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中天新闻》报导,薛的父亲薛亨泰是中央警官学校{xué xiào}正九期毕业,曾任台南县警察{policeman}局长;祖父薛诚曾任保六总队第一警官队长,负责{fù zé}元首贴身随扈,并当过立法院国防委员会简任秘书,一家三代投身警界,可说是标?实木?焓兰摇?
吴胜{win}利{victory}质疑美方是否可以{ kě yǐ}拿出证据,证明{zhèng míng}美国飞行员的描述是客观的、是正确的
郁有祥担心{ dān xīn}无法{to be}集中精力?}习,不打算继续考研究所,他说,远在滨州的爸爸每天给他和妈妈打电话,这是一家三口最开心的时刻,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不就是扫地的吗?别说今天孩子拉屎撒尿,就连老子在这撒尿你也得扫
了解到这个数字才可以{ kě yǐ}完整的理解为什么全球资本市场对阿里巴巴如此追捧
林男2012年4月23日凌晨和身材火辣的吴姓酒女饮酒作乐后,搭乘计程车送对方回家,没想到刚下车就把吴女扑倒在地,裤子一脱开始{kāi shǐ}嘿咻,两人激战10分钟,还做到路旁的洗手台上,而且{ér qiě}吴女的呻吟声在夜深人静下显得特别大声,最后惊动路人打电话报警
小说 > 竞技游戏 > 天刀之天涯 > 第495章 江元飞的担忧

第495章 江元飞的担忧


    “江元飞……”张灵道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看起来曲无忆已经{yǐ jing}在这片地区安排好了一切,要不然这里的情况也不会显示的如此正常。

    寒江城对于情报的把控能力还真的是恐怖至极,若非如此,也不会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就做到现在这种地步。

    两人很快就找到了江元飞,他也不是在很远的地方,反而{fǎn ér}距离这里很近,这群寒江城的弟子们就带着人蹲在那里,几乎{jī hū}没有什么动作,就在那里不停{bù tíng}的接受{jiē shòu}着其他{qí tā}人的情报。

    张灵道在远处观察着,寒江城和万里杀、帝王州以及水龙吟三个盟会,都有着巨大的区别,他们比起一个统治江湖的势力来说,更像一个隐藏在整个江湖背后的蜘蛛网。

    他们就像蜘蛛一样,封锁着各个地区,收集着一系列的情报,然后将这些情报整理归纳,交到一些需要的人手上。

    战斗从来都不是这些人的优势,他们的优势也不需要用战斗来表达,他们更多的是做一些情报的收集以及交换,这才是这些人最想要的,也是最需要做的事情{shì qing}。

    寒江城从来都不属于战斗专长的人,他们需要的,是那些没有什么战斗力,却能在其他{qí tā}方面发挥出重要{important}作用的家伙。

    张灵道从来没有看见过寒江城有什么比较专长的地方,可他们却依旧能够与另外三盟平分秋色。

    从后世而来的经验告诉他,在某些时候{shí hou},信息战的作用,永远比正面战场要来得大。

    也许{yě xǔ}是两人太过于显眼,而且{ér qiě}他们也没做什么隐瞒或者说遮掩,所以那些寒江城的人已经{yǐ jing}发现了他们俩。

    不过由于{Meanwhile}慕情的存在,那些人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们,并没有做过多的举动,最多只是路过的时候{shí hou}瞟他们两眼。

    但是{But}这样{zhè yàng}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江元飞似乎是安排好了身边的同伴,于是很快的就走了过来,首先和慕情问好。

    “慕情师妹?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lai l}?”他问道,“这位是……”

    “江师兄,我听说有人要对曲姐姐不利,赶忙过来帮忙。”慕情拱手道,倒是有了那么一般的风雅绝色。

    “帮忙……”江元飞一脸便秘的表情,只不过他并没有说些什么,“师妹,你还没有跟我说,这位少侠是谁呢!”

    “奥!我给忘了,”慕情拍了拍脑袋,“这位是真武的张灵道张少侠,灵道,这是我的师兄江元飞,寒江城香主!”

    “见过江兄,江兄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chéng wéi}了一名香主,前途无量啊!”张灵道随口奉承道。

    “张灵道?可是计断连环,力破杭州的张灵道?”江元飞把这个名字在口中读了两遍,问道。

    “若江湖中没有第二个张灵道的话,我想兄台口中说的那个人,应该{yīng gāi}就是我了。”张灵道点了点头。

    “居然真的是你?”江元飞脸上也出现{chū xiàn}了诧异的表情,拱手道,“久仰大名,张少侠能够来此帮忙,还真是我的荣幸。”

    “连环坞匪寇人人得而诛之,我今日来此,不过是恰逢其会,江兄不必如此。”张灵道摆了摆手。

    “张少侠不必过于自谦,你的事迹早就已经被公之于众,江湖上人人称赞,这回我师妹来此,还得仰仗你的保护呢!”江元飞说了两句话之后,立刻{lì kè}开始{kāi shǐ}甩锅。

    “这是当然,张师兄去准备{ready to}自己{zì jǐ}的事情{shì qing}就好,情儿当然由我来保护。”张灵道点头表示同意,他也不希望{xī wàng}这些寒江城的人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只要让这件事情完结,他的任务也就结束{End}了。

    “师兄,你们现在应该{yīng gāi}知道{zhī dao}那些连环坞的人究竟什么时候来吧?”慕情问道,“你们准备{ready to}什么时候去解决{jiě jué}它们呢?”

    “此话不宜多传,你们是从何时听闻?曲盟主告诉你们的吗?”江元飞惊讶,他本来以为两位少年只是好奇,想不到他们居然真的知道{zhī dao}这里的情况。

    “不,我们是听真武的笑道人说的,他千里迢迢跑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曲姐姐这里的消息。”慕情回答。

    “笑道人?这倒是也难怪了……”江元飞点头称是,“既然如此,你们想要留在这,我也不拦你,但是{But}不要{bù yào}到处乱跑,如果坏了曲盟主的大事,那可就真的万事不妙了。”

    “放心师兄,我不会随便去闯祸的,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慕情拍着胸脯说道,张灵道在一旁微笑表示肯定。

    “既然如此,我也就相信{上帝会存在的}你一回,只要你不到处去闯祸,这里你还是可以呆一呆的。”江元飞点了点头,对身边的同伴们说道。

    “听说那密使今天晚上就会赶到东越,不知江兄有何见解?”张灵道开口问道,这也是他最为密切关注的问题{wèn tí}。

    “我已布下天罗地网,除非那人已经进入化境,凭借自己{zì jǐ}的实力纵横于天下,如若不然,便是他智多近妖也无法{to be}逃脱!”江元飞本是肯定的说道,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江兄话既然这么说,那我也就放心了。”张灵道点了点头,他也不可能{kě néng}把一切全部{all}都捏在自己手中,这根本就不现实,既然有别人为其出谋划策,也该多听听意见{yì jian}。

    “你们二位可以跑到旁处去多休息一下,今夜子时,我在此地,恭候二位。”江元飞说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要两人暂且离开{lí kāi}。

    毕竟有些谋划还是不能对两人说出口{export}的,何况他们也不是专业对口,在这里除了打扰人家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香蝶林,情儿,你先回去{get back}休息一下吧,明天我们还要去继续寻找中不忘的痕迹,今晚又要熬夜,如果真的不休息,你恐怕扛不住。”

    张灵道说道,慕情也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很是顺从的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少侠你也要去休息。”

    她快步走开了,张灵道皱着眉头想了想,还是找了个地方继续打坐,不是他不想尽快的解决{jiě jué}这里的麻烦,实在是这里的情况有些过于复杂。

    张灵道甚至这个时候都没怎么理清楚头绪,只能被动的跟着事件来走。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