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苏贞昌23日上午〖shàng wǔ〗在瑞芳成立〖was founded〗竞选总部,致词结束〖jié shù〗后正?时咐肴ナ保?轮厩客蝗桓?上去,递交深澳电厂健康风险评估报告
台湾6名信徒指控,在美开设金阙宫的何姓宫主,找来?┡?H呜郎恚?⒏嫠咚?们有树妖、狐妖缠身,甚至还会连累家人,必须要赞助来
近日将再度〖attitudes〗前往进行例行访视,届时会要求他做说明,再就说明内容研议是否违反保外就医等相关规定,以及后续处置
,设置儿少教育〖education〗发展帐户,目前已有293户,参加者本人或其法定代理人、监护人于儿少年满18岁前,每人每年最高储蓄1万5000元,政府相对提拨同额款项,每年最高1万5000元,协助弱势儿童自立自强
曾担任百货公司楼管的男子黄志?o,四处向柜姐及其亲友谎称能以低价买入3C用品转卖获利,取得信用卡后盗刷,诈骗金额高达1
警方指出,事发路口为闪灯号?I,经警方调查了解,詹女(无酒驾)开车是由凤南一路西向东直行,号?I为闪黄灯;林男骑车由和成路北向南直行,号?I为闪红灯,疑似因酒后驾车及行经该路口时未减速而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车祸,将依违反公共危险罪嫌函请侦办,车祸肇事真正原因仍待由进一步调查以清
小说 > 玄幻仙侠 > 网游之锦衣卫 > 第两千三百二十六章

第两千三百二十六章


    也是因为玩家都在忙着,接任务在各地赚贡献度〖attitudes〗,黑木崖已经没有多少玩家了,再加上任我行和岳不群争斗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在,一般玩家不允许来的黑木崖核心区域〖qū yù〗,直到现在,玩家大部分还不知道〖knew〗,任我行和岳不群在拼命。

    令狐冲和任盈盈来到现场,一眼便看到了激战的岳不群和任我行,见到两人如此激烈到争斗,任盈盈不免有些担心〖worry about〗他爹任我行了。

    “爹!”

    这声一出,激烈交战的两人,瞬间分开,看到令狐冲,岳不群到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他早就预估到了令狐冲会来,自然〖zì rán〗不会有太大的反应。任我行则一下漏出了笑容。

    “盈盈,你没事吧?”

    “爹我没事!”

    任我行看了看令狐冲,又看了看岳不群,对着令狐冲开口道:“令狐冲,我再给你一个机会,现在出手,杀了岳不群,我便把盈盈嫁给你,否则,我就说将盈盈管在黑木崖一辈子,也绝对不会同意你们的两人的事!”

    令狐冲还没有说什么,一边的岳不群,兰花指一指令狐冲,笑了笑道:“冲儿,为师也在给你个机会,一剑杀了那妖女,为师可以〖 kě yǐ〗立即放了恒山这几个弟子,并且让你从归华山,继续做你的大弟子!”

    只见五岳剑派之中,几个一流高手,人手一把长剑,搁在被点穴道,不能动弹分毫的几个恒山弟子的脖子上。岳不群嘴上说着给令狐冲一个机会,其实完全〖completely〗就是在威胁他,只要他干动手,仪琳几人绝对会没命!

    “令狐掌门!令狐大哥,不要管我们,杀了岳不群,为师父报仇!”仪琳看到令狐冲,立即大声喊道。

    岳不群听到这话,只是冷笑了两声,令狐冲可谓是他看着长大的,对于令狐冲他实在太过了解了,令狐冲绝对不会不管不顾仪琳几人的性命〖their lives〗的。

    令狐冲看着岳不群咬牙切齿,却完全〖completely〗不敢出手。任我行,长剑一指岳不群,“伪君子!尽是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本教主,今天也替天行道一次,杀了你这伪君子!”

    任我行也知道〖knew〗,只要那几人在岳不群手中,想要令狐冲动手,非常困难,也不在说什么,挥剑再次攻向了岳不群。

    “令狐冲现在要是动手,岳不群死定了!”

    “可惜令狐冲现在不敢出手啊!”

    “你们说,要是咱们偷偷出手,弄死了仪琳几人,嫁祸五岳剑派的人,令狐冲会不会火力全开啊?”

    “你特么的比岳不群还阴险啊!”三人一脸鄙视的看着曾易。

    曾易其实也只是说说,这事儿太危险了,现场好几个超一流高手,稍有差错,他们可就暴露了。

    令狐冲注意力全都放在仪琳几人身上,手中紧握着配剑,随时准备出手,救下仪琳几人,不过显然,岳不群吩咐过那几个五岳剑派的高手,几人也时刻注意着令狐冲,并且站位都隔着一段距离,哪怕令狐冲实力再强,也最多救下一人,一旦他出手,另外几人绝对有时间动手。

    任我行都剑法虽然厉害〖Fierce〗,可是终究不成体系〖tǐ xì〗,激战几百个回合,岳不群也摸清了任我行剑法的套路。任我行一剑快似一剑,见任我行剑法有些散乱,不禁心中暗喜,手上更是连连催劲。突然岳不群一剑横削,任我行慌忙中举配剑挡格,却不想岳不群突然诡异的变招,回剑疾撩向任我行都手腕,任我行如若不放手,岳不群这一剑下去,一条胳膊肯定是没了。

    任我行非常果断,长剑立即撒手,同时一拍剑柄,长剑疾驰刺向了岳不群,岳不群回剑一档,任我行已经强攻上来,一掌挥出。

    如此段的时间,岳不群配剑已经来不起回防,只能左手出掌,碰的一声,两人双掌抵在了一起〖yī qǐ〗,任我行脸上一下漏出了笑容。

    “吸星大法!”

    岳不群暗道一声不好:“只感〖sense〗觉内力有些不受控制的涌出。”

    紧急时刻,配剑撒手,右手抬手一弹,一枚细小約ense〗〉母终耄鄙淙挝倚心侵欢姥郏

    任我行大惊失色,微微一转头,钢针插着他的眼睛飞了过去,两人也瞬间离开〖absence〗了几步。

    脱离任我行的吸星大法,岳不群得势不饶人,双手连连弹出钢针,任我行咬着牙躲闪。

    任盈盈看到自己〖zì jǐ〗的亲爹陷入危局,再也忍不住了,大喊了一声“爹!”挥剑冲了上去。

    任盈盈实力也还行,不过那是相对普通高手,她最多也就是一个一流后期的高手,面对岳不群这样的超一流高手,完全就是去送死,果然看到任盈盈从上来,岳不群大喜过望。

    向着任我行弹出几枚钢针之后,立即冲向了任盈盈,

    ----岳不群暗道一声不好:“只感觉内力有些不受控制的涌出。”

    紧急时刻,配剑撒手,右手抬手一弹,一枚细小的钢针,直射任我行那只独眼!

    任我行大惊失色,微微一转头,钢针插着他的眼睛飞了过去,两人也瞬间离开〖absence〗了几步。

    脱离任我行的吸星大法,岳不群得势不饶人,双手连连弹出钢针,任我行咬着牙躲闪。

    任盈盈看到自己〖zì jǐ〗的亲爹陷入危局,再也忍不住了,大喊了一声“爹!”挥剑冲了上去。

    任盈盈实力也还行,不过那是相对普通高手,她最多也就是一个一流后期的高手,面对岳不群这样的超一流高手,完全就是去送死,果然看到任盈盈从上来,岳不群大喜过望。

    向着任我行弹出几枚钢针之后,立即冲向了任盈盈,岳不群暗道一声不好:“只感觉内力有些不受控制的涌出。”

    紧急时刻,配剑撒手,右手抬手一弹,一枚细小的钢针,直射任我行那只独眼!

    任我行大惊失色,微微一转头,钢针插着他的眼睛飞了过去,两人也瞬间离开了几步。

    脱离任我行的吸星大法,岳不群得势不饶人,双手连连弹出钢针,任我行咬着牙躲闪。

    任盈盈看到自己的亲爹陷入危局,再也忍不住了,大喊了一声“爹!”挥剑冲了上去。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