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壅塞路段包括,国1南向杨梅-新竹系统、北向高雄-高科、仁德系统-安定、西螺服务『services』区-北斗、南屯-台中系统、圆山-汐止;国1高架南向机场系统-中坜转接道;国3南向中和-龙潭、乌日-雾峰系统、北向关庙-善化、雾峰系统-沙鹿;国5南向南港系统-头城及北向头城-坪林
,若是餐饮业、业务、军警等就是拜如关公、赵公明等武将出身的武财神;而公务员、金融业、文教类等则适合拜比干、范蠡等文财神
今天是猪年开春的第一次牛墟市集,除了向乡亲致意拜年外,也提出个人对这个明年就要满150年历史的牛墟,提出一些正向积极的想法与乡亲一起『with』来努力
郭国文提到国际上有许多『xǔ duō』类似的市集,例如位于西班牙马德里全欧洲最大『largest』最老的跳蚤市场El Rastro,每周日上午『morning』举办,从中世纪延续到现在,超过3500摊吸引来自无数的观光客,或者如德国纽伦堡着名的圣诞市集,每年圣诞节前1个月举办,也都成为地方重要的文化与观光特色
大?I章是宜兰在地的路边摊小吃老店,招牌的麻酱?I吃起来浓稠厚实,还带着浓郁香气,还有淡淡的大蒜提味,不怕辣的朋友可以『 kě yǐ』加上辣酱来提味,口感『gǎn』与味道都会升级
这家因为地方议员称而命名第一肉羹,已经有50多年历史,是许多『xǔ duō』宜兰人的私房店家,相较于阿娘给的蒜味取 dù』飧隙嗟墓酃饪停谝蝗飧缘氖且患业偷骼系
曾爆料知名艺人范冰冰逃漏税的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近日在微博揭发一名大陆公安拥有港币逾5700万元(约合新台币2
小说 > 古代言情 > 朕的娇宠公主 > 第65章 以示惩罚

第65章 以示惩罚


    “你们两个是先自己『zì jǐ』的命长吗?这么危险的地方也敢来。”看着呆愣的站在那里的师徒两个人,司月灵好笑的看着他们。

    “我们没死?”余阳首先开口项司月灵问去,他看得出来司月灵比他身边的那个男人好说话。

    “没死,我很好奇你们两个人到这里来做什么?如果不是因为我想要再看看案发现场,你们两个人此时已经成为那只蛊虫的食物『shí wù』了。”

    原来司月灵睡不着想要看看白天的案发现场,司御天向来是拿他没有办法,只好抱着她来到树林,为什么要抱着呢!因为司月灵已经被他做的浑身没有一点力气了。

    “那虫子呢?”柳岩这个时候『When』也清醒过来了。

    “跑了。”司御天的话很简洁。

    “什么跑了?你们没有抓住?”柳岩记得在他与余阳就要被那虫子咬伤的时候『When』,一道金光闪过,虫子就从他们的眼前消失了,他还以为死了呢。

    “我为什么要抓他?”司御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神情非常不悦。

    “呃那是个害人的东西为什么不抓他。”柳岩被司御天的话给起到了。

    “老先生不要生气,御他就是这样的,其实我们是想要知道『knew』背后的主谋,而且『ér qiě』就算是将那只蛊虫杀死,对事情『shì qing』也是无济于事的,他们还会培养处更多的蛊虫的。”司月灵安抚着被司御天气到的柳岩。

    “灵儿。”被心爱『love』的人这样说,司御天无限委屈,低头吻上了司月灵的唇以示惩罚。

    “唔。”司月灵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司御天的身体推开:“不要随地发情,我可不想做残废。”司月灵白了他一眼,这个人怎么什么时候都会发情,以前在银月帝国的时候怎么不见他有这样的精力。

    “面对灵儿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司御天毫不脸红在他看来自己『zì jǐ』对司月灵发情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如果对着别人发情那才是让人担心『worry about』的事。

    “咳咳……两位请不要无视我们师徒可以『 kě yǐ』吗?”柳岩咳嗽了两声,提醒司御天二人,这里还有其他『qí tā』人在呢,不要在他们面前秀恩爱『love』了,他们会嫉妒眼红的,谁让他们都没有人爱呢!

    “你们怎么还在,不怕那虫子再回来吃了你们吗?”司御天脸色黑黑的看着柳岩师徒二人。

    “我们不在这里会在哪里?我们已经是不能动了,怎么走。”柳岩倒是没有隐瞒自己被吓得不能动。

    “没用。”司御天现在是越看这两个人越心烦,如果没有这两个人,也许现在他会将灵儿就地正法了,不过他也只是想想,可不敢付之行动,不然灵儿生气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说我们没用,那么大的一个虫子谁看到都会害怕的,这是人之常情嘛!”柳岩不服气的对着司御天叫道。

    “灵儿都没有害怕,你连一个女人都不如。”司御天鄙视的看向柳岩,那眼神让柳岩上吊的心思都有了。

    本来的是嘛!那么大的一个虫子他有事第一次见到,还是在这个阴森白天刚刚死过人的树林里看到的,害怕是本能反应,这有什么羞耻的,可为什么到了这个男人的嘴里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胆小的连一个女孩子都不如的人了,耻辱啊!真是耻辱啊!

    “你们欺负我这个老人家,不厚道。”得他还委屈了。

    “灵儿我们回去,你累了。”说完司御天不等司月灵回话直接将人抱走了。

    “哎那个等等我们啊!”柳岩拉着小徒弟在后面紧追。

    那可不得赶紧追啊,这个地方太恐怖了,如果不跟着他们一起『with』离开『lí kāi』,万一那个虫子看到他们不再再出来,那他们岂不是小命不保。

    走在前面的司御天其实并没有走得太快,看似没有等其实他已经减缓了脚步了,不然他一个瞬移就回到屋内了。要不然刚才也不会赶得那么巧。正好救了柳岩师徒。

    “御,其实你真的很腹黑的,我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啊!”司月灵笑着看向身后紧追的两个人。

    “哼,如果不是看他们两个还有点用,我根本就不会管他们的死活。”司御天说话的语气依然很是不屑。

    “御,他们毕竟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东西害怕在所难免,不要强人所难过分苛刻。”司月灵为柳岩师徒讲情。

    “灵儿还有精力想这些,看来我还是没有尽到全力。”司御天不喜欢司月灵将精力放到除了他以外的人身上,所以十分的不悦,带着惩罚的低下头吻了上去。

    “御,你还真是,放心我的心里只有你,你应该知道『knew』,我这个人不动情,可是一旦爱上,那就不会改变,不管有什么阻挡我都不会改变我的爱。”司月灵有些苦恼,他不知道司御天在害怕什么自从回到现世,司御天就很不安,每天晚上都要看着自己睡觉,等自己醒了他还在看,就好像自己会突然消失似的。

    “灵儿,我知道,可是我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安,而且『ér qiě』一睡觉就会梦到你离我而去,所以灵儿不要离开『lí kāi』我,不然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shì qing』来。”司御天自己也知道自己这段时间很不正常,可是他就是害怕,毫无理由的害怕。

    按理说以他的身份是不可能『would』会有什么东西威胁到他的,可是不管是人还是神,一旦有了弱点,那就是一个致命的伤。

    “御,你告诉我是不是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什么事?”司月灵不想再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他想要知道真相,知道司御天为什么会害怕。

    “灵儿没事的,真的,我只是杞人忧天罢了。”司御天不想让司月灵担忧。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知道你在害怕什么?我不会离开你,我都这样说了,你还害怕,那就说明又让你害怕的事情或者人,我要知道。”司月灵很坚持。

    “灵儿。”司御天知道自己是瞒不过司月灵了,没有办法只好对他开口:“蛊虫的背后主人很难对付,我这几天一直在做梦,梦到你被那个臭虫子给吃了,然后又是魂飞魄散,这一次连转世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所以你害怕,害怕我会突然消失,吓得不敢睡觉?”司月灵抚着司御天的脸,心疼的几乎『jī hū』要掉下了眼泪。

    这样的男人爱自己爱到不能失去自己的地步,这让她怎能不爱,自己也是将他爱到骨血里的人,舍不得离开他,不然在神界的时候也不会冒着魂飞魄散来为他挡那一刀。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