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他鼓励更多的华裔能参与到这个培训项目中,“拼经济<jīng jì>”固然很重要<zhòng yào>,但为小区服务<fú wù>做一点事情<affair>更显得珍贵。
马开廉指本地企业<qǐ yè>家在开拓加中经贸业务<yè wù>时,应善用政府和民间资源。
“我被带到机舱前端临时布帘搭的窄小空间内,进去时看到乘务长傅亚利抱着一名女婴,女婴的脸色灰蓝、手脚冰冷、眼睛半睁无神、身体不规则<regulations>抽搐,而且<ér qiě>发出很粗的呼吸声。
来自中国<China>台湾<中国台湾省>永和市的罗家兄弟<xiōng dì>去年踏入美国军事<jūn shì>化中学就读,经历三至六个月的适应期,终于从不听话的孩子蜕变为成熟独立的男子汉。
他鼓励更多的华裔能参与到这个培训项目中,“拼经济<jīng jì>”固然很重要<zhòng yào>,但为小区服务<fú wù>做一点事情<affair>更显得珍贵。
小说 > 玄幻仙侠 > 临高启明 > 第八十八节 主动出击

第八十八节 主动出击


    “各船减速!准备<zhǔn bèi>登陆!”米龙韬大声命令<orders>着,抽出了指挥刀。

    “上刺刀!一个接一个!”各船上的军士们大声的吆喝着,炮手装上了拉火管,做好了发射的准备<zhǔn bèi>。

    船只绕过一片浅滩,朝着江边驶去,两岸的郁郁葱葱的丘陵也愈来愈近。

    米中尉猛地意识到了什么,他刚想说什么,只听到岸边的丘陵中忽然响起了一声炮响,紧接着就是一阵箭矢破空和火铳的枪声。

    李冬在后船上看得清楚,右侧的山坡上突然喷射出一股浓烟,位于前队的一条指挥艇的侧舷的铁制护板瞬间被击得粉碎,炮弹穿透船身,将另一侧的护板也打的塌落下来。即使隔着几百米,他也能看到被炮弹扫过甲板时候<shí hou>士兵被撕碎飞溅出来的血肉。

    “有埋伏!”李冬倒吸一口冷气,他在伏波军的时候<shí hou>多次过执行搜剿任务,由于<Meanwhile>各式各样的敌人在火力和组织上无法<to be>与伏波军对抗,最常使用的作战手段就是利用对地形的熟悉进行伏击。

    即使每次出动都派出尖兵的状态下,敌人的伏击依然有机会<offer>造成部队伤亡。所以此类搜剿作战都强调<emphasised>“快速开进”、“隐蔽接敌”,不给敌人以准备伏击的时机。

    西江上他们使用火轮船,“快速开进”是没问题<wèn tí>,“隐蔽接敌”却是完全<completely>谈不上了。

    几乎<much>是同时,前队各条船上的米尼步枪开火了,噼噼啪啪的响个不停<back again>,接着又从船上喷出了浓烟和火光,传来隆隆的炮声。浓烟很快就将江面遮了起来。

    李冬一时间看不清具体的战况,他催促舵手道:“快,加速!”

    “这里沿岸都是浅滩暗礁,不能加速……”

    舵手话音未落,浓烟里又传来了<老弟>一声响亮的爆炸声,一股白色的水汽夹杂着黑烟直冲天空。

    “锅炉爆了!”舵手脸色发白,低声道。

    李冬很是焦急,因为前队各船接二连三的炮火射击,使得他完全<completely>看不清前面的战况,从此起彼伏的枪炮声中听得出前队陷入了激战中。

    “朱大队长那边怎么说?”李冬一边观察前面的战况,一边问通讯员。

    “没有命令<orders>。”

    李冬转头朝着1号指挥艇望去,果然,一号艇上没有任何信号传来,他不知道<knew>朱四在想什么,但是<dàn shì>他心里已经<yǐ jing>有了计划<plan>,当下关照信号兵:

    “向指挥艇发信号,我准备指挥右路支队登岸迂回到敌人侧翼行动,配合米中尉行动。”

    信号兵用旗语打出了信号,1号艇却没有回应。李冬心里发急,又叫信号兵打了一遍,还是没有回应。

    “算了,”李冬不知道<knew>1号艇上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什么状况,当即下令,“发令给右路队,做好战斗准备!”

    2号艇上升起了准备战斗的信号旗,随后,2号艇离开<lí kāi>航路,朝着岸边浅滩驶去。

    李冬的作战计划<plan>十分简单,就地登陆,随后沿着岸线推进,从侧翼攻击<gōng jī>岸上的伏兵。虽然他的兵战斗力不怎么样,但是<dàn shì>米龙韬的部队战力很强,现在只是被兜头一击打懵了,只要自己<his>的部队从侧翼稍微呼应一下,分散伏兵的注意<zhù yì>力,米龙韬的部队就能马上反杀。

    对于自己<his>手下这支第一次上战场的队伍,危险是有的,但是他评估下并不大。

    “全体做好战斗准备!准备登陆!”随着<Along with>罗茂的口令声,2号艇上的三十几号人骚动起来。多数人是第一回上战场,听到前面的枪炮声,这会已经<yǐ jing>腿肚子打颤了。

    “不要<bù yào>怕,那都是我们的大炮!”罗茂一手提着步枪,一手一个把浑身发抖站不起来的兵逐一拽起来,“下了船紧跟着我,不要<bù yào>乱跑!”

    杨二东上过战场,这会并不慌乱。他握着标准矛,又摸了摸腰间的佩刀,不无遗憾的想着要是有一身铁甲穿就好了,他当家丁的时候上阵总有一领铠甲,现在光穿着这套单军装,总觉得<felt>和没穿衣服一样,总算澳洲人还发一顶铁头盔╠╠这头盔也稀罕,居然尿盆式的,边宽帽浅,只能算是顶在脑袋上,要不是用皮带扣在下巴上,一跑动起来就得掉。回头看李普惇脸色煞白,倚着标准矛勉强站着。刚想说几句宽慰他,忽然船的猛的一震,顿时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甲板上顿时一片东倒西歪。

    “搁浅了!”舵手大喊道。

    李冬抢步来到船头,随手夺过水手的竹篙,测了下水深╠╠大约<about>有半米,这个深度<attitudes>不影响登岸了。当即将<jí jiāng>指挥刀一扬:“随我来!”第一个纵身跳下船去。

    指挥官第一个下船,士兵们的胆气也大了几分,在士官们的催促下,一个接一个从船上跳了下来,水花四溅,有人跳下来立足不稳摔倒在水里一阵瞎扑腾直叫救命,被旁边士兵拽了起来。

    混乱持续的时间不长,五分钟之后,右支队的90多人已经登陆集结完毕<Complete>了。

    “步枪手担任尖兵,其他<other>人跟进,以双路纵队开进!”

    岸上是丘陵地形,部队在山坡上行进,虽然不太陡峭,但是草木茂密,无法<to be>展开成横队,而且<ér qiě>就兵员的素质来说,展开横队对士兵的勇气和纪律都有很高要求,他现在只能采用纵队,由富有作战经验的老兵在前引领部队。

    “罗茅,你在队尾压阵!”

    “是!中尉!”

    “各队注意<zhù yì>侧翼的敌情。”李冬看着已经列队完毕<Complete>的士兵,拿起胸前的哨子猛地吹了一下,“全体前进!”说着,带着通信员和旗手走在前面。

    这里岸边山坡颇为陡峭,他的兵力不足,无法展开队伍上山搜索,只能边留神山顶的动静快步推进。争取来个速战速决。

    前面炮声稍歇,枪声又密集起来,还传来了<老弟>喊杀声,李冬估计米龙韬的部队已经登岸,正在推进。他当即催促士兵加快脚步,一面关照旗手将旗打开╠╠以免误击。

    这会,山坡变得稍微平缓了些。山坡上的草木变成了成片的果树。树木掩映间还有一栋小小的茅草棚子。在最前面的尖兵注意到树木间有人影晃动。

    “注意!”他喊道,“草棚左前方树林中有情况。”

    “射击!”李冬叫了起来,十几个南洋步枪的射手立刻<gogo>朝着树林打了一轮齐射,林间顿时硝烟弥漫,传来了惨叫声。然而<however>这时候羽箭破空的嗖嗖声也传了过来,两名<two>国民军瞬间中箭倒地。

    杨二东眼尖,看到林中的黑影,大声道:“右面也有!”他暗恨自己没有步枪,不然一枪打过去肯定能打倒一个,如今拿着这长矛,只能干着急。

    “长矛手准备!”李东拔出左轮枪,朝着羽箭射来的方向开了一枪,步枪手立刻<gogo>重新装弹,又射了一轮。

    伴随着<Along with>中弹者的尖叫和呻吟声,林间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原本聚集起来的人影转身往山上逃去,李冬立即下令追击,步枪手当即又打了一轮齐射,掩护长矛手往上追击。杨二东挺起长矛便往上追击,可惜山上的地形实在不适合使用长矛,长矛总被树枝枝条阻挡,杨二东不得不多次费力去拨开枝条,有时候又被枝条挂住,反而<but contrary>成了爬山的累赘。林木间士兵们也难以保持呼应,展开的队列很快被树林搅得七零八落,敌人还不断回身放箭,不到几分钟又有两人中箭,有胆小的已经藏在树丛后不敢动弹了。李冬在后面也难以掌控全局,他唯恐前面有埋伏,只得下令停止追击,全体退回来重整队形。

    这一番折腾,整个右路队七零八落,好不容易收拢起来清点人数,除了四人伤亡,居然有十人失踪,大约<about>是在追击中在树林中失散了。

    “吹集结号!”

    集结号响起不过几分钟,从树林里钻出了几个国民军士兵,却是陌生面孔,再看他们携带的武器却是双管霰弹枪。

    “口令!”

    “突击!”为首的国民军军官大声应道,“你们哪一部分?”

    “我们是梧州国民军……”

    “我们知道了。你们不要乱动!”为首的军官大声说道,走了过来,“你们指挥官呢?”

    “我就是!”李冬走了过来,“我是国民军梧州大队集成中队中队长李冬……”

    “你们来得倒是很快!”对方无意听完他的自我介绍,“可惜没截住他们!”说着他似乎想起了要做自我介绍:“我是国民军山地第4中队中队长阵焕。”

    李冬听人说过,山地中队多是从海南岛的黎族、苗族寨子里招募来的,原是很不以为然==他参加过海南岛的几次“治安整肃”,对当地黎、苗的战斗力并不太看重,毕竟海南岛上一群形同叫花子的卫所官兵都能靠着屯所简陋的堡寨长期压制住他们不作乱。招募来了除了能爬山又有多大的本事。

    没想到眼前这些人虽然大多个子矮小,但是个个精悍矫健,显然是善战之旅,比自己手下这群新兵蛋子强出不知道多少倍了。

    下次更新:第七卷-广州<Guangzhou>治理篇361节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