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随处可见的沙粒,是玻璃的材料。
当地警方20日宣布,已经『yǐ jing』以涉嫌谋杀的罪名逮捕了拉翁蒂.德鲁默和多米尼克.戴维斯。
据加拿大《星岛日报》报道,高锟一家早前已抵达瑞典斯德哥尔摩,準备出席本周四的诺贝尔奖颁奖典礼。
未脱弱势勿大举入市第一上海首席策略师叶尚志昨接受『accepted』香港『中国香港』文汇报访问『fǎng wèn』时表示,由于『yóu yú』现时中美贸易战的发展仍然不明朗,市场担心『worry about』美国本周会将中国『China』列为“汇率操纵国”,再加上美股仍有可能『kě néng』继续调整,因此『therefore』他预期本周恒指仍未摆脱弱势,恒指将在25,000点至26,000点间上落。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35章 一场豪赌

第35章 一场豪赌


    听到凌曜说不追究,大堂经理哪里还顾得上追捕唐茉茉,连忙带人火速撤离了。

    见大堂经理和保安们走了,唐茉茉这才松了一口气。

    “呵呵,凌少,我还是头一次见你为女人出头。”与凌曜隔着赌桌遥遥相对的中年男子抽了口夹在两指间的古巴哈瓦那雪茄,慢悠悠的吐出一圈烟雾,挥挥手,让保镖们收起来枪支,笑眯眯地打量起了唐茉茉。

    男子的眼神宛如阴冷的蛇,而唐茉茉就是那只不知所措的青蛙,在男子的目光下无处遁形。

    “德叔,我只是不喜欢『xǐ huan』看到别人对我的东西动歪脑筋,不管是觊觎、算计还是抢。”凌曜抓住唐茉茉的手腕,一把将她拉进自己『zì jǐ』怀里,强按着她在他的大腿上坐下。

    唐茉茉虽然听不太懂凌曜话里的意思,但见凌曜一副严肃的表情,唐茉茉立刻『gogo』紧闭上嘴巴,一言不发,将自己『zì jǐ』缩进凌曜的怀中,偷偷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赌桌对面的中年男人。

    男人看上去约莫四十多岁,身材高大壮硕,只是人到中年略微有些发福,梳着大背头,一身深棕色笔挺的意大利手工定制西装,五官算不上英俊,却很盛气凌人,眼角微微下垂,目光有些浑浊,却难掩隐藏在其中的残虐与贪婪,手上戴着一枚祖母绿戒指,夹着一支雪茄,雪茄的烟头火光明灭,像极了两人此刻的对局。

    “赌了那么多局也难分胜『win』负,不如不玩了。”德叔抽了口雪茄,眯起眼享受了片刻,才又缓缓开口提议道:“你那么想要那丫头,我却觉得『felt』你身边这个也不错,不如你我交换一下,岂不是皆大欢喜?”

    “这丫头长得又不算多倾国倾城,世间少有,而且『ér qiě』性子野的很,就连我有时也觉得『felt』有些消受不起,到德叔身边,恐怕会给德叔惹出不少幺蛾子。德叔向来德高望重,还是按照先前的约定来的好。”凌曜捏了捏唐茉茉的脸颊,状似不经意的说道。

    “呵呵,当初说是三局两胜『win』,如今你我各胜一局,你年轻力盛,再比下去,可绝对比我这上了年纪的人占便宜,年轻人,可不能这么欺负德叔啊。”

    “德叔过谦了,德叔是老当益壮,经验丰富,我们年轻人还要多向德叔学习呢。”凌曜勾起嘴角,皮笑肉不笑的恭维道。

    “罢了罢了,你小子就别奉承我了,这丫头,你照看好,你那十亿的筹码也拿回去『get back』,你想要的东西,德叔给你留着,至于能不能成功『走上人生巅峰』拿到手,就看你明天晚上的表现『performance』了。”

    说完,德叔将手中的四张牌翻过来,摊在了桌面上,牌面上清一色黑桃,10、j、q、k,只差一张黑桃a就能凑成一幅同花顺。

    “德叔放心,凌曜不会让德叔失望的。”凌曜微微颔首,并没有提前揭开自己的牌,而是微微一笑,应了下来。

    “凌少慢慢玩,我先走一步。”

    “德叔慢走。”凌曜目送德叔离去。

    房门被关上,房间里陷入了一片沉默。

    唐茉茉好奇的揭开了凌曜桌面上的牌。

    黑桃a、红桃a、草花a、只差最后一张方片a了!而对德叔来说最重要『important』的那张黑桃a早已落入凌曜之手。

    “啊!什么嘛,他明明就没有赢的机会『offer』了,还说得好像让你一样,真是太狡猾了!”唐茉茉撅起小嘴,忍不住抱怨起来。

    “德叔是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唯利是图,这是圈子里人人都知道『knew』的事。他不过是想把他手中我想要的那件东西利益最大『largest』化而已。”凌曜说道:“德叔并不足为惧,他还不敢和凌家真的翻脸,难对付的是在他背后策划这一切的那个人,那个人绝对不简单,他才是真正的豺狼,贪婪、狡诈,连这只老狐狸都能收买,确实是个可怕的对手『duì shǒu』。”凌曜分析道。

    “凌曜,你老是跟我说,你到底想从那个老狐狸手中得到什么?”唐茉茉皱起眉头,努力回想刚才凌曜与德叔在言语上的一番交锋,“刚才老狐狸说那丫头……凌曜难不成你想背着我偷人?!”

    一想到这个可能『kě néng』性,唐茉茉就一阵火大。

    “对哦,你最近总是早出晚归,也不来上课,昨天『zuó tiān』晚上还敢夜不归宿,你给本小姐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背着本小姐找别的女人了?!”唐茉茉从凌曜的腿上跳下来,叉着腰,质问凌曜。

    “唐茉茉,你哪只眼睛看到本少爷背着你找其他『qí tā』女人了?你能不能不要『压嘛碟』道听途说,胡乱猜测?!”

    “可是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呀!”唐茉茉振振有词,“男人不回家,不打跟家里人报备,事后还以工作『gōng zuò』忙为借口搪塞,那一定是有了外遇『wài yù』!”

    “早跟你说了,脑残电视剧少看!”凌曜额头上青筋直跳,“我这几天确实是有事在忙,所以才会早出晚归。”

    “看吧看吧,你果然以工作『gōng zuò』忙为借口搪塞了,这不是有外遇『wài yù』了是什么?!”唐茉茉伸出一根指头点着凌曜心口,指责道。

    “整天就知道『knew』胡思乱想,我还没问你为什么会到赌场来呢!”凌曜抓住唐茉茉的小手,一想到刚才如果唐茉茉被赌场的保安追着跑,要不是运气好遇上他,还不知道要吃多少亏呢。

    “我……我是看你进来了『老弟』才来找你的嘛。”唐茉茉心虚的转开视线,顾左右而言他。

    “唐茉茉,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为什么赌场的保安会追着你跑?”凌曜显然没有被唐茉茉糊弄过去,他钳住唐茉茉的下巴,把她的小脸转过来,双目直视唐茉茉的秋水明眸,严肃的问道:“德叔虽然已经『yǐ jing』漂白了,但他毕竟是黑道出身,敢在他手下的赌场撒野,唐茉茉,你不是常说no zuo no die吗!”

    “好啦,我老实交代还不行吗!”唐茉茉撇撇嘴,将自己跟着乔暖菲一起『yī qǐ』出来玩,结果误闯了维多利亚皇家赌场,还惨遭陷害被诬陷出老千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凌曜。

    “看来你这丫头果然是被人算计了,可是为什么要算计你一个小丫头呢?”凌曜皱起眉头,虽然已经可以『can』确定唐茉茉是惨遭陷害了,“总之,这船上有人已经盯上你了,你还是乖乖呆在套房里,最好少出门,就算出门也绝对不许再到赌场、酒吧『pubs』之类的地方来了『老弟』,听到没有?!”

    “知道了。”唐茉茉乖巧的点点头。

    “走吧,我先送你回去『get back』。”凌曜起身,拉着唐茉茉的手,牵着她朝外走去。

    路过前台的时候『shí hou』,唐茉茉赶紧摸了摸口袋,惊喜的发现口袋里居然还有一枚筹码,于是立刻『gogo』欢天喜地的对凌曜说道:“凌曜,你等我一下,我去把这个筹码兑换了。”

    “只是一枚筹码而已,不用兑换了。”凌曜挑挑眉,抓过唐茉茉手中的筹码,随手打赏给了路过的服务『services』生。

    “喂喂,你干什么呀!我的筹码!”筹码被抢走,还被随手打赏给了别人,唐茉茉又急又气。她的一百美元『měi yuán』啊,就这么打了水漂!

    “一个筹码而已,回头给你更好的。”凌曜领着挣扎不休的唐茉茉出了维多利亚皇家赌场。

    两人刚走进乔暖菲的总统『zǒng tǒng』套房,乔暖菲薄簍icket』憬辜钡淖叩教栖攒悦媲八档溃骸败攒裕闩艿侥睦锶チ搜剑渴只裁淮乙擦怠簂ián xì』不上你,真怕你迷路或者遇上别的什么麻烦,你这丫头以后再这么粗心大意,我就再也不带你出来玩了。”

    说完,她这才注意『zhù yì』到是凌曜送唐茉茉回来的。

    “凌曜,原来你和茉茉在一起『开房去』『yī qǐ』呀!”

    凌曜对乔暖菲说道:“看好茉茉,别让她在到处乱跑闯祸,这几天我会有些忙,没时间照顾她,一切就拜托你了。”

    “我会照顾好这个没心眼的死丫头的。”乔暖菲捏了捏唐茉茉的脸颊,拍着胸脯保证道。

    送走凌曜,乔暖菲纤手一挥,女王一般下了命令『orders』,“明天,你就跟着我一起去拍外景,可不许再乱跑了,否则你哥、你男人非把我大卸八块不可!”

    第二天,乔暖菲果然一大早就把唐茉茉从被窝里挖出来,收拾妥当,拎着出了门。

    今天乔暖菲要维多利亚号邮轮的一号甲板上拍外景。

    两人带着助理感『gǎn』到一号甲板时,外景灯光、场景、摄像机全都布置好了。

    昨天『zuó tiān』在船上有人认出乔暖菲了,这才不到一天的时间,这个消息便在船上不胫而走。

    不少乔暖菲的粉丝费尽了心机终于打听到她今天上午『shàng wǔ』要在一号甲板拍外景,所以唐茉茉跟乔暖菲一道甲板便被粉丝们团团围住了,助理小周和大何费尽了力气才保护两人穿过重重人墙,成功『走上人生巅峰』突围。

    唐茉茉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妈呀,菲菲,你的粉丝真是太恐怖了,原来大明星『míng xīng』也不好当呀!”

    “所以说还是你这种没心没肺的丫头最幸福。”

    乔暖菲一到场,就被化妆师抓去换衣服补妆去了。

    唐茉茉坐在场边的阳伞下,喝着小周特意为她准备『ready to』的冰镇橙汁,看着乔暖菲像洋娃娃一样被化妆师、造型师打扮的花枝招展、魅力四射,心中觉得很新奇。

    “嗨,你是菲儿的朋友吧,你好我是vincent,很高兴认识『rèn shi』你。”一名身材修长,五官轮廓深邃,明显居然混血特征的帅哥走到唐茉茉面前,微笑着跟唐茉茉打了声招呼。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