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该方法是以上市【list】公司总的投资的回报率与一年存款净收益相比,如果低于存款收益率,则说明市场已进入泡沫阶段。
从中我们能得到哪些启示呢?泡沫积聚的历程、成因和影响台湾【tái wān】股市从启动到泡沫顶点经历了5年的时间。
美媒近日披露中国【zhōng guó】海警船解救被扣押渔船的细节。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50章 我只在乎你

第50章 我只在乎你


    站在街头,唐茉茉心中依旧一片茫然。

    早上,面对凌曜的再次告白,唐茉茉心中乱成一团麻。

    最后的结果自然【natural】是唐茉茉落荒而逃了……

    哎……好烦,到底要不要【压嘛碟】再给凌曜一个机会【jī hui】呀?唐茉茉很苦恼。

    她沿着人行道走着走着,不知何时竟然走到了一处街心公园中。

    公园的长椅上,一对头发花白的老爷爷和老奶奶,正在分橘子吃。

    老爷爷认真的将橘子剥皮,去丝,然后送到老奶奶嘴边。

    老奶奶含笑吃下老爷爷喂给她的橘子,然后掰了一瓣橘子送进老爷爷嘴里。

    唐茉茉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间的互动,再想到自己【his】和凌曜之间这段时间不长,却误会重重的恋爱,瞬间深深羡慕【envy】起来两位老人之间这种相濡以沫的感【sense】情。

    大概是眼神太饥渴,太炙热了。

    很快,便被老奶奶发现了,只不过老奶奶大概还以为唐茉茉是被他们手中的橘子馋的。

    于是笑眯眯的朝唐茉茉招招手。

    “小姑娘【gū niang】,来吃橘子。”老奶奶热情的塞给唐茉茉一个大大的橘子。

    唐茉茉忙说:“奶奶,您误会了,我……我不是眼馋这橘子……”

    “小姑娘【gū niang】,别客气,我看你好像有什么烦心的事情【shì qing】呀。”老奶奶拉着唐茉茉在她身边坐下。

    “我……”面对陌生人,唐茉茉突然觉得【jué de】自己【his】完全【wán quán】可以【 kě yǐ】放下心中芥蒂尽情的讲出那些心中的委屈了,反正也没有人知道【zhī dao】她是谁,脆弱也好,丢脸也好,都不会有人知道【zhī dao】。

    “原来是这样【zhè yàng】啊。”听唐茉茉讲完自己与凌曜以及韩小爱之间的纠葛,老奶奶摇摇头,瞄了老爷爷一眼,目光变得有些悠远,她语重心长的对唐茉茉说道:“其实呀,人年轻的时候【When】,谁没犯过错,那时候【When】呀,我们都以为自己是天下最独一无二的,应该【yīng gāi】得到全世界【shì jiè】的宠爱,对恋人也就要求的更加严苛了。可是这世上谁离了谁有能真的活不成呢?你知道恋人之间最重要【zhòng yào】的是什么吗?是包容。爱他的好,也要爱他的不好。有人眼巴巴的想要挖你的墙角,证明【zhèng míng】你的爱人够优秀,如果你这时候放手了,岂不是平白便宜了那些挖你墙角的小三儿?”

    “奶奶,我只是不甘心……不甘心这么轻易就原谅他。”唐茉茉咬着下唇说道。

    “原谅他吧,你的包容会让他更加珍惜你。”老奶奶一边说,一边望着老爷爷,“老头子,你说是不是呀?”

    “咳咳……”老爷爷尴尬的转开脸,也不反驳,也不搭腔。

    “当初我要是放手了,这老头说不定就去跟李小菊唱二人转去了。”老奶奶笑着往老爷爷嘴里塞了一瓣橘子。

    “这东西酸死了,就你喜欢【enjoy】,要不是你,我这辈子都不吃这东西。”老爷爷一边吃着橘子,一边小声抱怨起来。

    “不喜欢【enjoy】吃,你别买呀!”

    看着两个人老人向小孩儿一样吵吵闹闹,却也透露着相互扶持相互包容了几十年的深厚感【sense】情。

    唐茉茉有些明白了老奶奶话里的意思。

    她对凌曜是爱之深所以才会恨之切,可真要她放手将他拱手让人,她绝对不甘心!

    或许她也可以【 kě yǐ】试着包容他,因为她要的不只是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她还要跟他一起【with】幸福的慢慢变老。

    想到这里,唐茉茉立刻【gogo】从椅子上跳起来,大步往回跑,她一边跑,一边回头朝老爷爷和老奶奶挥手道别:“奶奶,谢谢您,我明白了,我要把幸福把握在自己手中!”

    唐茉茉动力满满的朝诺亚学院的方向跑去。

    突然,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她的眼帘。

    纤细的背影,黑而长的秀发,我见犹怜的气质……

    是韩小爱!

    情敌见面,自然【natural】分外眼红!

    唐茉茉仔细一看,乖乖,这家咖啡【coffee】店可不得了,咖啡【coffee】好不好喝倒是另说,价格【Prices】倒是挺贵。

    韩小爱家境不是很差么?她自己不是才刚刚被凌曜赎了身么?她怎么有钱来这种地方消费呀?

    唐茉茉满心疑问,干脆轻手轻脚的跟在韩小爱身后进了咖啡店。

    韩小爱走到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对面坐了下来。

    唐茉茉赶紧从书报架上抽了份报纸,举着报纸,鬼鬼祟祟的在韩小爱身后不远处坐定,竖起耳朵,努力偷听。

    “这些钱,你拿着。”男人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只信封,打开信封,信封里露出一沓厚厚的人民币。

    “才这么点?之前说好的可不是这个价格【Prices】。”韩小爱并没有接下男人递出的钱,而是略微拔高了声音。

    “之前的确说好一次十万,可惜你的表现【performance】并不能令我满意,所以你只值这么多。”男人点燃一支烟,冷冷的说道。

    “别跟我来这一套,我办事历来明码标价,王先生,敢耍我,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韩小爱伸出手,纤细的小手柔柔地抚上男人的脸颊,眼神却比冰还冷。

    男人浑身一僵,碾灭手中的香烟,正色道:“老板说了,也不是不能再给你一次机会【jī hui】,一周,只能再给你最后一周的时间,务必要完成任务,否则,你不仅【not only】拿不到一毛钱,还要承担任务失败的惩罚,我想惩罚的内容你大概不会想知道。”

    唐茉茉努力想听清两个人的对话,但也只是模模糊糊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词语罢了。

    而且【but】看到韩小爱伸手抚上男人的面颊,唐茉茉心中瞬间八卦起来。

    这个男人跟韩小爱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给韩小爱钱,韩小爱和他之间的举止有点太亲昵了吧……

    正想着,就见韩小爱起身离开【absence】了咖啡店。

    唐茉茉赶紧起身,打算跟着韩小爱一起【with】离开【absence】。

    “小姐,等一下!”店员见一进咖啡店就点了杯咖啡,然后神神秘秘举着报纸搞偷窥的女孩【girl】居然没有付钱就想溜,赶紧冲上前拦住她。

    “呃……”唐茉茉汗颜,她差点忘了付钱了……

    “多少钱?”

    “233块。”

    “纳尼?!这么贵!”唐茉茉咂舌,她掏出钱包,瞬间了……

    “那个……我没带够钱,能先把手机抵押在这里吗?”唐茉茉欲哭无泪地看着自家干瘪的钱包,恳求道。

    好不容易说服服务【services】生,用自己的手机做了抵押,唐茉茉立刻【gogo】冲出咖啡店,四处张望韩小爱的身影。

    啪!

    肩膀被人猛地拍了一下。

    唐茉茉吓了一跳,赶紧回头。

    “韩小爱!”唐茉茉吃了一惊。

    “你在跟踪我。”韩小爱一脸平静的说道:“刚才咖啡店里的事你都看到了?”

    “我……我……我看到了又怎么样?!你跟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在为他做什么,为什么他要给你钱?”唐茉茉质问道。

    “这不关你的事。”

    “韩小爱,你一定没干什么好事,所以你才鬼鬼祟祟不敢说出来!”

    “唐茉茉。”韩小爱突然朝着唐茉茉璀然一笑,“不得不说,有时候你真是敏感的让人头疼,天真的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狠狠的将你毁掉呢。”

    “你在说什么呀?”唐茉茉还没回过神,韩小爱突然抓住她的手,往自己身上一推。

    纤细瘦弱的身子猛地朝马路上倒去。

    一声急刹车,韩小爱倒在马路上,鲜血宛如盛开的花朵,在阳光下显得那么刺目。

    “啊!小爱!”米雅一阵风一般从马路对面冲到倒在血泊中的韩小爱身前,小脸吓得一片惨白。

    “茉茉!”

    是凌曜的声音!

    望着血泊中的韩小爱,唐茉茉感到自己全身的血液瞬间变得冰凉。

    原来这就是韩小爱想要的结果!

    “唐茉茉!你这个杀人凶手!”米雅愤怒地瞪着唐茉茉。

    “不……不是我……是她自己……”

    啪!米雅狠狠地打了唐茉茉一耳光。

    “够了!你对小爱做的事我们都亲眼看到了,别再想狡薄総icket】缌耍 

    “够了!米雅不许对茉茉动手!”凌曜冲上前挡在唐茉茉身前,将她护在身后,一把抓住米雅还想再次打唐茉茉耳光的手。

    这时,救护车呼啸而来,警察【policeman】也赶到了现场,医生护士【hù shi】们急忙将韩小爱送上救护车。

    车主脸色惨白,不停【bù tíng】地向警察【policeman】解释是由于【yóu yú】路边两名【two】女生在争执,其中一名女生突然朝马路中间倒过来,才会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这起交通事故的。

    听到车主的辩解,米雅立刻大声对警察说到:“我也看到是唐茉茉推了小爱,小爱才会被车撞的,你们快点把她抓起来,她是故意想要谋杀小爱!”

    “我没有想谋杀韩小爱,也没有故意推她,是韩小爱自己在演戏!”唐茉茉气坏了,她捂着红肿的脸颊,心里恨透了韩小爱,也知道这次自己怕是要被韩小爱算计惨了。

    “我相信【上帝会存在的】茉茉不会故意害韩小爱,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还是等查清楚再下定论吧。”凌曜皱紧眉头,他虽然看到了韩小爱被茉茉推到马路中间的那幕,但他还是不愿相信【上帝会存在的】茉茉会因为争执而想对韩小爱痛下杀手。

    警察认真听了,然后对车主、米雅、唐茉茉和凌曜四人说:“你们先跟我回警局做笔录。”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