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女学生(students)说,被押走途中歹徒曾接到女友的电话,告知已被警察(jǐng chá)锁定,歹徒见犯(sense)衅毓猓筇右
萧男在今年1月、4月及7月,用相同诱骗威迫手法,至少有13至15岁不等的4位少女受害,一旦从少女手上拿到胸部及下体裸照后,仍不满足,要求少女自拍成影片,被少女拒绝后,萧男都会恐吓对方,
但检警追查发现,丁泰文允诺的100万元酬劳,来自死者投资的一家店面分红,案发后是洪妇出面领钱,再分给蔡、高,不过2人只分别拿到36万和27万;其中,蔡男扣掉欠丁泰文的债款,只拿到数万元
又见?y猪手!新北市高姓业者PO文指控,门市女员工之前曾被一名客人毛手毛脚,因为没有证据只好选择忍耐,结果12日对方竟然戴着口罩再次上门,这次终于拍到正面容貌和事发过程,于是决定协助报警提告,捍卫员工的权益
目前初步研判是康姓骑士闯红灯酿祸,但确切肇责归属、原因,将调阅其他(other)监视器及事证进一步清
高雄前镇区一名洪姓妇人因为金钱关?S和会家暴的丁姓先生起口角,对方拿出开山刀恐吓,被儿子发现后上前阻止,却在期间误杀了丁男
小说 > 无限科幻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3279章 同流

第3279章 同流


    “那么我这么爱(love)你,你也对我如弃草芥,你岂不是跟我一样。”

    张嘉森笑了起来:“你对我的指责,其实就是你对你自己(zì jǐ)的指责。”

    诡辩!

    避重就轻。

    宁舒说道:“我怎么就跟你一样了?”

    “我舍弃妙妙就如同你舍弃我一样,有什么区别吗?”

    宁舒觉得相当有意思,张嘉森的脑子怕是不正常了吧,“当然不一样,首先,我跟你没有任何的交集,你对苗妙妙有所求,你是有所求之后,再抛弃了苗妙妙。”

    “而我,从未在你的身上得到了什么,不存在忘恩负义,第二,我们没有过往,我没有对你始乱终弃,所以,你所说的事情(affair),就不能将我跟你划上等号。”

    “第三,请不要做出我抛弃你的样子,而是你因为执念对我产生的恨意而已。”

    张嘉森莫不是把她当成了苗妙妙了?

    所以,在她的面前,这么肆无忌惮呢,这么理直气壮呢?

    别说她杀了他,她是收了苗妙妙的灵魂之力,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她就是一个工具而已,拿着工具的人是苗妙妙。

    张嘉森现在居然在期望一个工具对他产生愧疚,进而对他有所弥补?

    想太多,脑洞有点大,补一补。

    张嘉森的不择手段,到了组织,这个看似很多规矩,其实比较散漫的组织,那就跟鱼(yú)儿入了水一样。

    如鱼(yú)得水。

    对付张嘉森这种人,宁舒也可以( kě yǐ)不择手段,什么样的敌人就用什么样的手段。

    系统的适时提醒宁舒,“主系统看着呢,不要中计了,只要你跟这个男人纠缠,这个男人的目标就达成了,无视他就是对他最大(largest)的惩罚。”

    “他现在所有(all)的行为用三个字就能概括,求关注。”

    系统是不希望宁舒闹事,当然短短时间也把张嘉森的所作所为了解清楚了。

    宁舒说道:“我当然知道(knew)他在求关注,她要蹦达,我就戳他一下,有了回应,他就会蹦达地更厉害(Fierce),求关注。”

    “你说这个时候(When),我不搭理她了,难受的是谁?”

    你以前都搭理我了,为什么现在不搭理我了。

    那个时候(When)的心理落差可就大了。

    系统:“……别玩火。”

    宁舒:“不会,我会直接灭了火,绝对不会让自己(zì jǐ)被烧了。”

    现在宁舒有意识跟人玩智慧了,有力量的时候也要学着洞察人心,有必要知道(knew)对方的心里想什么。

    有智慧才能让自己的力量打到对方,才能让对方疼。

    光有蛮力不行。

    别看她现在跟张嘉森哔哔,彼此都在给对方种下心理暗示。

    张嘉森一个劲地在催眠她,说爱(love)她。

    当这些话听多了,就在心里留下了暗示,到时候就会产生一种,这个男人是喜欢的。

    如果以后遇到什么事情(affair),都会下意识依赖他,甚至心里在渴望这个男人能够救赎自己。

    不能保持最基本的警惕和理智。

    宁舒倒也希望人间处处有真情,人间处处有真爱,可是呢,套路太多,就得防着点套路。

    如果有人对她抱有善意,她也会对人有善意。

    没有人想要获得处处提防,但是善良有锋芒。

    力量会使她的善良保存。

    没有实力的善良根本就不叫善良。

    张嘉森催眠她,他也会催眠张嘉森,既然你觉得我被你催眠了,似乎爱你,那你就这么觉得吧。

    觉得面前这个女人是爱你的。

    宁舒摊手说道:“随便你怎么想。”

    张嘉森笑着,他本来生得眉目周正,一看就能给人好感(sense)的感觉。

    “我们是最合拍的搭档,你会知道的。”

    宁舒笑了笑没说话。

    系统说道:“现在要离开(lí kāi)吗,主系统那边已经在询问了,主系统说了,不能明面上违反组织的规则。”

    宁舒看着龟缩在结界里的张嘉森说道:“当你有什么时候有本事了,堂堂正正站在面前再来说什么搭档。”

    “连堂堂正正站在我面前的勇气都没有,有什么资格,有什么底气,一个老鼠而已,猥琐的老鼠。”

    隔着几层的结界,张嘉森才有勇气对她进行催眠。

    一个男人,连这样的勇气都没有。

    张嘉森并不受刺激,而是淡定地说道:“我知道你想要刺激我,我如果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会杀了我。”

    张嘉森知道这个女人心如坚石,就算滴水石穿,也要很长的时间。

    现在这个女人心里隐藏着杀意,他的策略并不成功。

    因为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女人,她不会从他的身上图什么,实力,貌似(piào)人浚疲菜扑裁挥卸嗌佟

    他的身上没有她需要的东西,经济(economic)不依赖,精神不依赖,他对这个女人没有价值。

    仅凭嘴上几句话,是根本就没有办法撼动她的心。

    这是一个漫长(long)的过程,但是真的好有趣呀,越是困难,越是不容易得到的东西,得到的时候满足感就越强烈。

    可是要耗费更多的时间和金钱在这个女人的身上。

    如果以后在舍弃的时候,肯定会舍不得的,因为投(attitudes)肓苏饷炊嗟木瘛

    既然无法(to be)舍弃,那就好好珍惜。

    宁舒看着张嘉森不甘心的表情,有点想笑,张嘉森这个人存在能够让她更加坚固自己的心。

    锻炼自己的内心,张嘉森就是她的磨心石,张嘉森想要在她的心里种下种子。

    还要看她能不能种下去。

    磨一磨自己的心志,这世间的人千奇百怪,有千奇百怪的思想。

    宁舒做了这么多的任务,都是替委托者,替委托者面临制造人生的悲剧。

    当不做任务的时候,就是她自己的人生,同样需要磨练心志。

    系统:“现在要怎样,是要解决了他,还是赶紧撤?”

    “还是要留着磨练你的心志?”

    宁舒对系统说道:“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系统想了想说道:“极端自傲,其实挺自卑的,需要征服别人来体现自己的价值。”

    宁舒觉得这个系统不是小人物,至少看人这方面是没有出什么差错的。

    主系统真是费心了呀,找了这么系统来看管她。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