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2008年深圳『shēn zhèn』楼市回落,就是从个别片区一、二手房价格『Prices』倒挂开始『appeared』的。
陈志认为,限购将会是一个长期性、长效性的政策。
成交均价涨幅位居全国最大『zuì dà』,达到16.64%。
今年5月上海商品住宅成交面积约83万平方米,虽然较去年新政后的5月同比有160%的大幅上涨,但均价依然在开发『developing』商的预期水平线下徘徊。
公共服务『services』“欠债”位于福建省福州『Fuzhou』市仓山区建新镇的福湾新城共有春风苑、夏雨苑、秋月苑、冬阳苑4个小区,总计有近百栋的住宅楼,是福建省迄今已建成的规模最大『zuì dà』的社会保障性住房集中区。
今年春节『Chinese New Year』前夕,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首个社会保障房项目——金涵小区遭遇30多户经合法程序产生的认购者的弃权,该刊记者『jì zhě』从弃权名单上看到,有的弃权认购者选房优先号码相当靠前。
与4月份相比,房地产信托成立『chéng lì』数量锐减26%。
成交回落,主要『zhǔ yào』是‘京十五条’有效遏制了投机投资性购房需求。
小说 > 都市异能 > 重生之大涅磐 > 章节目录 第25章 中考成绩

第25章 中考成绩


    接下来的几天里母亲去和大舅母接洽得越加频繁,大舅母倒也不是习惯了颐指气使的人,也替苏灿想着,莫不是曾全明又惹到了这个性格和他同样要强的曾珂儿子,和母亲说话除了必要的抱怨之外,也让曾珂多花点心思在苏灿身上,关心一下他最近的学习生活。

    舅母尹淑英大概觉得『felt』这中考刚过,家里给的让他考上第三高中的压力颇大,所以苏灿有点反常,年轻人这个阶段总归是这样『then』的,也没有过分追究,和母亲曾珂之间的事情『shì qing』更多在如何『how』促成这边门面的租用问题『wèn tí』上面。

    这边市政府管门口铺面租用的是秘书处的秘书小王,小王平时对曾全明这样『then』的老干部也颇为尊重,舅母说的话也挺管用,门口的两个铺面就落在了舅母的头上,程序上没有问题『wèn tí』,就看是母亲曾珂和梅兰,贾政两方谁占大头的问题。

    虽然舅母也没有因此『therefore』而讨厌『hate』苏灿,只是最近大舅的行为倒是让母亲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据说当天他们走了之后,大舅第二天一早五点钟就起床浇花,散步『sàn bù』,然后就坐在客厅沙发上,一直愣愣的发呆,最近上班也是有些魂不守舍的,也没和舅母多说什么。

    母亲倒是内疚极了,自然『zì rán』认为是苏灿砸了他心爱『ài』的烟灰缸,以至于大舅心痛,茶不思饭不想的。想要给大舅补上,却又发现以他们的家底,对那样的烟灰缸也没辙,总不可能『kě néng』重新买一个还给大舅吧,再说了都是一家人的事情『shì qing』,要真买一个送给大舅,曾珂倒是很明白自己『zì jǐ』这个哥哥,多半不会收。

    这下曾珂倒是对自己『zì jǐ』大哥内疚起来,加上最近事多,中考成绩马上要下来,从前的担心『 dān xīn』也再度『attitudes』滋生,对苏灿的埋怨也多了。

    苏灿听闻自己大舅最近的表现『performance』,心头松了一口气,原本想到自己那一砸确实有点冒失,不过若不是这样掷地有声,他苏灿怎么可能『kě néng』打动一个在机关市规划办主任浸淫多年的大舅。自己的建议大舅是绝不可能听得下去的,若自己是一个门门考满分的尖子生,大舅或许会引起重视,或者自己已经『have been』成年,有自己的事业。

    而现在的自己,自然『zì rán』只能承受大舅的训诲,而没有资格去参与和给予他任何意见『yì jian』。难不成要坦诚告诉大舅水灾马上就要爆发了,我是从未来来的,九八年的股市相当动荡!

    本来苏灿也定了心思,如果这次无法『to be』触动大舅,他会等到下一次家庭『jiā tíng』聚会,再想办法旁敲侧击,毕竟这也非一日之功,想要改变大舅的观念,如何『how』让大舅听进自己的说话,是要费些心思的。

    两个人都要门面店铺的消息也让梅兰和贾政那边知道『zhī dao』,一方面二姐夫贾政笑着脸说这样一家人都下海经商了,以后就搞个家族企业『business』出来。另一方面则让梅兰接连突击,想要从大舅母这边套出母亲究竟想要做什么生意。

    梅兰这边的软磨硬泡,倒是引起了大舅母的警觉,她也不是笨人,总觉得『felt』这梅兰最近献殷勤也太频繁了一点,还不是想要弄清楚她小姨曾珂究竟要做什么。

    尹淑英也只是推说大概是烟酒那一类的生意,梅兰倒是没有怀疑,在市政府的门面下做烟酒生意,那应该『yīng gāi』不错,不过在这政府大楼周围,烟酒的摊子倒也不少,这么插一脚进去,利润不免就薄了。

    都没有说破,接下来也就是谁用大店铺,谁用小店铺的问题。

    母亲曾珂本来想想算了,自己还是用旁边的小店铺比较好一点,这样前期的资金也够周转,投取篴ttitudes』胍脖冉闲。纠春退崭干塘康氖焙颉簊hí hou』两人都有些动心,却被苏灿强力的打断。

    苏灿知道『zhī dao』现在是最大拉锯攻坚战的当儿,如果让梅兰贾政占据了大店铺,历史『lì shǐ』必将重演,伴随着『Along with』两人的做大做强,他们的本来面目也将展现,所以全力劝服父母『Parental』,提出要做就要大门面,前期投入或许过多,货品在里面看上去也不多,不过未来的发展潜力却很大。苏灿知道后来市政府二楼办都迁了址,第二层全空了出来,后来贾政和梅兰两人就干脆将二楼全部『quán bù』包下,做成了一个大型文化用品超市,未来的成就潜能巨大。

    在苏灿一句“如果做不全力以赴,不做到最好,那么还不如不要『压嘛碟』开店。”之下,母亲曾珂和父亲苏理成深感『sense』以然,在大门面上也不相让。

    然而『rán ér』就在梅兰和贾政盯着大门面不放,大舅母两下为难的当儿,却传出梅兰和贾政那边临时钱筹不够,要租用大门面所需要的钱数额倒是有点巨大,所以两人不得不放手死逮着的大店铺,退居小店铺,然而『rán ér』表面功夫却说得很好,既然小姨要大门面,他们也就要小的。

    苏灿心忖天助我也,接下来的事情母亲就开始『appeared』联系『links』进货渠道,然后父亲开始对内联系『links』装修,这个时候『shí hou』父亲公司的效益已经『have been』出现『There』式微的趋势,他也较为清闲,所以倒还是有很多时间去腾出来弄门面的问题,再说了市政府和自己家都在同一条街上,在这里开店,不外乎就守着自己家门口给自己做事,所以一家人倒是进入了一个比较满意的生活状态中去。

    唯一『sole』的两点担忧就是不知道店铺开起之后,能不能赚钱,第二点就是苏灿的成绩问题,如果考不上高中,要教高价,这笔钱可真是对目前来说雪上加霜。

    近几天里面苏灿都没有和刘睿,薛易阳两个死党联系,两人据说也都去串亲戚玩去了,偶尔也去一下那个光碟游戏室,他们获得了不小的地位『Brydon』,然而似乎王威威,林珞然等人听说据上次他们赢了过后也去过『been』几次,结果那几天恰好是苏灿他们都适逢中考的日子,只有一些放了假的不面临中考的学生『xué sheng』,对林珞然一行惊为天人。

    后来王威威接连等了几天,还是没见他们出现『There』,也就失望的走了,再没出现过。这倒是成为『Become』了刘睿和薛易阳的心结,林珞然那靓丽而妩媚的眸子,几乎『jī hū』填满了他们青春期大半的美梦。

    七月一日。

    今天是中考成绩出来,可以『 kě yǐ』提供电话查询的日子。

    吃过晚饭,电视声音被调小了下来,一家人如临大敌,母亲手头边上摆着苏灿的准考证,父亲则坐在沙发上面,手持遥控板,可是明显心神不属。

    电视报道着夏海市的新闻,下面还打出了今天中考查询热线将在七点之后开通的消息。

    相信『xiāng xìn』现在夏海市成千上万的学生『xué sheng』家长,都和自己家目前一样,守在电视面前,等待着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

    苏灿感『sense』觉到这种凝重的气氛和如临大敌的场面,无形中扩张着他的胸肺,回忆宛如潮水,汹涌的漫入脑海,当初也同样的是这一幕,母亲蜷在沙发边上,听到成绩的低落和面部神情的委顿,不停『bù tíng』骂着他苏灿,眼泪『tears』就流了出来,她刚决定了留在原来的公司,每个月钱少了,家里存钱的进度也缓了,一下子又要拿出这么多钱,又要去开口向别人借钱,那种对生活的失望,确是只有他们这种普通家庭『jiā tíng』才能体会的辛酸。

    苏灿坐在凳子面前,正对挂钟,挂钟上的一分一秒,似乎正在对他进行宣判,他重生过后,命运审判书的宣读。

    苏灿再也不愿回顾过去的梦魇,往往每趟考试他的感觉『很爽』好的时候,结果却可以『 kě yǐ』让他大失所望。明明认为自己这次考卷可以在八十分及格以上,偏偏一百二十分的题他可以考得只有五六十分。

    他怕自己如今亦有同样的感觉『很爽』,不是对自己不自信『confidence』,而是过去的梦魇,挥之不去。

    当!当!当!...挂钟准时在设定的时间响起。

    七点钟到!

    母亲拿起电话,拨通了查分热线,全家人的神经立时紧绷了起来。

    半晌过后,母亲失望的挂了电话,“占线!”

    而过不了几分钟,母亲又略带激动的拿起电话,查分系统那头估计热线爆满,一时间无法『to be』打通。

    就这么磕磕绊绊像是拉锯一样的拉扯一家人的神经,到了七点半左右,曾珂的电话终于接通。

    等到那头要求输入准考证号的当儿,老妈曾珂拿着纸条的手都因为过于紧张而颤抖着。

    一口气报上了准考证号。老妈警惕的拿起了笔,开了免提。

    电话那头冰冷的宣判语音响起,“准考证号:21358960。考生名字:苏灿。数学成绩:145分。语文成绩:135分。英语成绩:140分。理科综合成绩:105分。文科综合成绩:85分。体能达标成绩:35分。”

    “总分成绩:645分。”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