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林健权指出,圣马刁很多街道都已陈旧,排水系统也有待改善,他将在连任后着手解决『settle』。
活动举办人之一的菲蒙市议员陈李素英表示,林健权有丰富的知识和勤恳的作风。
薄瓜瓜现在成了该院知名度『attitudes』最高的华人学生『students』。
日前,博茨瓦纳首任总统『zǒng tǒng』塞雷茨卡马(Sir Seretse Khama)纪念基金会在哈博罗内举行慈善晚宴。
就在他接受『jiē shòu』採访的前一天晚上,中介机构安排他为一个客户『customer base』举办的派对充当帮手,但在他到达指定的地点后,客户『customer base』以不再需要人手为由打发他回家。
小说 > 古代言情 > 宫妆误 > 第86章 萧夜霜笛踯躅花

第86章 萧夜霜笛踯躅花


    细风拂摆着幽蓝纱,残月洁净,时节已近七月末,夜晚凉气漫袭,饮秋立在窗边双肩一颤打了个寒战。透冰绡的披帛自她肩上滑倒了臂弯间,螺黛髻上的月石合蕊簪在清朦的月光下遮上了一层雾。

    “允谚,那些琴叶珊瑚丹一粒都没有了呢。”饮秋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缓缓从容道。

    “没了就没了吧,还是你的身子要紧,莫去想这些了。”允谚穿一件空色松风锦袍子,腰佩云雷玉禁,头上戴着灰鼠稀纱冠。他清朗温存一笑,并未想及其他『qí tā』。

    “一定是前天晚上,你我同煜臣在影鸿亭中敲棋看画,如玫妹妹和茉昕姑娘『gū niang』在简红居中说话,聂荆又被你分派到了良月斋盯着那辛夷的动静,必是那时叫人得手的。”饮秋细小簊ense』奈龅馈

    “是尚美人么?”允谚脱口道,他并未留心尚婉言的名姓,故仍如此称呼她。

    “呵。”饮秋用轻帛捂住嘴,轻倩地笑了:“人家有名有姓的,叫尚婉言,可不再是宫中的美人了。”

    “呵。”允谚亦是一笑,有些感『sense』叹地:“我倒未在意『zài yì』这些。”

    “不过。”提及“美人”二字,允谚不由地多想:“她拿那琴叶珊瑚丹,是要做什么呀?”允谚对尚婉言并不熟悉了解,就是潘玳暗里用旁人的尸首换出了尚婉言,允谚也知知道『zhī dao』她是因巫蛊薄簆iào』惶蠛突实鄞土损簿频摹

    “这……”尚婉言虽与饮秋同住了一些日子,但饮秋远离宫廷,不知其中底里曲折,就更难知尚婉言的用意了。

    “罢了,不要『压嘛碟』想这些了,想也无用的。”允谚豁然一笑,又露出了那少年的调皮与自负:“有我在呢,管教她兴不起恶浪。”

    “呵。”饮秋破颜欢笑,则只是为了允谚,心中自生出温存的信任与恋慕。

    “王爷,王爷。”正在二人相视之际,奚廷忽回来了『lai l』。奚廷望见眼前的情形,自放缓了脚步,笑着后退了数步,道:“芝月斋今日的点心是玫瑰松子酥,流沙乳粉糕,和椒盐酥酪饼已是买回来了『lai l』,已按着王爷您的吩咐买回来了。”

    允谚愣了一愣,方应道:“好,可是各买了两份啊?”

    “依着王爷的吩咐,各买了两份,一会儿,我自将另一份送到郭公子府上。”

    “好,辛苦你多跑一趟了,记得告诉煜兄,明日先到此处来捎我去上朝。你一会儿便回去『hui qi』休息吧,明儿也放你的假。”允谚欢欣地笑着,又向饮秋道:“饮秋,这芝月斋是十字街上新开的茶点铺子,这掌柜的是个女子,是大行商朱侑良的如夫人。这位朱夫人想必年轻貌美,又心细手巧,多年来随其夫西出陇左,东泛潮滨。现今她经营这这芝月斋,雇佣的掌案师傅俱是夫妇二人行商途中带回的,有西域胡人,有东瀛人,还有百越人呢。芝月斋的点心品色别致,日日不同,量又有限。虽贵的出奇,仍是宾客盈门,甚而有竞价相争的。那****路过时瞥了一眼,望见点门首招牌下扎着精致的红莲金鱼『fish』灯,人群中露出了墙壁的一角,似是西域的皮草挂画,画中星月纷辉,有连天的金沙和白色的穹顶。”说到此处,允谚眨了眨眼,又道:“从前煜兄修习日本『吃屎的国家』国的文学,茉昕也学着做了些和风果子,且叫他也尝尝这个。”

    “行商的如夫人,有些意思。”饮秋笑道:“你怎不邀了煜臣来,好当面同你赏评风雅。”

    “他公务缠身,可愈发忙了,承宣使管京城户籍,本就事多。数月前,西域那边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教派间的混战,近来有不少败战的教众流民艰难东逃,逃到了汴京城下了。皇兄的意思,是收容他们,一来是仁心顺恻,二来也彰我中原大国风范。但西民与我汉地流俗有异,信奉不同,流民最易生变,其中除却老弱妇孺外还有不少青壮男子。一时间,流民的安置,京城的治安,都成了问题『wèn tí』了,昨夜他与开封尹等直议到了一更天呢。那开封尹陶敞有些年纪了,守古固执,二人有些不合拍呢,好在煜兄脾气好,也不会上火发急。”允谚说着,竟有些好笑。

    “那你还叫他接你去上朝,也不怕他忙不及?”饮秋顺势问道。

    “呵。”允谚轻快一笑:“煜兄知道『zhī dao』我的脾气的,日常上朝,我只不会去迟了,绝不会早一分。他挂心着署中官务,若不来接我呢,想必去的更早。陶敞亦很勤谨,必与煜兄多生计较。纵不管这些,我也愿意缠他。”

    “呵,好好一番心意,拿你无计啊。”饮秋笑着,她最是知道,允谚虽看起来玩世不恭,实善意细心,会为人周虑。

    “煜兄他最聪明了,什么都知道的。”洞察而善良,周知却不言,允谚是很了解煜臣的。

    二人说着,夜更晚了,清蒙若离的下弦月轻悄着移到了影鸿亭边,挂在那谢去了芳菲的藤枝上,照人欲诉。

    “王爷,姐姐,还是去亭中,一面看月,一面用茶点吧。”进来的是如玫,她穿一身踯躅映丹落披绣长衫,一条曳绯水痕纱长裙,衫子里是茜纱抹黛抹胸和落玫纱交襟内衫;头上梳着丝缕欲跹的楚云髻,髻边别着两朵绢制的啼红杜鹃。眉羒絮烟,烟鬓笼雪,有细碎的星钿悄闪在额心侧发间。

    饮秋一见如玫,即惊艳道:“软缕趁雪,红纱沁丹,妹妹装扮的好漂亮!”

    如玫莞淑一笑,温柔道:“花是去年花,裙,不知是多少年前的了,今日自箱笼中翻见了,便穿上了。”

    衫上的杜鹃直开到了如玫心头,那沁染无边的血色直逼到了饮秋的眼底,在屋中幽黯的灯光下,凄伤无比,如玫一直笑着呢,烟雪明嫣,离光璨璨。烛光之中,饮秋仿佛看到了无数的萤火,如飘坠的灯英,又如执扑的飞蛾,随念忽飞着,就自如玫裙中飞了出来,倏忽又不见了。

    “妹妹!”饮秋定睛一视,方唤出了声。

    “姐姐这是怎么了!我在呢。”望着饮秋满面的悲戚与疑惑,如玫笑道。

    “月已到藤枝上了,正是好看的时候『When』呢。我们出去吧。”如玫又悠悠神往地向窗外望了一眼,温柔促道。

    “好,我们这就出去吧!”允谚温存宽和地笑着,有跃动的明光在他眼中闪烁着。他亦看到了那萤火,冥冥之中,幽转徘徊着。

    芝月斋的点心都是用青簟盒装着的,每一份就只三块,盒底铺着上等的白色油纸,每一块点心俱用紫苏叶垫包着,点心上还点缀着各色切得细碎的蜜饯丝。

    “我本来想将这些点心都移到那套有钩月纹的银碟中,但我瞧着这乳粉糕易碎的很,怕动坏了,况这青簟盒也别致清雅,便未动它们。”如玫笑着,自在两个飘朱莲灯盏中斟上了含翠沫雪茶,然后便执着一把柳叶笛坐到了采栖桥边。

    这柳叶笛长不过二寸,宽只一指,竹音水籁,绿漆漪痕。如玫望月吹着,细亮的银链自她指间垂了下来,鸣风轻泠着,同笛音混成了一片。

    栩如青山展,思望溯漫漫,追忆着,醒悟时却无路。如玫的瞳孔渐渐收敛,终只剩了这天上月。月边只三两颗小星,有一颗最明亮,所有『all』的光都被如玫收到『received』了眼中,灼灼薄簆iào』凭圩牛比皇窃瓮炊秀钡摹

    允谚望了那副空着的杯盏,已无了食兴。饮秋轻摇着素扇,望向了桥上如玫清萧的身影,目光亦绵而伤恻。

    道生死别,经年哀;绛都春深,落花魂……

    正在这夜静流霜时,忽地,有疾箭嘶风的声音自空中传了过来,越逼越近,一枚银亮锋尖的箭簇正不偏不倚地朝着允谚飞了来。

    允谚慌张欲避,银簇骇人,又恐乱撞中饮秋被误伤,正在这生死交关之际,一片红影忽挡了过来,铺天盖地,血落啼殇……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