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小说 > 都市异能 >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 第1卷 第1255章 云诗彤的身材

第1255章 云诗彤的身材


    第1255章 云诗彤的身材

    小酒沉默。

    他不能生气,不能动,更不能说话,一切的一切,都以“静”为中心『center』,只要熬过了这段时间,毒素应能自行解决『jiě jué』。现在的他,对自己『zì jǐ』当初的决定有点后悔,多带几个人就好了,起码在外面可以『 kě yǐ』多放几个,不管能不能救自己『zì jǐ』,或许还有机会『jī hui』把消息放出去。

    看到小酒那副淡然的样子,程德义冷笑:“想等毒散么?哼,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jī hui』的!”

    再说段飞,从赵烟媚处欲火焚身地出来,开了那辆蓝博基尼直接就回家了,夜不归宿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段飞想为昨天『zuó tiān』晚上的这次“不好”,向老婆『别人家的好』大人道个歉,前提是她的精神状态正常的情况下。

    把车停在楼下,段飞轻手轻脚的进了门,先打开一条缝,又一点一点地挤了进来,不知道『zhī dao』艾薇儿那小丫头在哪里呢?他回来的路上,被堵了那么一小会儿,然后就有个穿一套超级短的蓝色制服的小姑娘『gū niang』走过来敲他的车窗,看在她脸蛋还可以『 kě yǐ』、有那么一点点胸的份上,段飞打开了窗户。

    是推销玫瑰花的,十块钱一支,段飞心疼了半天,挑了个开得最好的。

    这花儿本来是想送给老婆『别人家的好』大人的,可后来想了想,人家是女神耶!管理『managing』那么大公司,手底下的人全都是商界的精英,还曾经有那么多的人排队想追她,当然那些人最后的下场都很不幸……人家会希罕一朵花?

    不过那卖花的小姑娘『gū niang』又露胳膊又露大腿的,给人十块钱,就当积德行善了!

    积德?段飞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杀人无数,害人众多,积多少德才能弥补回正常人的生活?呵呵,这个问题『foul-ups』,只有靠自嘲来解决『jiě jué』了。

    奇怪,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老婆不在,艾薇儿不在,就连常驻家中的安姨都不在。她们去哪里了?同时消失,不会有事吧?

    想到这里,段飞赶紧上楼,到了云诗彤的房间门口,想也不想直接开门冲了进去!哎呀,非礼勿视!话说云诗彤此时正光着上身,朝背后抹油呢,雪白精致的肌肤半裸在外,胸前那一对傲然挺立的玉碗闪着诱人的光泽,这样『zhè yàng』的身材……呃,段飞的鼻血开始『appeared』四下飞喷了。

    云诗彤手里拿着一瓶新买的滋润霜,正对着镜子朝后背涂抹。她的背上长了个小疙瘩,好几天下不去,秦雪跟她说用这个滋润霜可以去痘,她就买了来。正好艾薇儿嫌家里烦,吵闹着让安姨带她出去玩,云诗彤也就想借这个机会保养一下。

    家里本来连人都没有,所以她也不用避讳什么,把t恤一脱,胸罩一解,赤膊上阵了。谁知道『zhī dao』段飞会在这个时候『When』回来啊,他不光撞上了,而且『but』还把她的上身看了个干净,这种侮辱老婆的事都是无耻的人才『rén cái』干得出来的。

    段飞自我感『gǎn』觉良好,回来的时间点刚刚好,这云诗彤的身材……超级好!

    有了这三好,他简直可以抱双胞胎的儿子了!段飞笑眯眯地看着云诗彤,没有要躲避的意思:“老婆,你还有这嗜好啊?”
当然,一定有人会因天上掉下来那无风无雨的?U风假,赚到了难得的休闲,趁机逛街看电影『movie』,反倒刺激了部分商业活动,对整个社会经济『jīng jì』来说,并不是全然都是损失
网路购物『shopping』是现在消费主流,促使居礼名店转攻虚拟通路市场,推出全新官网暨线上购物『shopping』,而即日起至8月31日止,官网开幕庆期间,除了精选多样网路独家优惠商品,只要加入会员即可获得200元网路购物金,消费满2,500元现折500元,首次购物还可享有300元折价优惠外,凡购物即再送神秘小礼
黄如?L老师『lǎo shī』充满侠义精神的个性,在她接任理事长后,不但积极争取教师的权益,为教师发声,同时也兼顾学子的受教权,她认为
不仅『not only』客人满头汗,他和 Josh也是全身?嵬福?覆还?,热血当然就是想到就要立刻『lì kè』去做,否则全部『quán bù』都等规画完善再行动,就不算热血了
,无论是忙碌上班族、新手爸妈、甚至银族,都能找到丰富且实用的课程,去繁为简、利用随手可得的食材设计而成


    云诗彤惊叫一声,赶紧双手捂在胸前,又羞又气:“你进来干什么?滚出去!”

    “地上又不干净,滚什么滚啊?”段飞一边说着,一边用贼眼盯着云诗彤的身体看:“啧啧,老婆,咱私下里可不可以不要『压嘛碟』这么亲热?”

    呸!云诗彤气得牙关紧咬,她知道段飞的脸皮极厚,现在要赶他走是不可能『kě néng』的,唯一『sole』的办法就是自己赶紧穿上衣服。有了保障,他段飞也就怕了!想到这里,云诗彤牙一咬,脚一跺……冲到床上穿衣服!

    手忙脚乱地把衣服穿上,她转过身,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把剪刀,歇斯底里地朝段飞扑来:“我要杀了你!”

    啧啧,这是怎么话儿说的?段飞一边躲一边调侃道:“那么好的资源,脾气那么暴做什么?还杀了我,要是真杀了,你不是一个人要过一辈子?老婆大人,你可真不长记性!”

    他不光不收敛,还拿这种话来气她,云诗彤恨不得一把刀跺了他:“你再胡说一句试试看!”

    段飞忙笑道:“不说了不说了……不过你是我老婆,地球上的人都知道!”真不明白这云诗彤怎么想的,明明以做人家的老婆自豪,却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真不知道是怎么修炼来的。

    “那也不许说!”云诗彤羞红了脸:“你快出去!”

    出去有什么用?刚才的春光已经『have been』尽收眼底,现在走不走已经『have been』是意义『yì yì』不大了。段飞嘿嘿笑着:“老婆,安姨和艾薇儿呢?”不会是被这个泼婆娘给赶走了吧?

    云诗彤哼了一声:“出去玩了!”

    段飞顿时眼前一亮,双手互相搓着,故意色眯眯地盯着她:“这么说,偌大的家里,只有我,和没有穿衣服的你?”

    这什么话?刚刚安静下来的云诗彤又跳了起来:“谁没穿衣服?你说谁?”

    “呃,我说的是邻居家的舅妈的姨妈的小侄女……”段飞开始『appeared』笑眯眯地胡说八道:“老婆,这么浪漫的时刻,来,我奖你一朵花!”

    变戏法一样从屁股兜里拿出一根光秃秃地木棍,想说点又浪又漫的话,登时被这木棍的形象『xíng xiàng』给噎住了:“呃,不是吧?老子花了十块钱,怎么就剩一根棍子了?”

    云诗彤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一点都不奇怪,象你这样『zhè yàng』的二货,花十块钱能买根棍子不错了!”

    哈哈哈!段飞突然大笑起来,指着云诗彤道:“这棍子是木棍,可不是我的那一根!别看这种破棍子花钱,我的棍子送给你,随便用!”

    云诗彤思想单纯,哪里知道段飞有这无耻的想法?认真地道:“我才不会用你的,以为自己很重要『important』啊?”

    段飞一边偷笑,一边把那木棍扔给她,上面还残存着一点花骨朵,粉红粉红的,好歹有那么一点意思。

    虽然这花很寒碜,但云诗彤还是接了过来,不管怎么样,也是段飞的一片心意,顿时觉得『jué de』心里甜丝丝的。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When』竟然也学会了浪漫,色不色的,好歹还有份儿心,比之前那个混蛋样子也要强多了。

    见云诗彤拿着花枝不吭声,段飞趁机坐到了离她不远的椅子上:“喜欢『enjoy』吧?”

    “不喜欢『enjoy』有用吗?”云诗彤直截了当地道:“花十块钱,买这么个东西,也就是你这种脑子泡了水的人才『rén cái』能干出来!”

    段飞白了她一眼,道:“好吧,我脑子湿了……不过老婆,你知道这小棍有典故的么?”

    一个破木棍有什么典故?云诗彤低头看着手里的木棍,不知道该说知道还是不知道,段飞的脑子里全都是坏心眼,她就怕不知道什么时候让他给绕进去了:“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拉倒!”

    “好吧,我说!”段飞笑嘻嘻地朝她靠了靠:“是这样的。从前啊,有一个小朋友叫小飞,他有一个女朋友,叫彤彤……”

    “不听了!”云诗彤站了起来,早就知道他没安好心。

    段飞笑眯眯地把她拉下来:“听嘛,听人家讲完才有礼貌嘛!有一天,彤彤问小飞:‘你知道11月11日是什么节日吗?’小飞就说:‘不知道呀!’于是彤彤告诉小飞,11月11日是光棍节!小飞就很好奇,什么是光棍呢?彤彤骄傲地说道:‘你连这个都不知道,真是太丢人了!我以前就打过光棍呢!’哎呀,小飞就更好奇了:‘那你是怎么打光棍的呀?’彤彤从旁边拿出一根小木棍,一边用小手扇它,一边叫道:‘打光棍!’、‘打光棍!’”

    “咯咯咯!”听完段飞的话,云诗彤忍俊不禁,刚刚紧绷的小脸也放松了下来:“就你故事多!”

    “那当然了,我小时候还是一代才子呢!”段飞想起自己小时候把老师『lǎo shī』气得想辞职的样子,心里油然而『however』生出一股自豪感『gǎn』。

    “就你还才子?”云诗彤自然『natural』不信,开始跟他搭讪,两个之前互相看不惯的人,因为小时候的故事而谈到了一起『yī qǐ』,而且『but』还抢着说话,身子也越靠越近。整本小说下载

    段飞几乎『much』能闻到云诗彤身上的馨香味了,就着那味道和俏丽的面孔,他几乎『much』就陶醉在其中了,嘴巴里努力说着能让云诗彤感兴趣的话题,身子离她很近。不得不说,云诗彤的身材真的是他见过的玩过的所有『suǒ yǒu』女人中最好的,这要是哪天得手了……段飞开始浮想联翩。

    两个人正在大眼瞪小眼,段飞的电话就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天堂内部的电话,不由皱起眉头。之前跟小酒说好了,天堂的事他不会亲自出面,除非有大事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不然不会直接跟他联系『links』的。

    抬眼见云诗彤真望着自己,段飞站起来走了出去,他不想让老婆知道太多,在她眼里,自己就是个无所事事的无赖好了。

    可云诗彤却故意跟了上来,想要偷听的意图十分明显,段飞无奈地一笑,按下了接听键……网站地图 手机端

    “程德义,你竟敢在你家里杀酒爷,不怕天堂的人找你算账么?”

    段飞脸色一沉,坏了,小酒出事了!

    合上电话,马上回到自己房间,利落地换了一身衣服,似乎只是一瞬间的工夫,走出来竟然跟刚才判若两人。刚才的话,云诗彤也听到了,她不知道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什么事,但是『dàn shì』能猜出是有人要杀小酒,有些担心『 dān xīn』:“段飞,你去哪里?”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