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27日,共有861名毕业生得到西点军校的毕业证,佔该届入学人数的72%,其中包括{bāo kuò}65名亚太裔学生{students}。
而我远离美国,不知道{knew}可以{ kě yǐ}通过什么途径去驳斥他的谎言,澄清事实以维护自己{his}的人格。
据美国侨报报导,该会会长王懋轩在致辞中表示,中华{Chinese nation}文化博大精深,该会展出会员的书画作品,主旨为在海外推广中华{Chinese nation}文化艺术,吸引华裔社区的民众关注并参与文化活动。
谢美琳在谈到获奖感{gǎn}受时表示,作为本次获奖的唯一{wéi yī}华裔,她感{gǎn}到非常荣幸,这表示自己{his}多年服务{services}社区的努力得到州长认可。
这些工作{gōng zuò}机会{offer}的增长主要{main}表现{performance}在商业、工程和与计算器相关的专业。
小说 > 玄幻仙侠 > 大圣传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难度

第一百一十五章 难度


    风声萧萧,天色阴霾。晨钟暮鼓,古寺深沉。

    无处不在的浮屠佛像无言静听,似在等他的回答。

    李青山神色变幻,张开双手,上面仿佛沾满血污,缠绕冤魂。

    自出山村,入江湖,战九州。五洲人间,百年征战,杀人无算。

    曾被千刀万剐、曾遭粉身碎骨,何曾有一日无祸患、无忧惧,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一着不慎,魂飞魄散。即便到了今日,仍是命悬一线。

    若对凡人说来,怕要骇然变色,宁愿做一富家翁。

    仰光方丈充满自信{zì xìn},这一番话纵然不能彻底说服李青山,也能令他有所反思。以后只需徐徐引导,必可使之皈依我佛。

    正在此时,却见李青山嘴角扬起一抹奇怪的笑意,笑容扩张,变得哈哈大笑,声震古寺,惊起寒鸦。

    “道友因何发笑?”

    “太软弱了。”

    “什么?”

    “我笑你们太软弱了,简直和那些视众生为蝼蚁的家伙差不多。”

    “道友何出此言?”仰光方丈大皱眉头。

    李青山道:“因为承受不住心中苦痛,就要抛弃善念,就要放下屠刀,一样都是扭曲本心,又有多少分别。”

    “一则作恶,一则行善,岂会没有分别?”

    “对我来说,没有分别!”

    李青山握紧双手,昂首扬眉,神色一变:执拗、凶暴、痴愚;如牛、如虎、如猿。历经重重磨砺,他早已不是那个懵懂迷茫的山村少年。

    仰光方丈陡然发现,他的任务有多么艰巨:“此子心坚如铁,恐非言语可动!”却又更多了一重欣赏,能够明心见性、坚守本心,在禅宗中已经{yǐ jing}是非常了不得的悟性了,可惜不通大乘佛法。

    “阿弥陀佛,道友谬矣!仿佛明明是人间帝王、富有四海,却偏要过颠沛流离、过乞丐般的生活。这不是强大,而是痴愚。凭你的慧根悟性,只要放下执着,便能消弭一切苦厄,以后往生极乐净土。”

    李青山笑道:“心怀慈悲,内慑魔念。手提屠刀,外诛强敌。不亦快哉,何必到极乐世界{world}去!”

    “你这般行事,终难为天下所容!”仰光方丈皱起眉头,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嘿,是不为佛门所容吧!”

    李青山隐约有一种感觉{很爽},相比于律宗、禅宗、密宗,净土宗的理念看似最温和最开放,崇尚众生平等,人人皆可成佛,然而{rán ér}也会是最严酷最激进的。

    律宗是对内严苛,禅宗太过高冷,密宗顾名思义,更不容说了。净土宗为了达成普度众生,建立地上佛国的伟大目标,一切异见者都是敌人。如果不能度化,就要**。同他的“以德服人”一样,如果你不服,我就打到你服为止。

    出现{There}在这魔域战场上,绝非偶然。而创下《朱颜白骨道》的那一位白骨菩萨,多半也是净土宗的,如果小安被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

    “阿弥陀佛!”仰光方丈双手合十,亦不讳言:“我佛如来亦做狮子怒吼,诸般邪魔纵然得意一时,亦难逃业火焚烧。”

    李青山从来不受威胁:“杀人者人恒杀之,我既然杀人就有被杀的准备{ready to}。我不求极乐,不求永生,和尚何以度之?”

    仰光方丈默然不语,李青山拱了拱手,转身告辞。

    许久之后,仰光方丈叹息道:“难度,难度啊!”

    李青山走出禅院,心神一清,骂道:“这秃驴又阴我!”

    在不知不觉间,心神竟受到影响,若非他心志坚毅,可能{would}真的动摇了。

    这也不奇怪,别说净土寺这般有二果罗汉坐镇的古刹,就是普通寺庙,也会有意营造一种氛围,来影响那些凡夫俗子。

    论说起来,这绝对是魔道手段。但哪怕他现在回去{get back}质问仰光方丈也没用,大乘佛法的宗旨就是如此。

    《法华经》中有三车喻,说一座着火的房子,孩童们在其中玩耍。佛祖为了拯救他们,就告诉他们,外面有一辆羊车,孩童们跑出去一看,然而{rán ér}并没有羊车,却有一辆大白牛车,于是也很高兴。

    着火的房子即是“火宅”,孩童们即指“众生”,大白牛车即是“大乘佛法”,赞美佛祖心存至善,善于引导世人。下面的和尚有样学样,只要有助于传法,什么“出家人不打诳语”,统统都是废话。

    当然,被度化的人一定心存感激,不觉得{felt}这是在骗他。

    然而若有孩童一眼看到门外,跳脚大骂:“秃驴骗人,说好的羊车呢!”多半是要挨上一巴掌“就他妈你话多!”

    李青山摸摸脸颊:“以后还是离这些家伙远点吧!”

    他大闹全军大比武,竟也没人来找他的麻烦。

    “我现在回去{get back}也没事做,他们以为我走远了,我偏要杀一个回马枪!”

    不过那座校场刚被他扫了一遍,再回去也没意思,于是他决定化整为零。

    转入一条小巷,从须弥指环中取出一套套甲胄来,这都是他来前为了“分身结阵”的计划{plan},专门从军需司买的,都是军中的制式装备。

    很快,一个接一个李青山,就从小巷中走出来,散入黑云城中,听听到底还有谁敢说他的坏话。

    小酒馆中,几个军士正在吐沫横飞的议论“爬地将军”李青山大闹校场的情形,正说到兴起,一个小兵高呼着“李青山万岁”冲出来,一顿拳打脚踢{tī},顺便把他们的酒喝得精光。

    随着{suí zhe}李青山修为逐渐恢复,念头分身也多了起来,说他坏话的家伙实在不少,这样{then}的事件每天都要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上百起,城中皆谓“闹李青山”了。

    晁天骄已经{yǐ jing}彻底对他无语了,诸位将军皆要求严惩,因为实在太跌份儿了,搞的他们都很没有面子。

    然而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李青山的无耻行径很快受到了军士们的反击,有不少人专门到街口叫骂,要与他的分身交手,还配合各种埋伏偷袭。

    有时候{shí hou}才刚冲出来,就被几十个全副武装,阵列整齐的军士给包围了,接下来就是一场混战。不过只要没有校尉旅帅插手,他的本尊便不出手,分身毕竟数目有限,有时候{shí hou}就来不及支援,便有分身不幸被干掉,丢下一身甲胄。

    这点小小的损失李青山毫不在意{zài yì},被军士们打败亦不觉得{felt}耻辱,反而{but contrary}玩的很愉悦。

    不知不觉间,猿魔变隐隐开始{kāi shǐ}产生变化。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