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的信念,引领韩国『棒子』读书相关经营及聚会,并巡各地演讲读书法与时间管理『managing』等相关议题,推广个人品牌
魏宗琳曾在土耳其短期生活,也曾亲身体验土耳其文化的迷人与恼人之处:
对于第一次照顾新生乳兔或一时间不知所措的新手而言,其实照顾新生兔最好的方式就是
同理可证,擦拭皮包、皮带等真皮皮件也能达到同样效果,虽然多少会有一些啤酒味,但很快就会消失
在我们那次见面之后,我帮她看了履历,给了她一些建议,也介绍了一些有类似经验的人让她去连络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46章 越野马拉松比赛

第146章 越野马拉松比赛


    凌曜冲进教学楼,正好遇上了刚走下楼的唐茉茉。

    “咦?凌曜,你也来了『lai l』呀!”唐茉茉眨眨眼睛,没想到自己『zì jǐ』刚才这段宣言凌曜也听见了。

    “茉茉,还好你没事,刚才我还以为,还以为……”凌曜一把将唐茉茉搂进怀里。

    “你还以为什么,以为我要跳楼?”唐茉茉推开凌曜,挑挑眉,扬起下巴,“我才不是那种逃避现实的懦弱的人呢!”

    “茉茉。”这时,流川龙之介也追了过来。

    “大师兄。”看到流川龙之介来了『lai l』,唐茉茉想起之前在教学楼下,那几个女生对她的诽谤,气不打一处来。

    “大师兄,你知道『knew』吗?帝樱的女生好过分,她们都在传你跟我的绯闻,而且『but』把我说的可难听了。”唐茉茉撅起小嘴,“我的名声都被她们败坏了。”

    “这件事我已经『yǐ jing』让香取去查了,赶在帝樱的地盘上搬弄是非,耍阴谋算计的人,我绝对不会放过。”流川龙之介郑重向唐茉茉保证。

    “既然大师兄这个理事长都这么说了,那就不用我烦心喽,不过嘛,学生『students』会已经『yǐ jing』决定把我除名了,大师兄,这件事还需要你出马才行了。”唐茉茉双手合十,看着流川龙之介说道。

    “没问题『foul-ups』,交给我吧。”流川龙之介答应了下来。

    果然,不到一小时,最新版的帝樱校报就新鲜出炉了,同时,学校『school』广播社和电视台同步播放了学生『students』会对今天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在餐厅的这起事件的处理结果进行了公开道歉,当众表示是他们没有调查清楚就对这件事作出了判断,伤害了唐茉茉的名誉。

    同时,在餐厅故意挑衅唐茉茉的女生千本和两名『two』风纪委员分别被开除出帝樱学院,同时在学生档案中记录『jì lù』下了这次诽谤事件。

    “少爷,您让我查的事,我已经全都查清并且处理好了。”秘书香取由美将报告书放在了流川龙之介的桌上。

    “流川龙之介拿起报告迅速浏览了一遍,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但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performance』出来。

    他放下手中的报告,对香取由美微微颔首,说道:“我知道『knew』了,这件事你处理的不错,先出去忙其他『qí tā』公务吧。”

    “是,少爷。”

    香取由美身姿摇曳的走出了流川龙之介的办公室。

    站在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窗前,流川龙之介目光变得无比幽深。

    这件事看上去似乎就像是报告中所说,帝樱的女生们嫉妒自己『zì jǐ』对唐茉茉的宠溺,所以才会看她不顺眼,而千本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罢了,第一个按耐不住出头的人,引发了濑户这个第二个看唐茉茉不顺眼的人爆发,接着就如同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般,矛盾一步步深化,将所有『all』人的情绪引爆。

    这个解释看上去合情合理,但流川龙之介能够感『sense』觉到,一定还有个幕后推手在背后策划了这一切,才能使得这一切迅速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

    会是谁呢?流川龙之介摸摸下巴,陷入了沉思。

    秘书办公室内,香取由美关紧门窗,不耐烦的接通了电话。

    “不是说过了吗?不要『压嘛碟』再给我打电话了!”香取由美没好气的说道:“一百万还不够封住你的嘴?难道你希望『xī wàng』被人灌了水泥扔进东京湾才会彻底闭嘴吗?!”

    “香取小姐,我们可是听了你的话才会对唐茉茉下手的,可没想到你最后不仅『not only』不帮我们,还要让我们背黑锅做你的替罪羊,害的我们几个被学校『school』开除!”电话里传来女生歇斯底里的尖叫声。

    “关我什么事?欺负唐茉茉,滥用职权开除唐茉茉都是你们自己想出的主意,我可没有让你们这么做,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己,我劝你们还是乖乖闭嘴吧!”香取由美挂断了电话,很快她便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给我处理掉那两个蠢货和她们的家族,别让她们再来烦我。”

    香取由美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再次恢复到完美冷静的精英形象『image』。

    这场针对唐茉茉的风波在流川龙之介的干预下,很快平息下来,大家关注的新焦点渐渐落在了即将『is about』到来的一年一度『attitudes』的帝樱学院马拉松大赛上。

    马拉松大赛从帝樱学院建校以来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帝樱的每个学生只要身体健康都必须要参加这项比赛,同时,比赛的第一名还将获得一百万日元的奖金。

    因此『therefore』不管想不想参加,是不是奔着奖金去的,大家都开始『kāi shǐ』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开房去』『with』,讨论『tǎo lùn』起了这个话题。

    “太好了,好久没好好活动活动筋骨了,这次我一定要拿第一名让帝樱的这些大少爷大小姐们好好瞧瞧!”唐茉茉摩拳擦掌。

    “茉茉,这个比赛要两人一组一块儿完成呢,咱们俩正好可以『 kě yǐ』组个队。”凌曜仔细打听了比赛规则『guī zé』后对唐茉茉说道:“我刚打听过了,全程一共有十公里的路线,是在帝樱的后山进行比赛,一共有十条路线,抽中哪条路线就看各自的运气了。”

    “这样『then』呀?好像蛮有趣的样子,那我们两个就一起『with』参加吧,反正不管是哪一条路线,都难不倒我们。”唐茉茉挥挥拳头,脸上满是自信『zì xìn』。

    论茶道花道这些文绉绉的东西,她是比不过这些娇小姐大少爷们,但是『But』嘛,论体力,她们可就比不过她喽!

    三天后,帝樱学院马拉松比赛的日子正式到来了。

    帝樱学院的后山难得的变得喧闹起来。

    穿着轻便运动『sports』服的帝樱学生们,两人一组站在检录处等着登记,并且抽取路线图。

    这次马拉松比赛,凌曜和唐茉茉一组,东方婧和端木鹰司一组,乔暖菲因为还没出院,所以没有参加比赛,北辰熙夜也专门请了假照顾她。

    好不容易排到队伍的尽头,唐茉茉和凌曜登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从工作『gōng zuò』人员手里的箱子里抽出了自己的路线图。

    来到起点处。

    唐茉茉迫不及待的问东方婧,“queen,二哥,你们抽到的是几号路线呀?”

    “我们抽到的是二号路线,茉茉,你呢?”东方婧答道。

    “我们抽中的是九号。”唐茉茉将自己的路线图拿给东方婧看。

    “看来我们这次不能同路了。”两条路线完全『completely』是南辕北辙,端木鹰司遗憾的说道。

    “没关系,终点都是一样的嘛,我们可以『 kě yǐ』在终点见呀。”唐茉茉倒是很乐观。

    “好啦,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请所有『all』同学到起点各就各位!”教导主任举这个扩音喇叭,站在起点处挥舞着手中的小旗子,大声喊道。

    大家各就各位,在起点处站定。

    “各就各位,预备……”

    “砰!”发令枪声响起,大家迅速冲出起跑线,拿着各自的地图,沿着各自的路线兵分几路,向着终点冲去。

    唐茉茉第一次参加这种野外山地马拉松比赛,心里充满了好奇,对未知的旅途充满了期待。

    两人按照地图,沿着小树林里的小路,朝大山深处跑去。

    渐渐的,同路的人越来越少,再加上唐茉茉和凌曜两人体力都很好,很快就把其他『qí tā』人远远甩在了身后。

    按照地图上的路线,两人穿过树林,来到一处断崖边。

    按照地图所示,这里应该『yīng gāi』有一座吊桥连接两边,两人只要过了吊桥赛程就完成了一半了。

    可当两人跑到悬崖边时,却发现吊桥已经断了。

    “这是怎么回事?说好的吊桥呢?难道地图有错?”唐茉茉站在悬崖边,低头朝崖下一看。

    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个悬崖至少有二十米高,底下是一条湍急的河流。

    “天啊,你说这要是掉下去,还能保住小命吗?”唐茉茉咋舌。

    “这吊桥……好像是有人故意割断了绳索。”凌曜蹲在拴着绳索的桩子前捡起一截被割断的绳索,眼中的光芒渐渐冷了下来。

    绳子上平滑干净的切口表明这座桥是不久『shortly』前刚刚被人切断的。

    突然,凌曜眼中闪过一抹锐利的光芒。

    “茉茉小心!”凌曜一个飞扑,将唐茉茉扑倒在地。

    “噗……”一声轻响,尘土四溅开来。

    就在刚才唐茉茉站着地方,一个小小的弹坑深陷在地上。

    “快走,有埋伏!”凌曜一翻身,拉着唐茉茉沿着悬崖边就跑。

    刚才还好他注意『危险信号』到树林里狙击枪观察镜反射出的一星半点光芒,这才及时扑倒唐茉茉,躲过一劫。

    现在他们赤手空拳,对上明显有备而来的对方,如果硬拼肯定要吃亏,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果然不出凌曜所料,见到嘴的鸭子飞了,树林里的人也不再隐藏身份。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树林里传来。

    凌曜一边拉着唐茉茉飞快的跑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身后树林里的追兵。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对方足足有八个人,而他们只有两个人!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茉茉着实被吓了一跳。

    好端端的来参加个马拉松比赛,都能变成夺命之旅,这叫个什么事儿呀!

    “有人在追杀我们。”凌曜冷静的说道。

    他拉着唐茉茉专挑树少山石多的地方跑,逼着对方出了树林,现了身。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