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发言人认为,本来就是杀人偿命,等到这时间点才来找1、2个,根本不是遏阻,是落人口舌、?u造话题
知情人士指出,张荣味原本打算出席记者<jì zhě>会,碍于已答应出席既定行程,因此<therefore>未出席,目前也没有计画再开记者<jì zhě>会
新任监委虽然曾经提出可以< kě yǐ>具名投票<piào>及提出不同意见书的修法版本,但在监察院院会时并未获相较多数之监委支持<support>,已经将不同意见书条文删除,而且<but>该一版本并未通过院会之决议,监察院院会通过的是原任监委并无不同意见书的版本
我儿子是我的宝贝,也是我家小少爷,怎么可能<would>被虐待?爆料的人有事吗?
台北一名月入近6万的施姓男子,日前使用摩斯汉堡APP订餐3次,系统皆显示故障无法<to be>使用,只好亲自至柜台排队点餐,因此<therefore>耽误上班时间遭公司资遣
一位长相甜美的31岁轻熟女,因工作关?S与张姓男子搞婚外情、征战全台摩铁!
另外,还有内政部政务次长陈宗彦、外交部政务次长徐斯俭、大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邱垂正、陈明祺、海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陈阳益、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委员并任副主任委员张天钦、促转会委员杨翠、叶虹灵、彭仁郁等人
消防队指出,当天是姊姊要载妹妹去找父亲,因不熟悉路况,加上有积水,才导致摔车跌进水沟
小说 > 玄幻仙侠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1632章 我忠诚于你12

第1632章 我忠诚于你12


    拉尔在旁边看着也是眼睛发直,这么强大的武器妮可有一个该多好啊。

    梅子卿爹给梅子卿准备了豪华的马车,各种各样的东西都准备了,吃穿住行都没有一点马虎。

    看着不像是去历练的,而是去度<attitudes>假的。

    梅子卿扶额,朝自己<zì jǐ>老爹说道:“真的不用准备这么多,会被打劫的。”

    这不是告诉别人,我是大肥羊么。

    金元宝退而求其次,没有给自己<zì jǐ>女儿准备豪华的大妈车,准备一个非常朴素的马车,但是里面豪华无比。

    出发的时候<When>,金元宝拉着梅子卿的手,“这次说什么都要找一个男人回来,知道<knew>不。”

    梅子卿郑重点头,“肯定会找一个男人回来,你老放心。”

    催婚不管是在什么时代,在什么位面都少不了。

    宁舒梅子卿,还有六个武器挤在马车中,本来马车挺大的,但是人一多,就显得拥挤了。

    跟几个强大的武器挤在一起<with>,看着拉尔的眼神不善。

    几个武器被一个残次品打败,简直丢人。

    弓弩·拉尔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转头见宁舒盯着自己。

    弓弩·拉尔想到自己好歹打败了几个武器,虽然大多数是主人出力,但是好歹在强大的武器手下逃生了。

    拉尔挺直了背,极力忽视身上针扎一样的感<gǎn>觉。

    宁舒开口问道:“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

    梅子卿拿出了底图,指着一个地方,“我们去这个地方。”

    宁舒看着地方,是一个很小的地方,而且<but>很远很荒凉,宁舒问道:“为什么,你查到什么了?”

    梅子卿树说道:“这个地方死的人很多。”

    宁舒哦了一声,当着这么多的人没再问了。

    赶路是一件很幸苦的事情<affair>,晚上的时候<When>,还得停下来休息。

    暗中保护梅子卿的人也很苦逼。

    宁舒带着拉尔去狩猎,杀月兽让拉尔进食。

    杀了几头月兽之后,拉尔不需要在进食了,宁舒就收手了。

    拉尔拿出本子,在本子上记录<Record>杀了几头月兽,然后两人回到了驻扎的地方。

    梅子卿守在火堆旁边,往锅里放了一些东西。

    宁舒坐在梅子卿身边,问道:“死的人多了就有问题<wèn tí>?”

    “除了天灾就是**,才能造成大规模的死亡。”梅子卿拨着火堆说道。

    “虽然不知道<knew>是怎么回事,总归要去看看的,如果出了什么问题<wèn tí>,能挽救就挽救,不能挽救也没有办法。”

    宁舒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死人了?”

    “你也不看委托者家里是做什么的,生意遍布天下。”

    宁舒嗯了一声,既然来了,就要找出问题。

    还有就是杀拉尔和妮可的人貌似还没有出现。

    宁舒也不着急,上天要人狗带,也许会早一刻,会晚一刻,躲过了一次,那一次也躲不过,总归是要死的。

    宁舒左右看了看,“你五个如花似玉的武器呢?”

    拉尔时常都跟在她身边,无论什么时候回头都看得到他。

    梅子卿的武器似乎没有这个意识。

    “在帐篷里呢。”梅子卿淡淡地说道。

    宁舒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

    “走一步算一步。”

    宁舒也不操心,反正不是她的事情<affair>,高高挂起,毕竟是自个的任务。

    插手多了反而<but contrary>不好。

    宁舒释放出了精神力,避免有月兽冲过来而不知晓。

    宁舒察觉到周围有不少人隐蔽着,显然是梅子卿老爹派来保护她的。

    宁舒释放出了更多的精神力,覆盖的地方远一点。

    结果扫到了一个小不点,这个小不点拿着一个匕首,一下一下扎着一头月兽。

    这头月兽已经死掉了,小男孩用匕首扎一下,月兽就飙出血液,溅在男孩的脸上。

    男孩的眼睛隐在黑暗中,嘴角笑着,露出了一颗尖锐的牙齿,一下又一下地扎着月兽。

    被扎的地方都变成肉糜。

    宁舒挑了挑眉头,这个小男孩怎么在这里?

    难道是跟踪来的?

    这个小男孩的身体只有五岁孩童大小,虽然不知道经历了什么,让他黑化了。

    选择了堕落。

    这个孩子就是集所有<suǒ yǒu>负能量于一身的武器。

    仇恨,残忍,偏执,虐杀……

    宁舒更倾向于这个孩子是冲着她来的。

    孩子似乎累了,站了起来,匕首滴滴答答地流血,居然朝宁舒的方向一笑。

    咯咯咯咯地笑着,像一个天真的孩子。

    宁舒收回了精神力,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跟踪而来的,只要出现她的面前。

    肯定会被打屁.股。

    梅子卿从锅里舀了一碗汤给宁舒,宁舒喝着肉汤,味道棒极了。

    吃了饭,宁舒就要上树去休息了。

    拉尔伸出手,将宁舒举高高了。

    拉尔:好轻。。

    宁舒低着头,拉尔仰着头,四目相对,拉尔脸一红,使劲将宁舒一下举上了树杈。

    宁舒坐在树桠上,感<gǎn>觉屁股有点疼。

    拉尔爬上了树,跟宁舒相对而坐,说道:“妮可,你要多吃点,你好轻。”

    宁舒说道:“本来年纪就小,重了才奇怪。”

    “你胳膊好瘦的,以后多吃点。”拉尔看着树下的帐篷,“你朋友不是很有钱吗,以后多蹭点吃的。”

    宁舒:……

    柑橘拉尔的画风不太对啊,如此耿直的孩子让她不要脸去蹭饭。

    “以后我多杀月兽,卖了兽核多给你买好吃的。”拉尔说道,“现在只能蹭你朋友的。”

    “喂,我听得到的。”火堆旁的梅子卿抬起头朝树上说道。

    宁舒忍不住笑了起来,“就算要杀月兽,也是我带着你去的,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活着。”

    “哦,我知道了,我以前听人说,人类重欲,荣华富贵,无上权力,无上实力,妮可想要什么?”拉尔朝宁舒问道。

    宁舒两条晃悠,手指点着下巴,“我得想想啊,暂时没有,像我们三餐不继,没有落脚的地方,谈荣华富贵远了。”

    “以后的事情以后说。”宁舒躺了下来,释放出精神力,要看看那个小鬼现在什么地方。

    在宁舒精神范围内,发现那个孩子又在杀月兽,月兽已经死了,他还不慌不忙一刀一刀的扎。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