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无论是气候变迁或是人口暴增,其实到了今时今日这样『then』的结果是可以『 kě yǐ』预见的,而且『ér qiě』连一般人都懂得这个道理
废柴的粉丝团开张了,想要听废柴分享音乐『music』、电影『movie』或是讲干话,就快来点个吧!
实验中,光子有两条可能『kě néng』的路径,其中一条控制A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于B之前,另一条则是让B的结果出现『There』在A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之前
最近在秘鲁的考古学家就发现了一处特别的古代遗迹,其中一个走廊之中放着19个奇怪木雕,而且『ér qiě』脸上还戴着陶土做的面具,被塞进符合刚好大小的壁龛之中
有机会『jī hui』跟心仪的对象或是刚交往的女友出去约会『为了啪啪』,想必很多人都是既紧张又开心的吧?但要怎么在第一次约会『为了啪啪』就做出好表现『performance』非常重要『zhòng yào』,否则第一次可能『kě néng』就直接变成最后一次了
紫白色的丝带状光芒与以往绿色帘幕般的极光有所不同,而且两者的成因也不一样
西班牙卡斯提亚-雷昂自治区的经济『jīng jì』部长Pilar del Olmo,近日在该国的零售业大会上提及一个极具争议的想法,她认为太多消费者去实体店只试穿、不买衣服,弄清楚商品的尺码之后就空手而归,然后上网买更低价的相同衣服,为了阻止这种
即便人类现在有能力盖出这么庞大的建筑,问题『wèn tí』还是在材料不够坚固,电缆可能会一下就断裂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47章 你跳,我就跳!

第147章 你跳,我就跳!


    唐茉茉和凌曜两个人身手都不差,两人巧妙的避开对方的追击并且将对方从隐蔽的树林里引了出来。

    “该死,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回头看了眼身后穷追不舍的黑衣人,唐茉茉喘着粗气问道。

    “不知道『knew』。”凌曜摇摇头,“这人好像是冲着你来的。”

    “我?我到底得罪什么人了,干嘛对我穷追不舍的呀,先是打算把我赶出帝樱,现在计划『jì huà』失败了,又想要我的命?!”唐茉茉又急又气。

    两人对山中地形本就不熟悉,再加上今天的运气有些差,很快就被逼到了山路的尽头。

    “糟糕,没路了!”凌曜暗叫不好。

    身后的穿着迷彩作战服的蒙面人终于追了上来。

    “还想跑?看你们现在往哪儿跑!”领头的男子冷笑一声,朝着唐茉茉和凌曜举起了枪。

    “就算要杀了我们,至少也让我们死个明白吧,到底是谁想要我们的命?”凌曜一边冷静的观察地形,一边拖延时间,对领头的男子说道。

    这里四周的地形很险要,几乎『much』可以『 kě yǐ』说没有一丝退路。

    凌曜低头扫了眼崖下,崖下是一条湍急的河流。

    他目光一沉。

    前有追兵,后有断崖,要想活命只能孤注一掷赌一把了。

    “哼,这个问题『wèn tí』,你们还是到地底下去问阎王爷吧!”说着,所有『suǒ yǒu』人的枪全都举起,“咔咔咔”上了保险。

    面对黑洞洞的一触即发的枪口,凌曜俊目一窄,一把搂住唐茉茉的纤腰,沉声说道:“茉茉,敢不敢跟我赌一把?”

    “赌什么?”唐茉茉反手搂住凌曜,抬起大大的水眸望进凌曜漆黑的眸子里。

    “从这里跳下去。”

    “好,你跳,我就跳。”唐茉茉郑重的点点头。

    凌曜看着唐茉茉信任的目光,心里流淌过一丝暖意,他再次看向围攻自己『his』和唐茉茉的杀手们,微微勾起嘴角,“恐怕要让各位失望了,你们的酬金怕是拿不上了,希望『xī wàng』以后无缘再见,否则再见之日便是你们命丧黄泉之时。”

    说完,凌曜抱紧唐茉茉猛地纵身一跃,从断崖跳了下去。

    杀手们一惊,已经『yǐ jing』来不及阻止两人跳崖了。

    他们迅速冲到崖边,却只看到凌曜和唐茉茉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坠入湍急的河水中,激起一朵小小的浪花,然后彻底消失在河水中。

    “老大,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该死,最后关头没想到这单任务居然失败了!”领头的男子握紧双拳,眼中满是浓浓的戾气。

    “我们走。”他冷哼一声。

    “是!”

    八人迅速消失在山林中。

    唐茉茉从来没想过自己『his』会有和凌曜相拥跳崖的一天。

    凌空下坠的感『gǎn』觉本该带着极端的恐惧感『gǎn』,但唐茉茉却觉得『felt』只要凌曜还在她身边,还和她在一起『stay』『with』,再大的艰难险阻和危险,对她来说都不是什么值得害怕的事儿。

    片刻的下坠之后,两人猛地掉进了冰冷湍急的河水中。

    巨大的冲击令她浑身每一块肌肉和骨头都叫嚣着疼痛,脑中也一片眩晕。

    被冰冷的河水没顶的窒息感和恐惧感令唐茉茉感到一丝恐惧。

    水流的流速几乎『much』令她抓不住身旁的凌曜。

    好在凌曜到底是男生,力气比唐茉茉大得多。

    他反手抓住唐茉茉,两人一起『with』挣扎着浮出了水面。

    “咳咳咳……”唐茉茉剧烈的咳嗽起来,冰冷的河水几乎令她无法『to be』动弹。

    “不要『压嘛碟』紧张,放松,我们不会有事的。”凌曜一手搂着唐茉茉,确保她的头部保持在水面之上,一边掌控着两人的方向,确保不会被漩涡卷入或者撞上河里的石头。

    不知漂了多久,河道渐渐变宽,河水的流速也开始『kāi shǐ』变得平缓,凌曜咬咬牙,抓紧时机,带着唐茉茉朝岸边游去。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两人终于上了岸。

    夕阳西下,不知不觉已经『yǐ jing』到了太阳快要落山的时间了,唐茉茉和凌曜两人衣服湿哒哒的已经渐渐感觉『很爽』到了凉意。

    “阿啾!”唐茉茉打了个打喷嚏。

    “好冷。”揉了揉冒起一层鸡皮疙瘩的胳膊,唐茉茉缩成一团直哆嗦,小脸苍白,整个人看去蔫蔫的没精打采的。

    “茉茉,我去找点干柴来,你等我一下。”凌曜强忍着疲惫,起身去树林里找了一些干柴,两人挑了林中空旷点的地方开始『kāi shǐ』想办法生火。

    “凌曜,你到底行不行呀……”唐茉茉一脸纠结的看着凌曜拿着根木棍正在努力的钻木取火。

    “应该『yīng gāi』没有问题才对呀……”凌曜不死心,咬咬牙继续努力生火。

    终于,一缕烟冒了出来。

    微弱的火苗冒了出来,凌曜赶紧拿过一旁的小枯枝开始架火。

    微弱的火苗渐渐变大。

    橙色的火光给两人带来一丝暖意。

    天色终于全黑了。

    凌曜对唐茉茉说道:“茉茉,你先把身上的湿一副脱下来烤干吧,我去找找看这附近有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

    “阿曜,你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我去找吃的,今天你废了那么大力『dà lì』气才保住我们两个姓名,现在一定已经很累了吧。”唐茉茉拉住凌曜的衣角,关切的说道。

    “没关系,我的体力还支持『support』的住,再说了,我的野外生存能力可比你强多了,你知道『knew』那种野菜能吃,哪种野蘑菇没毒,哪里捕到猎物吗?”凌曜揉了揉唐茉茉的发心,宠溺的说道:“留在这里,乖乖等我回来,看好火堆,不要『压嘛碟』让它灭了。”

    说完,凌曜起身,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唐茉茉只好先脱下自己的衣服,在火堆边烤干,然后百无聊赖的看着火堆等凌曜回来。

    过了没多久,凌曜回来了『lai l』手里捧着一把野生木耳和几个黑黑丑丑的蘑菇,还有一小把唐茉茉叫不出名『chū míng』字的野菜。

    “哇,好多可以吃的东西呀!”唐茉茉对凌曜的超强野外求生能力竖起了大拇指。

    “这算什么,还有好东西在我口袋里呢!”凌曜示意唐茉茉朝他口袋里摸一摸。

    唐茉茉一摸,几枚光滑还带着热气的鸟蛋出现『There』在自己的手心中。

    “鸟蛋?!”唐茉茉眼前一亮,“你怎么找到它的?”

    “刚才摘木耳的时候『When』无意中发现旁边的书上有个鸟窝,我就顺便把鸟蛋掏回来当晚餐喽。”

    “太棒了!”唐茉茉欣喜的说道。

    “去吧鸟蛋埋进火堆旁的沙地里,过一会儿就能吃了。”凌曜对唐茉茉说道。

    唐茉茉连忙按照凌曜的吩咐拿着鸟蛋挖坑埋蛋去了。

    凌曜去河边将这些可以吃的食材都洗干净,然后拿树枝串起来,放在火上烤。

    食物『shí wù』的清香味飘进唐茉茉的鼻子里,唐茉茉吸了吸口水,第一次觉得『felt』这味道简直比她在最高级的餐厅里吃过的美食还要诱人。

    肚子不负众望的叫起来,唐茉茉尴尬的红了脸。

    “饿了吧,”凌曜将手中的烤木耳串递给唐茉茉,“味道不一定好,但绝对绿色健康。”

    “怎么会!你做什么我都喜欢『xǐ huan』吃。”唐茉茉接过木耳串,开始解决『settle』自己的晚餐问题。

    凌曜则从沙土地里挖出已经烤好的鸟蛋,小心翼翼的剥开蛋壳,将鸟蛋塞进唐茉茉的小嘴里。

    “唔,好烫,好烫,好香啊!”唐茉茉朝凌曜束起大拇指,将自己手中的烤木耳凑到凌曜,嘴边,“你也吃呀!”

    凌曜就着唐茉茉的手,吃了一口唐茉茉喂给他的食物『shí wù』。

    两人自力更生,终于解决『settle』了晚餐问题。

    吃完晚饭,唐茉茉靠在凌曜身上,仰头看着天空中闪烁的星辰,这是城市『cities』中所看不见的美景,满天星光下,人类显得无比渺小。

    空旷的树林里只有他们两人相互支持『support』着,相互依偎着,交换着彼此的体温。

    “凌曜,你说我们现在就将在哪里呀,这么晚了我们还没有回去『get back』,二哥和queen她们一定很着急吧,会不会已经出来找我们了?”唐茉茉歪着头问凌曜。

    “不要担心『 dān xīn』,以帝樱的财力,加上你二哥和流川龙之介的人力物力,一定会很快找到我们的。”凌曜轻声安抚唐茉茉。

    “那我就放心了,好困,我先休息一下……”唐茉茉靠在凌曜怀里,渐渐陷入了沉睡。

    凌曜抚着唐茉茉的长发,低头凝视着火光下唐茉茉恬静安宁有略带孩子气的睡颜,眼中的温柔几乎可以把人溺毙。

    相比树林里两人的恬静安宁,帝樱学院里却几乎闹得人仰马翻。

    “都这个点了茉茉和凌曜怎么还没有回来?”第一个达到终点,却一直等到天黑都没有看到凌曜和唐茉茉回来的端木鹰司仍不住暴躁起来。

    一次次看着帝樱的学生『students』冲过终点线或是被救援队人员带回来,却始终没有等到自己一直挂念的两个人,东方婧也忍不住皱起眉头,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端木少爷,东方小姐,现在只剩下凌曜同学和唐茉茉同学两个人没有回来了『lai l』。”教务主任看看手表,又看看返回人员签到表,有些担忧的对端木鹰司和东方婧两人说道。

    “什么?!”端木鹰司吃了一惊,心却渐渐沉了下去。

    糟糕,以茉茉和凌曜的实力,应该『yīng gāi』早就轻松完成这次比赛『bǐ sài』了才对,他们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那一定是在山里出事了!

    看書蛧小说首发本書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