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5L引擎+双马达的i-MMD系统;该系统不仅〖not only〗更为稳定,同时更有机会一探40km/L的平均〖an average〗油耗大关
赶紧出面解释,因为赤饭的营养成分高,所以会当成战备口粮,但是队员没有考虑到民众的心情,实在非常抱歉
众所皆知的是,在Apple开放Apple Pay功能后,让消费者得以将信用卡虚拟化加入Apple Wallet中,并且进一步的将手机当作信用卡感〖gǎn〗应消费,而后Apple Wallet可搭载的卡片种类越来越多,像是日本的交通卡Suica也可加入装置中使用;现在,在iOS 12与watchOS也允许学生〖students〗们将自己〖his〗的学生〖students〗证输入到Apple Wallet当中使用
DS7 Crossback E-Tense即便是家族旗舰SUV定位,但精的外观身型,仍造就出相当不俗的感〖gǎn〗官享受
,不过再反覆落下50至100次左右都有损坏,其中iPhone XS的三支样本有两支在经过50次摔落后显着损毁,iPhone XS Max则在百次后损毁
小说 > 穿越 > 凰妃之锦医倾城 > 《凰妃之锦医倾城》第二卷 第一百四十章 天方夜谭

第一百四十章 天方夜谭


    最后还是金玉站出来说话:“回老爷,这件事情〖affair〗是这样的,我们方才守灵时,子时一到外面便狂风大作,时而出现猫叫声,又有女子凄惨的叫声,他们也是害怕,所以便离开〖lí kāi〗了,而后奴婢在这里时,蜡烛又全部熄灭了,随后突如其来一只猫抓伤了奴婢,奴婢便跑开了,并不知道〖zhī dao〗这里面的棺材是怎么开的。”

    如此邪门诡异之事听在叶国公的耳里根本就是怪力乱神。

    “府里有谁养猫吗?这些蜡烛你们都一一查看一下是怎么回事。”叶国公端正了一下坐姿,威严肃穆地道。

    底下的人听见他这样说立即去查看蜡烛,金玉想了想道:“府里只有四夫人喜欢猫,只是四夫人的猫向来不在晚上出没,四夫人又疼爱〖love〗非常,从来不让它出来随处乱跑。”

    四夫人的猫?叶国公脑海里翻转了一下这个称呼,貌似他已经很久没有宠幸四夫人了,甚至连那只他亲手送给四夫人的猫都已经给忘了。

    “你去问下四夫人今夜她的猫有没有出没,看看是不是那只猫的问题〖wèn tí〗。”叶国公浅声吩咐道。

    两旁烛火通明的铁栏杆圆形吊盒的地方挂着白蜡烛,一溜烟地排过去,小厮丫鬟们挨个把蜡烛检查过去,里面的烛心燃的很正常,并没有什么异样。

    “回老爷,蜡烛并没有什么问题〖wèn tí〗。”小厮检查完毕〖wán bì〗后对叶国公道。

    蜡烛没有什么问题,难道不是人做的手脚?叶国公淡淡地点点头,眉头锁的更紧了。

    “老爷,该不会,该不会是三小姐……那个了吧?”金玉立在灵堂的一边,眉眼挤成一团,有些惊恐地看着棺材。

    莫名其妙地出现这种事情〖affair〗,想不让人怀疑也难啊!

    “胡说八道!谁再敢胡说,就家法伺候,今天这件事情,你们一个字都不许说出去!”叶国公厉声呵斥,气的吹胡子瞪眼。

    金玉被吓得一哆嗦,浑身打了一个冷颤,连忙低头不敢说话。

    气的全身发抖的叶国公用双手扫了扫眉眼,目光冷冽地盯着底下的所有〖suǒ yǒu〗人,众目睽睽之下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这么多可疑的事情竟也没有一个人知道〖zhī dao〗,真是叶府的滑稽之事。

    大夫人看这样子,心急如焚,望着这安静的灵堂,轻轻走上前扯了扯叶国公的衣袖,低声道:“老爷,今日之事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十分突然,或许正如丫鬟们所说的一样,该不会是萝儿的问题……”

    “胡说!”叶国公再次呵斥,死死盯着大夫人,“他们不懂事那样说也就罢了,你是府里的大夫人,怎么也跟他们一样胡说八道!”

    被他这么一呵斥,大夫人六神无主没有了主意,低低地点点头立在他的身边一言不敢发。

    “四夫人到底来了没?”叶国公心烦意乱地看着空空如也的门口,有些焦急并且不耐烦地问道。

    “回老爷……”一个丫鬟正上前回话,话还没有说完,门口就走来两个模糊的身影,一面走来一面道:“老爷莫急,妾身一收到〖received〗消息就立即赶了过来。”

    人未到,话已落。

    自从两年前四夫人养的猫抓伤了大夫人之后,这是叶国公和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见面。

    原本四夫人集所有〖suǒ yǒu〗宠爱〖love〗于一身,曾经受尽府里多少夫人的冷眼白眼,她依旧咬牙默默撑了下来,以为只要有叶国公的宠爱什么都不重要了。直到那次她养的天涯抓伤了大夫人之后,叶国公便把她关在院子里反省,她以为那只是小小的惩戒,却不曾想这一关就是两年。

    她有她的傲骨,他有他的面子,两人僵持不下谁都不肯先服输,才导致了今天这种局面。

    “老爷,昨晚妾身的天涯一直都乖乖地待在房间里,从来没有出来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老爷您别急,总会有办法解决的。”四夫人原本就是天姿国色,两年的磨砺之后变得更加成熟有韵味,不过却还是和从前一样宽和善良。

    “恩……”叶国公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目光一直不断地在窗外和她的身上徘徊着,一种想要亲近却又不得亲近的感觉。

    “萝儿她……她发生了一点事情,我打算让法师过来诵经。”叶国公轻咳了一声,正儿八经地道。

    谁知,他话音刚落,四夫人就靠近了那棺材一步,两年不见,她身姿越发地轻盈柔软,盈盈纤腰不足一握,上座的大夫人看着她这副妖媚的样子,知道自己〖his〗再也挡不住了。

    两年前或许可以〖 kě yǐ〗,不过现在,她家族势力越发下降,叶国公所需要她的地方也就越来越少,而四夫人风华正茂,只要她稍微甩一点手段,不,根本就不用耍手段,就可以〖 kě yǐ〗再次得到叶国公的宠爱。

    四夫人慢慢地走到了棺材的旁边,一脸疑惑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就在她快要看到叶霄萝的时候〖When〗,上座的叶国公心突然紧张起来,吼道:“不要看!”

    可是四夫人已经看到了叶霄萝的样子,霎时间“啊”一声惊叫了起来,猛地扑到了叶国公的怀里。

    “老老爷,那里,那里……”四夫人哆哆嗦嗦地看着指着棺材那里,紧紧地搂着叶国公的脖颈。

    叶国公承受着这个久违的温暖的怀抱,双手也重新搂住了她的腰身,缓缓地吐出一口气,两年了,他终于抱到了自己所爱的人。

    “那里怎么了?”他低沉着声音问道。

    “萝儿,萝儿还有呼吸!”

    此话一出,灵堂里面所有的人都猛然后退了两步,紧张兮兮地看着棺材那里,三小姐,该不会要诈尸了吧?

    叶国公缓缓地推开了四夫人,微眯的双眼疑惑地看着她,动动唇:“你说的可是真的?太医会诊已经诊断出萝儿已死,怎么还会有呼吸?”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四夫人哆嗦着身子看着底下的棺材,厚重的棺材板里面透着乳白色的油漆,檀香木泛着明亮的光芒,将里面的人映照的十分清楚。

    “真,真的有呼吸!老爷,真的!”四夫人再次走到了棺材的旁边,紧张地看着里面的叶霄萝,转头闭眼把手缓缓地就要到里面去,可是,旁侧却突如其来一只手把她的手推开。

    “妇道人家懂什么?让我来!”叶国公的身子挡在她的面前,有些生气地将她推开。

    上面的大夫人用手帕擦了擦眼眶,看着叶国公的样子,他从来没有这么爱护过自己,只有在四夫人的面前他才能真正地体现出一个男人的胸怀。

    叶国公缓缓地将手伸到了叶霄萝的鼻子前,触上她的肌肤,奇怪的是,她的肌肤并不像刚开始〖kāi shǐ〗那样冰冷,而是带着淡淡的暖意,鼻子里缓缓地透着微弱几乎〖much〗闻不可闻的呼吸。

    “有,有呼吸,快去请太医!”叶国公猛地缩回手,神色惊惧中又带着几丝欣喜地对外面的丫鬟小厮道,“快把三小姐抬到房间去。”

    后面站着的一排丫鬟小厮虽然心里害怕,可是还是不得不上前把叶霄萝从棺材里面抬出来。

    “老爷,你说是不是老天知道了你这样伤心,特意将萝儿还给你的?”四夫人脸庞带着浅笑,粉黛不施的脸上一丝皱纹也没有,如同清水芙蓉一般清丽。

    叶国公点点头。

    雪依然下个不停〖back again〗,这个黑夜显得特别寂静,萧长歌侧在床的最里侧,闭着眼睛熟睡,而她的身后空空如也,一个人影也无。

    空旷的院子看上去就像是被雪和黑夜掩埋起来的样子,雪景和黑夜融化在一起〖with〗,雪地里慢慢地踏上一个半深不浅的鞋印,一个披着黑色披风高挑修长的身影笔挺地朝着前方走去。

    直到一个门口时,才轻声地把房门推开,他迅速地关上了门,小心翼翼地不让外面的风雪吹进这个温暖的房间,惊扰了床上人的休息。

    感受着温暖,他搓了搓冰冷的双手,脱下了自己的披风,上面飘落的雪花扑扑溯溯地落了下来,他扫干净自己身上的雪才缓缓地走向了里床。

    里面点着朦胧幽暗的两根蜡烛,他纤长模糊的影子时而被拉进,时而被拉远,很多种模糊的幻像出现在梨花木的案台上。

    终于走到了床边,那抹他惦记了很久的娇小的身影不断地在自己眼里徘徊着,他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抱过她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忘记了那种温暖的感觉。

    白天和她说话时的样子一直在他脑海中盘旋,他坐在床边,将她的身子揽进自己怀里,只有在这一刻,真真切切地抱到了她的身子,他才知道了她对于自己来说不再是触不可及了。

    突然,一双纤细的手穿过了他的腰身,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身子,萧长歌能感觉到他的身子一震,随即变得僵硬起来。

    “你来了,睡觉吧!好困!”萧长歌拥着他喃喃自语,丝毫不知道被他拥着的那个人表情是怎样地错愕与珍惜。

    “长歌……你是清醒的?还是睡着了?”苍冥绝低哑着声音问道。

    良久,没有等到她的回答,他有些苦笑,把她被子往上拉了拉,不让她受一点风寒,随着〖suí zhe〗她一起〖with〗躺下来,环住他腰身的双手又紧了紧。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