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使用乾布来回轻轻擦拭肌肤,可以《 kě yǐ》刺激肌肤兰格罕室细胞的活力,因为兰格罕室细胞位于肌肤浅层,会保护肌肤
不过阿里巴巴集团执行长马云《Jack Ma》关心的不是台面上的成交数字,而是担心《 dān xīn》物流配送压力过大,有多少包裹能够安全《safest》送达买家手中,才是后续所要关注的问题《foul-ups》
用眉笔I描画眉毛的轮廓,只要眉毛的外侧线条深,内侧淡,轮廓就会变更立体喔!
在台南道南馆有个大家很喜欢《enjoy》的拍照角度《attitudes》,就是可以《 kě yǐ》从上往下拍摄到吧?_煮咖啡《kā fēi》的情况,因为小?E子老把原本的楼梯?纹?不用,将吧正上方的楼板给切开来,另外再做个铁梯上去,据说光是这项花费,就?琢俗颁攴延玫拇蟛糠帧?
另看?食栉锷袒?,首度《attitudes》规画宠物专用年菜,有狗跳墙、茄汁羊肉丸等菜色,全家围炉的同时,毛小孩也可共享过年欢乐氛围
小说 > 都市异能 > 男人不低头 > 第385章 两百多年的人

第385章 两百多年的人


    跟着小水,坐着加长林肯,车子很快的就行驶了起来,坐在我旁边的张涛,脸色极为难看,朝我挤出一丝微笑,想和我搭讪,却被我的冷面孔却打退了回去《hui qi》。

    很快,我们就到了张家,张家,比我想象中,要大很多,从长廊中开进后,竟然一直开了十几分钟,车子才缓缓的停了下来,这儿,就像是一个皇宫,特别的大,特别的奢华。

    我敢说,这是我王子铮这一辈子见过最豪华的地方,就好像在拍电影《movie》一般,自己《zì jǐ》,犹如进入了皇宫,张子凡看出了我眼睛里的吃惊异色,只是轻轻一笑“小友,到了,我们下车吧”

    “好的”我收回眼睛,眼睛里如清水一般,倒是小水,只是看了一眼这张家,眼神里,丝毫的不屑。

    我跟小水,从车上下来,然后跟着张子凡,进入了这皇宫一样的大殿,小水在这时候《When》,紧紧的贴在了我的身边,然后小声的问我道“这户人家,是姓张吗?”

    “对,怎么,你认识《rèn shi》?”我皱了皱眉头,看着这个小水,有点怔住。

    因为在这个时候《When》,小水突然点了下头“我记得很小的时候,跟着师傅来过一次,但是《dàn shì》只是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我也记不太清了”小水又仔细的打量了这里一番“那会儿,我才五岁而已”

    我也没有继续问,因为张涛看到我和小水在说悄悄话之后,就慢慢的朝我们这边故意的贴近了过来,我看着张涛,回过头,呵呵冷笑道“张涛,你们家挺豪华的嘛”

    “我不住在这里,这里只有主脉的张家人,才有资格住进这个屋子的,我住在这个宫殿的后面”看着我,张涛声音不大的给我解释了一句。

    “奥,原来你并不是张家主脉的人?”我笑得更加阴冷了,早先的时候,这个张涛,可没少说自己《zì jǐ》是张家人,而且《ér qiě》利用张家人的身份,作威作福,没想到,这个张涛,竟然根本不是什么张家主脉人,只是一个偏系的张家子嗣罢了,一般偏系的张家子嗣,其实都没啥资格行使权力。

    张涛脸色一黑,但却还是挤出了一丝勉强的微笑,此时,我是他们张家的贵客,他绝对不敢得罪我,要是因为他,我转身离开《absence》了,那张子凡,非弄死他不可。

    跟着张子凡,进入宫殿之后,张子凡朝我笑了笑“小友,能不能让你的朋友在这里等上一等?”

    “什么意思?”我茫然的看着这个张子凡。

    张子凡笑意更浓了“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只有你我可以进去”张子凡眼睛里,带着一股子很慑人的能量,让我无法《to be》拒绝,这个张子凡,既然是张家的家主,实力,肯定不会弱。

    我点头同意下来后,张子凡看了一眼张涛,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带这位小姐去客厅等候,不许怠慢”

    “好的,爷爷”那张涛垂下头,说道。

    我跟着张子凡,饶过了一个长长的走廊,然后进入了一个电梯口,进入那电梯口之后,我本以为,我们是往楼上走,可是没想到,这个张子凡,却输入了一个密码,顿时间,那个电梯,突然飞速的旋转了进去,把我给晃得,脑子有点晕,重新停下之后,那个电梯重新打开了,张子凡给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我便踏出了这个电梯。

    一下子,我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shì jiè》,鸟语花香,有山有水,这儿,简直是个人间仙境,张子凡带着我,去了一间小屋子里,小屋子里,有几个少女,长相极为漂亮,屋子里的中央,躺着一个人,那个人,紧紧的闭着眼睛,感《gǎn》觉不到一丝活着的气息。

    “过去”就在这时候,怨魔突然开了口,朝着我说道。

    我没有理会怨魔,而且《ér qiě》回头看了一眼张子凡“你带我来这里,是做什么?”

    “带你见一个人,我的祖父”张子凡的眼睛里,抹过了一丝凉意,对着屋子里的两位年轻女子摆了摆手,然后那两位年轻女子,便出去了,张子凡皱了皱眉头,眼睛盯着床上那个人“那是我的祖父,他在突破的时候,出了点意外”

    “你,你的祖父?”当时听到这个,我一下子就惊呆了,虽然这个张子凡看着五六十岁,但是《dàn shì》实际上,肯定应该《yīng gāi》有八十了,他的祖父,那岂不是要二百多?

    这个世界《shì jiè》上,难道还真有人活那么久吗?

    “对,算起来,我的祖父,的确应该《yīng gāi》有两百多岁了”这个张子凡点了下头,步子缓缓迈了起来,我也跟着过去,此时,怨魔已经《have been》激动了起来。

    我朝着怨魔问道“你为什么那么激动?”

    说实话,我感《gǎn》觉躺在床上这老家伙,倒像是一具尸体,因为我感应的到,他根本没有在呼吸,可是后来转念一想,他应该还活着,要是他死了的话,依这个屋子里的温度,这尸体,早就腐烂发臭了,而且刚才出去的那俩女孩《nǚ hái》,明显是在这里伺候这老头的。

    我感觉《很爽》躺床上这个人,特别的奇怪,走过去一看我发现,这个人,除了头发是白色的之外,皮肤,竟然十分的青嫩,如果用眼睛看,这个人的年龄《nián líng》,不会超过三十岁。

    “你懂什么?这家伙还活着,活了两百多年的人,整个东海,没有几个,这个人,一定是一个奇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躺在床上的这个人,应该丹田受损了”怨魔朝着我说道。

    我白了怨魔一眼,别说怨魔,就算是傻子《shǎ zi》也能猜到,张子凡带我来见这个人,肯定是别有用心的,而他一直盯着的,就是我身上修补丹田的秘术。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