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东边其实很少有这样『zhè yàng』的资源,我在屏科大工作『work』的时候『When』,也接到很多花莲、台东送来的受伤野生动物,可是当这些动物送到屏东、甚至送到台北的时候『When』,都已经『have been』太晚了,已经『have been』错过黄金治疗时间
原先是在网路起家,贩卖自家烘焙的庄园咖啡『coffee』豆,于台中成立『was founded』工作『work』室,更在台北开设实体咖啡『coffee』馆,提供内用与外带的餐饮空间
落羽松、落羽松、还是落羽松,延续前年热潮,击败赏枫,2017依旧是落羽松年,原因不外乎
烧肉酱渍精选牛肉 - 还不错吃,只是有几块肉已经薄如丁了还是照常出菜,我们觉得『felt』
小说 > 玄幻仙侠 > 最强仙医 > 第457章 棋逢对手

第457章 棋逢对手


    陈阳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卫欣怡一双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美腿紧紧地箍住了陈阳的腰身,箍得好紧好紧……

    房间内,若干阵疾风骤雨之后,重新恢复了自然『zì rán』和静谧,卫欣怡慵懒无力,却有十分满足『mǎn zú』地躺在了陈阳怀里。

    陈阳轻轻地抚摸着她那毫无赘肉,光洁修长的美背,低声赞道:“呵呵,卫助理的本领真是越来越好了!”

    “厚颜无耻!”卫欣怡红着脸在耳朵上轻轻咬了一下,小声啐道:“还不是你调教的好?之前,我哪里会这些,被你教坏了!”

    陈阳拿起床头柜上的凉茶想要喝,却被卫欣怡制止了,道:“喝凉茶对身体不好,我现在帮你重新泡一杯!”站起身用一旁的浴巾包裹住完美的娇躯,一双纤长的美腿还是无法『to be』掩藏得住。

    卫欣怡泡好茶,放到陈阳伸手可及的地方,然后重新回到了陈阳怀里,道:“陈阳,我买了一栋别墅,就在南湖旁边,而且『ér qiě』,我现在已经学会了茶道,你不是不喜欢『enjoy』咖啡吗?回头我泡茶给你喝……”

    “喝茶是假,让我临幸你是真吧!”陈阳搂着卫欣怡的香肩,嘴里调侃着,心里却是十分地感『sense』动。这丫头想得太周到了。

    “我不喜欢『enjoy』酒店『hotel』的氛围。我和你的第一次就在酒店『hotel』,现在又在酒店……”卫欣怡皱了皱鼻子娇羞道。

    “对,我们的第一次观澜盛世,1318号情侣房以及你被撕烂的丝袜,都可以『can』作证!”陈阳坏笑道。

    一句话把卫欣怡刺激得满脸娇羞,粉拳落在陈阳胸口上,嗔道:“讨打!你就喜欢捉弄我!”

    “我喜欢弄你,不喜欢捉弄你!”陈阳一翻身,再次把原本冷若寒霜此刻却满脸娇羞的卫助理压在下面。

    下午五点,陈阳拍了拍被陈阳折腾得昏睡着的卫欣怡,说道:“小怡,醒一醒,咱们要出发了,苏倾遥出门了!”

    卫欣怡腾地坐起身来,看着正在穿衣服的陈阳,诧异道:“你瞎蒙的吧,你又没有出去,怎么知道『knew』她出门了?”

    可是,当二人出了门,却正好碰见苏倾遥带着青橙娱乐『yú lè』的相关工作人员也出了门。

    卫欣怡眼睛登时就瞪得溜圆,真被他猜中了?不过,又想想之前陈阳的笃定和自信『confidence』,却是明白,陈阳绝对不是瞎蒙的。

    她的心里再次掀起了惊涛骇浪,啧啧,老公也太强悍了吧?竟然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太神奇了啊!

    其实,陈阳根本就不是什么未卜先知,而是他进房间的时候,已经在苏倾遥身上做了神识标志。

    可以『can』说,只要苏倾遥不出东海,她的任何动向,都逃不过陈阳的眼睛。所以,陈阳才敢那么自大,一边在房间内“公干”,一边守株待兔,寓工作于娱乐『yú lè』之中。

    陈阳立刻『lì kè』笑盈盈地向苏倾遥迎了过去,笑眯眯地说道:“苏小姐,我好心给你看病,可是怎么避而不见啊?”

    “陈医生啊,对不起,我真的没时间……”苏倾遥一看陈阳出现『There』,顿时一阵无语,但心底里也暗暗警惕起来。

    这小子怎么像跗骨之蛆一样,怎么也甩不掉啊!难道他和方伟波一样,也是有所企图,觊觎自己『zì jǐ』的美色?

    其实,苏倾遥其实猜对了一半儿,陈阳对她是有所企图,却是为了商业利益考虑,而不是觊觎她的美色。

    “我告诉你,我的针灸和丹药效果很神奇的,真用了你多少时间的!”陈阳笑着迎面走了过去。

    这时候,冯紫狂往前踏了一步,挡在了苏倾遥跟前,双脚扎在地上,稳稳站立,一双虎目无比的凝重,胳膊一伸,寒声道:“我们苏小姐不希望『hope』被你打扰,请让一让!”

    “老小子,你说什么?我是为他看病你说是打扰?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陈阳当真有点恼火了,苏倾遥的架子大也就是了,你一个小保镖的架子也这么大?怎么前几天揍你们揍得不够?

    “狂哥,这小子叫陈阳,东海第一混江龙。他是个黑老大,无恶不作。前几天我们的保镖都被他打了,你小心点!”高飞一看是陈阳,顿时双目喷火,在一边煽风点火地说道。

    “高飞你小子别在后面瞎说,否则我收拾得你亲妈都不认识『known』你!”陈阳冷冷斜睨了他一眼,脚步不停『back again』,双手一伸,道:“这是丹药,苏小姐可以先服一颗,试试效果,如果有效,我再用针灸一起『with』治疗!”

    “呵呵,原来你就是陈阳!我早就听说过你了,听说你挺能打的是吗?”冯紫狂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保镖,关系网很是庞大,消息灵通,其实也听说最近东海道上崛起了一个叫陈阳的狂人,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灭掉了猛虎堂和复兴社,登时认为陈阳不是好人。

    “不,我一点不能打,只不过出身贫寒,三岁就开始『kāi shǐ』帮地主家放牛,七岁做童工,十岁帮人家挖矿,十五岁开始『kāi shǐ』给人家扛煤气罐,力气比较大一点而已!”陈阳冷声而笑,继续向苏倾遥走了过去。

    “力气大吗?我看未必!停!”从陈阳狂热的目光中,冯紫狂看到了汹涌澎湃的战意,他已经知道『knew』这个小子想挑战自己『zì jǐ』。

    冯紫狂右手一动,想要抓住陈阳的手臂,陈阳居然没有躲闪,任由他抓住自己的臂膀,然后顺势一个牵拉。

    冯紫狂顺着他的力量一个向前的送力,身体前探,肩头挤压在陈阳的左肩,然后腰胯发力,他已经拿定主意,要让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吃点苦头。

    陈阳识破对方的用意,这次却没有采用化解对方力量的打算,而是潜运真元,硬碰硬受了对方的一次推挤。

    冯紫狂对自己的修为很是自信『confidence』,他突然爆发的力量足可以推开一辆汽车,然而『however』让他震惊的是,他的力量爆发在陈阳的身上,却如同推在了一座大山上。

    陈阳的两条腿铁铸般生根在地上,冯紫狂强大的力量根本没有撼动他分毫。

    一瞬间,冯紫狂的目光中充满了惊奇和错愕。

    在他力量达到巅峰的时候,忽然感『sense』到身边一空,陈阳突然收回了抵抗力,反手抓住对方的手臂,试图利用惯性把中年人的身体甩出去。

    冯紫狂应变也是极快,身体微微前依,手臂一个顺时针的晃动,硬生生从陈阳的手掌中挣脱开来。

    陈阳的后手接踵而至,单掌推在对方的臂膀之上,冯紫狂使了一个千斤坠,双脚稳稳地踏在了地上。

    叽!一声刺耳的锐响响起,军用战靴与地板发出剧烈的摩擦,在白色的瓷砖上,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黑色的痕迹。

    冯紫狂足足滑出了半米多远才堪堪站稳,心头一阵气血翻腾,他看向陈阳目光已经变了,再无一点轻视之色,老实说,冯紫狂出道以来,罕有败绩,从来就没有吃过这种亏,他很诧异陈阳如此年轻,却显然有着不亚于他的修为。

    而陈阳已经在他闪身的刹那突破了他的阻拦,继续向苏倾遥走了过去。

    不仅『not only』仅是冯紫狂心中震撼,就是连苏倾遥、高飞的脸色都变了,冯紫狂是公司身手最高的保镖,据说修为深不可测,但竟然被陈阳击退了半米多远。

    “站住!”冯紫狂双目中迸射出冷酷的光芒,招式又是一变,一出手就是毫不留情的攻击『aggressive』。

    他的右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陈阳的面门踢『tī』来,一阵破空之声顿时响起,似乎周围的空气都被他闪电般的出腿鼓荡起来。

    他所使出的是十二路铁腿功,乃是古武门中最强的外家功夫之一,刚猛无俦,速度『 dù』极快,如疾风暴雨,威力绝伦。

    头路出马一条鞭,二路十字鬼扯钻,三路劈砸车轮势,四路斜踢『tī』撑抹拦,五路狮子双戏水,六路勾劈扭单鞭,七路凤凰双展翅,八路转金凳朝天,九路擒龙夺玉带,十路喜鹊登梅尖,十一路风摆荷叶腿,十二路鸳鸯巧连环!

    一时间漫天都是他的脚影,如同黑云压城城欲摧,从四面八方向陈阳进逼而去,铁腿功动作精悍,配合协调;招数多变,攻防迅疾;节奏鲜明,爆发力极强,攻击『aggressive』力惊人。

    陈阳自打穿越夺舍以来,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优秀的高手『牛B人物』。可以说,就是之前他遇见的羽飞道长、李铁拳等人的功夫与之相比,也不过是小儿科。

    所以,他很是兴奋,此时表现『performance』出的身法简直是如同鬼魅,在对方闪电般的出腿下,他总能在最危急的时候躲过攻击,明明看到这一脚就要踢中他,可他就能在毫厘之间躲避过去。最关键的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回头,但就好像后背长了眼睛一样,冯紫狂的凶猛攻势,却被他悉数躲过。

    冯紫狂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十二路铁腿功使完,他竟然连陈阳的衣角都没有碰到,陈阳的身法,或许只能用鬼神莫测来形容。无奈之下,冯紫狂只好从第一路一条鞭重新使出来。

    “没招了?又来老梗?再打,我可要还手了!”陈阳呵呵一笑,身子陡然一转,右手闪电般探出精准无比地抓住了冯紫狂的脚踝,随后轻轻一送,冯紫狂噔噔噔一连退出了十多步才堪堪站稳。

    “哼,小子,我还有新招!”冯紫狂虽然战败,但是『But』毫无气馁,事实上陈阳的高超身手让他认识『known』到陈阳的危险性,反而『fǎn ér』激发了他更加强烈的战意,暴喝一声,招式再次一变,向陈阳冲了过去。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