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水菁菁咬住唇,看着他的眼睛,突然有些不忍心说下去。
她快步上前一步抓住她,抬手一耳光将水菁菁的脸打的偏了过去。
“阎夜溟,你在哪里?我是菁菁啊!”她紧张地四处张望:“阎夜溟,你在……”。
“臭丫头,你还嘴硬,我看你一会儿还骂不骂的起来!”。
风怡胸口起伏着喘息,轻轻偏头,强忍着眼底的酸涩,痛苦地将眼睛闭起。
拳头,巴掌,纷纷落在她的脸上,背上!。
“贱人!我要杀了你!”纳兰杏手中握着一把匕首,狠狠地像水菁菁刺去!。
一阵撕裂般尖锐的剧痛让她连呼吸困难起来。
小说 > 玄幻仙侠 >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四章 嘎嘎嘎!

第二百七十四章 嘎嘎嘎!


    好丑啊……

    叶羲看着这只刚出生就跟母鸡差不多大,三头身大脑袋的无毛雏鸟,心中有些嫌弃。

    那无毛鸟刚开始『kāi shǐ』睁不开眼睛,叫了几声后才睁开眼皮,一双眼睛倒是挺漂亮,圆溜溜的像黑宝石,还流光溢彩的。

    它就这么睁着一双懵懂的黑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叶羲,肉翅挣动艰难地爬出蛋壳,然后啪塔啪塔地慢慢朝叶羲走来,一边走一边拼命地继续叫。

    它的叫声跟乌鸦似的,嘶哑又难听得要命,偏偏分贝还高,直让人忍不住捂耳朵。

    “别叫了。”叶羲咬牙。

    那丑鸟已经『have been』蹒跚地走到了叶羲脚下,仰着脖子冲他狂叫,一张淡黄色的喙张得老大,眼睛却水汪汪的很无辜的样子。

    这叫声实在是令人烦躁,叶羲蹲下来,伸出两根手指如铁钳般捏住了它张开的喙。

    丑鸟的喙被合上了。

    令人跳脚的噪音一清,但它喉咙里却依然固执地发出嘶叫,只是声音嘶哑得可怜。

    见它湿润的眼睛在一直瞅着自己『his』,叶羲有些心虚地把手放开。

    这鸟是不是饿了啊,冲着自己『his』要东西吃?

    叶羲不知道『zhī dao』幼鸟吃什么,但听说有些卵生动物会吃蛋壳,于是他从它头顶捻下那片小蛋壳,放在了它嘴边。

    “吃吧吃吧,别叫了。”叶羲哄道。

    然而『rán ér』那丑鸟对着蛋壳视而不见,依然冲着叶羲嘎嘎嘎地狂叫,跟饿鬼索命似的。

    不吃蛋壳?

    叶羲忍着头疼想刚出生的雏鸟吃什么,然后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鸟爸爸叼着肥胖的虫子,把虫子喂进嗷嗷待哺的雏鸟口中的画面。

    “嘎嘎嘎嘎……”

    耳边嘶哑的叫声一刻都不停『back again』歇,叶羲耳旁仿佛有三百只鸭子在不停『back again』叫唤,他一把抄起丑鸟,头大如斗地对它喊:“行了别叫了,我这就给你找虫子去。”

    忍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噪音,叶羲一只手把它软软的小身体捞起来,然后跳到附近的树上,满树给它找虫子吃。

    花了两分钟的时间,叶羲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小树洞里掏到了条肥胖的白虫,他松了口气,抓着那条不停扭动的白虫,放到丑鸟旁边。

    “嘎嘎嘎!嘎嘎嘎……”

    然而『rán ér』丑鸟对这肥虫视而不见,湿润的黑眼睛盯着叶羲,依然大叫不止。

    这声音比早晨隔壁邻居装修时的电钻声还要可怕,听得人脑子嗡嗡响,简直要跳起来,周围的一些鸟雀和其他『qí tā』乱七八糟的小生物全部『quán bù』逃难似的躲得远远的。

    “不许叫了!!”

    叶羲扔掉肉虫,暴躁地盯着丑鸟大喝,并对着它放出一丝四级战士的强大气息。

    “嘎嘎嘎嘎嘎……”

    然而这能令纯血凶兽都害怕逃跑的气息在丑鸟这里并不管用,它依然对着叶羲发出可怕的噪音,一双湿漉漉的黑眼睛却无辜又委屈。

    叶羲深吸一口气,用最快的速度『attitudes』杀了一只兔子,把兔肉割成丝状,然后递到它嘴边。

    看丑鸟依然视之不见的样子,叶羲干脆一指头把肉丝直接塞进它大张的嘴里。

    噪音终于停了。

    然而这幸福的时刻只停滞了一瞬,这丑鸟居然呸地一声把肉吐出来,然后继续冲着叶羲大叫。

    “嘎嘎嘎嘎嘎……”

    “闭嘴!”

    夔雷兽在林间嬉耍完回来了『老弟』,但却在十米外的地方止住了脚步,听着这可怕的噪音,两只前蹄暴躁地反复蹬土地。

    地面发出砰砰砰的巨响,像要吓唬丑鸟似的。

    “哞——”

    它冲着叶羲叫了一声。

    往常很有穿透力的叫声此刻却完全『wán quán』被丑鸟的叫声所掩盖。夔雷兽暴躁地冲着叶羲奔了两步,想要弄死那只发出可怕噪音的鸟,却最终大力『vigorously』地蹬了一下地面,一回身崩溃地跑了。

    在外狩猎的断翎隐隐听到这边的动静,跑了回来。他比夔雷兽忠诚度『attitudes』要高得多,硬生生扛着噪音走到叶羲身边。

    “这是什么东西?”

    断翎捂着耳朵,面色惊恐地看着叶羲手上的雏鸟,这叫声也太恐怖了吧。

    嘶哑的鸟叫声响亮得无孔不入,叶羲看着断翎的口型才知道『zhī dao』出他说了什么。

    怕断翎听不到,叶羲大喊:“它是铁蛋,它饿了快去给它找东西吃,多找些东西回来,我也不知道它要吃什么!”

    要不是知道这鸟不凡,在刚才的短短几分钟里,叶羲已经『have been』把它掐死无数次了。

    叶羲话音刚落,断翎应了一声就忙不迭地跑出去寻找食物『shí wù』了。

    那背影速度极快,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思。

    叶羲捧着噪音污染源,忍了又忍,忍得太阳穴青筋根根蹦出,才没有把丑鸟丢掉,而是带着它一起『with』找食物『shí wù』。

    一刻钟后。

    已经被折磨得脸色发白的叶羲终于和断翎汇合了。

    两人找了很多东西,把附近的蛇虫、凶兽、植物、果实,甚至还有蛇蛋鸟蛋全都找来了『老弟』。

    他们一样一样的试,所有『all』东西试了七七八八,那贱鸟依然没有要吃的意思。

    “嘎嘎嘎嘎嘎……”

    被折磨得有些崩溃的叶羲,双眼发直地看着丑鸟:“你怕不是来报复我的吧?”

    报复他把它当铁球扔?把它当石头砸?

    回答它的依然是嘎嘎嘎的大叫。

    就在这时,一直坚定地挨在叶羲身边的丑鸟有了异动,它摇摇晃晃地走到一头被抹了脖子的母牛旁边。

    这头母牛刚生了崽,还在产奶期,乳部鼓胀,上面挂着白色的奶滴。

    这丑鸟叼住一个**,费力地啄了起来。

    叶羲恍然大悟间又带着几分不可思议:“这小魔鬼居然吃奶?”

    鸟又不是哺乳动物,竟然想喝奶!

    丑鸟毕竟是鸟,啄不出多少奶水,眼看着又要嘎嘎大叫起来,叶羲一个箭步冲上去,想帮小魔鬼把奶给挤出来,堵住它聒噪的喉咙。

    但叶羲看了眼鼓胀的牛乳,又实在做不出挤奶这种事,于是捏住丑鸟的喙,果断把这差事甩给断翎:“断翎,你去挤母牛的奶给它喝。”

    断翎也没干过这种事,但巫的命令『mìng lìng』他是绝对不会违抗的,只得硬着头皮挤起母牛的奶来。

    母牛刚死不久『shortly』,还能挤出奶来。

    叶羲用手盛了点带着腥味的牛乳,放到丑鸟嘴边,丑鸟立刻『lì kè』停止叫声,低头咕噜噜地喝了起来。

    这一刻世界『shì jiè』终于安静了。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