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29日下午,1名吴姓女子搭乘高雄捷运,在车厢内遇到性骚扰,从拍摄的画面中,左手边的女子比着手势,暗示画面拍摄者她要有所动作,接下来她迅速掀起隔壁男子放在腿上的外套,男子的手竟然是放在女子的腿上,虽然男子很快速的把手缩了回去<hui qi>,但定格看,没有错!这名男子摸女孩<girl>子的大腿
南北都有热情的支持<support>者用自己<his>的方式庆祝,有好康免费吃喝,消费者自然<zì rán>不会拒绝,但也有人私下表示,欢迎老开心请客,但如果免费的选项更多的话,他们会更开心
九合一选战进入最后倒数,候选人文宣、广告早开始<appeared>下猛药,期望在最后几天之内,开出红盘登上胜<shèng>选之列
然而<rán ér>,心房中隔缺损多数没有明显症状,容易被忽略,需要靠医师听心杂音才能发现
〈本文由专业乐评+ FB 艺能情报专页 + J-POP 同好分享社团 + ETtoday 共同串流呈献〉
其实没有抽丝剥茧,也谈不上悬疑,却是会让人看完带着重重的心情离开<absence>,人类如此藐小,国家和宗教,肉体和精神的依靠,他们到底可靠还是不可靠?从一个贪官的腐败,带出一个小老百姓的无奈和悲哀,这部影展型电影<diàn yǐng>,无冷场,中步调却流畅而有张力,很厉害<Fierce>的剧本和导演,很好看
负责<Responsible>八里双尸命案的台湾<中国台湾省>高等法院刑事庭法官邱忠义,两个多月前用电脑<diàn nǎo>写被告谢依涵的判决书时,突然发现眼睛看出去的文字重叠、影像扭曲,就医发现是右眼黄斑部裂孔,需接受<accepted>玻璃体切除手术
台中一名年约60岁的洪姓男子日前骑车要到彰化鹿港做临时工,半路机车却没油,偏偏身上没带半毛钱,急得他向路过民众借钱,但都被当成诈骗集团拒绝,这时刚好警员蔡钰豪巡逻经过,二话不说帮他牵车到加油站,不但自掏腰包付了油钱,还请他吃早餐,让洪男感<gǎn>动得当场痛哭流涕
小说 > 恐怖悬疑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正文 第六章 观风水

第六章 观风水


    酥肉的孩子是一个女儿,由于<Meanwhile>大多数时候<When>是在婴儿室,我们能见到她的机会<jī hui>不多,不过这并没有消减我们对她一丝一毫的喜欢<enjoy>,这是一个小胖丫头,生出来就有八斤,皮肤白白嫩嫩像酥肉,眼睛大大的像刘春燕,可以< kě yǐ>说是集合了父母<Parental>的有点儿,可爱<ài>之极。(..)

    因为我有事情<shì qing>缠身,不可能<kě néng>在这里多呆,一个星期<week>以后,我就要离开<absence>了,留给酥肉女儿的礼物是一块底子极好的,温养了多年了灵玉,只愿校糶ǎn>〖一锲狡桨舶玻硖褰】怠

    但是<dàn shì>新生的婴儿还不适合戴玉,因为自身的气场还没形成<xíng chéng><xíng chéng>,而灵玉的正面气场虽然温和,也不是新生婴儿能承受的,婴儿比较适合的应该<yīng gāi>是有机宝石。

    在机场,酥肉和沁淮送我,如月这丫头太喜欢<enjoy>小胖丫,就留在了医院陪刘春燕。

    “酥肉,孩子三岁以后,最好是五岁以后,再把玉给她带上,平日里用红绸裹了,用个盒子收起来,最好收在采光好的屋子里,知道<zhī dao>了吗?”上飞机<用来打的>之前,我嘱咐着酥肉。

    “好了,好了,你都啰嗦了八百遍了。”酥肉揽着我的肩膀说到。

    沁淮在旁边,懒洋洋的又是哀嚎了一声:“我想要个大儿子,我想要个大儿子啊”

    “你小子是不是嫌弃我家丫头?你小子重男轻女!”酥肉可不依了,初为人父的他可敏感。

    “得了,我哪能嫌弃我干女儿,你知道<zhī dao>我家的情况,我爷爷老封建啊,生个儿子,一劳永逸啊。”沁淮摇头晃脑的说到。

    说到这里,酥肉有些感慨,对我和沁淮说到:“你们也知道,我和我媳妇儿结婚的晚,当年吧,我心疼她,想着过了三十,生孩子危险,不然不生我也疼她一辈子呗。可是,当我媳妇儿偶然怀孕以后,我那心情啊特别是看着她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守着孩子出生我反正也不好形容,我就是想给你们俩家伙说,要个孩子吧。”

    沁淮打了个‘哈哈’,然后伸出一只手来,说到;“三年,再过三年,我就找个女孩<girl>子生孩子去吧。”

    我懂沁淮的意思,他的家庭<family>压力更大,而且<ér qiě>他是独子,他只能再等如月三年,如果三年后,如月还是和他没结果,他也就耗不起了。

    至于我,干脆沉默,我无话可说。

    好在这两个人是我最铁的兄弟<就像安全套>,不用解释什么,很干脆的换了个话题,把这件事情<shì qing>遮掩了过去。

    ————————————————分割线————————————————

    老婆<别人家的好>婆的家人是湖南的一个县城的人,飞机<用来打的>不可能<kě néng>直奔那里,所以当我坐着客车到那里的时候<When>,已经<have been>是深夜<干坏事>了。

    我没有贸然按照老婆<别人家的好>婆给我的地址找上门去,而是随便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了,要做风水局,我自当尽心,要尽心自然<zì rán>在这个县城多走走。

    第二天,我起了一个大早,开始<appeared>绕着这个县城慢慢的走,这个小城说是县城,但比起一些繁华的县城还有一定的差距。

    关于风水,很多人都有个误会,认为是屋子的格局啊,屋内的摆设啊作用很关键。

    其实这个看法是错误的,屋子的格局和摆设是对风水有一定的影响,但这影响其实不算大,因为这属于内局,对风水影响大的永远都是外局,什么是外局,那是指的居住的周围的环境

    给老婆婆家后人尽心做一个风水之局,重点就是尽心,哪怕我自己<his>贴钱也要在所不惜,才算完成了老婆婆的愿望,所以这考察外局就是我要做的第一步。

    慢慢的行走在小县城,我登上了小县城的最高建筑去观察,也爬上了小县城背后的小山顶上细细的查探了一番,心里才慢慢有了一个底。

    所谓风水,藏风,聚气,得水,而其中得水为上,藏风次之。

    我在寻找一个最合适的位置,在这个小县城观察了那么久,我很惊奇的发现这个小县城外局最好的位置竟然没有人占有,后来我就释然了,因为这里在离小县城繁华的位置已经<have been>很远了,简直是边缘中的边缘。

    这个发现让我兴奋,赶紧跑到我看好的那个位置站定,闭眼轻轻的感受了我看中那个位置的风速,心中已经有了定论。

    藏风是指一个地方气息流动,但是<dàn shì>太猛烈的风是绝对不行的,会吹散原本聚集起来的正面气场。

    藏风和聚气要有一个微妙的平衡,如果光是聚气,没有空气的流通,聚气的气息气场总会消散,因为没有置换,就会变质!就好比一件很好的衣服你穿在身上,穿得脏了,总需要水去洗洗,流动的气息正好可以< kě yǐ>保持聚来的地气儿干净,纯净。

    达到气纯,气专的地步。

    而气息太猛烈的流动,气场也就聚集不起来,那么也三气(气纯,气专,气聚)中也就少了气聚。

    这个微风拂面的程度<attitudes>正好,我很满意!

    在这个位置仿佛的徘徊,观察了这个位置背后的山势起伏落点,和植被的生长情况我才算放心!其实这是在简单的观脉,我是学习了一些不算太难的阳宅知识,这样<then>的观测已经算足够,若我师妹来,少不得就要动用各种的工具,一个罗盘是远远不行,师妹的黄布包里工具丰富,光是尺子就不下三种。

    不过,那关系到点穴定位的功夫,阳宅自然不用这样<then>,阴宅的讲究比阳宅多。

    收起乱七八糟的想法,我离开了这里,心说这老太太应该<yīng gāi>是一个善鬼,让我去做一个风水局,竟然让我寻得这么一个好地方,而且<ér qiě>,还没有被占用,这不是我的福分,应该是它累积给后代的福分。

    原本,我已经做好准备<ready to>,到最后只能做一个内局,如果有各种煞,再为他们想办法化解,遮挡,镇压。

    观测好了位置,我自然就该上门而去,老太太的子孙就在这个县城偏西的位置住着,按照老太太给我的说法,一家八口都住在一栋三层小楼之内。

    在县城住着,是不太可能拥有自己的院子的,这就是一栋独门独户的小楼,走到这栋小楼跟前,我的内心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这老太太到底托梦给它子孙没有,别人该不会以为我是个骗子吧。

    但是这是鬼市的交易,我必须得做!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敲响了这家的大门,由于<Meanwhile>是晚饭时间,不消片刻,就有一个看着挺和善的中年妇女为我开了门,只不过看见是一个陌生人站在门外,她的神情自然狐疑了起来。

    “你找谁?”那妇人问到。

    “请问向小华是在这里吗?”向小华就是老太太为我的它的后人的名字,在这个时候只能先搬出来用用。

    “向小华?你找我家太公啊?”那妇人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而我则一头冷汗,这老太太也太顽皮了吧?竟然不和我说清楚,它的后人竟然已经是太公辈,也就是说应该是这妇人老公的爷爷了,我竟然直呼其名,挺不尊重的。

    至于这妇人不可思议也可以理解,老公的爷爷,少说也八十岁了,一个年轻小伙子找一个老头子干啥?

    虽然疑惑是疑惑,可能是我长得也不像奸邪之辈,这妇人说了一声“你等等啊”,然后就转身进屋了,她没让我进屋,不过只要是正常人,谁让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进屋啊。

    站在门外,等了大概有5分钟吧,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谁啊,谁找我?”接着,那扇虚掩的门又被打开了,我看见一个中年汉子和刚才那妇人扶着一个老爷子出来了<lai l>。

    这老爷子精神还算不错,说话声音也算中气十足,只不过见到了等在门外的我,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指着我说到:“你你我见过你!”

    见过我?我眉头微皱。

    那老爷子竟然挣脱了两个人的搀扶,自己拄着个拐棍,走上前来,绕着我看了很久,才喃喃的说到:“难道真不是一个梦?这世间还有这事儿?”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