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店内服装的价格{Prices}都在十几,二十欧左右。
意大利中北部地区近日连续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地震,当地生活的数千名中国{China}侨胞身处困境,中国{China}驻米兰总领馆了解情况后,向在意{mind}中资企业{business}和侨界发出了捐款捐物的号召。
”张荣介绍说,现在,夏威夷与中国内地交流非常频繁,此前自己{zì jǐ}曾随檀香山市市长到中国北京、成都{Chengdu}、秦皇岛、中山{Zhongshan}访问{visit},侨社也希望{hope}双方增进经济{jīng jì}和文化交流。
只有这样{zhè yàng},华人才{牛B人物}能在西班牙这里获得顺利和快速的发展。
由于{Meanwhile}吸取了以前失败的教训,在找店时,他专门看西班牙人要转让的酒吧{蹦迪},尤其是那些有一定历史{lì shǐ},在当地具有相当声誉的酒吧{蹦迪}。
小说 > 古代言情 > 味香 > 第1216章 尴尬

第1216章 尴尬


    吴如珉对此却不甚在意{mind},只兴冲冲的冲了进来。

    突如其来,毫无防备,连身手矫捷的卢少业,此时都来不及直身。

    脸几乎{jī hū}要贴在一起{开房去}{with}的模样,让旁人瞧见,尤其还是吴如珉,着实是分外尴尬。

    连吴如珉就惊呆在了原地,半晌后道:“你们这是……”

    别说此时沈香苗一身男装,两个人这样{zhè yàng}亲密的动作,已是容易让人想歪,即便对那吴如珉说沈香苗是他卢少业的未婚妻,此事也显得颇为尴尬。

    卢少业的脸,顿时涨得通红,不知道{zhī dao}该怎么说。

    到是沈香苗笑了起来:“我这眼睛,应该{yīng gāi}是没问题{wèn tí}吧,表哥可看仔细了?”

    “嗯。”卢少业装模作样的又仔细看了一眼沈香苗此时笑意十足的双眼,抬起身来,道:“并无大碍,往后只需多加休息就好。”

    “如此就好,我便放心了。”沈香苗笑了笑。

    如此来说,便不会太尴尬了吧。

    沈香苗是这样想的。

    可卢少业除了这样想以外,更多的是恼怒。

    方才不是说过让这吴如珉好生回去{get back}休息,照方服药,而且{but}还要少看到沈湘,方能治好了病,怎的这吴如珉口头上答应着,一会儿的功夫,又回来了{老弟}?

    卢少业恶狠狠的瞪了过去,但一眼瞥过去,却是愣了一愣。

    那吴如珉头戴斗笠,斗笠上头更是缝制了一圈的淡青色纱帘,直垂在鼻子处的位置。

    这样的装扮,若是搁在女子身上,窈窕身姿,纱帘斗笠,颇有犹抱琵琶之感{sense},尤其是微风吹袭,纱帘飘荡,越发让人心生荡漾,这原本属于女子风姿的装扮,此时却出现{There}在吴如珉这个大老爷们身上,只觉得{jué de}满满都是违和感{sense},甚至让人觉得{jué de}有些可笑。

    不过卢少业没有发笑的功夫,只道:“方才不是叮嘱了吴大人一些话?”

    “卢大人放心,我都记下来了{老弟},这会子也让人熬上了药,只等着待会儿回去{get back}喝呢。”吴如珉兴冲冲道:“还有这沈老弟的事情{shì qing}……”

    “卢大人请看,我请人做了这纱帘斗笠,如此一来也就看不到沈老弟了。”吴如珉笑呵呵的说道,语气中满满都是得意之感。

    “吴大人应该{yīng gāi}多休息才是。”卢少业满头黑线,加上满脸的阴沉。

    “是,待会儿便按照卢大人的提议多歇息,只是……”吴如珉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耳朵:“这肚子饿了不太好能安稳下来好好休息,所以……”

    所以在听说了沈香苗这里做了饭菜之后,便迫不及待的跑了过来,想着蹭吃蹭喝?

    卢少业几乎{jī hū}要对吴如珉怒目而视了,可看着吴如珉再那里不停{bù tíng}的刺溜口水时,也是颇为无可奈何。

    毕竟沈香苗厨艺精湛,做出来的美食实在是让人无法{to be}抵挡,吴如珉想着法儿的来蹭吃蹭喝,也是情有可原。

    “到是还剩下一些。”卢少业没好气的答道。

    吴如珉顿时喜出望外,随意寻了一个凳子坐了下来:“如此,我便不客气了。”

    坐下来,便是一番的大吃大喝。

    片刻之后,大约{dà yuē}是觉得这斗笠戴在头上也不方便,可若是摘下来了斗笠的话,又会看到沈湘,索性道:“卢大人,沈老弟,我瞧着你们似乎也是吃的差不多了,我在这里吃也是耽误卢大人歇息,要不其余的饭菜,我着人打包走如何{rú hé}?”

    回去之后,既能大快朵颐,又不必担忧会看到沈湘,更不会让旁人看到他的吃相,说他不够斯文雅观,可谓是多全齐美。

    卢少业是巴不得吴如珉这会子赶紧走,一听到他的提议忙不迭的点头:“便如吴大人所言。”

    “往后若是吴大人想吃了什么,表弟又刚好下厨的时候{shí hou},吴大人也不必总是过来,我着人送去一些也就是了,如此免得一趟麻烦,也适宜吴大人养病,吴大人以为如何{rú hé}?”

    总之就是,没事儿少在这里晃荡,免得对我家香苗有非分之想!

    吴如珉不明白这内里的意思,只觉得这卢少业是在实打实的为他着想,感动不已:“卢大人思虑周全,再无半分不妥,卢大人对我当真是细心周到,实乃……”

    “无需多言,心知肚明即可。”卢少业哪里想听他的聒噪之言,只想赶紧将人撵走,免得在这里碍眼,耽误他的二人时光,连声催促:“吴大人还是赶紧将饭菜都带走回去吃饭吧,若是凉了,只怕是吃起来也不好吃。”

    “是。”吴如珉应了,戴好自己{zì jǐ}头上的斗笠,又让人打包饭菜。

    索性剩下的吃食不多,又觉得拿了食盒来装过于繁琐,索性直接将所有{suǒ yǒu}的盘子尽数端走。

    吴如珉欢欢喜喜的走了,留下卢少业是松了口气。

    可算是送走了一个“瘟神”,如若不然,当真是不知道{zhī dao}又要赖到什么时候{shí hou},简直是耽误正事。

    卢少业在这里感慨,沈香苗到是颇为疑惑:“吴大人生病了么?”

    “没有啊。”卢少业下意识的答道,瞬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纠正道:“嗯,的确是生病了。”

    “生了什么病?人瞧着到是精气神十足。”沈香苗是越发诧异。

    吴如珉那模样,怎么看着不太像是生病的模样,这样的话,反倒是让沈香苗有些担忧。

    都说,这时常得小病的人,平日里总是吃着各种各样的药,这身子也适应了病症,更有了抵抗力,反而{but contrary}是无事,可若是平日里一直都没病没痛的,一旦得了病,都是大病。

    尤其是面上瞧着生龙活虎的,病来更是如山倒,扛都扛不住。

    这段时日的接触,吴如珉当真是那豪爽的大哥一般,可以{ kě yǐ}当做朋友之人,倘若真是得了重病,沈香苗心中也不是个滋味。

    “不是什么大病,不过就是些小病而已。”卢少业摸了摸鼻子道:“放心好了,我已经{yǐ jing}请人开了方子,让吴大人照方调养,只过些时日也就是了。”

    “哦。”看卢少业说的如此笃定,沈香苗觉得大约{dà yuē}就是如同卢少业所说那般,便不再追问。

    “不必说这个了。”卢少业再次小跑过去,准备{zhǔn bèi}关上门。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