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马总统〖President〗的所谓馨福?还苁且簧蠡蚨?审法官,他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所谓的法律见解
另外,石法医很细小約ense〗牡淖⒁狻嘉O招藕拧降剑死喔叽ψ孤浒讣勒辗ㄒ窖南祝馔獾母咦故录轿灰疲ù痈叽ψ孤涞愕降孛孀孤涞慵涞乃骄嗬耄┢骄糰n average〗为0
2公尺(因有跃出的动作),本件水平位移为2公尺,可见应该〖yīng gāi〗有跃出的动作
关山慈济医院杨雅琳营养师首先由社区妈妈自行?时竿?年传统包粽子的材料,有米拌油葱、五花肉、香菇、花生,粽子以水煮的方式
律师团为了声请再审,请教了几位法医,其中石台平法医就表示,依照法医学实务,要将
其中,又以2万吨级的长达隆号滚装船较为着名,它曾参加过多次解放军投送演练,表现〖performance〗十分出色
农?研履晔强?党鲇蔚耐?季,也因为过年的关?S,只要车况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问题〖wèn tí〗,要寻求协助会更加困难,如果来不及进厂给专业技师检查,其实只要自己〖his〗动手花10分钟,遵照
小说 > 现代言情 >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 > 章节目录 第43章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

第43章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


    白邢看着战廷深的目光变得有些复杂。

    总裁怎么能动粗呢?有话不能好好说么?聂小姐还是个孩子啊。

    大概是白邢看向战廷深的双眼里“谴责”的意味太浓了。

    战廷深眉心微拧,深冷的寒眸转向白邢。

    白邢脸一抖,佯装从未朝战廷深的样子,默默移开了目光。

    “还有事?”淡沉的嗓音飘来。

    白邢忙摇头,挺直腰杆,目不斜视的离开〖absence〗了办公室。

    走之前当然也不会忘了把房门带上。

    战廷深望了眼关上的房门,随即从老板椅上起身,绕过办公桌,朝沙发里哭得睡着的聂相思走了过去。

    坐到她身边的位置,战廷深偏头轻看向她熟睡的模样。

    巴掌大的小脸,眼睛,鼻子和小嘴儿都红彤彤的,一副受了欺负的可怜小样。

    薄唇不觉微微扯动了下,战廷深微探身,将白邢放在桌上的打包袋拆开,将里面分类打包的食物〖Food〗一一取出,摆放在桌上。

    又才转头看着聂相思,“柔声开口,“思思。”

    聂相思秀气的眉毛烦躁的皱了皱,撅着小嘴把脸往另一边转了转。

    战廷深扬眉,干脆探臂将聂相思从沙发里捞起,放置在他腿上。

    “……”聂相思郁闷的呻吟,气鼓鼓的把脸往战廷深的脖子里挤。

    战廷深一颗心软绵绵的,抿着薄唇,都不舍得把她叫醒了。

    大手在她背后轻轻的抚拍,战廷深微低头,看着聂相思露出的半张粉扑扑的小脸,犹豫了下,在她耳边低声道,“思思,先吃东西,吃了再睡,嗯?”

    “三叔,我好困,你别吵我。”聂相思委屈的哼唧。

    战廷深一愣,无奈勾唇,在她白皙盈透的耳朵上啄了下。

    没再坚持叫醒她,抱起她,朝办公室内设的休息室走了去。

    ……

    聂相思醒来时,大脑还未完全〖wán quán〗苏醒,从落地窗帘两边撑开的一条缝隙看出去,天空除了几颗发光的星辰,黑沉沉一片。

    所以,现在已经〖have been〗是晚上了?

    聂相思眨了眨惺忪的大眼,转身躺平在床上发愣,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腰上忽然紧了紧,聂相思旋即被带进了一抹散发着温热气息的胸膛。

    有什么坚硬的东西从上抵在了她的额头上,清浅干净的呼吸徐徐拂打在她的发丝上。

    “醒了?”

    男人声线沙哑慵懒。

    听到这道声音,聂相思脑子里最后那点迷糊也消失了。

    垂在两人身前的双手悄悄握了握,“嗯。”

    那道男声没再传来。

    聂相思身体有些僵硬,呼吸也压制着。

    好一会儿过去,聂相思都没听到他开口。

    有人忍不住小声道,“你睡着了吗?”

    “没。”

    伴随着〖Along with〗他回答的低沉嗓音,聂相思感〖sense〗觉额头被什么湿湿软软的东西碰了下。

    聂相思轻屏息,一双眼在黑幕下瞪着很大,“三叔。”

    “嗯?”

    战廷深闭着的双眼打开,精锐的冷眸在黑暗下仿佛也能看透一切。

    “我们现在哪儿?是回家了吗?”

    “还没,在我办公室的休息室。”

    “……噢。”

    聂相思停了停,又道,“天黑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

    其实,聂相思是饿了。

    她想吃张惠做的晚饭。

    而且〖but〗,两人这样〖zhè yàng〗躺在一张床上,让她有些别扭。

    缠在她腰上的长臂松了松。

    聂相思双眼轻眨,抬头往他那张在昏暗夜色下的脸庞看。

    虽然聂相思看不清他。

    可她知道〖knew〗,他此刻也跟她一样,在看着她。

    忽然。

    聂相思侧躺的身体被蓦地摁平在床上,一道昂藏精魄的男性躯体随即覆在了她上方。

    “三叔……”聂相思又惊又吓,两只手反应也快,一下子抵在了战廷深的两侧肩甲,低呼。

    战廷深俯视她,眸光炽然。

    事实上。

    一个男人若想真对一个女人做什么。

    女人那点小小的抵抗之力,是完全〖wán quán〗可以〖 kě yǐ〗忽略不计的。

    就比如这时的聂相思。

    战廷深低下头便狠狠封住了她的嘴唇。

    在聂相思两只小手不停〖back again〗捶打他肩头时,他甚至一把撩高了聂相思身上的长裙,大掌盖在了聂相思的左胸口上,蓦地一握。

    “啊……”聂相思吓得惶叫,小身子抖得像把小筛子,反抗的动作也越加的激烈了。

    在聂相思又抓又掐又捶的不停〖back again〗攻击〖aggressive〗了二十来分钟后,终于惨败的垂下手。

    虽然战廷深并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可却在聂相思身上留下了短期内不可磨灭的印记。

    那些印记,如符号般,在提醒着聂相思,她属于谁,由谁掌控!

    他笨重的身体从她身上撤离时,聂相思的双腿已经〖have been〗被压得完全麻木,动弹不得。

    啪——

    休息室的灯光骤然亮起,照亮了一室的黑暗。

    战廷深站在床侧,垂眸深盯着被他欺负了的女孩〖girl〗儿,“晚上有应酬,待会儿让你徐叔送你回去〖hui qi〗。”

    扔下这句话,他转身朝休息室内的洗浴室走了去。

    那泰然淡漠的样子,仿似刚才他对她做的那些,都是理所当然!

    聂相思看着他挺括的背脊淹没进洗浴室,一双小拳头捏得紧紧的,眼眶涨红得不像话。

    ……

    战廷深送聂相思去地下停车库,看她上了徐长洋的车,才和特助白邢赶去了帝皇大酒店〖hotel〗。

    “相思,心情不好?”

    从上车开始〖appeared〗,聂相思就没说过话,闷闷的靠在椅背上,双眼木然的盯着车窗外。

    聂相思心情低沉的原因,徐长洋自是心知肚明。

    只是想在,还不是挑明的最佳时机,所以只好装作不知情。

    聂相思深呼吸,忽然转过头,双眸晶亮,定定盯着徐长洋说,“徐叔,你给我三叔介绍个女朋友吧?”

    “咳咳咳。”

    徐长洋呛到,向来在聂相思面前成熟稳重的形象〖xíng xiàng〗在听到聂相思这话时,却像翟司默似的,反应夸张的咳嗽。

    聂相思小脸抖了抖,轻轻皱着眉头看着他,清明的双眼嵌着些些疑惑。

    徐长洋咳了一阵,从后视镜苦笑的看着聂相思,“相思,不是你徐叔不帮你三叔介绍,而是你徐叔我,至今也还单着呢。徐叔周围要是有不错的‘资源’,徐叔也不会一直单着,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聂相思盯着他,眉头越皱越紧,小声说,“可翟叔跟我说,你不交女朋友的原因是因为你不喜欢女人。”

    吱嘎——

    车子猛地来了〖老弟〗个s型的漂移,猝然停了下来。

    聂相思吓得一双小手紧紧捏着身前的安全〖ān quán〗带,瞪大眼惊吓的看着横停在马路上的车子,后背的冷汗瞬间滚了下来。

    吓傻了般缓缓转头看着驾驶座上的徐长洋。

    徐长洋侧脸抽搐,淡定的打转方向盘,迅速将车身放正,也没有停下来,像刚才的意外从未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过一样,开着车子,平稳的往前行驶。

    好一阵过去。

    聂相思猛地吸了口气,瘪着小嘴儿控诉的看着徐长洋惊魂未定道,“你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严重的阴影,以后我都不敢坐你的车了。”

    徐长洋舔了口下唇,用商量的语气对聂相思道,“相思,徐叔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聂相思抚着现在仍在狂跳的心脏,拿眼角看徐长洋。

    “刚才的事,别跟你三叔说。”徐长洋说。

    提到战廷深。

    聂相思眼睫颤了下,抿着唇没说话。

    徐长洋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侧脸轻绷着,双眸微眯,收回视线,自然〖zì rán〗的转移话题,“别听你翟叔胡说八道。认识〖rèn shi〗他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knew〗你翟叔,不着调,就没从他嘴里听到一句正儿八经的话!”

    聂相思动了动眉毛,轻偏头望向徐长洋。

    徐长洋脸沉着,说话时双眼半眯,一脸郁闷得恨不得立马把翟司默拖出来打一顿的模样,着实有点好笑。

    聂相思不免扯了扯唇,“徐叔,其实不喜欢女人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我不会歧视你的。只要是真爱,什么都不是问题〖wèn tí〗。”

    只要是真爱,什么都不是问题……

    徐长洋右眉往上挑了挑,眼皮轻抬,从后视镜意味深长的看着聂相思,“真的没问题?”

    聂相思张了张嘴,惊讶和兴奋的盯着徐长洋,“徐叔,你不会真的喜欢男人吧?”

    徐长洋,“……”

    “徐叔,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我帮你留意下。”聂相思兴致勃勃说。

    徐长洋,“……”

    “徐叔徐叔,你是0还是1呀?”

    0还是1?“徐长洋不解的看着聂相思,什么鬼的0和1?为什么他听不懂?

    “就是,就是……攻还是受……:聂相思还是有点小不好意思的,蒙着小脸,看着徐长洋嘿嘿笑。

    0或是1,徐长洋或许不懂。

    但攻还是受,他还是懂的。

    徐长洋嘴角抖动,斜看了眼聂相思。

    这丫头整天看得什么乱七八糟的。

    怎么什么都懂!

    “徐叔徐叔徐叔……”

    聂相思激动得一直叫徐长洋。

    叫得徐长洋脑门直掉黑线,眼尾抽动,看向聂相思。

    “徐叔,闻叔那种帅气宅男你喜不喜欢,还是你更喜欢翟叔那种活泼的,又或者是我三叔那种沉默是金的?”聂相思彻底被徐长洋的“性取向”勾起了浓浓的兴趣。

    徐长洋眼眸微深,转头盯着聂相思,“那你先告诉徐叔,你闻叔,翟叔还有你三叔这三种类型的男人,你更喜欢哪一类?”

    不料被反问的聂相思,“……”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