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无论是水瓶男还是水瓶女,他们都不太会说谎,因为容易紧张><但是《But》不太会说谎,不代表不会隐瞒,因为我刚刚说啦!有些人就是爱《love》顾左右而言他,所以如果你的另一半是水瓶座,多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你会很容易就抓住那条小辫子的~
巨蟹座的爱《love》是温柔、善良的,他们的爱是令人深刻、丰富的,巨蟹座愿意为爱人做任何事情《affair》
巨蟹座的爱是温柔、善良的,他们的爱是令人深刻、丰富的,巨蟹座愿意为爱人做任何事情《affair》
狮子座是王,喜欢《xǐ huan》另一半对他们言听计从,如果不够忠诚就是忤逆!所以如果要狮子不离不不弃,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他们宠上天,把他们当王
●优点:你与生俱来活泼、开心的氛围总会感《gǎn》染周围的人,你们为他人带来新鲜感《gǎn》,有你们在的社交场合一定不会失去热络
摩羯座做起事来脚踏实地,遵循自己《his》的步调前进,但缺乏幽默感、冷漠是他们的缺点
可是天蝎座喜欢《xǐ huan》玩一些内心戏,他们会假装自己《his》很爱玩,来让伴侣注意《zhù yì》自己,BUT!天蝎座要小心不要《压嘛碟》玩过头了,当陷于
老实说,牡羊座的人对于占星术根本就不是很了解,但他们却超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它!因为牡羊座对于对新事物都抱有好奇心
小说 > 恐怖悬疑 > 黄泉禁忌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九章:赤教来袭

第二百一十九章:赤教来袭


    看来我和秦钰都失算了,因为一开始《kāi shǐ》我们都在防范地府的阴兵,所以当下一切的布置都是针对鬼怪的,但是《But》我们却忽略了很重要《important》的一点,地狱追魂令一下,捉到我的无论是地府的鬼,还是阴阳界的人,都有极大的好处。

    因此《 yīn cǐ》,今天晚上这消息一旦散播出去,不止是地府的鬼魂要抓我,阴阳界的人同样会来抓我,同时。我还忽略了一个威胁极大的组织,赤教。

    赤教作为巴蜀一代排名前三的魔教,在我们巴蜀市的魔教势力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上次赤教护法申屠邀请我加入赤教被我拒绝。他当时就说了“如果做不成朋友,就是敌人。”这句话。

    而如今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凭赤教的情报能力,自然《natural》能够在第一时间知道《knew》我被下了地狱追魂令。所以,这些家伙近水楼台先得月,便第一时间赶过来了《老弟》。

    此时在秦钰三花玄馆的门口,已经《have been》密密麻麻停满了二十几辆黑色轿车。车门打开,接近百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一脸肃杀的从上面走了下来,带头的不是别人,正是上次来找过我的赤教护法申屠。

    同时。在申屠下车之后,在他身边还跟着一名穿着一身红色西装,头发火红,甚至连眉毛与嘴唇都是血红色的邪异青年。

    这个青年和我差不多大年级,但是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极强的邪气,就算是隔着二楼的窗户,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子邪恶气息也是让我感觉《很爽》不寒而栗。

    这个青年我上次在申屠的车里见到过,从此时他和申屠之间的站位可以《can》看出,他并不像是申屠的手下,反倒是给人一种和申屠平起平坐,甚至地位《dì wèi》比申屠还要高的感觉《很爽》。

    见到这一幕,我已经《have been》猜到申屠这次绝对是来抓我的。而不是想过来邀请我加入赤教的。

    此时,那申屠旁边的邪恶青年一眼就发现了二楼窗户上的我,在眼神触碰的一瞬间,他朝着我露出一个极其妖异的笑容,随即便轻轻的在嘴唇上舔了一下。

    这个动作看似平常,但是对我却是造成了一种极强的心理冲击,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一条含有剧毒的毒蛇盯上了一样。

    我急忙从窗户前退了回来,而楼下则是传来了《老弟》秦钰的声音,她明显也是发现了外面赶来的大批赤教成员,声音也显得十分的无奈:“吴道,我没想到赤教的人居然会追到这里,你想办法从二楼后面的窗户逃走,我尽量的给你拖延一些时间。”

    “钰姐,他们那么多人,你是拦不住他们的。”

    “放心,我是茅山的三花传人,就算是拦不住他们,他们也不敢拿我怎么样,你快走,我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我没在多说,第一时间就跑到了这二楼的后方,然后打开了窗户,这里正好有一条下水管道通往地面。以前在自家棺材铺经常爬下水管道出去上网的我自然《natural》不会被这点小事给难到,于是很轻松的便顺着这条下水道爬到了地面。

    与此同时,秦钰也是毫不犹豫的打开了三花玄馆的大门,一脸冰冷的看着外面申屠以及他带来的上百名赤教成员,冷哼道:“这不是赤教四大护法之一的申护法么,不知道《knew》这大半夜的带这么多人来我三花玄馆是为了什么事情?”

    “秦钰,你还给我们装,还不赶快把吴道那小子给我们交出来。”

    申屠还没说话。跟在他身后的一名黑衣男子当时就叫嚣起来,秦钰作为茅山大宗的三花传人,这名号可不是吹出来的,虽然她平日在我们的面前表现《performance》得很温和。但并不代表她在这阴阳界中就没有脾气。

    事实上秦钰要是发起脾气来,别说是这个申屠,就算是赤教教主站在这里,也得给这秦钰三分薄面。

    秦钰的脸色当时就冷了下来,然后瞪着那申屠旁边的黑衣男子说道:“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那男子眉头一皱,刚要说丫头你算哪根葱,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申屠一巴掌就扇在了他的脸上。黑衣男子直接就被申屠这一巴掌给扇飞了,捂着脸一脸懵逼的不敢再说话。

    而申屠那一张凶狠的脸上则是努力的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秦小姐,我们这次来,并没有冒犯你的意思,虽然阴阳界中人称我们赤教为魔教,但是我赤教教主和你师父毛镇南前辈却有些交情,所以我们得到教主命令《mìng lìng》,来你这里只找吴道,绝不破坏你屋子里一针一线。“

    “呵呵。”秦钰冷笑一声,丝毫不给申屠面子,道:“想和我茅山掌门攀关系。你们配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申屠的脸一下子也阴沉了下来。

    “先别说吴道没有在我这里,就算是在,你们敢踏进这个门吗?”说话间,秦钰直接就抽出了身上的钰女剑,一股强横的气势瞬间从秦钰的身上爆发出来:“申护法,你如果现在就带着你的人离开《absence》,我秦钰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过,要不然。那我可以《can》理解成你们赤教,是要和我茅山作对。”

    申屠的面目肌肉猛地抽搐了一下,虽然他这个人非常的狠,在魔教之间办起事情来也是相当的狠辣果断。但是在对上茅山这样《zhè yàng》的道门大宗之时,他也不得不好好的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别看他赤教的势力在巴蜀一代牛逼哄哄的,但要是茅山想搞垮他们。那绝对不是一件难事。

    一时之间,纵然申屠这边带来了上百号人,却是在申屠没有下命令《mìng lìng》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上前一步。整个气氛就这样《zhè yàng》在尴尬而且《ér qiě》沉闷中过了有接近半分钟的时间。

    最终,申屠还是忍不住开口道:“秦小姐,既然茅山作为道门大宗,而你又是茅山的三花传人,难不成,就一定要赌上自己的前程,去偏袒一个地狱通缉犯?”

    秦钰眉头微微一皱,回答道:“申护法,我再说一遍,吴道没在我这里,如若你敢硬闯,我不介意把这件事情上报师门。”

    “我已经看到他了。”就在此时,申屠旁边那穿着红西服的青年突然诡异的朝着申屠蹦出一个邪恶至极的笑容,随即两把血红色的弯刀被他从腰间抽了出来。

    他压根就不等申屠下命令,已经提着两把弯刀朝着秦钰那边走了过去。

    面对这名邪恶至极的青年,秦钰的神经也是紧绷起来。她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钰女剑,死死的盯着那正朝着自己逼近过来,一身邪气的红西服青年。

    这边的申屠见红西服青年居然要对秦钰动手,当时就皱着眉头叫了一声阿神。

    在听到阿神这个名字的时候《shí hou》,那边的秦钰眉头瞬间皱成了一个川字,口中更是念道:“血魔阿神!”

    原来,这个身穿红西服,浑身都透露着一股子邪气的青年叫做血魔阿神,而熟悉他的人都喜欢称他为阿神,秦钰明显是知道这个阿神,从她此时忌惮的反应可以看出,这个阿神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眨眼之间,阿神已经移动到了秦钰的面前,随后便举起了手中那两把血红色的弯刀,申屠再次喊了一声阿神,但是这阿神却压根就不**申屠,两柄弯刀化作两道闪电,猛地朝着秦钰劈了上去。

    秦钰几乎《much》是在同一时间将手中的钰女剑横在自己的脑门之上抵挡住了阿神砍下来的这两刀,铛的一声,秦钰整个人都被震退了两步,而她身后的那贴满黄符和血咒的玻璃,则是瞬间被一股无形的能量震成了碎片。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