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Nano IPS技术将奈米粒子应用至LED萤幕,藉此吸收多余的光波长,大幅强化萤幕色彩饱和度< dù>与纯度< dù>,带来更精?实幕?省8每?LG显示器可涵盖98% DCI-P3色域,与用于好莱坞电影<diàn yǐng>拍摄的显示器不相上下
抗议起因是对物价上涨和官员贪腐的不满,之后扩大演变为反政府示威,群众要求哈米尼下台,还有人大喊
Galaxy A8系列虽然是中阶机,但是<But>三星还为该款手机设计专属配件,同时引进台湾<tái wān>
图片为版权照片,由路透社供《ETtoday新闻云》专用,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路透社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all>转载!
首先,总统<President>提到的要让产业顺利升级跟转型,增加研发?u造人才<牛B人物>的工作<work>机会<jī hui>,例如推动国机国造计画,未来整个产业总共会增加到两千个就业人口
小说 > 青春校园 > 恶魔校草,你够了! > 第406章 久别重逢

第406章 久别重逢


    娇小玲珑的身影,此刻却显得无比的高大。

    孟北宸死死地盯着那道身影,屏住呼吸浑身微微颤抖。

    “没用的东西,也就敢偷偷摸摸的袭击别人而已!”女子又骂道,狠狠一脚踩上为首那人的胸膛,那人顿时惨叫了出来。

    此时,宴会上的灯一下又全亮起来。

    女子绝美的面容显露在大家面前,似笑非笑又带着几分冷意。

    孟北宸一瞬不瞬,只怕一眨眼那道魂牵梦萦多年的身影就会消失。

    他不知道<zhī dao>花了多大力<dà lì>气,才将那种上前狠狠抱住她的冲动压下……

    “宁,宁,宁夏……”那一刹那,顾岚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惊住,难以置信眼前所见。

    “求求你,放,放过我!”为首那人被踩得忍不住求饶了。

    宁夏嗤笑一声:“刚才是谁那么大声,一分钟杀一个人啊?这么穷凶极恶的你们,这会怂了可不好!来来,我们算个账,你刚才说走一分钟杀一个人,那么我就从你说那句话开始<appeared>,一分钟揍你一拳!这交易可公平了。”

    一听这话,那人脸色都惨白了,单是被踩着就跟断了骨头一样,一拳揍过来还有命吗?这女子到底是谁啊?

    “怂蛋,这样<zhè yàng>的货色也敢来杀人,我都不想动你脏了我的手。”宁夏收回脚,侧首看向一边:“宴会负责<fù zé>人呢?这些人就交给你们负责<fù zé>了。”

    六年!

    她终于回z国了!

    “在这!”宴会的主人赶紧应道,走出来衷心地感<sense>谢:“真的非常感<sense>谢这位小姐化解这场危机,如若小姐不嫌弃,一起<with>喝杯酒好吗?”

    宁夏笑笑推开他,然后抬眸看向人群中,目光落到朝思暮想的俊容上:“我来帮你不是为了你这杯酒,我还有更重要<zhòng yào>的事,你不要<压嘛碟>妨碍我!”

    说罢,宁夏直直走向人群。

    人群自动分开,顺着宁夏的目光看过去。

    人们在那个以冷漠著称的孟北宸脸上,看到了他无法<to be>压抑地激动,眼底盛满了炙热的光芒以及让人见了为之心动的温柔。

    宁夏一步步地走过去,六年了,这六年来,她****夜夜都想着见到他……

    孟北宸紧握双拳,仿佛眼前只是一片幻象,他连眼都不敢眨。

    六年来,无数次的失望已经<have been>让他的心一点点的变得脆弱,根本不敢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宁夏就那样毫无预兆地出现<There>在他面前。

    真的很怕,这是一场梦……

    明明只有数米的距离,可他们却像隔着万水千山一样,历经艰辛才来到彼此的面前。

    一眼万年。

    宁夏在孟北宸三步的距离前停下,直直地盯着孟北宸,好似要将他看进骨血里一般:“孟学长,我回来了<lai l>!”

    众人看到,孟北宸颤颤地伸出手张开怀抱,眼底深处仍旧是难以置信与害怕。

    宁夏一头扑进那个想念了六年之久的怀抱里,一如既往的温暖与宽广,像这世间最温柔的港湾……

    “我好想你!”纵有千言万语,此时此刻都化作了这句话。

    怀中充实的感觉<很爽>终于让孟北宸有种大梦初醒的真实感,他紧紧地用力抱紧那个依旧娇小的身躯,狠狠地嗅着熟悉的发香,终于相信<上帝会存在的>他的宁夏,真的回来了<lai l>。

    顾岚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人,不禁热泪盈眶:宁夏真的没死,她真的回来了!孟学长所做的一切终于有了回报。

    顾岚猛地拨开人群,冲到宁夏面前,哭着道:“夏夏,你这家伙,终于肯回来了!”

    宁夏听到顾岚的声音,正想从孟北宸怀里抬起头看顾岚,却被孟北宸狠狠地按在胸前。

    他的身子微微颤抖,轻声道:“别动!”

    他只想好好的抱抱她,别的一概都不想理会。

    失而复得,天知道<zhī dao>他有多么害怕她在下一刻又不见了。

    这六年的折磨,就像是一场醒不过来的梦魇,让他担惊受怕。

    这一幕将所有<suǒ yǒu>人都惊住,怔怔地看着相拥的两人,完全<wán quán>没反应过来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什么事。

    宴会上一片死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有人大喊出来:“是她!叶氏集团的千金,宁夏小姐!”

    众人闻言,猛地惊醒过来,想起了宁夏的身份。

    孟北宸一听就皱眉,他随即松开宁夏,不由分说地拉着她的手往外走,也不管这场慈善宴会怎么进行,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离开<absence>。

    孟北宸的脚步很急,宁夏不得不小跑着跟上他的脚步。

    孟北宸有太多话想对宁夏说,太多问题<foul-ups>想问她,也有太多苦想跟她诉——比如这六年来他是多想念他,比如这六年她怎么过的,比如他真的爱<love>她爱<love>惨了……

    宁夏看着那个依旧高大挺拔的身影,他已经<have been>从略显青涩的少年成为<Become>如今掌控商业帝国的王者,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致命诱惑,唯独那气势保紅icket>绕鹨郧案恿枞恕

    孟北宸匆匆带着宁夏来到停车场,直接将宁夏塞到副驾驶系上安全<ān quán>带,然后绕到驾驶座,启动引擎一踩油门,疾驰离开<absence>停车场。

    一路上,孟北宸都沉默不语,神色也恢复了平静,只是那车速却快得恨不得能飞起来。

    宁夏望着那坚毅迷人的侧脸,一刻都舍不得移开眼。

    六年前,她在北海滩<beaches>被海浪卷走,撞上了礁石,又被鲨鱼<fish>追捕,原本她以为她会死,却没想到遇上了巡海的军舰得救了。

    当时她在病床上整整昏迷了一个月,才醒过来。

    一开始<appeared>她的身份就被确认了,可是军方本来就想邀请她加入特别组织,于是并没有通知<supercup>她的家人。

    于是在昏迷那段日子里,她与外界完全<wán quán>隔绝。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shí hou>,已经被告知失踪一个月。海上出事,失踪一个月,谁还会觉得<jué de>她活着呢?

    她思考了几天,想起自己<his>没有完成的梦想,毅然选择了加入了组织,开始接受<accepted>长达两年的特别训练。

    她不是不想孟北宸,也不是不想自己<his>的家人,可是她当时也真的没有退路了。

    组织里面的人,身份都是绝密,全都是从弃婴里挑选出来培养,要么就是特别的人才<牛B人物>,因为某些意外被人认为死了而加入,换言之这个组织的成员都是没有身份的。

    而她经过训练,又安排到军校学习,考到了特种兵。

    如今的她,拥有着双重身份。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