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根据《产经新闻》13日报导,台湾<tái wān>第一座慰安妇像将于14日在台南举行揭幕,前总统<zǒng tǒng>马英九也会到场主持仪式
元山蛋品使用过期破壳、长蛆蛋混?u蛋液,贩售给烘焙、自助餐等业者,食药署14日召开跨部会会议<meeting>,讨论<discussion>蛋品流向管理<managing>,农委会部分将加强畜牧场、源头端管理<managing>;食药署则提出3点声明,包括<bāo kuò>对违规业者
唯有如此,才有可能<kě néng>抚平历史<History>的伤痛,这也是中华<Chinese nation>儿女、更是台湾<tái wān>人必须坚持的底气
马英九说他良心建议,国际关?S还是要和陆、友日、亲美,且要持续联合平等待我的民族,才能增加竞争力
国民党文传会代理主委唐德明指出,参选人自行宣布退党之后,随时都可以< kě yǐ>重新申请加入,并且4个月后就有参选公职的权利,但若是由党中央开除党籍,根据国民党章修正后的规定,申请回党的年限由3年增加为6年,且1年后才能参选公职,因此<therefore>主动退党跟被开除仍有差别
小说 > 现代言情 > 恰逢婚时:首席boss有毒 > 章节目录 第102章 傅家的密室

第102章 傅家的密室


    说的像是法外开恩,但她更想知道<zhī dao>矛头为什么会指到她的身上?

    过于凑巧,昏迷的虎哥睁了眼,看见容老太的瞬间眼里的惊恐泛滥,伤口深可见骨的手指蠕动着:“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您了!”

    一张口满腔都是血丝,仔细一看门牙裂了一半滑稽也胆寒,恳求时,虎哥眼神看见一旁的宁静,眼神一闪只是瞬间,接着出乎了她的意料。

    他死命抓住容老太的裤脚大叫道:“是她都是她指示我的,我只是拿钱办事啊。”幽怨的恶毒深不见底。

    “你放屁!”话说的坚决,他丫的,她明明就从来没见过这猥琐男。

    可容老太却信了,不顾裤脚的梅花,径直走至宁锦面前,布满皱纹的脸颊,瞬间阴霾:“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如果不是身后大汉压着,她恨不得给地上的王八踹一脚。

    “到底是谁让你污蔑我!”宁锦说的大声,却是为了稳定心中的不安,现在的局势对她很不利。

    可虎哥不理,坚持刚才的说辞,用尽力气爬到着,地上一道血迹蔓延,他很吃力却没停止,直到抓住容老太的脚踝:“就是她指使的,就是她。”说的催人泪下。

    宁锦知道<zhī dao>现在让人改口不易,只能换个攻略方向,“如果我说不是,你肯定不信,但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

    容老太冷笑:“给你编故事的时间吗?”不可否认,她对这小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印象确实不错,可这抵不上孙女的一丝。

    她不看容老太,平静心态质问虎哥:“你口口声声说是我给钱让你做的,那么我是在什么地方,什么地点和你碰面,我们又是怎么认识<known>的?”

    “我!”虎哥有一瞬间的愕然,可下一秒回答迅速:“就是23号晚上,你让人找到我给了我一笔钱,说是25号晚上8点在东林街79号小摊位闹事,要把其中一个高挑的女人打伤。”

    宁锦冷笑:“你确定是24号?”

    虎哥回答的直接:“我确定。”

    可宁静笑意加浓,接着横眼一竖直接否决:“你在说谎,我是24号晚上才知道25号会有名媛聚会,我怎么可能<kě néng>会早一天打电话告诉你?”

    那天晚上她就和贺佳待在一起<开房去><with>,电话是傅晚娇打的傅老太都可以< kě yǐ>证明<certificate>。

    “你骗人,就是你让人找上我的。”虎哥两眼一瞪立马否决,可眼底却心虚闪过甚至不敢直视。

    一旁容老太看不出情绪变化只是站着。

    宁静愣哼一声,转眼看着容老太严声厉词:“如果您不信,可以问奶奶,我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她是不会骗你,而且<but>我和贺佳的的所有<all>事你也知道,如果我真对她图谋不轨,为什么还要等到现在?”

    这一次,容老太出奇的没有反驳,可也看不出心情,半刻,她对大汉挥手:“把她带到隔壁。”

    “是。”

    一人被关进房间后,心情挺郁闷,可也庆幸没有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太超脱掌握的范围,要不然,她真不知道怎么办,但她现在更想知道,事情<shì qing>发展成这样<then>的原因,如果这火帮只是想找个替罪羊,找她也并不是明智之选,除非他提前知道她是傅家的人,可如果知道的话贺佳得身份也应该<yīng gāi>明白,那就不会冒这么打的风险。

    除非……这一切还是有人在背后操控,并且黑手的背景不比傅家和贺佳的弱,可这b市比其更要庞大的还有谁?

    如果傅家和贺家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矛盾,一定获益的是谁?谁又想这两家发生争执?想来想去都没有答案。

    突然,一个想法浮现脑海,如果写幕后黑手的目的,只是为了调发两家的矛盾,并且不是这b市的人……一瞬,她不敢在想下去,因为范围太大。

    医院,贺佳一脸不耐烦,已经<have been>过了两个小时,宁锦半个影子没有,打电话也没人响应,按响床头的服务<services>铃,护士<白衣天使>走进,她说:“你看见和我一起<with>来的那个女的吗?”

    护士<白衣天使>摇头。

    贺佳心头闷胀,换作平时,宁锦就算半个月没见,她都懒得管,可现在却奇怪,因为她不可能招呼一个把手上的她放在医院,不是她的做声。

    不知怎的眼皮总是在跳。

    啪嗒,房门被打来,贺佳眼眉一挑看出情绪。

    容老太对护士挥手,后坐在床尾看着自家孙女,眼底闪过心疼:“你说你,你也把自己<his>弄成这样<then>我,心疼死奶奶了。”

    密室的狠辣无影无踪,贺佳脸上柔情:“害你担心< dān xīn>了。”在家,奶奶对她是最好的。

    容老太慈祥得拍了拍贺佳额头,眼神细腻笑得温馨:“只要你没事奶奶就很欣慰了。”

    半响,贺佳脸色困惑问道:“奶奶,你知道宁锦去哪了吗?”

    容老太脸色一顿,后立马恢复笑容,回答的有些漫不经心:“应该<yīng gāi>是傅奶奶找她吧,毕竟这件事不小。”

    有了奶奶的答案,心放松了不少可还是担心< dān xīn>,不过半响病房的门被再次打开,贺佳眼睛一亮喊道:“陈叔你也来了<老弟>。”

    来者是管家,从下看着她长大,甚至比爷爷陪她的时间还长,面对宁锦的冰冷顿时融化,带着老者看晚辈的笑:“小姐,你现在可好些?”

    “好多了。”

    话落,陈叔上前把手里的盒子放在桌面,揉着贺佳的头顶,贺佳是他从下看着长大,早就当成自己<his>的亲闺女。

    “这是我为小姐准备<zhǔn bèi>的团子,和小时候<When>味道同样。”

    贺佳笑弯了眼,带着罕见的撒娇道:“陈叔做的我都爱<ài>吃。”

    “你啊,多大的人还会撒娇。”容老太乐的开怀,可也在贺佳看不见的视觉笑得阴沉,无论谁伤害可她,都一定要处理干净。

    陪了半刻,容老太陈叔两人离开<absence>。

    “太太,您为什么就放着傅家的在哪密室?”站在走廊,陈叔佝偻着腰带着恭敬道,容老太低头扯了扯手上的手套,看不清想法,可生性却是狠辣:“这不能急,如果她只是普通身份自然<natural>不会这般,可她背后是傅家,麻烦多了。”

    陈叔点头,接道:“那我们就一直囚着吗?”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