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小林陈舍的三合院住宅被店家规画成座位区,而且<but>还在宅院的水泥墙上作装饰;不仅<not only>有疗?K的绘图,还有绿叶树枝点缀,文青风的外观,拍起照来也很好看
根据草案规划,未来广州<guǎng zhōu>将有十大火车站<station>,分别是,广州<guǎng zhōu>站、广州东站、白云站(原棠溪站)、广州南站、广州北站、白云机场站、新塘站、增城站、庆盛站、南沙站(万顷沙)
按照惯例,港澳事务会由全国人大委员长负责<fù zé>,管无论从家世背景、经历来看栗战书都有十足能力担任人大委员长
女人读书有多种姿态,但只要全心进入书的世界<shì jiè>,都是最迷人和高贵的,充满诱人的魅力
据《苹果日报》报导,还在就读大学四年级的何男和普遍男生一样,喜欢<enjoy>玩线上游戏,组队玩英雄联盟时经常刻意挂网,因此<therefore>都会遭队友<duì yǒu>怒骂
我的《李文说礼》当中,除了有对礼仪的归纳总结,还有对不文明机构和个人的列举名单
小晴供称,黄女2人为防止她逃离,要求她住在租屋处不得擅离,并且拍下她照片PO上各大交友软体网罗寻芳客,再由黄男担当马?附载往汽车旅馆进行援交,每次获利2000至3000元不等,金额全由黄男拿走转交给黄女,期间若每天援交的
犯下杀人重罪之后,张女相当地冷静,她向警方供称,因自己<his>想起多年前曾看过的电影<diàn yǐng>,因此<therefore>模仿<mó fǎng>其情节
小说 > 古代言情 > 味香 > 章节目录 第008章 开开荤

第008章 开开荤


    姐弟俩先到了肉铺,肉铺里,壮实的屠户正在磨手中厚重的砍骨刀,看到沈香苗进来,从摆满肉的肉案后站了起来,憨憨一笑:“姑娘<gū niang>,买肉?”

    “嗯。”沈香苗点头,目光在肉案上扫了一圈。

    古时重视农业发展,因而对于传统种植业来说非常重要<zhòng yào>的劳动力耕牛是不允许<yǔn xǔ>随意宰杀的,因而一般肉铺里都没有牛肉,而此时又不是逢年过节,羊肉也没有宰杀,因而肉案上,基本都是猪肉。

    五花、里脊、棒骨、前腿儿、后座儿、猪蹄以及新鲜的猪肝、猪心、猪肠等下水。

    铁蛋看到肥肥的猪肉,馋的口水都流了下来,指着那块肥肉最厚的道:“姐姐,这肉看起来好吃。”

    沈香苗瞅了一眼:“肉太肥,做红烧肉怕是不好吃,还是这块五花肉好,肥瘦相间,做出来保管喷喷香的,让你这个小馋猫吃个够。”

    铁蛋一听,咧嘴笑了:“听姐姐的。”

    于是,沈香苗要了几斤五花肉,几斤里脊肉,猪肝、猪心和猪肠、猪棒骨等东西。

    “总共二百七十三文,给二百七十文就成。”屠夫是个爽快的,最后又加了一小块猪皮:“猪皮回去<get back>炖菜,香的很。”

    猪下水不好做,腥臭味难去除,一般都是吃不起肉的穷苦人家买副下水回去<get back>做个炖菜什么的解解馋,因而价格<Prices>卖得不贵。

    “谢谢掌柜的。”沈香苗道谢,从袋子里数了铜板出来递给屠户。

    屠户收了钱,麻利的将肉和下水拿草绳捆好,放倒沈香苗背的竹篓里。

    出了肉铺,铁蛋这才满脸不安,小声说道:“姐姐,买这多肉,花了这么多钱,钱要是花完了,会不会被娘骂?娘说过,换了钱是要买粮食的,不然收麦子前都要饿肚子了……”

    肉当然好吃,可是铁蛋也不想吃了肉之后要饿肚子。

    “怎么会,姐姐今天挣了许多<many>钱。”沈香苗偷偷让铁蛋看了看怀中布包的银裸子。

    “呀!”铁蛋一看到银裸子,一双眼顿时亮了起来:“这么多钱?”

    “姐姐挖尿床草的时候<shí hou>,挖到了一只人参,换了不少钱呢,等下咱们就去买些大米白面,好好喂一喂你肚子里的馋虫,也不用担心<worry about>饿肚子了。”沈香苗笑道。

    又有肉吃,还有白面大米吃!

    铁蛋觉得<jué de>,幸福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

    “姐姐姐姐,以后咱天天去挖尿床草,说不定能挖出来许多<many>的人参,这样<zhè yàng>咱们就再也不会饿肚子啦。”铁蛋一边兴冲冲的走,一边说。

    沈香苗哑然失笑:“人参哪里是那么好挖的?不过铁蛋放心,有姐姐在,姐姐努力挣大钱保证让铁蛋天天吃上白面馒头,大肥肉。”

    挖人参不是重要<zhòng yào>的,重要的是有白面馒头,大肥肉吃。

    “嗯!”铁蛋兴冲冲的点了点头。

    姐弟俩到粮店又买了二十斤大米,二十斤白面,又花去了三百二十文钱。

    随后,沈香苗又采买了一些新鲜的豆皮、豆腐、腐竹、莲藕、花生等各类食材。

    随后,姐弟俩慢悠悠的往家走。

    等到家的时候<shí hou>,还不到晌午,吕氏下地回来,正打算做点棒子面粥喝,看到沈香苗和铁蛋回来,忙去接下竹篓。

    沈香苗一眼就看到吕氏的眼睛略有些红。

    “娘,你这眼睛怎么红了?”

    “没啥,风吹的。”吕氏伸手揉了揉:“好像进了沙子。”

    今天一整个上午<morning>都是大太阳天,压根就没风,吕氏说风吹进了沙子,分明就是扯谎了。

    “是不是大伯娘又来说难听话了?”

    昨天<zuó tiān>徐氏无功而返不说,还被沈香苗给拾掇了一顿,吃了大亏,依徐氏的性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沈香苗猜想,八成又是她来了<lai l>,指不定又说了一些混账话。

    看来这个大伯娘,真的不知道<zhī dao>悔改,得好好教训一通才行!

    吕氏不吭声,但眼圈却是红了一红。

    看样子,是这么回事了。

    沈香苗脸色顿时一沉:“咱们二房卖不卖闺女的,是咱们家的事,管她什么事,手伸的忒长了些,娘,往后大伯娘再提这个事,你也别跟她客气,咱家可不能平白无故的任她闹,吃这个亏。”

    “放心吧,娘知道<zhī dao>了。”吕氏点头:“咋样,这尿床草换到钱没有?”

    尿床草,满地都是,田间地头的不知道有多少,这样<zhè yàng>跟杂草一样的东西,居然是药材,吕氏还是有些不信。

    “换到了换到了,换了好些钱呢!”铁蛋赶路热的狠了,拿了水瓢舀了半瓢凉水,咕咚咕咚喝了个底朝天,抹了抹嘴角的水渍:“姐姐买了白面和肉,说要做白面馒头和红烧肉吃呢!”

    “是嘛。”吕氏一脸惊喜:“换了多少钱?”

    “尿床草换了二百六十四文钱,挖尿床草的时候我挖到一颗草药,本也不确定是不是人参,寻思着碰碰运气就拿给人大夫看,结果人大夫二话不说给了五两银子。买肉和大米、白面一共花了八百七十六文,现在还剩下四个银裸子三百八十八文钱,铜钱和两个银裸子娘先拿着做家用,剩下两个银子我想暂时先拿着。”

    沈香苗笑了笑,接着说道:“娘放心,这些钱我不会乱花,只是寻思着看能不能到镇上做点小生意来做,若是能赚上一些银钱,也好贴补家用,铁蛋今年六岁了,按说也该去学堂读书了。”

    “成,就按你说的办。”吕氏二话不说,就笑着应了。

    自己<his>家闺女从小就是勤俭节约,吃苦能干的,近些日子更是表现<performance>的聪颖机敏,尿床草都能换钱,无意中都能挖到人参,这说明福气落在自己家闺女头上了。

    吕氏答应的干脆,更是透着浓浓的信任,沈香苗心中也是一暖,咧嘴笑了笑:“我把猪肉和下水先收拾收拾,娘拿白面擀点面条,我做红烧肉,晌午咱们也开开荤。”

    “红烧肉少做一些,我看着五花肉也有几斤,少做些能多吃两顿,白面面条就不必了,拿白面和棒子面掺和在一起<stay><with>,做点二合面的面条,又好吃又顶饱。”吕氏提议。

    穷苦日子过惯了,家里一向又都是紧巴巴的,这好容易有了白面猪肉吃,吕氏盘算着能将好日子过得长远一些,倒是是情理之中的事。

    看来,需要多挣一些钱,多给家里人一些安全<ān quán>感<sense>,家人才<rén cái>能踏踏实实,心安理得享受好日子呢。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