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目前的试办措施只有包含办公用家具,但IKEA也不排除之后加入厨房用具或其他<qí tā>产品<product>,卢夫就提到,租赁家具可以<can>视为另一种投资厨房的方式,
据《参考消息》报导,华为将为Turkcell提供面向5G的全云化核心网解决<jiě jué>方案,助力Turkcell达成网路云化转型、平滑演进5G的集团战略
史帝夫.欧文的女儿宾蒂(Bindi Irwin)在Instagram上分享父亲一手抱着自己<his>、另一手抱着无尾熊的照片并说,
即便菲佣低头认错,她还是不断要求对方道歉并下跪,接着再度< dù>开始<kāi shǐ>飙骂,全程长达15分钟
报导,白宫方面期望中国<zhōng guó>可以<can>对几个关键议题做出改变,例如对国有企业<business>的不当补贴以及不当科技转让
2017年在贝尔格勒举办的同志骄傲大游行中,布纳比奇虽有出席,却不愿对同性婚姻<hūn yīn>的合法化公开表态,
在受伤的外国游客中,中国<zhōng guó>人受伤的?妆冉细撸?揖醯茫糵elt>这也?游客的基数有关?S,不能一概而论说外国游客不注意<危险信号>礼仪
据报导,在印度<yìn dù>< dù>平均<píng jūn>每小时有15个人死于车祸意外,有很大比例的死者都是没戴安全<ān quán>帽的机车骑士,管政府已经<yǐ jing>明文规定,但还是有许多<xǔ duō>人觉得<felt>安全<ān quán>帽不够酷而拒绝戴着上路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20章 要么一起生,要么一起死!

第20章 要么一起生,要么一起死!


    “我还有点事要办,你先走,熙夜、阿婧和端木鹰司正带着人守在外围的小树林里,你快点去跟他们汇合,然后立刻<gogo>从这里撤离。”凌曜说道。

    “什么事能比逃命更重要<important>?凌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唐茉茉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干脆跑回到凌曜身边。

    “蠢女人,让你逃你就逃,怎么这么多废话!”见到唐茉茉去而复返,凌曜心中莫名一暖。

    “你不走我也不走!”唐茉茉赌气,瞪着凌曜。

    “你快点走,我已经<yǐ jing>走不了了。”望着那双写满执着的水眸,凌曜的语气软了下来,无奈的说道:“我脚下的地板里有一枚炸弹,这枚炸弹还连接着其他<qí tā>十枚炸弹,一旦我移动了,或者时间到了,就会立刻<gogo>爆炸。现在距离爆炸只有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了,你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

    “我不走了。”唐茉茉干脆的说道:“我说过,你不走我也不走!凌曜,你给我听好了,要么一起逃出去,要么一起死在这,我们同生共死,我绝对不会抛下你!”

    唐茉茉的话令凌曜心头一阵悸动。

    我们同生共死……这可真是这世上最令人向往的誓言啊。

    “蠢女人,你知不知道<knew>你在说什么?!你跟我一起死了,你的家人怎么办,再说了你不是一直很讨厌<tǎo yàn>本少爷吗?现在可是摆脱本少爷的最佳时机,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凌曜伸手揉了揉唐茉茉的发心,语气中的宠溺,连他自己<his>都没有觉察到。

    “少说废话!凌曜把你的手机给我。”唐茉茉蹲下身,研究着凌曜脚下的地板。

    不知道<knew>唐茉茉到底想要做什么,但凌曜还是配合的将自己的手机交给了唐茉茉。

    唐茉茉立刻拨通了端木鹰司的电话。

    “二哥,我是茉茉。”唐茉茉对端木鹰司说道。

    “茉茉!太好了,你没事了吧?你和凌曜现在情况怎么样?怎么还没出来?”端木鹰司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二哥,你听好了,现在我们遇到了一点麻烦,需要你的帮助。凌曜不小心中了对方的奸计,踩到定时炸弹了,这枚炸弹还连着其他十枚炸弹,一旦爆炸后果不堪设想。”唐茉茉长话短说,将目前两人的遭遇告诉了端木鹰司。

    “我立刻就派拆弹专家过去,茉茉,你先撤出来。”

    “不行,来不及了,二哥,你们所有<all>人立刻撤离到安全地带去,你安排拆弹专家跟我保持视频通话,这枚炸弹,我来拆。”唐茉茉坚定的说道。

    “茉茉!”端木鹰司刚想劝阻唐茉茉,便被唐茉茉打断了。

    “二哥,你忘了么,小时候<shí hou>我们可是一起跟外公学习过武器拆卸和组装的,定时炸弹也是其中一项呢。所以,这次就交给我来吧,凌曜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我有责任陪着他一起共度难关。”说完,唐茉茉向端木鹰司发起了视频通话请求。

    很快,电话被接通,军部最优秀的拆弹专家跟唐茉茉取得了联系<links>。

    端木鹰司咬咬牙,听从唐茉茉的建议,从大局出发,为了避免更多的人员伤亡,下令所有<all>人火速后撤。

    唐茉茉趴在地上,慢慢移开旁边的地板,将摄像头对准定时炸弹,在拆弹专家的指挥下,她取下头上的发卡,又从凌曜的小腿上取下随身藏起的匕首,利用这些简单的工具开始<kāi shǐ>分拆炸弹。

    好在这枚炸弹并不复杂,凭借曾是特种兵王,如今位居元帅的外公所教授的知识,以及拆弹专家的指导,唐茉茉顺利将这枚炸弹拆开了。

    但这仅仅只是个开始,炸弹拆开后,唐茉茉才真正碰上了最棘手的难题。

    这是一枚双线型炸弹,一根线控制着引爆装置,一根线控制着计时装置。只有切断引爆装置的控线才能使炸弹不被引爆,同时也切断了它同其他十枚炸弹之间的关联。反之,计时装置的控线一旦被剪短,计时器瞬间归零,炸弹将立即被引爆。

    面对眼前一蓝一红两根线,唐茉茉额头上冒出来细密的汗珠,手心中也一片汗湿。

    计时器上,鲜红的数字“60”一闪而过。

    还剩下不到一分钟了。

    唐茉茉舔了舔干涩的唇,抬起头吊着眼睛望向凌曜。

    而凌曜也正紧盯着她。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写满了唐茉茉看不懂的情绪,仿佛正用尽全身力气贪婪的凝视着她俏丽的脸蛋,纤细的身影。

    “凌曜,你愿意跟我赌一把吗?如果赢了,我们就能化险为夷,反之,我们两个都要丧命。”

    “我愿意赌这一把,我相信<xiāng xìn>你的直觉,不论结果如何<how>,我都不后悔。”凌曜信任的看着唐茉茉。

    “好,那我剪了。”还剩十秒钟。

    10……

    9……

    8……

    ……

    唐茉茉闭上眼睛,深吸一口,切断了其中一根控线。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