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DISSIDIA FINAL FANTASY NT》为SQUARE ENIX与主要【zhǔ yào】开发【developing】对战格斗游戏的KOEI TECMO GAMES
19 美元【měi yuán】,且按惯例多款大作《极速快感【sense】》、《使命召唤》、《乐高》、《刺客教条》等系列都会在暑假之后才推出,到时候【shí hou】也会影响这项调查的比例,且任天堂虽然在这份排行中只 1
湄洲妈祖金身前天搭船来台,郭台铭全程参与,不只连两日从凌晨到夜晚与妈祖随行,甚至还亲自为妈祖抬轿,随行媒体纷纷表示,天气炎热加上行程冗长,
此外,营造数位学习的自主空间已刻不容缓,故将原本多媒体视听中心【zhōng xīn】改成行动学习教室和团体阅读区,以启动数位时代的新契机
99 元的小额交易,显见有多半的人只将钱花在炉石的卡包与斗阵特攻的道具上,Roblox 则以《当个创世神》(Minecraft)为主力消费游戏
一名84岁失智又重听的施姓老翁,竟趁家人熟睡之际,24日凌晨独自外出而忘记回家的路,所幸遇到热心民众报案及台南市警一分局庄敬所警员蔡宇杰、王靖尹积极协助找寻,才能让施姓长者家属平安接回,家属向员警表达感【sense】激之意,同时也替庄敬所为民服务【fú wù】再添一笔佳话
她们就打量我几眼然后跟在我后面走,其中一个跟另一个说『?G,怎么会有人穿的那么随便来捐血啊,好有勇气哦』,另一个也回『短裤拖鞋耶!有够俗的!』
小说 > 无限科幻 > 万界无尽神装 > 章节目录 第6章 来秀一波

第6章 来秀一波


    第二日,李牧打算去面见赵****。不过此时,应称其为“太子丹”。赵丹尚未继位,这位日后的赵孝成王,目前还得讨好赵太后。

    也正因此【 yīn cǐ】,李牧的面见也省了不少事。

    话说太子的宫殿倒是高端大气,屋顶高悬,整个大殿以四根盘龙石柱撑起。屋内的主体装饰非木非金,显得古朴淡雅,又与富贵威严兼容并畜。此间燃着的熏香也颇为不俗,必是名贵贡品。

    “太子殿下。”李牧只是拱了拱手,并未行大礼。笑话,今天爷是来露一手的,乞能开场就下跪?那还装什么高人,回家洗洗睡吧。

    “放肆。”左右,赵丹的男宠异口同声道。没错,赵丹喜好男宠。而李牧只觉得【jué de】恶心,这也是之后他与赵丹不合的起因。否则,他或许辅佐赵丹一生。

    李牧开始【kāi shǐ】跳大神了,“殿下以为,仙人与君王比,如何【rú hé】?”

    赵丹眼见李牧不肯下跪,就有些动怒了。不过,他看在这马服君之子的身份上,到也大度【 dù】地让其把话讲完。“仙人之贵,甚于君王。”

    李牧见赵丹肯配合,放了一半的心。“那仙人之徒,比之君王之子,又如何【rú hé】?”

    此刻赵丹倒是知道【knew】李牧想说什么了,不过他不信,只是嗤笑:“马服君次子,可是仙人之徒?”在“次”和“徒”上,赵丹特意加以重音。

    “正是。”李牧一口认下。

    听到李牧大放厥词,赵丹的男宠忍不住了,抓住机会【offer】刷刷存在感。他捏着嗓子尖声细语:“赵牧,你敢诓骗太子殿下?也不看看自己【zì jǐ】毛长齐了没。”

    正巧缺一个沙包的李牧,看到这不男不女的人自己【zì jǐ】跳出来,嘴角立时微微勾起。

    (技能用得熟练了,已经【have been】不再限制与50米那个点了,每段位移都能在0~50米之间任意地点出现【chū xiàn】。)

    发动了第一段位移技能,李牧出现【chū xiàn】在那“人妖”身边。一把抓起他的手,接着向屋顶方向使用第二段位移,悬腾在空中,将其挂在房梁上。不待身体下坠,立刻【lì kè】使用第三段返回,稳稳当当的立在原处,仿佛从来没有动过。这一窜操作之后,李牧有些头晕。不过为了形象【image】,他还是忍住了,只是脸色有些难看,别人只当他冷酷。

    “百步之内,取人首级取 dù】缣侥胰∥铩!闭睿皇O抡饩浠啊R约埃悄谐柚共蛔〉募饨猩

    望着那足足有四、五米高的房梁,赵丹和左右们都惊呆了。手忙脚乱的将那男宠救下来后,赵丹温柔地出声安慰,只换来对方呜咽的哭泣声,以及恐惧的眼神。

    话说那“人妖”手真嫩啊……李牧回想道。“呸呸,我可是有理想,有抱负的四好青年,绝对不能弯。”

    正当李牧胡思乱想时,赵丹的声音打断了他,“不知赵……仙师此来有何事啊?”

    “我为长安君而来。”

    “长安君?”

    “我有一法,可使长安君质于齐,殿下不日可称王。”

    这下赵丹坐不住了,原本他想请左师触龙去游说赵太后,没想到昨晚他就死于非命。赵丹现在一筹莫展,连忙催促李牧的下文。

    于是这厮回忆着《触龙说赵太后》,说道:“殿下可派一老臣前去,只消如此说便可:地位【Brydon】高,奉禄优沃却没什么功劳,您现在给长安君大量珍宝,封地,却又没让他为国家做出贡献。只待您百年之后,长安君该如何在赵国安身立足?您为长安君考虑得太短浅了。”

    赵丹觉得【jué de】此法甚妙,太后极有可能【would】同意,于是高兴之下,寻问李牧要何赏赐。

    李牧见终于到主题了,便说:“胡人久犯我边境,牧愿为北境戍卒,以保大赵江山社稷。”

    虽然李牧说要去当个小兵,赵丹怎么可能【would】真的让他当个小兵。“好,今日孤拜你为校尉,将千人。长安君赴齐之日,便是你上任之时。”

    过几天,长安君赴齐的事传开了,赵丹的命令【mìng lìng】也下来了【lai l】。虽说是赵太后掌权,但赵丹一个校尉还是要的到的,更何况是北境荒凉之地?李牧便在母亲担忧,大哥羡慕【envy】,父亲疑惑的表情中赶赴北境上任了。

    对于父亲赵奢的表情,李牧是能够理解的。一个孺子,少年去做校尉这样【zhè yàng】品秩的官,也只有赵丹干得出来。

    别问为什么,只看赵丹让从未上过战场的赵括,领兵四十万去送死,就知道【knew】这位的心有多宽了。而赵太后,可能是想让李牧给赵丹当个反面教材吧。又或许是想看着赵丹犯下大错,好让长安君当赵王?谁知道呢。

    (本章完)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