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上班族辛苦一天,小确幸大概就是跟好友看电影<movie>、吃美食,不过如果用餐时候<shí hou>遇到怎样的状况,会让你整个大抓狂呢?1111人力银行就调查了,上班族餐厅用餐10种抓狂状况,像是排队排超久的,一进去吃却是超地雷!遇到超崩溃的小孩哭闹不休,甚至整屋子乱跑等等,有网友就说,
影片中可以<can>看见,火山爆发后,天空瞬间变得灰暗,巨大的灰色云团中频繁的冒出闪电
,没想到竟被猫掌一把抓住不放,彷?吩诎凳尽覆还埽?惆盐易驳梗?馕夜薰藁虼?我回家自己<zì jǐ>选吧!
警方事后循线找到女婴生母,珍妮佛起初否认自己<zì jǐ>是女婴的母亲,事后又改口说,女儿出生时就没有呼吸,自己才将胎盘和女儿一起<with>丢出窗外
专家指出,杜鹃?U风29日从台湾<tái wān>出海直扑大陆,而引发风暴潮,又加上天文大潮的作用,今年钱塘江水位抬升,潮水的规模和威力都是近年来最大<largest>的
小说 > 现代言情 > 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 > 《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第二卷 第2005章 我的承诺到现在依旧有效

第2005章 我的承诺到现在依旧有效


    随即,厉氏集团宣告破产,电视新闻曝光,全国震动。

    厉氏集团的毁灭已成定局,再也无力回天。

    “楚小姐,您的卡已经<have been>被冻结了,请把住院费结算了。”

    “如果你不能继续支付医药费,那就请你办理出院吧!”

    楚阮离开<lí kāi>医院,回到了厉家,这里已经<have been>人去楼空。

    很快银行的人来了<lai l>,说是要查封厉氏的财产<cái chǎn><property>,她再次被赶了出来。

    权利和财富的力量如此大,能让人攀上世界<shì jiè>的最顶峰。

    然而<however>同时,高处不胜<shèng>寒,一朝倾覆,满盘萧索。

    她不知道<knew>还能到哪里去。

    她的脑子里昏昏沉沉,拖着沉闷的步子不知在外面游荡了多久。

    一辆黑色轿车突然停在她的面前,走下来两个训练有素的黑衣人。

    “楚小姐,我们老板想请你去做客。”

    此刻的楚阮没有任何的杀伤力,或者说自我保护的能力。

    她几乎<jī hū>是没有任何考虑的,脑子悖紋ú>裸碌模蜕狭顺怠

    汽车开了一段路,将楚阮带出了岳市。

    带到了郊外,极其隐秘的一片桃林。

    楚阮走进桃花林中,这个季节<jì jié>已经过了花期,枝桠孤寂倾斜。

    没有叶子和花儿,使得这一片林子显得十分萧瑟。

    林间都是些落叶和腐烂的果子,踩在上面软塌塌的。

    让楚阮有一种不安全<safest>感<sense>,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堕入其中。

    一阵秋风随之而起,满地的残叶迎风倒卷,漫天飘荡。

    楚阮微微眯起眼睛,用手遮在眼前,以免被飞花迷了眼睛。

    这时,她的脚步突然一滞。

    只见一方青石小桌,放置在桃林的深处。

    周围桃树环绕,漫天残叶飘零。

    如果是在桃花绽开的季节<jì jié>来,此情此情一定会美不胜<shèng>收。

    不过,眼下却是只有满目萧索的意味。

    一个男人,坐在青石小桌旁。

    长身玉立,玉树兰芝,墨眉斜飞,鬓若刀裁。

    双眸寥似沉潭,暗含丽色,好一双迷人心窍的桃花眼!

    那双眼眸直视人的时候<shí hou>,仿佛要将人引入那一团暗雾之中。

    在挺拔的鼻梁之下是一张紧抿的唇,唇色略淡。

    听说,越是薄唇的男人就越是无情。

    不知道<knew>,在他身上是否也是这样<zhè yàng>?

    他的五官堪称精致绝伦,和厉司承的朗眉星目不同。

    在俊美之中,还带着一种妖冶的邪魅。

    他仰脸撞上她的眸子,嘴角温软淡笑,眉眼深邃如星。

    齐白摆弄着青石桌上的两个茶杯,“好久不见了,坐下喝杯茶吧!”

    男人正是齐白,齐氏集团总裁,白虎会的会长。

    齐白的齐氏集团,与厉司承的厉氏集团,是齐名的另一个大财团。

    齐白?

    他怎么会出现<chū xiàn>在这里?

    楚阮混沌的脑子,总算是产生了一丝清明。

    心下暗暗后悔,自己竟然会如此冒失。

    既来之则安之,楚阮收敛心思,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

    她怀孕后,身材比原来丰-满了些。

    明眸皓齿,肌肤更是欺霜赛雪,明惹人眼。

    楚阮不动声色就坐后,不置一言。

    一瞬间,仿佛那个媚态万千的女子只是昙花一现。

    齐白用竹夹夹起一个紫砂茶杯,用茶水烫了一圈,然后再满上,递到她的手边。

    “请。”

    楚阮接过齐白手中紫砂茶杯,凑到鼻间一闻,只觉一股清新的幽香扑面而来。

    她的嘴角扬起不明意味的冷笑,冷冷说道:“厉氏集团破产,天下大乱。

    眼下这么一个大好的浑水摸鱼<yú>的时刻,你怎么会有这份闲情请我在这里喝茶?”

    齐白不予否认,给动作优雅的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茶,品了一口。

    他不回答楚阮的问题<foul-ups>,却是自顾自地说起别的来:“我曾经给过你一个承诺,到现在仍旧有效。”

    楚阮意味不明地斜睨了齐白一眼,那修长的墨眉轻蹙了一瞬,但又很快放松。

    齐白见她不说话,忍不住继续说道:“我跟你说过,什么时候在厉司承身边呆不下去了,你随时可以<can>来找我。这个承诺到现在依旧有效。”

    厉司承不在了,厉氏集团破产了,楚阮惶惶如丧家之犬。

    可是就算如此,她也不会选择投靠齐白。

    厉司承和齐白一直就是不死不休的死敌,厉家刚刚出事,她就投靠齐白,那她楚阮成什么人了?

    她绝对不是那种背信弃义,贪图富贵的女人!

    齐白似乎看出了她的拒绝之意,勾了勾唇角,说道:“厉家先是厉老爷子,然后是厉司承,恐怕下一个就是你了。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厉家这一次是完蛋了吗?”

    楚阮微微垂下眼睑,很好的掩饰了眸中的慌张。

    她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处境而感<sense>到害怕,她担心<worry about>的是肚子里的宝宝。

    这是厉司承留下来的唯一<sole>血脉,也是厉家的唯一<sole>血脉,她一定要把宝宝生下来。

    齐白的声音放柔,“如今放眼整个岳市,有能力保护你的,只有我。”

    他伸出手,干燥温暖的手掌将她的手全然包裹,源源不断的热意传达到她的肌肤上。

    楚阮不动声色地收回手,“如今没了厉司承,这天下倒成了你一人独大。”

    齐白声音低低的一笑,醇厚的嗓音好似丝绒滑过,动人心魄,“你说得对,但是<dàn shì>并不全对。”

    楚阮平复了心情,微眯了双眸道:“愿闻其详。”

    齐白闻言,又凑近她几寸,近到她能嗅到他身上清淡的茶香。

    楚阮有些厌恶地往后靠了靠。

    “推倒了厉氏集团,让齐氏成为<Become>岳市第一财团。又或者说厉司承死后,我将成为<Become>岳市第一有权有势之人,这些都不足以证明<zhèng míng>什么。

    如果我连厉司承的女人一并接手了,这才算是把厉氏整个灭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中的狠戾之情丝毫不加掩饰的,全然展现在楚阮的面前。

    楚阮唇角微扬,冷笑道:“谁告诉你厉司承死了?”

    齐白眯起狭长的桃花眼盯着楚阮,“厉司承难道没有死?”

    见她神态自若,丝毫不乱。

    他盯着她看了许久,却看不出丝毫端倪,然后放声大笑道:“如果厉司承没有死,那么你告诉我。厉氏集团被银行宣布破产的时候,他在哪里?”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