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另外,洪健益还强调〖emphasised〗,今天观察姚文智拜票〖ticket〗下来,感〖sense〗觉他有走出之前遭年轻人攻击〖aggressive〗的阴霾
由于〖yóu yú〗托儿所的监视器没有拍下事发经过,肇事驾驶车上也没有安装行车纪录器,警方预计将在男童告别式结束〖End〗后,调查事发的详细原因与托儿所疏失等,以清肇事责任
我多次重申欢迎议员来谈和解,但事情〖affair〗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半年多来,李议员只人找过我两次,从未亲自致电或上门谈过
,滴滴客服承诺2小时回覆但并未做到,也没有及时针对这一投诉进行调查处置,无论什么原因,平台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此外,侯友宜及苏贞昌近日都被爆出有网军,侯友宜说自己〖his〗不了解这些事情〖affair〗,但选举不应该〖yīng gāi〗用奥步,政府应该〖yīng gāi〗更积极帮助最苦难的市民,不要〖bù yào〗用垃圾步来选举,他向民进党开?h,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68章 再见了,茉茉

第168章 再见了,茉茉


    唐茉茉接过服务〖fú wù〗生递上来的信。

    拆开信,唐茉茉一眼就认出上面刚毅飞扬的字体〖zì tǐ〗是流川龙之介所写。

    看完信,唐茉茉立刻〖gogo〗朝学生〖xué sheng〗会大楼前的广场跑去。

    流川龙之介在信里告诉唐茉茉,明天他就不亲自送她上飞机〖fēi jī〗了,因为他要连夜前往北海道谈一单生意。

    唐茉茉知道〖zhī dao〗流川龙之介一定是为了躲她,可她不想错过和大师兄告别的机会〖offer〗。

    有些话他永远不会再说出口〖export〗,有些感〖sense〗情她也永远不可能〖kě néng〗给他回应,可心里却依旧有一份浓浓的不舍,这就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介于爱情亲情和友情之间的第四种感情。

    等到唐茉茉气喘吁吁的飞奔到广场上时,那架搭乘着流川龙之介的直升机已经〖have been〗缓缓的起飞了。

    只留给唐茉茉一个逐渐缩小的身影。

    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丝毫没有影响到会场内忘情享受这个美妙夜晚的年轻男女们。

    只有唐茉茉愣愣得站在广场中央,仰着头望着直升机一点点变小,直到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中,而直升机的轰鸣声也渐渐飘散在夜风中。

    直升机上,流川龙之介不是没有看到匆匆忙忙追过来的唐茉茉。

    但他最终只是一言不发的闭上了眼睛。

    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手中那张半哭半笑的笑面人面具,在心里默默对自己〖his〗说了一声:再见了,茉茉。

    “别看了,再看脖子都要扭断了!”身后响起凌曜带着浓浓醋味的声音。

    “大师兄走了……”唐茉茉有些失落的低下头,闷闷的说道。

    “茉茉,有句话叫,世上无不散的筵席。”凌曜将唐茉茉搂进怀里,“明天我们也将离开〖absence〗这里。”

    “我知道〖zhī dao〗。”唐茉茉在凌曜怀里低声说道:“可是知道归知道,真正到了分别的时候〖When〗还是会很难过呀。”

    “与其想那么多,不如好好想想怎么让我原谅你竟然敢跟我之外的男人跳开场舞!”凌曜抬起唐茉茉的小脸,挑挑眉,霸道的说道。

    “呃……好吧好吧,怕了你了,我们回去〖hui qi〗继续跳舞吧。”唐茉茉摸摸鼻子,拉着凌曜的手,打算朝会场走去。

    “不去会场,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凌曜带着唐茉茉绕过学生〖xué sheng〗会大楼,沿着楼后的一条小路来到了一座巨大的温室前。

    “咦?这不是我们第一天来帝樱学院的时候〖When〗,大师兄请我们吃饭的那个花房吗?”唐茉茉眼前一亮。

    “没错,就是这里。”凌曜领着唐茉茉走进了花房。

    “先闭上眼睛。”一走进黑漆漆的花房,凌曜变要唐茉茉闭上眼睛。

    唐茉茉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啪。”唐茉茉听到一声脆响。

    “好了可以〖 kě yǐ〗睁开了。”

    唐茉茉再次睁开眼睛,立刻〖gogo〗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

    无数彩灯将花房装饰的宛如童话里的世界〖world〗。

    凌曜走到花房中间的空地上,这里形成〖caused〗〖formed〗了一个天然的舞池。

    听着不远处会场中传来的音乐〖music〗声,凌曜想唐茉茉伸出了手。

    唐茉茉将手放进凌曜的手心里。

    两人和着音乐〖music〗,翩然舞动起来。

    前进,后退,旋转。

    每一个舞步都合作〖cooperation〗的恰到好处,亲密无间。

    面具后,凌曜的眼神深邃而专注,满满都是宠溺,几乎〖much〗要把唐茉茉溺毙其中。

    唐茉茉沉醉在凌曜的注视下,不知何时,外面燃起了焰火。

    五颜六色的璀璨焰火照亮了天空。

    花房内,两人之间的距离越贴越近,不知是谁先贴上了对方的唇,也不知是谁先缠绵的轻启了唇瓣。

    夜色中,花房里,焰火下,两人缠绵的拥吻着对方,时间仿佛停留在了这一刻,无所谓开始〖appeared〗的时间,也无所谓结束〖End〗的时间。

    一刻便是永恒。

    夜还很长,狂欢还未结束……

    第二天一早。

    唐茉茉、东方婧、乔暖菲三对小情侣早早就收拾好了行李。

    今天是她们六个人离开〖absence〗帝樱回国的日子。

    机票〖ticket〗已经〖have been〗订好了,大家正在等帝樱学院的专车送他们去机场。

    “各位同学,大家路上小心,欢迎下次再来帝樱学院作交流。”跟着帝樱学院派出的专车一起〖with〗来接大家的还是浅仓老师〖teacher〗。

    坐进车里,唐茉茉问乔暖菲.

    “菲儿,流川夫人真的决定留在日本〖吃屎的国家〗而不是跟你一起〖with〗回国吗?”

    “嗯,她是这么对我说的。”乔暖菲说道:“她觉得〖jué de〗自己在国内除了我之外已经没有其他〖qí tā〗亲人了,而且〖ér qiě〗她在日本〖吃屎的国家〗这边生活了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所以就不跟我一起回去〖hui qi〗了,有时间她回来看我的,我有时间我也会去看她的。”

    乔暖菲的目光飘到车窗外。

    望着东京蔚蓝的天空,她微微有些失神。

    六个人登上回国的飞机〖fēi jī〗。

    飞机缓缓起飞,载着大家离开承载了无数或充满欢笑,或充满泪水的土地。

    “啊!太好了,终于回来了〖lai l〗!”一走出s市国际机场,唐茉茉就忍不住抛下行李,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朝着天空展开了双臂。

    这次他们从日本回到s市,s市已经入了秋。

    天空蔚蓝取糰ttitudes〗缦矗⒆偶付浣喟椎脑贫涠妨脚缘姆ü嗤┮丫旧狭艘徊憬鸹粕

    “凌曜,茉茉,欢迎大家回来。”优雅的男音响起。

    一身白色休闲西装的左安辰从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里走了出来。

    “凌老爷子已经在凌家的本家大宅等着大家了,现在大家从日本回来了〖lai l〗,计划〖plan〗的最后一个环节也可以〖 kě yǐ〗开始〖appeared〗实施了,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左安辰淡淡的说道。

    一个月不见,唐茉茉发现左安辰似乎比他们离开时瘦了一些,眼睛下面也微微染上了一圈青黑。

    看来他们去日本的这一个月,为了布置整个计划〖plan〗,他几乎〖much〗耗尽了自己全部〖all〗的心力。

    听到左安辰这番话,大家渐渐收起以往的自由散漫,安静的跟着左安辰坐上凌家派来的车子,一行人向着凌家本家大宅驶去。

    车子沿着高速行驶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市郊山脚下的凌家本家大宅。

    “少爷,茉茉小姐,乔小姐,东方小姐,北辰少爷,端木少爷,欢迎大家回来。”管家恭敬的将几人领进了门,“几位先去洗漱一下吧,老爷邀请大家今晚一起到前厅吃顿饭,给大家接风洗尘。”

    唐茉茉跟着凌曜回到凌曜的小院儿,这里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来到凌家本家大宅,也不是她第一次住进凌曜的院子,但是〖But〗回想起每一次在这里经历的事,唐茉茉都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很爽〗。

    第一次,她在这间房间里第一次见到赤果果被绑在床上当谢礼的凌曜,她揭开了他身上的绳索,却被他扔进了窗外的池塘里。

    第二次,她和他为了骗到凌爷爷手里的藏宝图残片,假扮情侣,在房间里演了一出戏,却差点擦枪走火假戏真做。

    凌曜注意〖危险信号〗到唐茉茉脸上丰富多彩的表情,立刻猜到她一定是回想起了两人在这间房间里的“美好回忆”,立刻尴尬的轻咳一声,说道:“那个,茉茉,你……你快点去先去洗澡吧,我……我去看看熙夜他们安顿好了没有。”

    说完,他立刻快步走出了房间。

    “哈哈哈哈!”见凌曜落荒而逃了,唐茉茉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她从衣柜里找出一套上次她和凌曜假扮情侣时管家给她准备〖ready to〗的新衣服,哼着小曲儿,心情愉快的走进了浴室。

    晚餐时间,大家都已经梳洗完毕〖wán bì〗,稍稍休息了一下。

    再来赴宴时,每个人都精神抖擞,脸色红润。

    凌爷爷乐呵呵的坐在主位上,唐茉茉和凌曜贴着他的左手边坐着,左安辰坐在他的右手边,接下来是北辰熙夜和乔暖菲,端木鹰司和东方婧贴着唐茉茉右边坐定。

    大家围坐在凌家餐厅的梨花木大圆桌旁,圆桌上支着个黄铜土火锅,锅底添着炭火,锅子里雪白、通红两色汤底不停〖back again〗地翻滚着。

    锅边摆着各色肉类、海鲜和蔬菜,看得人食欲大开,十指蠢蠢欲动。

    “哇,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我肚子里的馋虫都快被勾出来了。”唐茉茉吸了口口水。

    “哈哈!”凌爷爷被唐茉茉这幅猴急的样子逗笑了,他笑呵呵的说道:“好啦,人都到齐了,大家也别傻坐着了,快动筷子吧。”

    凌爷爷发话了,大家也都纷纷拿起筷子开始挑自己喜欢〖xǐ huan〗的菜下锅。

    一顿饭吃的是宾主尽欢,大家打着饱嗝再也吃不下去了,这才放下筷子。

    唐茉茉摸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一边打嗝,一边点赞,“果然人多的时候吃火锅最热闹,不知不觉就把自己吃撑着了。”

    “呵呵……”大家都被唐茉茉这番话逗笑了。

    吃完饭,喝了点有助于消食的山楂茶,凌爷爷这才正色。

    “既然大家已经休息好了,饭也吃过了,茶也喝完了,那我就来讲点正事吧。”

    见凌爷爷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大家也不敢再懒散,连忙正襟危坐,严肃的听凌爷爷讲正事儿。

    “明天就是总统〖President〗大选正式开始的日子。”凌爷爷严肃的说道:“我们和北辰先生之间也将正式开战。”

    本書首发于看書辋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