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YouTube产品{product}管理{managing}总监Rohit Dhawan对外媒AdAge表示,基于用户需求看到了这个机会,
中国{China}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在APEC上发表演说,他表示,经济{jīng jì}全球化是人类社会发展必经之路,多边贸易体制为各国发展带来共同机遇,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紧密联?M,
同时,我们应该加强数字基础设施和能力建设{jiàn shè},增强数字经济{jīng jì}可及性,消弭数字鸿沟,让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成员共用数字经济发展成果,让亚太地区人民搭上数字经济发展快车
40年来,中国{China}人民敞开胸怀、拥抱世界{shì jiè},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jiàn shè},中国货物进出口{chū kǒu}总额增长198倍,服务{fú wù}贸易进出口{chū kǒu}总额增长超过147倍,累计吸引外资超过2万亿美元{měi yuán},中国已经成为世界{shì jiè}第一大货物贸易国、最大{largest}的旅游市场、130多个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
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表示,高铁是香港全新的跨境交通工具,乘客还在适应这个新的出行模式,单凭香港段开通前6个星期左右的乘客量以及香港乘客所占的比例,不足以推算乘客对高铁的长远需求,相信更多乘客体验到高铁的便捷服务{fú wù}后,乘客数量将会稳步增长
小说 > 恐怖悬疑 > 大相师 > 《大相师》第一卷 第九十七章 小茹的母亲

第九十七章 小茹的母亲


    宫本一郎一笑,说到:“我当初埋下去的时候{shí hou},那里只是一片空地,前些年,我想去把阴虱虫给取出来,却没想到那里早已经盖了房子,而且{but}已经没有了原先的气场。Www.Pinwenba.Com 吧”

    “要不是我师傅出于好心,出手帮你解了那个局,不然还不知道{knew}会死多少人呢?”

    “你这话倒是说的冠冕堂皇,你怎么不说我埋着的那几件法器,现在到了谁的手上?”宫本一郎看了看叶不凡。

    叶不凡早就料到宫本会问法器的事情{shì qing},就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我师傅帮你这么大的一个忙,你怎么也得给点劳务费吧?”

    “劳务费……”宫本有些无语,他没想到这个听着没多大的年轻人,居然会有如此诡异的想法:“法器我也不要了,你把这个人给弄醒吧?”

    “貌似你也是修炼心法的人,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

    宫本这时候{shí hou}居然语气变得委婉了许多{many},说着:“不瞒你说,我前些日子在香港被人给阴了,已经不能施展心法。”

    叶不凡倒吸一口凉气,他刚才探查过,宫本的心法等级比他至少要高几个等级,如果宫本说的是真的,那么伤他那人也未免太恐怖了。

    “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你可以{can}探一下我的脉息,就知道{knew}真假了。”宫本说着就把自己{his}的右手伸了出来。

    叶不凡搭在宫本的脉上,可以{can}明显感{sense}觉到有一股暗劲已经封住了他真气的运行,使得宫本雄厚{xióng hòu}的真气无法{to be}运转。

    “你这眼睛也是他伤的?”叶不凡看了一眼宫本一郎的眼睛。

    宫本轻轻“唉”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叶不凡的问题{wèn tí}。

    “那人下手可真狠,不知道是谁?”

    “李天成,香港的相师名家。”

    叶不凡一把抓住宫本的手,有些激动地又问了一句:“你刚才说那人是谁?”

    “李天成啊,在香港可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小兄弟不会没听说过吗?”宫本没想到叶不凡的表情会如此夸张。

    下山这么多年,无非就是为了寻到这个李天赐,捎带手把灵儿给救出来,而且{but}玄木以前提起过李天成有可能{kě néng}就是李天赐,现在有了李天成的下落,也难怪叶不凡会如此激动。

    “你这个忙我帮了。”

    叶不凡知道宫本拿小碗装米是故弄玄虚,想糊弄一下那个浅川,也没有去拿那个小碗,而是直接来到躺在地上的浅川少主身边,竖起食指在他的额头上一点。

    “啊,好多鬼啊,好多鬼,山本,你在哪里,快来帮我。”浅川少主从地上弹了起来,在包间里跑了一圈。

    门外一直在听着里面动静的山本几个人,突然听到自己{his}少主的声音,赶紧推门进来,小浅川看到老浅川也在外面,像个孩子一样的扑了上去,哇哇大哭起来。

    宫本一郎给叶不凡鞠了一躬,说:“小兄弟,以后有机会来日本,就来找我这个瞎子,我要盛情款待你。”

    “你们那个弹丸之地我就不去了,省的闹心。”

    浅川见儿子已经没事,忙不迭地要跟宫本道谢,宫本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想开口说话,却听到身后的叶不凡说了一句:“既然人没事了,你们就快走吧,在我这里都呆了快一天了。”

    “打扰了。”浅川鞠了一躬,带着儿子和手下离开{absence}了大富豪。

    日本人走后,叶不凡有些心绪不宁,之前自己不知道李天成在哪里,还不知道怎么办好,现在有了他的消息,叶不凡打算去香港找李天成。

    回到四合院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推门进去,居然发现徐金花坐在院子里,而一旁的王小天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你回来了,没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什么事情{shì qing}吧?”徐金花很关心地问着。

    叶不凡打了一个哈欠,说:“快下班的时候,大富豪出了点事情,耽搁到现在。”

    “晚上听小天说你还没回来,我有些不放心,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你会这么晚才回来。”叶不凡看着徐金花,问:“还有别的事没有,如果没事了,我就去睡觉了,折腾了一晚上,都没睡过觉。”

    “那你先休息吧,中午我来找你,带你去见一个人。”

    叶不凡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然后一拍趴在桌子上的王小天:“回屋睡吧,当心着凉。”

    这一觉,叶不凡自己都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醒来的时候,太阳都快下山了。

    洗漱完毕{Complete},想起自己已经很多天没见到胡永雪了,叶不凡打算去酒店{jiǔ diàn}看看胡永雪,谁知道,还没出门就遇到从外面赶进来的徐金花。

    “你醒了啊?我中午来过,小天说你还在睡觉,我就打算晚点再过来。”徐金花看到叶不凡已经穿戴整齐,就说:“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走吧?”

    徐金花这话一说,叶不凡才想起早上答应过徐金花要去看一个人,就说:“去见谁啊?”

    “到了再跟你说。”

    徐金花带叶不凡去的地方是一家小旅馆,大概是六十年代建成的建筑,四周的外墙都有些斑驳脱落。

    “王倩的妈妈来了。”徐金花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很难受。

    “事情她妈妈都知道了吗?”

    “我还没说,你知道我这人心软,说不出口。”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去跟她妈妈说?”

    “嗯。”徐金花点点头。

    叶不凡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自己哪里看出来是铁石心肠的人,这徐金花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意思。

    没办法,谁让自己是男人,是男人,这个时候就得上,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叶不凡走进了徐金花说的那间房间。

    房间里一个老人落寞地坐着,看她憔悴的样子,叶不凡知道她昨天{yesterday}肯定一夜未睡。

    听到开门的声音,老人站了起来,看到外面一个年轻人站着,老人急切地问:“是不是有我家小静的消息了?”

    “小静?”叶不凡以为自己听错了,问老人:“你不是王倩的妈妈?”

    “他们也说我女儿叫王倩,难道她连自己的姓氏都改了?”

    “那你女儿叫什么名字?”

    “梁静。”

    叶不凡瞬间石化了,他在昨天{yesterday}晚上才知道小茹的真名叫梁茹,她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叫梁静,事情不会这么巧吧?

    “阿姨,你是不是还有个女儿,叫梁茹?”

    老人听到叶不凡问到梁茹,有些激动,站了起来,拉住叶不凡的手问:“你是不是见到过我家的小茹?”

    真是造化弄人,叶不凡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么巧的事情,跳楼的王倩居然就是小茹的妹妹梁静。

    “我只是循例问问,我没见过梁茹,今天来这里,只是想跟你核实一下具体情况。”叶不凡也狠不下心跟这个老人说梁静已经死掉的事情。

    老人眼神落寞地看着叶不凡,说到:“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家小静肯定出事情了。”

    “阿姨,我跟你说一件事情,你听了千万别激动。”

    叶不凡还在观察老人的表情变化,老人却意外地说了一句:“我们家小静是不是已经没了?”

    “嗯。”叶不凡低下了头,他不敢去看老人的眼睛,他害怕自己看了之后会更加难受。

    房间里却没有叶不凡想象中的嚎啕大哭,老人显得格外的平静,但老人的眼神却显得很茫然。叶不凡轻轻握住老人的手,安慰道:“阿姨,想哭你就哭出来吧!”

    “小静这几年经常给家里寄钱,我就知道她在外面肯定有事情,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家里实在是没钱,只得靠她们两姐妹{sisters}在外面奔波。”

    “小茹不是经常寄钱回家吗?”这话一说出口,叶不凡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

    老人惊喜地看着叶不凡,问到:“你认识{rèn shi}我们家小茹,她现在在哪里?”

    “我想你有两个孩子,小女儿在读书,大女儿自然{zì rán}会照顾她的啊?”叶不凡开始{kāi shǐ}解释之前的口误。

    “小茹倒也是听话,经常往家里寄钱,只是去年开始{kāi shǐ},她寄回家的钱越来越少,我知道在外面用钱的地方多,就没有过问,没想到去年年底开始,小茹也没了消息。”

    这一段叶不凡挺小茹说过,那时候他的男朋友卷了小茹所有{suǒ yǒu}积蓄跑路了,小茹没多余的钱王家寄,就没和家里联系。

    “小茹这么听话,肯定会跟你联系的。”叶不凡劝慰着老人。

    老人抹了抹眼泪,说到:“能带我去看看我们家小静吗?”

    一直站在门外的徐金花走了进来,喊了一声“阿姨”之后就别过头去,叶不凡知道她也哭了。

    两人带着老人来到停尸间,看到小静安静地躺着,老人不禁老泪纵横,叶不凡受不了里面的场景,一个人躲到了外面。

    “没想到你也是如此感{sense}性的人。”徐金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出来。

    叶不凡问:“你没在里面陪阿姨,出来干什么?”

    “同事来了,我让他们帮忙料理一下梁静的事情。”徐金花忽然问叶不凡:“那个梁茹,你是不是认识{rèn shi}啊?”

    “大富豪的一个妈咪,但我觉得她去大富豪应该没那么简单,可能{kě néng}是去调查她妹妹的事情的。”

    叶不凡把昨天晚上跟小茹的所有{suǒ yǒu}交谈内容跟徐金花说了一下,然后问徐金花:“我打算去香港,这事情我不干了。”

    “什么?那里面躺着的梁静你也看到了,她有多惨,我想你比我们更加知道,你就愿意她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吗?”徐金花有些激动。

    叶不凡有些无语,但李天成的事情就如鲠在喉,让他实在放不下来。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