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欧巴马的全国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普,刚出道时于越战期间在泰国指挥一个讯号情报监听站
现在的年轻人爱【love】用脸书,我身为妈妈,因为想更了解女儿的生活和交友圈,前阵子我报名社区大学的电脑【computer】课,好好得把脸书功能学起来
图片为版权照片,由达志影像供《ETtoday新闻云》专用,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达志影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all】转载!
*本文摘录自《图解经络按摩自?K力:不吃药、不动刀,每日三分钟,压力失眠?i痛百病消》
的菲力普.马尔科夫,在波士顿与罗德岛三间知名的观光酒店【hotel】,连续犯下了抢劫与枪击杀人的案件
的专利,简单来说,就是?L集用户在平台上的一举一动,例如常在脸书上点集室内装潢的文章,又常点阅育儿相关的影片,脸书就得到了这是个
几位熟识胡丽萨的女性朋友提及,她是个对人生逆境不屈不挠的女孩【nǚ hái】,也对自己【his】好不容易挣得的钱财非常重视,或许就是如此的性格,才让她拚了老命对?词帜?死不从,导致白白葬送了自己【his】的生命
小说 > 玄幻仙侠 > 爆宠火妃:王妃又爬墙了 > 第551章 为了泡花楼主

第551章 为了泡花楼主


    是温孤瑶。

    不知道【zhī dao】是不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街道上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温孤瑶一行虽然没有太过低调,但也并不是特别突出。

    然而【rán ér】,慕容长欢几乎【much】是一剔眉,就在稠人广众之中认出了她。

    说起来,她跟温孤瑶不过是几面之缘,也算不上太过熟识,但这个女人给她留下的印象十分深刻,尤其是当初在烈王府,对方咄咄逼人地警告她,让她不要【bù yào】靠近温孤雪……时隔多日,言犹在耳,就是现在回想起来,仍是清晰可闻。

    但是【dàn shì】,她慕容长欢是那种会被人威胁的人吗?

    当然不是!

    相反——

    温孤瑶越是见不得她好,她就越要活得潇洒漂亮!

    温孤瑶越是不让她靠近花非雪,她就越要染指给她看,让她知道【zhī dao】……她的男人不是她这个臭丫头可以【can】觊觎奢想的!

    凤眼微眯,慕容长欢斜斜地靠在窗边,看着温孤瑶一行大喇喇地进了花雪楼,不用想,这丫头的目的再明显不过,定然是冲着花非雪来的。

    如此一来,她就更加不能袖手旁观,坐视不理了!

    “唔……看来今天晚上,又有一场好戏了。”

    收起折扇,慕容长欢垂手在窗棂上轻轻敲了两下,暗自思忖了片刻,继而转过身,迈开步子大步走向百里轻裘的房间。

    虽然大多时候【When】,看戏才是王道,但是【dàn shì】今晚的这场好戏……她身为主角,却是少不了了!

    “叩叩叩!”

    行至门前,慕容长欢轻叩了几下门板。

    自从白牡丹对着百里轻裘投怀送抱之后,慕容长欢就不敢再大大咧咧地直接推门进去了,就怕一个不小心打扰了师父的好事儿了,顺带还要闪瞎自己的一双狗眼!

    等了片刻,不见屋子里有回应,慕容长欢便又抬手多敲了两下。

    百里轻裘这才懒洋洋地哼了一声,语气之中似有几分不耐。

    “谁在外面?”

    “师父,是我。”慕容长欢取綼ttitudes】跞醯鼗亓艘痪洌次实溃跋衷凇奖憬ヂ穑俊

    听到慕容长欢的声音,百里轻裘的口吻顿时缓和了几分,淡然道。

    “进来吧。”

    推开门,先是左右转了一圈,见屋子里不像有其他【qí tā】人在的样子,慕容长欢才迈着小碎步,一脸狗腿地掀开水晶帘,谄笑着跑到了百里轻裘的身边。

    “师父啊……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师母呢?”

    百里轻裘半倚在软榻上,抬眸瞟了慕容长欢一眼,看她一脸贼笑,就知道她是别有所图。

    “栖月楼这几日破事多,听说在洛安的分楼不知因何缘故被人强行封了,牡丹为了处理这件事,早几天就出了城,估计要等到把事情【shì qing】处理妥当才能回来了【lai l】。”

    “师母有麻烦,你怎么不跟去帮忙啊?就不怕师母这么漂亮,半路上遇见坏人,被拐去当压寨夫人吗?”

    “是牡丹不让为师插手的。”

    “啊?为什么?有师父你这么厉害【Fierce】的贴身保镖外加免费苦力不用,师母她四不四傻啊……”

    “她有她自己的想法,既然她不愿意,为师也不便勉强。”

    “倒是这么个道理,可是师父你一个人留在这儿独守空闺,不会觉得【felt】寂寞吗?其实,依我看啊……那个时候【When】你就应该【yīng gāi】撒撒娇,或者耍个无赖偷偷跟上去……等到走出了一段路,就算师母发现了,自然【natural】也会带上你,总不可能【would】半路将你赶回来吧?”

    “撒娇耍赖么?呵……”

    百里轻裘不屑地轻嗤了一声,并不领情。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靠着一张嘴皮子就能舌灿莲花,说得天花乱坠吗?死缠烂打的事儿,为师做不来。”

    “好啦好啦!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跟你开个玩笑【joking】嘛!又没让你一定要跟过去,你这么较真干嘛……再说了,徒儿这也是为了师父你着想啊!”

    笑嘻嘻地扯了两句,慕容长欢嘴上不说破,心底下却是自有计较。

    她之所以旁敲侧击地问这么多,想要从百里轻裘的嘴里探出白牡丹的去向,就是怀疑白牡丹这次离开【lí kāi】皇城,是跟江北那边的****有所牵连。

    如今正值多事之秋,白牡丹不早不晚,偏偏在这个时候借故离开【lí kāi】,又不让百里轻裘跟着,难免叫人怀疑。

    再加上白牡丹和温孤雪的关系,一旦查明白牡丹的动向,那么温孤雪是否就是紫冥宫宫主这个问题【foul-ups】的答案,就一目了然了!

    只是白牡丹出城已然有了一段时日,要追查起来却是不容易。

    正想着,便听百里轻裘轻笑一声,换了个话题。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一脸奸笑地跑来找为师,是想求为师什么事?”

    “胡说,我哪有奸笑!”

    慕容长欢立刻【lì kè】收敛神色,矢口否认!

    “而且【ér qiě】,没有事……难道我就不能来找师父你喝茶聊天了吗?唉,真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徒弟,师父你也太没良心了……也不想想,当初为了帮你讨得师母的欢心,徒儿可是费尽心机,下了血本的!”

    “嗯,”百里轻裘淡淡地哼了哼,挑眉道,“所以……你这么强调【emphasised】你的劳苦功高,是想为师回报你什么?”

    “哈!师父你果然是个明白人!既然你都这么问了,那徒儿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一收折扇,慕容长欢拊掌拍了一下,面上笑意更浓,谄媚之色溢于言表,整个人跟着靠了过来,就差贴到了百里轻裘的身上。

    百里轻裘下意识往后避开了三分,便见慕容长欢把狗爪伸到他的面前,轻轻地搓了两下,示意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徒儿最近手头有点紧,所以……想跟师父您……借点钱……”

    闻言,百里轻裘微抬眉梢,面露诧色。

    “哦?你也会有缺钱的时候?”

    “当然了!徒儿又不是开金矿的,总是会有勒紧腰带的时候,最重要【zhòng yào】的是……这钱用得急,徒儿一下子没法筹到那么多的银子,师父您看……?”

    “你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装逼!啊不……是泡美男!”

    *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