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然而『however』随着『Along with』时间的推移,当地的古与历史『History』建筑也面临着人为与自然『natural』等不同的挑战
0升V8 TDI柴油引擎,除了有涡轮增压外,还配备有电子机械增压器,可输出435匹最大『zuì dà』马力,而疯狂的91
根据儿盟出,每年冬季,有高达3分之1左右的偏乡孩童外出时衣物不够暖,甚至晚上想好好睡觉休息时,家中的棉被也不足以抵抗身上的寒意,长期吃不饱营养失衡
男孩们有没有这种经验,想交女友交不到,或是交了很快就分手『fēn shǒu』?知名摄影师星光奈奈在脸书PO文,举出
刘克襄日前撰文称,有一天到台中第二市场吃早餐,绕了一圈惊觉老台中似乎没什么代表性『representative』的早餐,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64章 绝不乘人之危

第164章 绝不乘人之危


    “呵呵,我确实说过不会让手下的人伤害唐茉茉,这不,我把空间留给你们,如果说唐茉茉受到了伤害,那也只会是你造成的!”

    香取由美的声音透过大门传进仓库内。

    “对了,还是告诉你一声吧,你刚才吃下的药可不是一般的毒药,如果不和女人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关系就无法『to be』舒缓体内的毒素,这种毒素一旦长时间不排出体外,就会影响你的中枢神经,或者变成痴呆或者变成残废。”

    “香取由美你太卑鄙了!”

    “流川少爷缪赞了,我还是顾念着我们之间的旧情的,你看,我不是把一个中了药,同样需要纾解的唐茉茉送到你面前了吗?流川少爷,你就好好享受吧,也许『yě xǔ』这是你这辈子唯一『sole』一次能够和唐茉茉在一起『开房去』『with』的机会『jī hui』呢,事成之后你可要好好感『gǎn』谢我呀!”香取由美的声音渐渐远取篴ttitudes』ァ

    不一会儿,流川龙之介便听到仓库外有汽车发动的声音,看来香取由美已经『yǐ jing』带着手下离开『lí kāi』了。

    流传龙之介不甘心的跑到大门前想要尝试弄开大门,但面对厚重的大门和巨大的铁锁,终究无计可施。

    “嗯……”地上原本昏迷的唐茉茉嘤咛一声,似乎快要醒了。

    流川龙之介立刻『gogo』冲到唐茉茉身边,将她扶起来,半搂半抱着给她解开了身上的绳索。

    “茉茉,醒醒,你怎么样了?”流川龙之介轻轻拍了拍唐茉茉的脸颊。

    手下的温度『attitudes』高的烫人。

    “嗯……好热……好难受……”唐茉茉睁开了眼睛,明亮的眼眸染上了一丝靡丽的水色,脸颊发红,鼻息间喷出的呼吸都比平常热上几分。

    “茉茉,别怕,大师兄会保护你的!”不知怎么搞的,看到唐茉茉这幅娇弱喘息的模样,流川龙之介觉得『jué de』自己『zì jǐ』也跟着热了起来。

    “大师兄?”听到流川龙之介的声音,唐茉茉本能的伸出手搂住流川龙之介的脖颈,“太好了,大师兄,可是我好热,怎么办……好难受……”

    唐茉茉撒娇一般的喃喃低语,更是加速了流川龙之介身上的燥热。

    少女馨香柔软的身躯紧贴着他,他能够清楚的问道唐茉茉身上散发出的阵阵少女体香。

    这味道是他眷恋多年的,是他无比想要拥有的,现在温香软玉就在他的怀中,流川龙之介神情一阵恍惚,觉得『jué de』心中某种隐秘的欲-望正逐渐打败他的理智,身体某处硬了……

    “大师兄……大师兄……”唐茉茉身上热得难受,心里好像有千万条小虫子在爬一样,说不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痒法,她难耐的在流川龙之介怀里蠕动着,嘴里无意识的呼唤着流川龙之介。

    流传龙之介双目赤红,凝视着怀中的少女,轻抚这少女光洁幼嫩的脸颊,眼看薄唇就要贴上唐茉茉不断喘着热气的红唇。

    突然,唐茉茉的一声轻呢传进他的耳朵里,流传龙之介像是猛然被惊醒了,他一把推开唐茉茉,狼狈的后退两步,重重的一圈打在身旁的水泥柱子上。

    凌曜,帮帮我,我要……

    虎口瞬间崩裂,鲜血流了满手。

    耳畔仿佛还回荡着唐茉茉软软的声音,但疼痛已经『yǐ jing』足够令流传龙之介暂时压制住了身体的燥热。

    看了眼已经热的开始『appeared』无意识的撕扯自己『zì jǐ』衣服的唐茉茉,流川龙之介抿紧唇,心中做出了决定。

    他赶紧捡起刚才自己为唐茉茉揭开的绳子,再次将唐茉茉绑了起来,同时自己也躲到仓库里离唐茉茉最远的角落里。

    他和唐茉茉都中了药,不知道『zhī dao』能撑多久,但他不想就这么乘人之危占了唐茉茉的便宜,否则,等到唐茉茉清醒过来,她一定不会原谅他的!

    流川家本家大宅。

    这是凌曜第二次涉足这里。

    和上一次不同,这次他是专门上门来找流川先生帮忙的。

    管家见到凌曜和端木鹰司时,先是一愣,在通报了两人来访的消息后,在自家老爷的首肯下,这才敢带着两人进了门,上楼来到流川悟的书房。

    “流川先生,我们现在需要你的帮助。”凌曜也不多说什么没用的客套话,直入主题,将自己这次前来寻求帮助的原因告诉了流川悟。

    “你的意思是说,唐小姐和龙之介可能『kě néng』都被人绑架了?”流川悟放下手中的文件,正色道。

    “不错,就算两人没有落入有心人之手,我们也要尽快找到他们,就在不久『bù jiǔ』前,作为茉茉的闺蜜和流川少爷的好友,乔暖菲就已经遭遇了黑道袭击,不过好在侥幸被流川夫人救了出来。”凌曜说道:“现在流川夫人还在医院里抢救,菲儿也刚刚醒过来,所以我们不能在坐等坏消息降临了,我们必须找到茉茉,如果她落到了那些人手里,我们就要努力把她救出来,还有流川少爷,作为日本『rì běn』黑道第一大世家的继承人,想必会有很多对流川家怀恨在心的人想要想方设法害死他吧,所以流川先生,找到流川少爷和茉茉真的迫在眉睫。”

    “凌少爷,你既然来找我了,那就是一定已经应约猜出是谁干的了吧?”流川悟问道。

    “不错,根据菲儿醒来以后提供的线索,阿婧已经去找乔暖菲的妹妹乔暖甜了,乔暖菲会身陷险境就是拜乔暖甜所赐!”

    “你刚才说小雪被送进医院抢救了?”流川先生微微皱眉,“怎么回事?”

    小雪是流川夫人的小名,她在嫁入流川家之前叫做岑雪,不过几乎『much』除了流川悟之外,没有人还记得她的这个名字,而是习惯称呼她为流川夫人。

    “流川夫人是菲儿的亲生母亲,为了救菲儿,替她当了三枪,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正在医院进行手术抢救。”端木鹰司说道。

    听到端木鹰司的话,流川先生的脸色冷了下来,“对方是什么人?”

    “目前还不知道『zhī dao』,不过相信『xiāng xìn』用不了多久,等阿婧找到乔暖甜一定能从她口中问出幕后主谋到底是谁。”端木鹰司继续说道:“我不相信『xiāng xìn』凭乔暖甜一个小姑娘『gū niang』能找到这么多黑社会为她卖命,一定还有一个真正的幕后主谋。”

    端木鹰司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东方婧打来的。

    “阿婧,查到什么了吗?”端木鹰司立刻『gogo』接通了电话。

    “我已经抓住乔暖甜了,刚开始『appeared』她还不肯说,可惜毕竟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随便一吓唬,还是轻易就招供了。”东方婧看了眼被自己邦成粽子一样的乔暖甜和她的助理们,继续对电话那头的端木鹰司说道:“是香取由美的人,那些人都是香取由美在九条家拉拢到的亡命之徒,只要给钱,什么都敢干,乔暖甜只是香取由美的一把枪,傻乎乎的以为可以『 kě yǐ』利用对方,没想到却反被对方利用了。”

    “不过,她倒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有些价值的线索,她在和香取由美通电话的时候『shí hou』有听见轮船汽笛声和海鸥的叫声,我推测香取由美可能『kě néng』把人藏在了港口一类的地方。”

    “好,我知道了,我们这就去港口。”

    挂断电话,端木鹰司和凌曜带着流川家配给他们指挥的精兵强将们,向着港口方向出发。

    同时,东方婧通过乔暖甜提供的线索,侵入了之前乔暖甜约乔暖菲吃饭的那家酒店『hotel』的监控系统,将乔暖甜联合黑社会迷晕乔暖菲并且想要对她进行人身伤害的视频全都下载下来邮寄给了东京警方。

    做完这一切,她居高临下,仿佛看蝼蚁一般,看着吓得小脸苍白,花容失色的乔暖甜,冷冷地说道:“虽然你有点小聪明,有点小手段,但你千不该『never should』万不该『never should』,不该对菲儿出手,菲儿不是你能碰的起的人,现在既然你伤害了菲儿,那就要做好承担一切后果的心理准备『ready to』。我念在你是菲儿的妹妹的份上就不亲自动手收拾你了,一会儿警察『policeman』就会赶来,你还是想想怎么跟警察『policeman』解释才能让自己少判几年吧!”

    说完,东方婧径自走出了乔暖甜下榻的五星级大酒店『hotel』里总统『zǒng tǒng』套房。

    东京湾一向热闹繁华的码头今天的气氛却有些诡异。

    上千名穿着黑西装,脖子上手背上露出的皮肤布满了各种诡异的图腾纹身。

    在日本『rì běn』,只需看一眼,便可以『 kě yǐ』淡定这些人是混黑道的,绝对不能惹!

    “搜!搜遍这里每一寸土地,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少爷和唐小姐给我找出来!”

    流川悟下了死命令『orders』,流川组的人马立刻行动起来,分头开始了地毯式搜索。

    没过多久,其中一组人便传回了好消息,废弃的十号仓库了有人!

    听到这个消息,凌曜立刻朝十号仓库冲了过去。

    “给我让开!”凌曜跑到十号仓库门口,看着紧锁的大门,眉头微皱,他一把抽出身旁那名黑社会腰间的枪,让大家退后,然后对着门锁连续射击了两次,门锁终于掉落下来。

    凌曜将枪还给身边的人,立刻迫不及待的指挥流川家的这些手下将大门打开。

    也顾不上个人安危了,头一个冲进了仓库。

    本书首发于看书蛧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