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在立法院门口埋锅造饭,17日抗议满300天,因此【 yīn cǐ】下午再次串联要绕行立法院抗议;据警方维安的相关评估,今天的动员力还算不错,如果天气没有太大影响,可能【would】会突破千人,所以从上?L就已经【have been】开始【appeared】进行附近维安的?时浮?
3万人,跌至8,000人,对于北市房产仲介人员的冲击不小,为了求生存,脑筋动得快的业者,开始【appeared】转做
目前修正案已送交考试院审议,考选部也预估今年将会通过,最快明年2月后,参加国考的考生不必携带入场证考试
2元作收,险守90元关卡;台积电(2330)近来受外资调节,多半平盘附近游走,尾盘也跌近1%,收报225元;股王大立光(3008)盘中上下震荡,终场大跌百元,收在最低4180元;股后精测(6510)股价走软,终场下挫0
小说 > 穿越 > 总裁老公,太撩人! > 第3925章 能不能对她公平一点?

第3925章 能不能对她公平一点?


    收回思绪,雪团抿着唇角,声音清冷,“既然是这样【then】,那我更应该【yīng gāi】跟着他了。毕竟,我才是他的妻子。”宗捷还想劝,奈何雪团根本就听不进去,她快步追上去,在车门没关上之前,弯身上车。

    容隐斜眼,冷睨着身边的女人,“你上来干什么?”

    雪团自己【zì jǐ】把车门关上,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去哪,我就去哪。”

    “胡闹!”冷声低喝,“下去!”

    雪团要是会听他的话,乖乖下去,那她就不是上官星野了。

    靠在椅背上,她闭上双眼假寐,一副不想听他废话的模样。

    容隐要下车,换另一辆车,刚推开车门,雪团便紧紧攥住他的手臂,“容隐,别想甩下我独自去见安漫。”

    “呵。”

    她有什么立场阻止他?

    要不是她和他母亲联手,安漫会落得割腕自杀的下场?

    也好,既然她执意要去,那就让她去好了。

    让她好好看看,那个被她逼得自杀的女人,如今有多可怜!

    一路无话到机场。

    雪团深吸一口气,到底还是为他考虑,“坐我的专机去。”

    男人充耳不闻,只当没听到,又或者根本就不想搭理她。

    雪团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容隐,你身为一国总统【President】,以什么名义去坐着自己【zì jǐ】的总统【President】专机去别国?”

    宗捷也附和,“是啊阁下,这样【then】不太妥当。兹事体大,我看,还是坐上官小姐的专机去,比较妥当。”

    冷卫也点头,他赞成这个主意。

    容隐一语不发,似乎是不屑。

    雪团才不管他愿不愿意,拽着他就走,“不想你的安漫见不到你,你就跟我耗下去。”

    反正急的人又不是她。

    “上官星野,你给我松手!”

    “再吵,你就别去好了!”

    登上雪团的私人飞机【fēi jī】,宗捷第一时间更改了航线,容隐面色阴沉,目光凌厉带着深谙的戾气。

    雪团进了休息舱,躺在床上。

    越想越气,他要去找小三,自己好心好意帮他,他还生气。

    真是过分!

    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容隐始终没有踏进休息舱一步。

    他本可以【can】在床上躺着休息的,可他没有。

    雪团知道【knew】,就因为她在休息舱里,所以他不肯踏进半步。

    本来,坐她的专机飞过去,他就已经【have been】够憋屈的了,更别提要进她的休息舱休息了。

    两人闹着别扭,一个呆在休息舱,一个坐在外面,两人相互置气。

    专机降落,雪团起身离开【absence】休息舱。

    而容隐已经迫不及待的要下机了,她抿着唇角,心中那股无名火又烧了起来。

    很想质问他,究竟能不能对她公平一点?

    安漫割腕自杀,跟她有什么关系?

    是她让安漫割腕的么?

    安漫抢走她丈夫,她的委屈呢,谁看到?

    谁又体谅她的委屈?

    谁又替她愤怒过?

    冷卫落在了后面,压低了声音,“上官小姐,一会儿情况可能【would】会比较糟糕,希望【hope】您撑住。”

    这是在给她打预防针么。

    其实,不用他提醒,雪团也知道【knew】,一会儿见到安漫的场面,必定很让她受伤。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