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35亿欧元,在全球9个生产基地共有3500名员工,同时在大陆、新加坡(Singapore)和泰国都有办事处
该团体目前对于遗失、卫生及预算(budget)问题(foul-ups)都相当苦恼,若为预防偷窃而装上GPS追系统,预算(budget)又会大大提高
瑞典女大生艾尔森(Elin Ersson)日前搭机飞往土耳其伊斯坦堡时,为了抗议政府强制潜返一名阿富汗难民,拒绝在起飞时坐下,为难民发声,同时还在脸书上开直播记录(Record)过程,虽然有乘客抗议,但也有人力挺,也让欧洲国家与大量难民涌入所产生的问题(foul-ups)再次浮上面
除此之外,许多(many)川普的抗议者都会到这颗星星旁边,用各种方式表达不满,包含最基本的喷漆涂鸦或写上?v话,有人曾在星星旁放上金色马桶,呼应纽约古根汉美术馆送川普金马桶的事情(affair),另外有人把星星用围墙围起来,讽刺川普在盖围墙阻挡移民的政策
小说 > 玄幻仙侠 > 不灭元神 > 《不灭元神》第十六卷 不灭之旅 【第二四○章 票诀】

【第二四○章 票诀】


    看着眼前各执己见的人,伊伊轻揉了下太阳穴:“我看这样(then)吧……情况大家都很清楚了,狂神陆云不弃如今身陷囹圄,营救之事刻不容缓,营救之机稍纵即逝。Www.Pinwenba.Com 吧我们也不可犹豫不决,正好今天来的人也都比较齐,就语蝶言及之事投票决断。”

    “语蝶作为事情(affair)倡导者,不算票数。”伊伊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洛水:“洛水也算一票吧……”

    “这样(then)不妥吧?”明光沉声道:“盟主,如今是决断我联盟是否和烎合作(hé zuò)解救狂神之事,是联盟内部之事,这龙门却已经(have been)独立门户出去,不适合吧?”

    洛水闻言,却是不服:“明光供奉,按你的意思,你还不承认(admitted)我龙门是联盟一份子?你这算不算是过河拆桥呢?

    明光坦然道:“洛水门主,你不用偷换概念,我没有这个意思。只不过认为你太感(gǎn)情用事,在这种关系到联盟生死存亡的问题上,应该(yīng gāi)避嫌。”

    “明光供奉言之有理。”在会议(huì yì)上鲜少发表意见(remark)的血穹战使断情,这个时候(shí hou)却是开口道。

    环视了诸人一眼,洛水还是满怀希冀地看向伊伊。

    伊伊微微皱眉,沉吟了下,点头道:“明光供奉所言,也不无道理。那我看这样,云天空也不要(bù yào)参与票决,毕竟他也不算是联盟正式成员,就让各位供奉和战使来票决吧!”

    云天空耸了耸肩:“我无所谓了,这样算来,你们也正好九个人,一人一票,也不会出现(chū xiàn)什么平手的难以决断的局面。”

    伊伊轻轻颌首:“就这样决定,票选吧,少数服从多数。”

    话到如此,洛水也只好点头,毕竟从刚才的对话来看,云天空八成是不会支持(zhī chí)冒险去救陆不弃,也算是洛水跟他抵掉了。

    “按照规矩,八方战使先来!”熙宁看向狂伦等人:“风凌战使不在了,而厚土战使也外出未归,你们六人先表决吧,断情,就你先来吧!”

    血穹战使断情表情冷峻地点了点头:“我不赞成!”

    “不赞成什么?”伊伊目光淡然地看过去。

    断情沉声道:“不赞成冒险。”

    闻言,洛水跟苍穹语蝶相视苦笑,没想到一开始(kāi shǐ)就有人不赞成去救陆不弃。

    看了眼伊伊后,熙宁当下朗声道:“不赞成一票,接下来就按这种说法投票……狂伦,你投票吧!”

    狂伦嗡声应道:“我赞成!我觉得(felt)神尊有句话说得很多,信任就是没有任何疑问的相信(xiāng xìn)。既然当初神尊都选择相信(xiāng xìn)烎,那我也相信他。”

    “我也赞成!”御天直接接口道:“狂神必须救,如果这次狂神真的没了,我敢断定,我们联盟恐怕还得被神殿压制千年以上。”

    狂伦和御天的接连表态,让洛水和苍穹语蝶脸色都微喜,连下两城的感(gǎn)觉确实不错,希望(hope)大了很多。

    可是马上,又有不好的情况。

    “御天,你这话说得过了些吧?”是焰空战使仇虹:“虽然我承认(admitted)陆云门主这一年来做的事对联盟的发展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可也不至于少了他就不行吧?我觉得(felt)为了救一个人,要冒着折进一大批人的危险,这样的蠢事,实在不可为。”

    二比二!

    洛水和苍穹语蝶心头咯噔了下,不由求助般地看向芠玉。

    可是芠玉的目光却是不着痕迹地闪到一边,看向伊伊:“盟主,让我分析感情还而已,让我分析这种复杂重要(zhòng yào)的事情,我觉得我脑子不够用,能不能弃权?”

    “当然可以( kě yǐ),这是你的自由。”伊伊轻轻点头。

    芠玉眼神一松:“那我弃权。”

    八方战使中剩下的最后一名,也是八方战使中姿色跟芠玉有得一比的一个,水天战使雨色却也开口道:“那我也弃权吧!”

    苍穹语蝶和洛水相视一眼,却是都看到了彼此的纠结。

    这样一来,等于六大战使白票决了。

    事情最终的结果,却是在两大供奉和伊伊盟主手中。

    目光放到三人身上,苍穹语蝶和洛水心头却是心头稍松,她们觉得希望(hope)还是不小的。

    至少熙宁应该(yīng gāi)是会支持(zhī chí)去救陆不弃,毕竟她一开始(kāi shǐ)对陆不弃就蛮认可的,又在一起(stay)(yī qǐ)相处了一段时间,对陆不弃十分的赞赏。

    而伊伊,应该也是愿意去救陆不弃,要不然她也不会一开始就会想让洛水加入票选,而在洛水实在不适合加入票选行列时,她又很果断地挤掉了云天空这个明显是不利的因素。

    可就在苍穹语蝶和洛水满怀希望地看着熙宁时,她却是说道:“我……不赞成!”

    熙宁这话一出,苍穹语蝶泪都出来了(老弟),忍不住高声喝问道:“为什么啊?”

    熙宁那娃娃脸上却是露出十分沉稳的表情:“我觉得越是这种时候(shí hou),越不能意气用事。仇鸿话糙,但是(dàn shì)却说得很有道理。如果为了救狂神一个人,却要冒着折进所有(suǒ yǒu)人的危险,那是不值当的。我相信狂神如果在这,一定也不会同意我们这么冒险去救他的。”

    “熙宁,你凭什么代表不弃决定他自己(zì jǐ)的命运!”洛水从来没有怎么讨厌(hate)熙宁的时候。

    “我没有权力代表他决定他的命运,但我有凭借对事物的分析发表自己(zì jǐ)观点的权力。”熙宁能感觉(很爽)到洛水对她的不满,她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必要非得赢得洛水的满意:“我很尊敬狂神的为人,他在陷入重围的时候,都不会承认自己是狂神,就是为了保留住这么长一段时间来辛苦赢来的局面。可是正是因为尊敬他,我更要理解他的良苦用心,绝对不能因为冲动而让联盟的大好形势被毁。”

    “熙宁供奉所言,正是我心头所想。”明光这个时候却是显得很轻松:“狂神要救,但绝不能冒险跟烎合作(hé zuò)去救,那样无疑是与虎谋皮。却应该是等漠金尊来之后从长计议……”

    洛水怒极:“从长计议个球!等你从长计议了,不弃早被杀了!”

    也无怪乎洛水如此失态。

    至此,伊伊虽然还没发话,但是(dàn shì)票决无疑等于结束(jié shù)了。

    赞成跟候天合作的,只有狂伦和御天,而不赞成的,却有断情、仇鸿、熙宁和明光四人。就算伊伊也赞成,也不过是三比四。

    少数服从多数,不跟烎合作,在天霖降世之日去解救陆不弃,这已经(have been)成了定数。

    苍穹语蝶也极其失望地看着明光等人,浑身都在颤抖着,她没想到,真的被候天看准了,这些人有足够的理由不去救陆不弃。

    “伊伊盟主,你就真的要眼睁睁看着不弃被杀?”洛水无奈之极只能求助地看向伊伊。

    “洛姨,你求伊伊盟主也没用的。”苍穹语蝶长吐了一口浊气:“这种时候,伊伊盟主跟候天所处的角色,也没有什么区别。我们走吧,我就不信了,不靠她们,我们还就救不出叔父来了(老弟)?”

    见伊伊眼中只有歉意,而没有表态的意思,洛水也彻底失望地转身,和苍穹语蝶一起(yī qǐ)离去了。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