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在舆论压力之下汉堡王撤掉这个广告,实在很令人傻眼,一个享誉国际的品牌有需要这样『zhè yàng』自毁形象『xíng xiàng』?
你有什么被说太不实际的梦想吗?曾想当名艺术家吗?尝试一次运用自己『his』的才华与兴趣,跳舞、唱歌、绘画、写作等等,考取街头艺人、玩乐团、写本书、当个youtuber,也许『Perhaps』真能成为『chéng wéi』你的工作『work』
随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zhī dao』了,ayk92的四格漫画尝试造就了库巴姬之乱,但很多人可能『kě néng』不知道『zhī dao』的是,网友对于
我是一位父亲,所以我了解你生活中的总体压力水平,而且『but』我已婚,能够理解这个消息对你来说有多痛苦
有的人会认为,韩国『Hán ɡuó』人的血统就是会打电动,事实上就是这样『zhè yàng』吗?韩国『Hán ɡuó』的人口数或许没有很多,早深根电竞领域10余年的结果,就是比其他『other』国还会挖掘人才『rén cái』
多伦多大学心理学家马歇尔(Michael Inzlicht)如此说着,他平时专研究有关自我控制,动机心理与精神疲劳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202章 爱在普罗旺斯

第202章 爱在普罗旺斯


    唐茉茉和凌曜两人翻身上马,唐茉茉用手中的马鞭,轻轻在马屁股上打了一下,催促着骏马小跑起来。

    “驾。”

    凌曜也一夹马腹,催促黑马跟上唐茉茉的白马。

    两人骑着马,在唐家庄园里转悠。

    唐家庄园前面是修剪整齐的草地,精心种植的花木,后面则保留了最纯天然的自然『natural』风光。

    桦树林、天然草场、小溪以及一个小湖泊。

    “唐茉茉和凌曜骑着马漫步在天然草场上,风吹过不远处的桦树林,树林里发出一阵树枝摇曳的轻响。

    星光下,两人觉得『felt』所有『suǒ yǒu』烦恼都一扫而光。

    “我们来比赛『bǐ sài』吧。”唐茉茉提议道。

    “赢了有什么彩头?”凌曜问道。

    “没有彩头!”

    “那可不行,如果我赢了,你就主动亲我一下,如果我赢了,我就主动亲你一下吧。”凌曜坏笑着说道。

    “你怎么能这样,说到底最后赢的都是你!”唐茉茉撅起嘴,觉得『felt』自己『his』被凌曜算计了。

    “哈哈,茉茉准备『ready to』好了吗?看谁先到前面那条小溪,开始『kāi shǐ』喽!”凌曜一声令下,猛地一夹马腹,手中马鞭一扬,黑马立刻『gogo』飞奔起来。

    “哇,你作弊!”唐茉茉见凌曜已经『have been』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立刻『gogo』大叫着,也赶紧纵马追了上去。

    唐茉茉咬紧牙关,催促着白马去追凌曜。

    两人两马你追我赶,一时难分高下。

    最后凌曜险险一一个马身的距离获胜『shèng』。

    “我赢了。”凌曜勒紧缰绳,将马停在了小溪边。

    “哼!”唐茉茉不服气的冷哼一声。

    “愿赌服输,不许耍赖,耍赖皮变小猪。”凌曜翻身下马,走到唐茉茉的马前,朝她伸出手。

    唐茉茉不情愿的下了马。

    “来吧。”凌曜朝唐茉茉凑了凑,催促道。

    唐茉茉不情愿的在他唇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唐茉茉刚想离开『lí kāi』,却被凌曜猛地按住了后脑勺。

    凌曜主动加强了这个吻,彻底从蜻蜓点水的轻吻,变成了**的舌吻。

    凌曜主动进攻,毫不留情的席卷过唐茉茉口腔里的每一寸。

    唐茉茉觉得自己都快喘不过气来了『lai l』,舌头都麻了。

    凌曜这才放过脸颊绯红的唐茉茉。

    “坏蛋,你这是犯规!”唐茉茉捂着嘴嚷嚷道。

    “老公亲老婆『别人家的好』天经地义。”凌曜毫不脸红的说道。

    “哼!”唐茉茉突然猛地发力,一把推开凌曜,迅速翻身上马,骑着马朝马厩跑去,“不理你了!”

    “茉茉,等等我呀!”凌曜见唐茉茉被自己气跑了,赶紧也翻身上马,策马追了过去。

    等到两人玩够了,悄悄将马送回了马厩再回到大宅,舞会已经『have been』接近尾声了。

    伯纳德先生等人已经离开『lí kāi』了。

    唐茉茉心情有点沉重。

    在巴黎再次遇到乔暖甜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谁知道那个丫头还会使出什么花招来,今天单看她能这么快勾搭上市『list』长公子,就能看出这丫头手段不简单。

    唐茉茉烦恼的挠挠头。

    算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唐启轩处理完了收购案,再加上凌雪怀孕了,唐启轩决定暂时放下手头的工作『work』,陪凌雪去他在普罗旺斯的庄园。

    唐茉茉和凌曜自然『natural』也跟着她们一起『yī qǐ』去了普罗旺斯。

    初春时节,万物复苏,普罗旺斯迎来了『lai l』一年中最好的时节——春天。

    春天是普罗旺斯一年中最生动的季节『jì jié』,嫩黄的小雏菊、星星点点的石兰花开满漫山遍野;大片金黄的油菜花田绵延在嫩绿的树林间,树梢后面的天空映着山坡上的红瓦农舍,那些隐藏在吕贝隆山脉的大大小小的村镇,在春风的吹拂下仿佛一夜之间焕发出所有『suǒ yǒu』的活力,到处都充满生气勃勃的气息。

    唐家的司机开着车,载着唐启轩、凌雪、小熊猫、唐茉茉和凌曜来到唐启轩的庄园。

    这座庄园是唐启轩用赚的第一笔钱买下的资产,原本这里是一个没落贵族的产业,后来由于『yóu yú』受金融危机影响,地价下跌再加上雇佣工人维护庄园的费用太高,贵族最终选择了卖出这座庄园,而唐启轩则选择了买下这里作为平时度『attitudes』假的地方。

    车子沿着庄园外宽敞平坦的公路开进了庄园里。

    庄园里的道路全都是古色古香的石头道路,虽然和外面的柏油路面相比,不够平坦舒适,车子行驶在上面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声音,但四周的环境绝对纯天然,没有一丝工业污染。

    今天的天气非常好,蔚蓝色的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

    阳光灿烂,四处都暖洋洋的。

    鸟雀在枝头鸣唱,树木抽出新芽,小草舒展着嫩绿的身姿,路边许多『xǔ duō』不知名的小野花开出黄的、白的、粉的、紫的各色花朵,将这里装点得宛如世外桃源。

    车子通过庄园门前的石板路,进入一座漆黑的雕花大门,最后停在了一座古堡前。

    是的,这是一座真正的古堡,虽然没有天鹅堡美轮美奂,也没有其他『other』皇室城堡壮观,但是『dàn shì』这确实是一座小型城堡呀!

    和城堡外部的古朴不同,内部已经被唐启轩装修的极为豪华舒适了,而且『but』配备了各种先进的现代化设备。

    唐启轩选择让凌雪到这里来养胎的一个重要『zhòng yào』原因就是因为这里环境非常好,非常适合居住,而且这里远离巴黎这个是非之地,也能够让凌雪静下心来不要『bù yào』想东想西,而是好好享受美好的田园生活。

    唐茉茉几乎『much』是一到这里就爱上了这座普罗旺斯庄园。

    “先生,夫人,茉茉小姐,凌少爷,欢迎你们回来。”管家冰冰有礼的向四个人问好。

    管家世代都住在这座城堡里,上一任主人卖掉了这座城堡之后,唐启轩选择继续聘用这位管家管理『guǎn lǐ』这座城堡以及周边隶属于城堡的土地。

    管家今年六十多岁了,满头银发,看上去很严肃,但是『dàn shì』却有不失和蔼。

    他带着其他佣取篴ttitudes』苏驹诔潜っ趴冢恿颂破粜热恕

    大家走进庄园,在佣人的帮助下,很快便安顿下来。

    原本冷清的庄园,变得热闹起来。

    “哇,这个床好大好软呀!”唐茉茉一进房间,立刻被房间中央那张古典气息十足的床吸引住了。

    四根雕刻着精致花纹的床柱,巨大的天鹅绒床幔,层层叠叠的纱帐,软绵绵的床铺足够四五个人在上面打滚,羽毛枕头蓬松极了,堆满床头。床上铺着暗红色的丝绸床单。

    唐茉茉扑到床上打了个好几个滚,舒服的都不想下床了。

    凌曜则指挥着佣人们将唐茉茉和他的行李送进了房间,并且分门别类放进卧室连带着的更衣室里。

    “这床好大好舒服,好像欧洲公主睡的床一样啊!”唐茉茉感『gǎn』叹道。

    “那么我的公主殿下,您有没有感『gǎn』觉到十三床褥子下压着的一粒豌豆呢?”凌曜打趣道。

    “十三床褥子又不是纸做的,怎么可能『kě néng』感觉『gǎn jué』得到,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童话里的故事怎么能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唐茉茉丢了个你真无聊的白眼给凌曜。

    凌曜也不生气,只是默默等着唐茉茉自己玩够。

    唐茉茉在大床上滚了好几圈,觉得床上满满的都是阳光的味道。

    看来她们来之前管家已经指挥佣人们将被褥都抱出去晒过了。

    普罗旺斯的阳光都带着幸福的感觉『gǎn jué』呀,唐茉茉觉得心情好极了。

    等她终于滚够了,决定爬起来的时候『shí hou』,凌曜瞅准机会『offer』突然猛地扑上来,将他扑倒了。

    “喂,你想干什么呀?”被凌曜扑倒,跌进松软的床上,唐茉茉伸出纤纤玉指,戳戳凌曜的胸膛问道。

    “这么大这么软这么漂亮的床不做点什么,难道你不觉得很亏本么?”凌曜黑曜石般的眸子凝视着唐茉茉,嘴角微微牵起,露出一抹痞痞的笑容。

    “喂,你……别乱来啊,我们……我们还没有结婚呢,这样……这样不好的!”唐茉茉被凌曜的话吓得挣扎起来。

    虽然他们平时也有睡在一张床上的经历,不过凌曜一直很守礼,没有对唐茉茉做过越界的事情『shì qing』,毕竟两个人还没有结婚,而且茉茉还没有满十八岁。

    凌曜深深的看着唐茉茉,突然低下头,亲了唐茉茉脖子以下。

    温热柔软的触感沿着脖子上的末梢神经迅速传递到唐茉茉的脑子里,这感觉令她浑身一麻,脖子上的鸡皮疙瘩立刻冒了出来,身体像是过了电一样,脸立刻变得通红。

    “你……你放开我……”唐茉茉委屈的都快哭了。

    “噗,哈哈……”听到唐茉茉颤抖着带着哭腔的声音,凌曜将脸埋在唐茉茉脖劲处,低声笑了起来。

    “你!耍!我!”唐茉茉就是反应再迟钝,现在也明白过来了,凌曜是在耍她,他就是故意在逗她!

    唐茉茉用力一推,轻易就把毫无反抗的凌曜推到了一边。

    凌曜低笑着,渐渐笑声越来越大,笑得整个人胸腔都在鸣动。

    唐茉茉更加气恼了,她坐起身,狠狠锤了凌曜一下,理了理散乱的发丝,气呼呼地说道:“你就喜欢『enjoy』骗我,欺负我,我不要『bù yào』理你了。”

    说完,唐茉茉起身就想走。

    本書首发于看書蛧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