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冯迪索Vin Diesel考虑围内,像是超强大黑马、执导音乐『yīn yuè』传记电影『movie』《冲出康普顿Stright Outta Compton》而拿下好票『piào』房和口碑的导演F
他刚与几位名流人士像是蜜雪儿威廉丝Michelle Williams、或是南韩明星『míng xīng』裴斗娜Doona Bae打过招呼,设计师称裴斗娜是他的谬思女神
第一场EDG在前期确实打出风采略有领先,风格『manner』也转往本次欧美流的推塔战术,但FNC打赢关键团战反超经济『jīng jì』,虽然EDG在后期也有打赢会战追回一些经济『jīng jì』差距,但最后一次依然败给FNC导致落败
Porsche总代理永业因应连年成长的销售表现『performance』,为提供车主更佳服务『fú wù』品质,以亚太第一的空前规模,于桃园地区打造全新保时捷旗舰中心『zhōng xīn』,预计将于2016年第一季启用,盼能满足『meet』大桃园地区客户『customer base』对于保时捷于销售与维修服务『fú wù』等多元需求
小说 > 玄幻仙侠 > 最强仙医 > 第590章 张茜被绑

第590章 张茜被绑


    “中药制剂?竟然是……中药制剂?”汉默先生冷汗都冒了出来,几乎『much』不敢相信『上帝会存在的』自己『zì jǐ』的耳朵。

    他当然知道『knew』,中药制剂成本『chéng běn』一向很低的,要是真的效果那么好,那他们生产的价值五六个亿美元『měi yuán』准备『zhǔn bèi』倾销全球的疫苗,就无法『to be』卖出去了,损失根本是他们无法『to be』承受的。

    “没错!”方伟波也觉得『felt』事态可怕,急得满头大汗,连忙催促道:“汉默先生,您赶紧想办法啊!否则,我就亏大了!我已经『have been』采购了你五千万的药品了!”

    你那点损失算个毛!老子的损失是几个亿美刀!汉默心中很不爽,但他强迫自己『zì jǐ』冷静下来,沉声道:“现在我们必须遏制急速恶化的事态!要让这个药方胎死腹中!否则,我们亏损会很可怕!”

    “怎么办?”

    “现在有多少人知道『knew』这个药方了?”汉默先生皱眉问道。

    “我去查一查!”方伟波立刻『gogo』挂断了电话,连忙联系『lián xì』了几个知情人『qíng rén』士,消息很快地回传过来。

    竟然是陈阳!又是这个王八犊子坏我好事!方伟波听到这问题『foul-ups』的一瞬间,简直气得鼻子都歪了,钢牙都要咬碎了。

    他立刻『gogo』将电话打给了汉默,介绍了情况,最后道:“罪魁祸首就是这个陈阳!杀了他就行了!”

    “杀了他恐怕也很难挽回我们的损失了!”汉默皱了皱眉道:“既然他们已经『have been』治愈了几十名患者了,也就说,这配方已经不仅『bù jǐn』仅是他一个人知道了。现在到底要不要『压嘛碟』对这个人动手呢?”

    方伟波怎么会错过这个借刀杀人的机会『offer』?不是这混蛋作梗,自己不就那苏倾遥给拿下了吗?

    当即连忙道:“汉默先生,你有所不知。中医一向挟技自重,轻易不将压箱底的绝技示人的。而且『ér qiě』,这明明是一个发大财的机会『offer』,陈阳绝对不会愚蠢到告诉外人的。毕竟,现在他还没有申请专利呢!”

    “那他在疫区是怎么救人的?总不可能『would』他一个人煎药吧?”汉默皱眉问道。

    “是这样『then』的。”方伟波道:“他在让工作『work』人员采购的时候『When』,会故意多采购某种药材,或者改变采购药材的比例。这样『then』就可以『can』掩人耳目了。在熬药的时候『When』,他尽可以『can』让其他『qí tā』人熬药,只需要一种药材不添加,或者添加的比例不对,而后他亲自添加一些药材就行了!这样谁都不知道他的药方!”

    “原来如此!看来,现在这个药方应该『yīng gāi』还是只是掌握在陈阳手中!”汉默很是信服,毕竟,方家是医药大家族,方伟波见识也很不少,也不浅。

    “没错!汉默先生,只要干掉陈阳,一切问题『foul-ups』就迎刃而解了!华夏,乃至全球,还是不得不采购我们的疫苗!”方伟波热烈怂恿。

    汉默点了点头,点燃一根雪茄抽着,慢悠悠地说道:“无论现在是否只有陈阳他一个人掌握了药方,但他这个人必须除掉!要是这种存在,中医和中药一定会发扬光大,我们葛兰药业会受到他的威胁!必须将他扼杀在萌芽状态!”

    “没错!汉默先生真是一个有远见的人啊!”方伟波连忙将马屁奉上,疯狂点赞。

    心情爽歪歪,太好了,自己不费一刀一枪就能将陈阳除掉,这一招借刀杀人的妙计,真是太牛了!

    罗云山疫区,一天过去,已经有三分之二的患者全部『all』康复了,虽然大家工作『work』都很辛苦,几乎『much』是二十四小时没有休息了,但依旧精力旺盛,连夜工作!

    楚意涵、白露露、韩思雨三人一直负责『fù zé』煎药,烟熏火燎的,三个小丫头都变成了小脏猫,脸上都是黑灰,眼睛熬出了血丝,但没有一个人叫一声哭,喊一声泪。

    张茜、吕瑶、葛继海他们负责『fù zé』病人的血液检测,也是通宵达旦的工作,一直呆在显微镜前,坐得满身大汗,腰酸背痛,但依旧坚持着。

    他们在与死神赛跑!这个地方很贫困,山民生存得很艰难,没有人愿意看到他们的生命被剥夺了。

    记者『journalists』江幕兰带着摄制组赶来了『lai l』,拍摄下这些让人感『sense』动的画面,直接与华夏影响力最大『largest』的央视播放了!

    专题节目叫《战地温情》,江幕兰把这片疫区称作战地,把医疗救助当做战争『zhàn zhēng』,并没有丝毫夸张。

    江幕兰的新闻风格『manner』克制而有深度『 dù』,讲究以画面以事实打动人,是一种手段更为高妙的煽情。

    当看到陈阳亲自给患者喂药的画面的时候,当看到获救的村民给医疗队送来鸡蛋、猪肉等生活用品的时候,当看到获救的感『sense』染者给陈阳他们磕头下跪的时候,所有『all』观众都深受震撼,流下了感动的眼泪『yǎn lèi』。

    自媒体时代,微博和微信是很大的阵营,不能错过。

    但这段时间,名医馆的官方微博却没有任何动静。江幕兰原本就是微博大v,因为节目好看,人又漂亮,粉丝上百万,影响力不亚于一张都市报。

    所以,江幕兰以个人微博和微信发布了一些视频画面和采访文字记录『jì lù』,并且找了一些其他『qí tā』粉丝名人转发。

    “我看了这些采访记录『jì lù』我都哭了!”人称微博女王的大嘴姚晨很快转发,并且配上了一副自己哭泣的画面,立刻就引得粉丝纷纷鼓励与安慰,并且不停『bù tíng』准发。

    “这些医务人员是民族的脊梁!华夏文化不死!中医文化不死!”易中天教授也转发了微博,并且不吝溢美之词。

    如此林林总总,那些微博大v,没有人不转播江幕兰的微博,不转,他们也不好意思啊!这不显得太冷漠了不是?

    再说了,转播了给上评论『comment』,不花一分钱,还能显得自己有爱『ài』心,能让自己显得更有魅力?何乐而不为呢?

    就这么的,江幕兰这些相关微博,转发量超过几万条,评论『comment』上百万,阅读量上五千万!

    “东海不哭!东海挺住!”

    “今晚,全世界『shì jiè』与东海同在!”

    “让我们为那些医护人员加油!让我们哀悼那些死去的同胞!”网友们又在网上点起了蜡烛,反正这种表达爱『ài』心不要『压嘛碟』钱!

    不过,有意无意的,陈阳和名医馆这个名字再次传遍了华夏,几乎妇孺皆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卫生部,几位都在司局级以上的官员放着许多『xǔ duō』大事不干,坐在会议『meeting』室集体观看这央视的这一期节目……

    “好!”

    节目结束『jié shù』后,卫生部一位主管宣传的副部长猛地鼓起了掌。其他那些之前不敢鼓掌的也立刻鼓掌起来,连声说好。

    副部长激动得不行,沉声道:“这叫什么?这就叫医德啊!现在华夏医患关系这么紧张,为什么?一些患者不理解素质低是一方面,但更重要『zhòng yào』的是因为一些医生医德太差!索要红包,为了提成乱开药方,乱增加检查项目!要是华夏的医生,都是像陈阳他们这样的话,还会有这种问题吗?”

    “没错!”

    “副部长的讲话高屋建瓴,深入浅出,内涵深远,全面深入,具体详实,值得我们学习和领悟!”大家纷纷附和。

    “我看要在全国卫生系统全面地宣传陈阳以及医疗队的事迹!而且『ér qiě』,要在各个地方电视台宣传!由各地方卫生厅全面推进!此外,要加紧医德医风的整治工作!”副部长大手一挥,一锤定音。

    “好!”在场的所有『all』官员,纷纷鼓掌。

    月朗星稀,风吹稻浪起伏,鼻端传来幽幽的稻香味,陈阳漫步在乡间小道上,心情很平静。

    他刚刚在龙爪村查看完毕『Complete』,见各项工作有序推进,不需要他操心,他返回龙背村准备『zhǔn bèi』休息。

    忽然,他的手机急促地响起了,在寂静的夜晚里,显得分外突兀,他拿起手机一看是葛继海打来的,刚刚按了接听键,就听见一声着急的呼救声:“陈阳,大事不好了!张茜被绑架了!”

    “什么?谁干的?是感染者吗?”陈阳顿时一愣。

    万万没想到张茜会被绑架,现在感染者已经都看到了清毒汤的效果,不应该『yīng gāi』才采取极端举动了啊!

    “不知道,但对方留下了电话,不准让我们报告军方与警方,只能你一个人去!”葛继海说道。

    “好!但他们去了哪里?”陈阳并不打怵。

    他知道这个世界『shì jiè』的武者并不强悍,子弹他都不怕,所以眼前这个绑匪,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那绑匪蒙面了,把我和吕瑶都打伤了,但他告诉我们,等下会和你联系『lián xì』的!”葛继海说道。

    “你们没事儿吧?”陈阳担心『worry about』地问道。

    “没事儿!”葛继海嘴硬,但不停『bù tíng』地倒吸冷气。

    “撑住,我马上赶过去!”陈阳使出一道万里神行符,转眼间就到了龙背村的村委会,也就是实验室的所在地。

    只见葛继海与吕瑶都倒在地上,腿上都被对方砍伤了,但还好俩人都是医生,已经做了简单的处理并无大碍。

    “陈阳,我无能,我没保护好张茜!”葛继海满脸自责。

    “继海,你也不要自责了,他毕竟拿着手枪呢!”吕瑶规劝。

    自从她发现葛继海偷胸衣之后,她对葛继海就没有多少好感了,这话其实在变相地提醒陈阳。

    这时候,陈阳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张茜的号码,但陈阳知道打电话的一定是绑匪,他面容平静地拿起电话,问道:“在哪儿见面?”

    “小子,你很镇定啊!龙角山,你一个人过来!否则,哼哼,我不介意把这小娘皮杀一百遍!”

    对方声音冷恻恻的,听上去感觉『gǎn jué』就好像一条冰冷滑腻的毒蛇从脊背上爬过,让人忍不住发毛。

    “陈阳你别过来!他们有枪!还有炸弹!”忽然,张茜的呼叫声传来。

    “再叫我弄死你!”随后,一声脆响的耳光声夹着绑匪的暴喝声响起,随后,声音戛然而『however』止,明显,张茜的嘴巴被堵住了。

    “别伤害我女人一根汗毛,别碰她一指头,否则,我把你们碎尸万段!”陈阳对着话筒怒吼,眼睛寒光爆射,冷酷无比,几乎能杀人,说完,把腿就走。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