最大<largest>的解脱,但我还是要说一句,谢谢你生我下来,不论你是出于何种目的,因为出生,才能让我交到那么多值得用性命<their lives>保护的朋友,魂飞魄散之后,你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都不会再祸害任何人了。”

    “不孝子!你们会得到报应的!你们很快就会死的很惨的!”洛柔的吼声,随着<suí zhe>她的身体,渐渐消失在了空中。

    期间,冷陌没有多说半句话。

    我们都不大度<attitudes>,都是小心眼的人,冷陌更是,不会因为洛柔变态的爱<ài>恋,就会在她死的间隙无端生出莫名怜悯,更不可能会对她说任何话了。

    洛柔消失在了我的神剑之下,灵魂最后一片碎片,也随风散去。

    这个统治了冥界几百年的残暴君主,在今天,终于被我手刃,终于彻底消亡了。

    那么多人的大仇,算是报了。

    我落回地面,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

    冷陌扶住我:“寒羽,绿龟,流月,给她治疗。”

    绿龟出现<chū xiàn>,寒羽和流月也跑过来。

    我盘腿坐带地上。

    神剑变回正常形态,安静躺在我身侧,我没有再去碰它。

    这次它倒是安分,没有出什么乱子。

    洛柔的最强一击不是那么好挡的,我的内力也消耗了很多。

    况且……我还怀孕了。

    “唉。”他们给我治疗的时候<When>,我叹了口气。

    “你唉个屁。”冷陌一巴掌就呼我脑袋上。

    我捂脑袋:“冷陌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对你就不能温柔!明明不想让你去战斗的,但看你那眼神,要不让你去打,你不得跟我闹腾死!让你打了,你现在又这德行,老子不心疼是不是?!”他吼我。

    我一愣,旋即笑起来:“原来我家至尊王大人是在特别特别的担心< dān xīn>我呐。”

    冷陌扔了一大个冷眼给我。

    我还是笑,笑着对流月说:“流月啊,你说,怀孕是不是应该<yīng gāi>看点教育< jiào yù>的书,注意<zhù yì>言行举止啊?听说这个时候<When>的小孩子在肚子里就会学习妈妈的一举一动,妈妈的举动会影响到以后孩子出生的性格,你说我现在这样<zhè yàng>……以后孩子出生会是什么性格啊?”

    “不是杀人狂魔我就跟你姓。”流月没好气的念我。

    “就是。”夜冥叉着腰站在后面看好戏的插嘴:“以后你孩子出生,绝对是个奇材,在妈妈肚子里就练就一身本领了。”

    “不过我担心< dān xīn>的是,孩子是否会受到怨灵影响。”宋子清皱着眉头摸着下巴。

    “还是宋子清对我最好了。”我顿时吸鼻子,冒星星眼的看宋子清。

    冷陌气的抬手又要揍我。

    魑魅在我们所有<all>人后面,骑在马上,眼睛很深很深的看着我后背,我能感<gǎn>受的到。

    “休息一会儿就没问题<foul-ups>了。”寒羽说:“只是内力消耗有些过度。”

    “内力消耗过度?”流月皱眉:“童瞳现在的内力,加上金丝软甲的辅助,应该不会出现<chū xiàn>消耗过度这种情况了,怎么会……”

    “你把一部分内力拿来抵抗神剑冤魂了吧。”寒羽直截了当的说。

    “啊?!抵抗冤魂?!”流月惊道、

    使用内力抵抗自己身体中的其他<other>东西,是最为艰难,也是最为消耗内力的了。

    我在所有人质疑的目光中只好点了点头,承认<admitted>了:“之前良生统领有教过我灵魂驾驭的方法,其中一个就是分出内力来控制自己的精神世界<world>,战斗的时候我想到了这一点,就试着用内力在心脏周围铸了一层内力防护罩,这样<zhè yàng>至少能够在一段时间内不让我被冤魂吞食。”

    这个能力是滑头鬼独有的,自然<natural>包括<bāo kuò>冷陌在内,其他<other>人都不会。

    “你也是厉害<lì hai >,到处学别人的绝学。”冷陌没好气的说我。

    我冲他做了个鬼脸。

    就在我们所有人都在短暂放松的时候,雪山上再次传来了<老弟>动静。

    “真厉害<lì hai >,连冥王洛柔都手刃了。”

    宋凌风出现了!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