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计划(jì huà)带动广西到东南亚贸易发展,公司表示,自下周六(27日)开始(appeared),与泰国宏海箱运(RCL)联营东南亚集货船七线(简称SE7航线),将提供直靠新加坡(xīn jiā pō)、马来西亚、越南(Vietnam)海防、广西钦州港、缅甸仰光等港口之运送服务(services)
房市冷飕飕!2015全年,台中北屯、北区、潭子等地区,交易量衰退超过1成
他在名厨艾伦.杜卡斯(Alain Ducass)、麦可.罗曼诺(Michael Romano)和佛尔德.卡朵兹(Floyd Cardoz)手下工作(work)多年,尔后接下Oceana海鲜餐厅行政主厨一职,从2006年开始(appeared),在职期间他妥善维护该餐厅的米其林星级评价
《DailyView网路温度( dù)计》根据关键字统计出10大少女最想嫁的卡通情人(给我来一打),快来看看你认识(known)哪几个吧!
小说 > 恐怖悬疑 > 诡案异象录 > 第074章 弑父

第074章 弑父


    很快地,电话通了。

    我听见高凌凯问了他表哥几句话,而他表哥确实是在张大爷的旅馆住过。

    所以我立刻(gogo)加一个问题(wèn tí):“问问你表哥,他们一行几人,有没有住过3号房?”

    高凌凯张口又问,然后回头告诉我:“我表哥说,正好他就住在3号房!”

    我心思急转,索性冲高凌凯做个手势,将手机从他手里接了过来。

    “您好,我是高凌凯的朋友!我能不能问问你,在张大爷的旅馆里,你确定是住在3号房的吗?”

    “当然确定!不就是靠右边的那间房嘛,有问题(wèn tí)?”他很干脆地反问我。

    “那……那一晚,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噩梦之类?”

    “噩梦?我就很少做梦!你这问题好奇怪,你究竟想干吗?”

    “不好意思,因为我也去张大爷的那间旅馆住过,见到了一些很奇怪的东西,比如……”我停一停,才慢慢说出来,“张大爷自己(zì jǐ)雕的一个没长眼睛的观音像,还有3号房床头靠板上,一个没长眼睛的女人浮雕,不知道(zhī dao)您有没有注意(危险信号)到这些?”

    “什么没长眼睛的女人浮雕?我根本不知道(zhī dao)你在讲什么,而且(but)我也没看见有什么观音像!”

    电话那头的口气有些不耐烦起来,话一说完,直接从那边挂上了。

    我愣了片刻,才苦笑着将手机递还给高凌凯。

    “我表哥的脾气不是很好!”高凌凯抱歉地冲我一笑,“不过你说的话,我也没怎么听明白。”

    我没法跟他解释,因为涉及到怪梦之说,他很可能(would)会以为我是神经病。

    况且他表哥已经(have been)去过(been)都没事,他更不可能(would)相信(xiāng xìn)我说的是事实。

    不过这通电话并不是全无收获,起码我知道了,在五月份、亦即是高凌凯表哥入住那间3号房之前的时间,还没有任何怪异之事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

    直到包罗跟李子分别于八月份再去一线岭的时候(shí hou),噩梦开始降临。

    至于这噩梦是不是当真跟那块浮雕有关,现在还没有定论。

    毕竟高凌凯的表哥很有可能上床就睡,起床就走,根本没有注意(危险信号)到这些细节。

    高凌凯甚是健谈,跟我东扯西拉直到十点自动熄了灯,他才爬到上层床铺去睡。

    我躺在下层床铺上,闻着被褥上一股异味,尽量忽略掉时刻都会有的被人盯视的感(sense)觉,闭上眼睛竭力安睡。

    很难免地半夜醒来,还是会看到马桶的方向,有一个古古怪怪的白衣人蹲在那里冲着我笑。

    明明知道那是马桶,还是会令我心中发怵,身上发冷。

    而最可怕的是,听着上层床铺高凌凯微微的鼾声,我有那么一阵儿时间,心中居然涌出一个强烈的冲动,想要爬到上铺,用我的双手,将高凌凯活活掐死。

    之前我虽然会时刻受到幻象侵扰,但像这种残忍而邪恶的念头,从未有过。

    幸好在我的潜意识里,仍然有着根深蒂固的善恶观念,我竭力对抗着那种冲动,直到恍恍惚惚,再次入睡。

    到了第二天将近中午,周科长阴沉沉地再次找我问话,我才隐约有一点明白,为什么我会突然产生那种邪恶到可怕的念头。

    “袁望的老爸,昨天(zuó tiān)晚上死在了病房里。”周科长开口第一句话,就把我吓了一跳。

    “哪个病房?不会是袁望的病房吧?”我脱口而出。

    “就是袁望的病房!”周科长说,紧紧盯视着我的反应,“自袁望昏睡以来,白天他妈妈在病房照看,到了晚上,会换他爸爸在那儿。”

    “那他……袁望的老爸,是怎么死的?”我又问。

    “是被人活活掐死的,跟楚菲菲是同样的死法!”

    我一下子跳起身来,感(sense)觉好像有人掐住了我的脖子,让我有一种出不来气的窒息感。

    难怪昨天(zuó tiān)夜里我会有一种想要伸手掐死高凌凯的冲动,莫非在我与昏睡着的袁望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lián xì)?

    “那那那……袁望呢?他怎么样?”我结结巴巴问出来。

    “他仍然昏睡着,而据医生检查,他并没有任何苏醒过的迹象。”

    “那警察(policeman)呢?门口不是有警察(policeman)守着的吗?难道就没有听见任何动静?”

    “没有!凶手出手很重,几乎(jī hū)掐断了袁望老爸的喉管。我估计袁望老爸一瞬之间就死了,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脑瓜中一团混乱,好一会儿,终于理出一点头绪来。

    “摄像头呢?医院走廊,不是装有摄像头吗?难道看不到有谁进过病房?”

    “医院走廊的确是安装有摄像头,但病房里没有。而从走廊摄像来看,除了袁望爸妈,没有其他(other)人进过病房。”

    我再仔细想一想:“你的意思……凶手是从后边窗户进去的?我记得那间病房,后边有一个大窗户!”

    “不可能!窗户是从里边紧闩着的,更何况,你别忘了那是十三楼!”

    我看着周科长冷冷冰冰盯着我的眼睛,禁不住气往上冲。

    “周科长的意思,还是怀疑我了?别忘了,昨晚我是被关在拘留室里的!所以真要说嫌疑,我倒觉得(felt),门口那位警察的嫌疑最大(zuì dà)。”

    “你说的我们不是没有考虑过!”周科长冷冷接口,“但根据法医初步断定,袁望老爸死亡时间应该(yīng gāi)是在一点左右。而从十点以后,走廊监控显示,警员小张就没再进去过(been)病房。一直到三点半左右,小张上完厕所回来,推开病房门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袁望老爸倒在了地上。”

    我感觉(gǎn jué)一阵阴冷蚀骨,就好像从地狱里边,吹上来了(lai l)一阵阴风。

    这件事情(shì qing)从那个怪梦开始,就好像一个无底深洞,越往里走越凶险,但却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清楚。

    事实上我曾经跟孟响讨论(tǎo lùn)过,楚菲菲很可能是被袁望掐死。

    并不是袁望故意杀人,而是在极度( dù)恐怖的梦境之中,袁望不知不觉掐住了躺在他身边楚菲菲的脖子。

    但,假设楚菲菲真是袁望无意中掐死,袁老爸的死又作何解释?

    首先病房是在十三楼,而走廊监控显示,从十点以后,就没有人进过病房。

    换句话说,在凶案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那个时间段,病房里只有袁望跟袁望老爸两个人。

    唯一(wéi yī)的凶嫌,只能是袁望。

    但据医生检查,袁望一直在昏睡之中,并没有任何苏醒过的迹象。

    ——难道袁望仍在噩梦中苦苦挣扎,以至不知不觉间掐住了他老爸的脖子?

    可问题是,袁望已经(have been)昏睡多日,体力有限,他又怎么可能有力气在一瞬之间,悄无声息掐死一个大男人?

    (请看第075章《赌命》)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