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洪孟楷说,立委补选结果涉及民进党内派系势力消长,以及台南版图,赖清德压力不小
李太太术后及胎儿都安然无恙,目前持续于门诊做产前检查,胚胎健康的心跳声更是鼓舞着双亲与医护人员
李太太的情形又较为危险,因妈咪子宫内还有另一个怀孕的胚胎!张太和医师说明,手术期间必须避免碰触子宫,影响怀孕
柴犬Yuma趁家人外出偷咬地垫,却被监视器全都录,?到熟悉声音呼喊自己<zì jǐ>名字,吓到得大双眼满脸问号地盯着,下一秒心虚地拔腿落跑,还不停<back again>张望四周寻找声音来源,马麻笑说,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73章 用初恋做赌注

第173章 用初恋做赌注


    秋雨沙沙,细密如线。

    天色有些阴沉。

    爱林高中大礼堂中灯火通明。

    所有<suǒ yǒu>学子翘首以盼。

    西装革履,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步履从容地踏上了讲台。

    “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北辰卓,相信<xiāng xìn>很多人都了解现在的我,却不一定知道<knew>二十五年前的我。二十五年前我也如同你们一样,坐在台下,聆听前辈的感<sense>言,开始<kāi shǐ>了我在爱林高中的学习生涯。在这里留下了我的汗水我的青春,也让我收获了友情和懵懂的爱情,今天我站在这里,用我的经验告诉大家,青春就该努力奋斗,青春就该不留遗憾。”

    讲台上,北辰卓受母校約ense>Q耄乩锤律亲隹У淅窠不啊

    台下,岑雪坐在最后一排安静的看着台上二十多年不见的男子。

    他变得成熟了,也变得更有野心了。

    耳边回荡着学子们激动的掌声。

    岑雪知道<knew>这个男人向来擅长煽动气氛拉拢人心,这功力比起二十多年前他当学生<xué sheng>会长的时候<When>更胜<win>一筹了。

    她乘着所有<suǒ yǒu>人的注意<危险信号>力凝聚再讲台上的那个男人身上,默默起身,撑起伞,走出了大礼堂。

    讲台上,北辰卓用整整四十分钟做了一场激动人心的演讲。

    他满意的看到台下学生<xué sheng>们用崇拜的眼神望着他。

    走下讲台,走进休息室,北辰卓站在镜子前整理了一下领带。

    突然,他的目光被茶几上那朵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栀子花吸引了。

    北辰卓走到茶几旁,执起那朵清香洁白的栀子花,发现栀子花下还压着一封信。

    不知是不是因为和栀子花放在里一起<with>,信封上也染上了一股栀子花的香味。

    望着栀子花和手中的信封,北辰卓心神一阵恍惚。

    他粗暴的撕开了信封。

    信纸上娟秀的字体<Typeface>几乎<much>刺痛了他的眼睛。

    北辰卓脸上的表情变化不定。

    沉默了片刻,他猛地拉开休息室的门,快步朝外走去。

    “北辰先生,您在这儿啊,正好,我还有事……”爱林高中的校长迎面走过来,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正想跟北辰卓打声招呼,却被北辰卓看也不看一眼的忽略了。

    “北辰先生,您要去哪儿?”北辰卓走到门口,保镖立刻<gogo>上前恭敬的询问道。

    “我要去一个地方,去去就回来,你们不必跟着了。”北辰卓接过保镖手中的雨伞,乘着伞快步朝大礼堂外的树林深处走去。

    树林深处的空地上,一座巨大的玻璃花房悄然伫立在这里。

    北辰卓站在玻璃花房门前,撑着伞,静静地站着,像是在梦游一般,思绪早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一阵悠扬的钢琴声从玻璃花房中传来。

    北辰卓瞳孔猛地一缩。

    他一把推开了花房的门,寻着琴音快步朝里走去。

    蔷薇花墙下,一道纤细的身影正安静的弹着钢琴。

    熟悉的旋律,熟悉的画面令北辰卓震惊极了。

    发现北辰卓来了<lai l>,弹琴的人突然转过脸,一边弹琴一边微笑着对他说道:“第三小节有几个音我总是弹不准,怎么办才好呢?”

    “你……你是小雪……”北辰卓终于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张依旧美丽却更加成熟有风韵的面容,他断断续续的说道。

    “卓哥,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岑雪起身,微笑着对北辰卓说道。

    这画面亦如多年前他们初次相逢。

    “小雪,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

    “我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兜兜转转又回到这里,没想到居然会遇到卓哥你。”岑雪微微一笑,眉眼间有些沧桑,眼神去依旧清亮,望着北辰卓的眼神也一如二十多年前,充满了崇拜与喜悦。

    这样<then>的眼神令北辰卓心里一动。

    “卓哥,再教我一次吧,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首曲子我还是弹的不太好,让你见笑了。”岑雪含笑说道。

    “好。”北辰卓回想起当年两人在玻璃花房里一起<with>弹琴,一起读书,一起嬉闹的那些岁月,不由自主的点点头,答应了岑雪的请求。

    北辰卓和岑雪两人并排坐在琴凳上,四双手一起在钢琴上跳动着。

    一曲终了,两人相视一笑。

    “真好,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跟你一起弹奏一曲,我以为这辈子都没机会<jī hui>了呢。”岑雪望着北辰卓虽然依旧再笑,但眼眶却有些湿润了。

    北辰卓心里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惜,但还是沉默着没有说话。

    两人起身,岑雪突然身形一晃,差点摔倒。

    北辰卓赶紧伸出手一把搂住了岑雪纤细的腰肢。

    岑雪转瞬跌落在北辰卓怀里。

    四目相对,时光仿佛都停止了。

    岑雪却突然一把推开了北辰卓,“可能<kě néng>是刚才坐得有点久,腿麻了,卓哥,谢谢你。”

    被岑雪猛地一推,北辰卓也从刚才的回忆与旖旎之中回过神来。

    “时候<When>不早了,你的家人恐怕会担心< dān xīn>,我送你回去<get back>吧。”北辰卓说道。

    “家人……我哪里还有什么家人。”岑雪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卓哥,不用麻烦了,我住的不远。”

    听到岑雪的话,北辰卓微微一愣,爱林高中临近s市著名的景区,周围并没有住宅区,只有几家酒店<hotel>而已。

    没有家人……难不成岑雪现在还是单身,而且<ér qiě>独自一人孤零零地住在酒店<hotel>里?北辰卓暗暗想到。

    “这样<then>吧,我请你吃饭,然后送你回去<get back>,请不要<压嘛碟>拒绝我这个久别重逢的老朋友。”北辰卓略带强硬的说道。

    不等岑雪反对,北辰卓便带着岑雪走出花房,坐上了他的车。

    “太好了,看来北辰先生已经<yǐ jing>上钩了!”直到两人走后,唐茉茉和乔暖菲才悄悄从花房伸出的花丛中走了出来。

    “妈妈她……不会露馅吧?”乔暖菲有些担心< dān xīn>。

    要是北辰先生直到今天他和初恋情人<qíng rén>的这出重逢戏码是她们精心编排出来,专门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危险信号>而演的戏,不知道要恼羞成怒成什么样子。

    “安啦安啦,阿姨的演技这么好,连我都打动了,放心啦,不会露馅的。”唐茉茉安慰乔暖菲道。

    “鹰司哥哥和queen他们那边准备<zhǔn bèi>的怎么样了?”

    “我二哥在阿姨的手机里安装了全球最新定位系统,还在阿姨风衣上的胸针里安装了微型摄像头,他们就在酒店外不远处的车里远程监控着呢,我们快点去跟我二哥和queen汇合吧。”

    唐茉茉和乔暖菲两人紧随北辰先生身后也离开<lí kāi>了花房,赶到酒店前和端木鹰司与东方婧汇合,四个人一起守在屏幕前,静静地守株待兔。

    屏幕中,北辰卓带着岑雪来到s市最顶级的餐厅用餐,不过他很聪明的选择了意见<yì jian>专门为政要明星<míng xīng>准备<zhǔn bèi>的隐蔽包厢。

    所谓姜还是老的辣,唐茉茉对岑雪的演技万分佩服,她觉得<felt>乔暖菲的演技这么好肯定是从岑雪那里遗传的。

    晚上八点,岑雪和北辰卓从餐厅出来,返回到岑雪住的酒店。

    “快看快看,他们回来了<lai l>。”唐茉茉立刻<gogo>指着监视屏说道。

    大家精神一振,瞌睡虫瞬间一扫而空。

    “卓哥,谢谢你送我回来,时候不早了,我先进房间了,希望<hope>下次我们还有机会<jī hui>见面。”岑雪微笑着说道。

    “小雪,你不打算在s市多留一阵子吗?”北辰卓眉头微微皱起来。

    “我在这里无亲无故,也没有家人,如果不是为了回母校看看,也许<Perhaps>我这辈子也不会再到这里来,什么时候走,我自己<zì jǐ>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再来,更是遥遥无期了。”

    岑雪的话令北辰卓眉头皱得更紧了。

    “你就不能多留些日子么?”北辰卓说道:“二十几年未见,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说了又有什么用,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就想通了,卓哥我们终究是有缘无份。”岑雪红了眼眶。

    听了岑雪的话,北辰卓呆站在原地,岑雪则头也不回的转身进了电梯。

    “二哥,你说岑阿姨能成功<chéng gōng>吗?”唐茉茉有些担忧的问道。

    “一定可以< kě yǐ>,你看,如果北辰先生对岑阿姨一点情分都没有的话,那他肯定转身就走了,他现在一定正在纠结呢。”端木鹰司指着屏幕中的北辰卓,拉近了镜头,仔细分析他脸上的面部表情道。

    “哦,原来如此,这一招就叫做欲情故纵吧!”唐茉茉眼睛一亮。

    “岑阿姨已经<yǐ jing>进房间了。”queen指着房间监控窗口说道。

    果然,没过多久,岑雪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刚才我在餐厅的时候,乘着北辰卓上厕所的空档,在他的手机里已经植入了病毒程序,端木少爷,你确定真的能通过这个手机病毒掌控他的行踪和通话?”

    “岑阿姨,请你相信<xiāng xìn>我,这个病毒是军方最新研制出来的,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搞到手的。”端木鹰司说道:“你只要在北辰卓身边在拖延几天,我们很快就可以< kě yǐ>掌握凌曜他们的下落,到时候你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玩个消失,让北辰卓干瞪眼了。”端木鹰司信心百倍的说道。

    “好吧,那我就再拖延几日。”岑雪消除了心中的顾虑,冷静的说道。

    现在的她哪还有刚才的柔弱多情,对北辰卓更是不留一丝情面。

    “妈妈,你一定要小心呀!”乔暖菲不放心,忍不住叮嘱道。

    “嗯,菲儿,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放心吧。”岑雪心中一暖。

    本书首发于看书蛧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