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对于试点初期标的证券和可充抵保证金证券的具体名单,《细则》中并未明确,两所将择机另行公布。
O水準会考虽然考取了12分,能进入初级学院就读,但我最终还是决定报读南洋艺术学院的设计与媒体专业文凭。
这事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在别人身上还可事不关己,等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到自己【zì jǐ】身上时,很自然【natural】就会产生对中国【China】人的抵触。
刘志番小时候【shí hou】在怡保当过菜农,18岁移居新加坡【xīn jiā pō】,最初当修车员,后来开修车厂,退休后没有放弃当农夫的梦想,五年前开始【appeared】凭一双绿色巧手打造“绿苑乐园”。
不过,他已在两个月前回返中国【China】辽宁省。
亲朋好友也劝巴苏基离开【absence】,但他决定赌一把留下来。
文章摘编如下:目前,“中国观光客效果”已经【yǐ jing】波及到全世界【shì jiè】,为各国经济【jīng jì】做着不小的贡献。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38章 混进拍卖会

第38章 混进拍卖会


    “到底是什么事呀,不能告诉我吗?”唐茉茉皱起眉头,撅着小嘴说道:“本来还想邀请你一起【yī qǐ】去吃晚饭呢,凌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shì qing】瞒着我?”

    “别瞎想,什么事也没有。”揉了揉唐茉茉的发心,凌曜并不打算将今天晚上的行程告诉唐茉茉。

    今天晚上的拍卖会看似平静,实则暗藏危机,到场的大佬们又有哪个是背景干净的,万一出了什么岔子,难保不会陷入危险之中,所以他不能带茉茉一起【yī qǐ】去。

    只不过,凌曜越是搞得神神秘秘的不让她知道【knew】,唐茉茉就越是觉得【jué de】好奇。

    “对了!”既然凌曜今天晚上要去参加一个大型活动,而这个活动只有最顶级的富豪名流才能参加,那她可以【 kě yǐ】向安佐先生打听一下啊!以安佐先生的财力一定也在受邀名单之列吧。

    说干就干,唐茉茉立刻【lì kè】拿出电话,拨通了安佐的电话号码。

    “喂,安佐先生吗?请问……我能向您请教一件事情【shì qing】吗?”唐茉茉在电话里对安佐说道。

    “请说。”

    “今天晚上船上是不是有什么大型活动,但是【dàn shì】只有富豪名流才有资格参加呀?”唐茉茉小心翼翼的问道。

    电话那头,听到唐茉茉的问话,安佐的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是的,今天晚上船上有一场大型拍卖会。”

    “啊,拍卖会呀……”唐茉茉一愣,不就是一场拍卖会嘛,她又不会乱买东西,凌曜为什么不肯告诉她呀。

    “怎么?茉茉,对拍卖会很感【gǎn】兴趣吗?那要不要【bù yào】和我一起去参加?”电话那头传来安佐带着笑意的温柔声音。

    “可以【 kě yǐ】吗?这样【zhè yàng】会不会不太好?”

    “不会,我还没有女伴,你愿意接受【jiē shòu】我的邀请跟我一起去吗?”

    “好吧,我愿意,安佐先生谢谢你邀请我。”唐茉茉应了下来。

    晚上,安佐细小緂ǎn】牡娜萌宋栖攒宰急浮緍eady to】了衣服和鞋子,以及专业造型师,造型师用充满魔力的双手将唐茉茉变成了高贵动人的公主。

    看着镜子里美丽优雅的自己【zì jǐ】,唐茉茉捏了捏自己的脸颊,有些不敢相信【上帝会存在的】一向被老爸老妈称为野丫头的自己也能变得这么漂亮。

    一身黑色的低胸小礼服露出浑圆的肩膀和修长的双腿,精巧的腰带勾勒出纤细的腰线,一头乌黑中泛着酒红色泽的长发用一串珍珠发夹挽起,清纯与妩媚并存,妖娆与天真交融。

    “叩叩叩。”三声清脆而充满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造型师打开了房门,一身黑色礼服的安佐坐在轮椅上,被管家推着,进了房间。

    “很漂亮。”安佐微笑着称赞道。

    “谢谢。”被一个充满魅力的优雅男性称赞,唐茉茉微微有些脸红,她撩了撩鬓边的发丝,掩盖自己此刻的羞涩,对安佐说道:“我准备【ready to】好了,可以出发了吗?”

    “遵命,我的公主。”安佐轻笑起来。

    唐茉茉陪着安佐一行人,乘坐专用电梯,前往维多利亚号最神秘的,只想少数富豪开放的秘密拍卖场。

    维多利亚号邮轮,负9层。

    通过一道道高科技检验设备的层层核查和身份确认,唐茉茉跟着安佐,终于来到了这里。

    一走进负9层的大门,立刻【lì kè】有工作【gōng zuò】人员上前,最后一次确认了安佐的身份,然后带着他沿着专用通道,来到他的包厢。

    整间包厢丝毫不比唐茉茉和乔暖菲住的总统【zǒng tǒng】套房小,墙壁上贴着欧式烫金花纹薄緋iào】谥剑薮笊莼暮焐肥焦⑸撤ⅲ奖谏瞎易偶壑蛋偻虻木烙突吞木乒窭锇诼髦旨鄹瘛緅ià gé】高昂的洋酒、香槟和红酒【r?d wa?n】,吧台上放着一只冰桶,桶里放着许多【xǔ duō】碎冰块,冰桶里放着一瓶香槟和一瓶红酒【r?d wa?n】。

    “喝点什么?香槟还是红酒?”安佐问道。

    唐茉茉收回四处打量的眼睛,说道:“我随意。”

    “那就先来点红酒吧【pubs】,香槟等到待会儿庆祝的时候【shí hou】再喝。”安佐微微一笑,朝管家颔首示意他倒上两杯红酒。

    晚上八点整,拍卖会正式开始【appeared】。

    唐茉茉正在猜测拍卖会要怎么进行时,套房最右边的墙壁颜色突然渐渐变淡了,直到最后,整整一面墙都变成了透明的玻璃。

    “好厉害【lì hai 】!”唐茉茉再一次被维多利亚号邮轮上的高科技设备震惊了。

    透过这面能够看到外面,却不用担心【worry about】会被外面的人看到的玻璃墙,唐茉茉看到玻璃墙外是一座圆形大大舞台。

    舞台中央的升降机缓缓升了起来。

    一件北宋汝窑天青釉莲花洗缓缓从升降台上生了上来。

    浑厚的男音响起,开始缓缓地叙述起来拍卖品的年代、质地和历史【lì shǐ】文化背景,只不过对于出处却绝口不提。玻璃墙上这时开始显示出拍卖品放大后的近景实物影像,以及文字说明。

    “一千万起价,在场的各位先生女士有没有对这件拍卖品感兴趣的?。”介绍完,拍卖品后,男音宣布了拍卖品的起拍价格【jià gé】。

    “一千二百万。”一道女声谨慎的报出了价格。

    “一千三百万。”另一道老年男子的声音响起来。

    “一千五百万……”

    唐茉茉听着价格一次次被抬高,心中不由得万分惊讶,没想到虽然套房里只能看见拍卖品,看不到其他【qí tā】买家,却能听到大家参与竞拍的声音,真是太有趣了!

    “茉茉,你觉得【jué de】那个北宋汝窑天青釉莲花洗怎么样?”安佐问道。

    “我觉得很好呀。”唐茉茉说道:“很漂亮,不过花大价钱买这种死人坟里挖出来的东西真的好吗?感觉【很爽】好诡异呀!”

    唐茉茉搓搓胳膊,觉得自己越想越觉得这些古董阴森森的。

    “哈哈,若是每个人都能像你这么想,那些拍卖行的人估计都要哭着回家吃自己了。”安佐好笑地看着唐茉茉,清瘦俊秀的脸上浮起一抹笑意。

    拍卖会进行到后半场,气氛渐渐变得有点跟普通拍卖会不太一样了。

    一枚俄制f08洲际巡航导弹芯片被送上拍卖台后,不少之前保持沉默的买家们,开始喊价了。

    唐茉茉有些紧张的看向安佐,显然,她没想到这场拍卖会上居然还拍卖世界【shì jiè】最顶级武器的核心技术!这些根本就是违法的好么?!

    看出唐茉茉心中的惊讶和疑惑,安佐修长的手指叩击着轮椅扶手,淡淡地说道:“茉茉,其实正德集团旗下的这艘维多利亚号豪华游轮根本不是靠远洋航行来赚钱的,那些船票【piào】根本不足以支撑如此奢华的游轮进行日常运转,船上那些赌场、酒吧【pubs】也只是盈利的一小部分,真正的大头正是这间秘密拍卖行,正德集团专门等到邮轮进入公海范围之后才开始举行这场只有少数人知道【knew】的拍卖会,就是因为拍卖会上的所有【all】物品都是非法取得的。在这里一切都是钱说了算,伦理道德根本不足以约束人的野心和欲-望。”

    听了安佐这番话,唐茉茉觉得自己的三观再一次被刷新了,虽然唐家也是名门世家,但是【dàn shì】毕竟隐世多年,已经【yǐ jing】变得相当平民化了,而外公掌权的端木家则是军界根正苗红的世家,三观杠杠的。

    至于凌曜所在的凌家,唐茉茉之前就知道凌家有黑道背景,虽然现在已经逐渐洗白,但实力依旧不减当年,继续牢牢坐拥亚洲黑道帝王的宝座。那么今天不带她来参加拍卖会的凌曜又是冲着什么来的呢?

    唐茉茉,发了半天呆,直到一件新的拍卖品出现【There】在展台上,唐茉茉这才回过神来。

    她瞬间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展台上的新拍卖品——一名被束缚在银色十字架上的赤-裸少女!

    “维多利亚号拍卖场的老把戏。”安佐不屑的撇撇嘴,“最肮脏的奴隶交易,可惜这世上总有那么多色-欲熏心的变态喜欢【xǐ huan】这口。”

    少女看上去年龄【nián líng】并不大,身材却是极好的,纤细修长的四肢,细瘦的纤腰,饱满的胸部,浑圆的臀,皮肤雪白细腻,在灯光下反射着柔和的光芒,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脑后,小巧精致的脸庞上带着一抹不正常的红晕,水眸含情,小巧的鼻翼微微颤动,红唇轻启,似乎正急促的喘息着,红色丝带带着一份禁欲,九分情-色,缠绕在少女的身上,成了她唯一【sole】的遮蔽物,粉嫩的樱花、光洁的幽谷被红色丝带巧妙的掩盖着,带着浓浓的欲拒还迎的味道……她是天使,也是毒药……

    “东方天使,最纯美的处子,最迷人的毒药,起拍价五百万!”拍卖师的声音低沉沉稳,却带着隐晦的煽动力。

    “八百万!”

    “九百万!”

    “一千万!”

    “一千五百万!”

    “三千万!”

    这时,一道清越沉稳的声音响起,唐茉茉心头猛跳,这声音……一定是凌曜!

    该死的凌曜!唐茉茉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他背着她来参加拍卖会,第一次开口竞价,竟然是为了买下一个**的美少女?!而且【ér qiě】想都没想就给出了三千万的高价!

    “六千万!”怒火攻心的唐茉茉也不管自己现在根本就是个一穷二白的**丝少女,为了跟凌曜呕这口气,直接喊出来六千万的天价!

    现场顿时安静下来。

    虽然买家们都有些意外喊出六千万天价的竟然是位女客人,但这世上有特殊癖好的富豪还是很多的,所以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过了片刻,没有别的买家再继续参与竞价,拍卖师通过话筒宣布道:“六千万一次,还有没有其他【qí tā】买家想要加价?”

    拍卖师话音刚落,凌曜的声音变再次传来:“七千万!”

    “八千万!”唐茉茉毫不示弱,立刻喊道。

    拍卖师还没反应过来,价格就已经又飙升了两千万,直接到了八千万!

    “九千万!这个女孩【girl】我志在必得,女士,请您割爱。”凌曜说道。

    “一亿!我是不会放弃的,因为我就是不想你买走她!”唐茉茉咬牙切齿地说道。

    凌曜沉默了片刻,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是……茉茉?”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