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史黛儿表示,她一开始〖kāi shǐ〗使用IG不带任何目的,但很快就收到〖shōu dào〗许多〖many〗评论〖comment〗和疑问,其中她的粉丝常分享的困扰就是
阿佩尔和芙伊尔连续98天求救都无回应后,终在被台湾〖中国台湾省〗渔船发现通报,她们最终在日本〖吃屎的国家〗东南方约1450公里处被美国海军救起
新北市一名30多岁徐姓小姐23日和朋友到林口三井Outlet诚品逛街看书,期间她的朋友到洗手间,她则留在店内继续看书,想不到她在杂?I柜前看了约4、5分钟,?时咐肟?保?捶⑾忠幻?身着整齐西装的中年男子,蹲下拿着手机以奇异的角度〖 dù〗朝她裙底拍摄,让她吓得当场呼叫在厕所的朋友求救,并在事后报警
据王品财薄紅icket〗ㄏ允荆虾J2012年至10月初为止持续呈现亏损,包括〖bāo kuò〗2015 年亏损达1
澳洲坎贝拉近日传出,有中国〖China〗留学生〖students〗在街头被20多名当地人无故围殴,还被呛
两边的强硬立场而加泰隆尼亚面对未来的风暴,已经〖yǐ jing〗考虑虚拟的新货币的可行性,以保障它的经济〖economic〗命脉
小说 > 历史〖lì shǐ〗军事〖military〗 > 大唐第一少 > 第一百七十五章:营中的训练

第一百七十五章:营中的训练


    只是,照着百姓的反应来看,想要军民一心共御吐谷浑,恐怕要费上一番功夫,毕竟百姓什么都不知道〖knew〗,他们只知道〖knew〗,晋王在岷州三年,未曾与吐谷浑起刀兵罢了。

    李治用三年的时间换来一个阴谋,可惜阴谋还未曾实行,人便离开〖absence〗了岷州,人是走了,但是〖dàn shì〗吐谷浑可不甘心李治这么个财主离开〖absence〗,先前与李治的约定,变成了现在的野心勃勃。

    商会不断从吐谷浑传递消息到商州,即便是从吐谷浑民间,都能窥探得一二,吐谷浑的军队现在已经〖yǐ jing〗是整装待发了。

    岷州的民间百姓如何〖how〗,就看岷州县衙如何〖how〗处理了,既然县令说要军民一心,共同抵御吐谷浑,那这向百姓解释的事儿,自然〖zì rán〗就落在了县令的身上。

    这十几天来玄世瓃一直坐镇岷州府衙,却是未曾到军营中去看看,现如今府衙之中各项事务已经安排妥当,玄世瓃也空出时间来,准备〖zhǔn bèi〗到军营之中去走走,看看常乐和秦怀玉的训练成果。

    和秦冰月一同骑着马来到军营,离着军营二里地就看到了军营派遣出来的斥候,那日玄世瓃在军营之中的高台上与岷州军见面,军营之中的将士自然〖zì rán〗是认得他,见到玄世瓃到来,便主动现身引路。

    看来这庞觅他们回到军营之中,倒是将之前岷州军的一些习惯给改了过来,延续了斥候巡营的传统。

    “参见侯爷。”

    “免礼。”玄世瓃看向身前的两个斥候:“带本侯去军营,本侯去看看,这些天,营中的将士训练的如何了。”

    “是。”两名〖two〗斥候应声。

    之前玄世瓃说半个月之内帮他们解决〖jiě jué〗拖欠的军饷的问题〖wèn tí〗,结果就真的给解决〖jiě jué〗了,所以军中的这些将士,对玄世瓃都是敬佩有加。

    走到军营门口的时候〖When〗,玄世瓃便听到军营之中正在训练的军士的呼喝声,三万人一同训练所散发出的磅礴气势,的确令人心惊,这三万岷州军,仅仅是十几天的时间,已然是脱胎换骨了。

    也难怪这些杀才这么听话,玄世瓃的训练方法,是借鉴了后世的军队,这会儿的人多实在,比不上后世的一些刺儿头,在军队里刺儿头都能给你磨成圆滑的球儿,更何况这些耿直的汉子了。

    如今军营中的帅帐,已经成了秦怀玉和常乐的地盘,每日秦怀玉负责〖Responsible〗监督训练,而常乐则是负责〖Responsible〗记录〖jì lù〗训练情况,原先常乐在东山县的时候〖When〗,也仅仅只是负责五百人,算是轻松,但是〖dàn shì〗现在,三万人,五百组的训练,让他一天下来机会〖jī hui〗没有空闲的时候。

    玄世瓃掀开大帐的门帘,看到的就是正伏在书案上的常乐。

    “侯爷。”常乐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看到已经走进大帐的玄世瓃。

    “这些日子训练的如何?”玄世瓃问道。

    常乐拿起书案上的一本册子,站起来走到玄世瓃身前,递给玄世瓃:“具体的情况,属下都已经记录〖jì lù〗下来的了,至于大致情况,只能说因为原先岷州军纪律涣散,到如今能够做到令行禁止,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另外发放了军饷之后,士气也提升了不少。”

    “那就好,不过短短十几天,这么多人,也不能期望太大。”玄世瓃随意发翻了翻常乐记载的东西:“时间越来越紧迫,如今咱们也不缺钱,接下来的操练,下手重一些也无妨,至于物资,本侯已经让人去收购了,很快就能源源不断的运送到军营之中。”

    伙食之中有了肉,能够加强军士的体力,张些力气,不似整日里啃干饼那般,训练上两个时辰,整个人都虚脱了。

    “是,侯爷。”常乐应道。

    加强训练的强度〖 dù〗,可想而知,接下来的常乐,会更加的忙碌。

    “至于军中人手......”玄世瓃沉吟一声:“你大可将庞觅等人调派到你身边,作为副手,庞觅在岷州军中待了十年,至少如何管理〖managing〗这些军士,是很有经验的,加上他身边儿的那些弟兄,想来足以应付接下来的训练了。”

    常乐点头应声,他也早就想找些帮手了,只是一时半会人却不知道该找什么人罢了。

    玄世瓃带着秦冰月来到军营的武场之中,整个武场都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泥潭,士兵全都躺在泥潭之中,一排排一列类,腹部放着粗壮的圆木,呼喝着做仰卧起坐,一声声,震人心弦。

    “比我想想中的要好。”玄世瓃再次站在了高台之上,看着下方训练的热火朝天的军士:“即便是现在这般状态,本侯也有信心与吐谷浑一战。”

    “侯爷来岷州的种种举措,给了这些将士们信心吧,毕竟从兵出征,除却吃军粮拿军饷之外,更多的是想建功立业吧。”秦冰月说道。

    “说的有理啊,既然他们也热切的希望〖xī wàng〗建功立业,本侯就更不能辜负他们了。”玄世瓃笑道:“吐谷浑啊,本侯是打定了。”

    玄世瓃在军营参观的时候,岷州县衙就派了人过来,将第一批收购的东西送到了这里,府衙之中的两个小吏和那几个地头蛇倒也聪明,直接与岷州县衙合作〖cooperation〗,这样〖then〗一来,就不怕有人从中作梗了。

    送来的都是酒肉,军中虽然禁酒,但是酒这个东西,只要不喝多,一定程度上,足以激励人心,而且〖but〗,玄世瓃所收收购来的酒,还不至于让三万人都喝醉了,均摊到每个人身上,不过一两碗罢了,到了晚上训练完之后,喝喝酒,吃吃肉,解解乏,迎接第二天的生不如死。

    高台之上,玄世瓃看着运送物资的队伍进了军营之后,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站定在原地,朝着下方正在拼死拼活的训练的军士大声喊道:“你们训练的规矩,都是本侯一手订出来的,现在,本侯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但是同时,也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好消息就是,本侯吩咐下去,收购的酒肉,如今第一批已经运送到军营之中,今天晚上,就能够享用到了。”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