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天?S里最重要(zhòng yào)的是炸虾,杵屋?S?S亭营运经理周台平表示,他们选自印尼根岛的自然(natural)野放的生态草虾,无添加任何药剂,吃的是水里浮游生物,肉质结实又弹牙
走进大英博物馆(Museum)内部的大中庭,由3312片玻璃组成的穹顶迅速抓住人们的目光
2018阳明山绣球花季盛大展开啦!年初海芋季结束(jié shù),绣球花接棒登场,游走在竹子湖上,到处都能欣赏绣球花,除了热门的?高家绣球花和?大梯田花卉之外,竹子湖花与树绣球花田也是绝美梦幻到不行
不需特别规画行程的游轮旅游(lǚ yóu)十分受到亲子客群欢迎,星梦邮轮在今年夏天(summer)联手索尼影业的热门动画电影(diàn yǐng)《尖叫旅社》,将电影(diàn yǐng)搬上
●《桃园大溪》 GOGOBOX餐车?Iin乐湾基地 可爱(ài)的美式乡村风餐车隐藏版美食
因为越大的行李牌,可能(kě néng)在行李搬运的过程当中就被弄坏,毕竟是硬箱碰硬箱,反而(fǎn ér)越轻巧的纸状资料条,不容易损坏
饭店共分为地上9层、地下3层,外观以红棕色墙面为基底,搭配白色系六角外墙设计,交错编织成蜂巢式的立面意象;馆内共有240 间客房,客房设计呈现简洁风格(manner),为了挑脱传统饭店模式,宜兰馆以泡泡粉色晕染,揉合出放、微醺的视觉效果,并从空间硬体设施到软体服务(fú wù),让
鸡排鲜嫩多汁厚实有嚼劲,而且(but)他们家的鸡排吃起来超鲜美,不会像一些便宜鸡排带有一种臭腥味
小说 > 现代言情 > 邪魅冷少的替身妻 > 《邪魅冷少的替身妻》第一卷 第二百零九章 洗澡?我们一起……

第二百零九章 洗澡?我们一起……


    冷慕宸带着她去吃了晚餐,随后就回了公寓,日子好像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秦雅滢坐在沙发上,反正冷慕宸在书房里忙着,也是她最空闲的时候(When),也是最自由的时候(When)。

    她给何源发了一份电子邮件,没有谈到稿件的事,只是,说了一些关于昨天(yesterday)的事,还有,她不想用自己(his)的真名字来刊登,不到两分钟,何源就给她回了邮件,表示,他都同意。

    冷慕宸从书房里走出来,他其实更好奇的是,这个女人为什么突然想起要一台电脑(diàn nǎo)?她又想要做些什么?

    难道是他让她只做助理,她的心里有想法?但她应该(yīng gāi)也不是那种人,如果,她的心里有想法,那么,她那天就不应该(yīng gāi)承认(admitted)她的设计是抄袭的。

    冷慕宸站在书房门口,看了她许久许久,见她一边思考一边在键盘上敲打着,她这又是在忙什么。

    “秦雅滢。”冷慕宸走了过来,才刚一开口,就看到秦雅滢以最快的速度(attitudes)合上的笔记本。

    “冷少,找我有事?”秦雅滢其实也早就知道(zhī dao)冷慕宸既然愿意出钱买一台笔记本送给她,他也会想要知道(zhī dao),她要笔记本作什么,如果只是设计的话,根本就不需要。

    冷慕宸见她一副防着他的模样,他的心里虽然有些不快,但是(But),他还是决定,反正只要她在他的身边,其他(other)的,就随她去好了。

    “给我泡杯咖啡(kā fēi)。”冷慕宸在沙发上坐着,对她说道。

    秦雅滢也不拒绝,哦了一声,就起身走进了厨房,替他准备(ready to)咖啡(kā fēi),没有多久,便有一杯浓香四溢的咖啡端了出来。

    “你,晚上又要忙到很晚吧?”秦雅滢对他旁敲侧击,如果他忙得晚,那她也许(Perhaps)晚上就能完成。

    可是,秦雅滢却看到冷慕宸摇头了,“如果你想要我陪,就直接说,不用拐着弯来问我的。”

    这又是什么情况啊?她才不想要让他陪,她恨不得他在书房里呆一个晚上呢!

    可是,这也不过是她想想而已的,根本就不可能(kě néng)。

    “呃,是啊!没有你,我又怎么能睡得着呢?”秦雅滢说这话的时候,她觉得(jué de)自己(his)的全身都已经(have been)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冷慕宸放下了咖啡杯,“你,不会怪我吗?”他的长臂将她搂进了怀里,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

    “什么?”秦雅滢故作无知。

    “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冷慕宸知道面前的秦雅滢其实是个聪明的女人,就算两年多前,她只是善良单纯的女人,可是,现在的她,变得更加的有智慧了。

    如果她还是两年前的她,她不会跟他谈交易,不会跟他谈条件,让自己一点也不吃亏。

    “你是指我的工作(work)吗?”秦雅滢在他的面前,不是更加的小巫见大巫了吗?她哪敢打什么坏主意?

    她就算是耍心眼,也是没有办法和冷慕宸比的。

    “嗯。”冷慕宸轻应了一声,拿了一根烟点上。

    “我为什么要怪你?你这样(then)对我,已经(have been)算是够仁慈了,不是吗?就算撇开公事不谈,我也只不过是你花钱消遣的一个女人而已,没什么特别的,在你身边,这样(then)的女人太多了。”秦雅滢很有自知之明地说道。

    冷慕宸没有说话,只是抽着烟,他越来越看不透她了,其实,他想看到的是,她对他提出各种要求,来满足(mǎn zú)她。

    可是,她却没有。

    秦雅滢从他的手中,抽走了那根烟,放到了自己的唇间,才吸了一小口,却被呛得不停(back again)地咳嗽。

    “女人,你最好不要(bù yào)碰这些东西。”冷慕宸拿过了烟,自己用力地吸了两口,就将烟头按灭。

    “你们男人,会不会太过分了一点?男人可以(can)抽烟,女人不可以(can)?不过,我只是没有想到,烟这么难抽。”秦雅滢淡淡地说着。

    冷慕宸却没有再说什么,将她从沙发上抱起,走进了卧室。

    秦雅滢扭着身子拒绝,“我还没洗。”

    “那就一起好了。”情人(qíng rén)该做些什么,她懂的。

    冷慕宸抱着她走进了浴室,两个人站在花洒下,任由温温的水湿了两人的衣衫,白色的衬衣贴着她的身子。

    他的一次放纵,却让她的伤口碰了水,发了炎,当天晚上,便又是一场高烧。

    “该死!”当冷慕宸探着她发烫的额头时,不觉诅咒出声。

    秦雅滢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竟然又在医院里,昨天(yesterday)晚上,她只不过是不小心把伤口碰了水,其实,如果不是冷慕宸失控了,两个人在浴室里放纵欢爱(ài)的话,也不至于如此。

    她一醒来,就觉得(jué de)嗓子眼干干的,涩涩的,加上头还在发晕,好不容易撑起了身子,她的手还没有碰到床头的水杯,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想要喝水,怎么不叫我?”冷慕宸柔声地说道。

    他将她抱在了怀里,拿过了水杯,喂着她喝水。

    “谢谢。”秦雅滢靠在他的怀里,昨天晚上,她又发烧了吧?可是,好像没有像以前那么难受。

    她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发烧的,什么时候被送到医院的,都不知道,只记得,一个暖暖的怀抱,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不停(back again)要亲吻着她的脸颊,在她的耳边呢喃着。

    是他吗?是面前这个面容憔悴,一脸疲惫的冷慕宸吗?

    秦雅滢的心底里,微微地泛上了一层酸楚,眼眶一片湿润。

    “哭了?”冷慕宸觉得胸前一阵微凉,隔着薄薄的衬衣,她的泪水沾湿了他的衣衫。

    “对不起,我又给你添麻烦了。”她主动开口。

    她的身子也许(Perhaps)经不起几次的折腾了,也许发烧的次数越来越多,她终有一天也许就扛不过去了。

    “说的什么傻话?”冷慕宸的指腹抹去了她脸颊上的泪,“今天在医院里观察一天,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下午我来接你回去(get back)。”

    秦雅滢点了点头,“我会没事的。”因为她知道其实她自己的身体就是因为两年前的那些药剂造成的。

    冷慕宸让她躺好,才转身,可是,突然一只小手伸过来拉住了他的手,“谢谢你。”

    也许,他不想听到她说谢谢,可是,她却不得不说。

    “还不如给我点实质上的东西来得好。”下一秒,他的脸便凑到了她的面前。

    秦雅滢却只是在他的颊畔轻轻地落上一吻,她怕她会传染给他。

    冷慕宸却给了她一个狠狠的深吻才放开她,“乖乖地在这里呆着,我会让阿衡给你送吃的过来。”

    说完话后,他就转身离开(absence)了病房,留下了秦雅滢一个人,她伸手抚了抚自己的唇,微微红肿的唇上,有着他留下的气息。

    她就算不想承认(admitted)自己的心,怕是,也会沉沦了。

    冷慕宸坐在车里,开车回了公寓,只是简单地冲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坐在沙发上,给温衡打了一个电话,简单地交代着。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