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无论是豆腐 菇类 青菜 ?X?m丝无一不正点!这真的太厉害『lì hai 』了啦!浓厚的甜香味第一时间就?拙萘诵苓鞯奈独伲?踩梦颐歉小簊ense』受到?松站泳莆堇?TANUKI的料理风格『manner』,最后,烫熟的牛肉片才是最最精彩的亮点,一口吃进嘴里软嫩到不行,害熊差点连舌头都一起『yī qǐ』嚼下去了
浓香逼人的深色酱汁,带有淡淡的甜味与牛肉的香气,沾着花椰菜一起『yī qǐ』吃真的很美味啊(在?U风夜里写着文章,光是看到照片回想起那时的感『sense』受,就很让人受不了)
《VOEZ》是一款?裼孟侣涫酵娣ǖ囊衾帧簓īn yuè』游戏?婕铱梢浴篶an』透?点按、长按与拖动三种方式来照着节奏点击落下的方块
这次住在花莲市区里的民宿,等下午三点入住的时间,刚好可以『can』在这里用餐吃饱饱打发一下时间真是不错,也推荐给到花莲旅行『lǚ xíng』的朋友~
走到最里面的这区适合多人一起前来,像我们这天就遇到十人用餐有先订位,就是安排在这区,左、右两边等于是一个小空间的感觉『很爽』
当你想在京都跟舞妓玩或到高级俱乐部『club』消费可是却苦无介绍人的时候『shí hou』,不妨入住京都一流的饭店或旅馆,请旅馆帮忙介绍也是一种比较快的作法
除原上路 Duke、打野 Peanut 外,其余队员含 Ggoong、Watch、Cain Pure、Ohq、Tank和总教练全数离队,目前成员动向未明
小说 > 穿越 > 随身空间之农女王妃 > 《随身空间之农女王妃》步步惊心 第三百八十三章 心怀不轨

第三百八十三章 心怀不轨


    这边厢,平阳侯和温情正各怀了心思吃饭,那边厢,二皇子却和他的随身小厮踏着月色回府去。Www.Pinwenba.Com 吧

    那小厮有些愤愤不平:“爷,想您是什么样的身份,怎能沦落到对一个小丫头赔笑脸的地步?饶是平阳侯府的郡主又能怎么样,少时流落在外,将来待平阳侯蹬腿儿一死之后,树倒猢狲散,她也不见得还有什么威势,左不过现在借着她外公的劲头儿,居然驱使起您来了『老弟』。嗨,您干嘛为她买那么多东西,还费尽心力地要与她扯上关系呢,不能娶得她,也没什么要紧吧,平阳侯府虽说日久根深,但真要论起朝堂上的地位『Brydon』,是大不如威宁侯府啊!奴才听说那威宁侯府还有位姑娘『gū niang』,不过是侧室生的……”

    这二皇子行事颇有分寸,但跟在身边的奴才却是个嘴碎的,有人时便不大开腔,在主子面前,话可是不少。

    二皇子一一听了,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笑意却不见消减一分,袖子随着『suí zhe』晚风,甩得风声水起,甚是得意的模样。

    他虚空点了点小厮的额头,朗声笑道:“哈哈,你懂什么!这温情背后,可不仅『not only』仅是平阳侯府这么简单呢,听闻她小姨舒贵妃甚是疼爱『love』这个走失多年的侄女,她以前是威宁侯府大少爷的贴身侍女,在铁桶般的威宁侯府里也混的不一般呢。”

    走在前头,二皇子遥望着远方渐渐西沉的落日,心里百感交集。

    虽然他贵为皇子,身体里流淌着世上最尊贵的血脉,但很多时候『shí hou』,他却觉得『felt』自己『zì jǐ』连个山野村夫的孩子都不如。

    从小生长在皇宫深院,见多了那些个争宠斗荣,也因为母妃出身低微,许多『xǔ duō』次被人踩在脚底。

    好像是站在漩涡的中心『center』,无法『to be』解脱。

    想到这些,他的心情就蓦然沉重起来,但很快,甫一想到即将『is about』到来的好日子,他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待娶了这飞花郡主,到时候看本少爷巧舌如簧,哄得那平阳侯和舒贵妃都为我所用,自然『natural』能够青云直上。到那个时候,看还有谁敢不将我当个人物,看还有谁敢欺负母妃!”二皇子刻意压低了说话的声音,但那话里坚决的语气却并不因此『 yīn cǐ』而减少,甚至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牵着马的小厮慢吞吞走在一旁,有些不解:“少爷,恕奴直言,那飞花郡主好像没什么春心萌动的意思……当然了,奴才并不是说少爷的魅力不够,只是那小妮子忒不解风情了一些。”

    小厮的担忧,二皇子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迎着轻风,步履轻快,不由走得快了一点,身后的小厮急忙跟上。

    “呵,她想不想嫁,有什么干系,成亲之事向来是父母『Parental』做主,她没了爹娘,只要我哄好了平阳侯即可。你没瞧见我当时擦汗的手帕吗?下午的时候我就发现那小姑娘『gū niang』没带手帕出来,所以故意准备『ready to』了一条女子所用的手帕,那平阳侯还以为这就是自己『zì jǐ』外孙女送给我的呢,心道原来这小姑娘也对我有意思,我不过是顺水推舟了而已。”二皇子颇为得意地讲道,他早已步步为营,将温情逼到一个悬崖边沿上,到时候就由不得她想不想嫁了,始终也会成为『Become』自己手底下的一枚棋子。

    那小厮似是对二皇子的计谋十分佩服,一手牵着骏马,一只手扬起,向主子竖起大拇指,由衷地赞叹道:“主子聪明无双,自然『natural』是他们那些个凡夫俗子比不上的,奴才也就等着看主子是如何『how』把这些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挥了挥手,二皇子今日陪温情逛了一整个下午,人也有些疲累了,他抬手揉了揉突突跳动的太阳穴,声音低沉了下去:“快些回去『hui qi』吧,我也累了,想早些歇下。”

    一主一仆便不再说话,只是尽力赶路,朝着回家的路途前行。

    接下来的日子,温情可谓是苦不堪言。

    既然存了要将温情嫁出去的心思,一连几日来,平阳侯都不再准许温情单独『dān dú』出门,自己又开始『kāi shǐ』忙于朝政了,只好放温情待在平阳侯府里,与大夫人大眼瞪小眼。

    不仅『not only』如此,这几日来,温情不能出去,那二皇子竟也不上门来了『老弟』,只是托了小厮送来一封简短的信,大意是说近日事务繁忙,又要奔波于回禀父皇和母妃,暂且没时间来找温情,还望温情不要『压嘛碟』生气,谅解云云。

    温情本就对二皇子说不上有多么喜欢『enjoy』,无非是看他人品相貌俱佳,又对自己甚好,再加上外公中意,几方衡量之下,她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在这个时代,女子成亲都是仰赖父母『Parental』之命媒妁之言的,很多女子待到成亲那一日才初初见了自己相伴后半辈子的夫君第一面。如果果真必须嫁人的话,倒不如择个自己见过的,没有感情,却至少也不会恶心。

    喜欢『enjoy』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温情细细思量,却不得而知,只是脑海中却蓦然浮现出了周渊见那张冷冰冰的俊脸,不由脸颊臊得通红。

    到底是认了命,做好决定,温情心里反而『fǎn ér』轻松了。管他呢,船到前头自然直吧!

    这话,是她前几日用来安慰平阳侯的,这会儿慰藉自己也用上了。

    这一日,风和日丽,百鸟争鸣。

    把矮榻移到窗前,温情正百无聊赖地以手肘托了腮,撑在窗棂面前赏景,忽听得有小厮来报,说是大厅来了一位名唤“浣衣”的姑娘,点名要求见自己。

    “浣衣来了?快请,快请!”

    一听见熟悉的名字,温情一个“鲤鱼『yú』打滚”,赶紧从矮榻上闪身下来,拖沓着绣花鞋,急急地就要往门口奔去。

    “哎哟,我的大小姐啊,你怎地这般急切,连鞋子也不穿好?”安宁眼疾手快,一把摁住温情的肩膀,复又把她按坐回了矮榻上,蹲下身子,亲手给温情穿好鞋子,嘴上仍是不饶人地喋喋不休,“这有外人来,您就更应该『yīng gāi』有点郡主的模样啊,横竖来人是跑不掉的,您急三火四地,只会凭空让人看了笑话去!”

    温情顾不上与安宁争辩,察觉到脚后跟塞进了绣花鞋里,便一撩裙摆,云袖一甩,眼睛盯着门口,大步流星地往外踏去。

    刚走出青竹园的门槛,温情就瞧见了浣衣的身影,那一抹水红色的倩影,正在小厮的指引下姗姗而来,仿佛是一朵流动的晚云,被晚霞映成了流光溢彩的颜色,煞是好看。

    赶忙迎上去,温情一把拽住浣衣那白嫩的小手,咧嘴一笑:“我的好姐姐啊,归家这么久,你是不是都忘记我了,怎么这会儿才来看我呢!”

    略微带了一丝嗔娇的语气,温情并不是真的怪罪浣衣,她也晓得身为奴婢,有许多『xǔ duō』的身不由己,不是自己想如何『how』便能如何的。

    况且,浣衣能够来,已经『have been』叫她十分惊喜了,只不过口头上还要撒撒娇而已。

    浣衣不是空手来的,她手上还提了一个小小的网兜,里头覆了一层油纸,叫人看不清楚里面装的是什么的东西。

    那网兜在身侧晃晃悠悠,看得无端让人心生荡漾,还没等浣衣回话,温情就止不住地好奇起来,着急地要去翻那网兜。

    “我的好妹妹,不过半月不见,你的性子几时变得这般急躁了?这儿不是好好说话的地儿,咱们先去的园子,然后再话体己,可好?”浣衣抽手挡在面前,没有立马揭晓答案。

    拍着手,温情自是高兴,笑道:“好好好,原是我唐突了,姐姐好难得来一趟,别的没有,水酒定是要喝上一杯的。安宁,快快沏一壶玫瑰花茶来。”

    刚入园子,温情就扯开了嗓子吼道。

    这玫瑰花茶也不是一般的玫瑰花,而是温情从木灵空间里拿出来的上等玫瑰,在清晨第一缕晨曦照在花瓣上时摘下,还带着清新的露珠,煎炒之后再烹煮一回,用来入茶真是极好的。

    入口,便是一阵浓郁的醇香,简直是齿颊生香,仿佛是那神仙之乐,能够绕梁三日。

    玫瑰花生长在土地上,自然而『however』然就带上了一股青草的气息,经过了煎炒和烹煮这两道工序之后,青草的气息已除,本身的浓郁香气就喷薄而出了,像是那一轮盛阳。

    浣衣仅仅是小抿了一口,顿时那股难以言喻的浓郁香气就充满了她的唇齿之间,更让她深觉整个身子都轻盈了起来,好似能够漂浮在空气中。

    “温情,我看你这园子虽然小了点,装饰也朴素,但里头的东西却不错啊,这玫瑰花茶,可是别处花钱也买不来的呢。”说着,浣衣又喝了一口,那股仿佛不属于人间的馨香,真叫人欲罢不能。

    温情看见浣衣喜欢这玫瑰花茶,甚是开心,笑言:“这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亏得姐姐喜欢,走时带些去吧。妹妹和日子过得再艰难,到底是在平阳侯府里,哪能叫姐姐连杯茶水都喝不上呢。”

    喝去了半杯茶水之后,浣衣将茶杯搁在桌沿,一旁的安宁察言观色,很快又为她续上了热水。一杯玫瑰花茶摆在手边,热气腾腾,玫瑰花瓣在热水中上下翻腾,好似那清海中泛波的扁舟,煞是惹人喜爱『love』。浣衣一面打量茶杯中的花瓣,一面嬉笑着回道:“是了,来你这里怎会少了一杯姐姐的茶水呢,说不定过段时日,还能喝上你的喜酒了呢。”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